罗永浩:锤子科技完成10亿元融资 将推革命性新系统

2017年08月07日 07:09 次阅读 稿源:新浪科技 条评论

8月6日晚间消息,今日在极客公园奇点创新者峰会上,极客公园创始人兼总裁张鹏与锤子科技CEO罗永浩进行了对话。罗永浩在现场透露,锤子科技已获约10亿元人民币融资。此外,罗永浩还公布了下一阶段的研发计划,他表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带领一支120人左右的团队做出一个革命性的新系统。这个新系统将整合人工智能技术,颠覆现有的“鼠标+键盘”交互模式,将日常办公效率提升200%。

对话开始,两人首先谈到了外界关注的坚果Pro的销量问题。罗永浩表示,既没有知乎上流传的20万台低,又没有传言的200万台高,“总是到一定总结阶段再跟大家说真实的数字,希望大家原谅我,我们不能报假数字也不能报真数字。”

对于坚果Pro发布会上的情绪失控,罗永浩也进行了解释。他称每次开发布会之前都整夜的紧张焦虑,在坚果Pro发布会上也有了不可控的抖动。“我当时有一句话,我想说的原话,如果有一天我们锤子手机卖得特别多,以至于一些煞笔也在用我们的手机时,我希望大家知道,这是给你们做的,这是对现场观众说的话,但特别激动,所以说‘有一天当煞笔也在用的时候’,这就给了常年黑我们的人武器,好像在场的买我们手机的都是傻逼,因为我‘事故性的抖动’,导致我措词不是特别严谨和精准,这是我回来和管理层反省和检讨的。”

回顾起锤子科技的创业历程,罗永浩分享了他认为“最凶险的2016年”时的情形。

他透露,当时确实有公司要收购锤子,是在没谈成之后才发微博回应是谣言。而锤子科技也一度面临倒闭,经历了两次发不出工资:第一次是三天,罗永浩跟员工说银行系统出了问题,所以有一笔到款晚了,只能下周发;第二次是中午12点人力资源员工跟罗永浩说今天又发不出工资了,在给公司全体600-700名员工发了通知后不到一个小时,结果银行的钱就到帐了。

“我留有后手的,如果下周真的倒闭了,我们有一些库存的存货,按照国家的法律程序,企业倒闭是有一套流程和法律规定的,第一批要管的是员工工资,我们预算内是留出来的,一定不会出现说工资没发,老板潜逃,这个事情不会发生。”罗永浩说,为了锤子科技,他最多的时候曾借了9600多万元放到公司。

在坚果Pro发布之后,锤子科技的状况得到了改善。在当时发布会后的采访中,罗永浩说自己对公司2017年实现盈利相当看好,“盈利概率95%以上吧,除非天灾人祸。我们还有两个没有发布的产品,在一块的话,就算手机没钱赚,靠那两个也行。”

而在这次对话中,罗永浩进一步透露了锤子科技现在的状况以及未来的规划。

“因为坚果Pro走得非常好,我们最近这轮融资大概10亿左右规模,这意味着我们从明年开始会向已经正规的,已经上了全球手机厂商一样,高中低三个档位每年会推出5-6款产品,成为正规的厂商。”

除了融资之外,他还透露,在未来一段时间自己将带领一个120人左右的团队研发一个“即便不是革命性的,也是准革命性的系统”,“下一代系统我们几乎可以扔掉鼠标键盘,只用语音识别,手的触控屏操作,整合人工智能,有望实现比现有任何手机、平板、鼠标、键盘的桌面电脑、笔记本电脑,在日常办公实现超过200%效率的系统。”罗永浩表示,这个系统将在明年春天、最晚明年夏天正式发布。(张俊)

以下为罗永浩与张鹏对话实录:

张鹏:相信下一位来的嘉宾得到都会很期待,就是锤子科技的创始人罗永浩,我觉得罗永浩和极客公园特别有渊源,而且和“鹏友说”也特别有渊源,因为他是参加东半球演说最多的一位企业家。他来到我们这里面,我对他的印象也很深刻,当年第一次参加极客公园时,罗老师刚刚进入科技圈,他的感觉是初试莺啼,当时获得了最佳用户体验奖,当时他在台上挥着双手说我得的是“用户体验奖”,我当时心里想好不成熟啊。后来又有变化了,罗老师已经平稳地说我已经是“武林中人了”,平常跟大家不生气不着急,有人挑战我,你注意不要伤到你自己,越来越成熟。今年大家知道,效果很好,所以罗老师的环境又有变化,今天如果给他个定义我就“山丘之王”,如果你不知道山丘之王是什么梗,自己搜索一下,总之是个非常强的战士,这点记住就好。

罗老师不断地有变化,我们就非常期待在今天这样的状态下他是什么样的心情、心态,以及锤子会是什么样子。我们这一轮智能新的变革他会怎么来利用,下面有请锤子科技的创始人罗永浩老师,有请!

我们冷静一下说说,回到正题,请你来,我觉得大家关心的第一个话题,一定是坚果Pro到底卖了多少台?

罗永浩:其实我们前面讲过这个道理,就是说手机厂商阶段性地宣布这个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坚果Pro刚发布的时候,网上说当天卖了50万,当天卖了100万,当天卖了200万,各种说法都有,虽然官方说40万台不限货,但也有当天有卖200万台的说法。作为厂商角度来说,我们不报注水的量,所以,我们希望到一定阶段总结一下这个量,因为有媒体说我们当天就卖了几十万还有一周卖了二百万台的说法。事实上,这给我们带来一个好处,本来和我们合作持观望态度的,看到媒体报道以后很兴奋,找到我们给我们秀了很多新技术,这对我们做下一代技术有很多好处。所以过来跟我们讲,听说你们一周卖了200万货等等,他有这样开场白时我们总是不置可否,用浓重的鼻音说你有什么事儿吗?后来就谈得很顺畅。所以,我们没有去澄清其实没有那么多。后来有人在知乎还是哪里,有一些知乎上的“科学家”说我们只买了20万部,这就使得我们变得非常尴尬,因为你要报真实的数字,坦率地讲,比他们说的这个数字要多得多,但又没有前面的多,前面没有澄清的问题后面再澄清的时候这个数字你怎么说都有问题,但又不能说假数字。所以,对我们来讲,其实比这个还要复杂得多。不刷榜光讲数字总是到一定总结阶段再跟大家说真实的数字,希望大家原谅我,我们不能报假数字也不能报真数字,只能到一个阶段总结的时候我们报一个真数字。

张鹏:罗老师的功力就在这儿,他什么都没说,但说了5分钟。

罗永浩:这是企业家的必修课。原来我做演讲嘉宾的时候不需要这样的要求。

张鹏:不难为你,作为企业家不容易,但肯定还是要面对这个产品大家的评论,我们其实收集了很多网上大家对你这个产品的好评和差评,各种都有,你看看哪个?

罗永浩:先听好的吧。

张鹏:你挑一条点评点评,你觉得哪条说的有道理。

罗永浩:“和闪念胶囊比,市面上大部分XX助手就想个傻X”。是的。

张鹏:你挑三个说的最对的。

罗永浩:指纹解锁不是我们的能力,是我们供应商的能力,这不是我们的功劳,“设计者一定属于不折不扣的完美主义者”,是啊。“高颜值”,怎么说的都是我们知道的呢?续航成绩是这样的。

张鹏:“拿到手的时候就像追了多年的女孩终于答应自己一样”。

罗永浩:我们这么便宜的机器你买来就完了嘛,尤其今年不缺现货,以前发布会讲完之后缺现货,现在又不缺现货,我想你追求了多年的姑娘没有答应你,要不然不至于。

张鹏:这里每条都可以点评。

罗永浩:我无所谓。大下巴确实比较大,因为脑门比较小,所以,它不是把下巴作大了,而是把脑门做小了,所以显得下巴大一点,这很正常。“黑边感人”,这是个误会吧?我们说黑边是假装没有边的,我们的颜色有好几种,像黑色的本来就是黑色的,你说黑边这是逻辑有问题。他们很多人看完浅金色说发现没有黑边,很多人看白色没有黑边,说黑边感人是因为酒红色的机器版本他们有些误会,误会就误会,没事,我们是企业家,被误会是我们的日常工作。

“边缘锐利”,是这样的,因为当时我们讲的是圆滑当道时代的锐利异类,最后我们是这么做的。

“割手”,我觉得这是撒娇话,充其量是硌手,虽然有人手上贴满了邦迪,拿我的手机说割手,但我认为这个攻击也不是恶意的,善意的调侃也可以。

“包装盒里没有原装耳机”,因为耳机是便宜的,如果卖5288元的手机我送你两个耳机。我们国内的企业家做实业还是很不容易的,你说要卖5000多他说你缺德,你卖1000多他说你不送耳机,但这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必须要经历这个阶段,有时候要付出一代人或两代人的时间,但我们还是坚信国产手机品牌还是能成为国际化的品牌,我们对此充满了信心。虽然外国厂商品牌卖5288你不觉得贵,国产品牌单价卖5288元,可能会把全国人民都得罪了,但我们还是能心悦诚服地接受,因为我们是企业家嘛。

“功能隐藏太深”,我们有一些高级的功能,就是所谓按台湾的话“进阶”的功能是隐藏的,因为我们不希望手机显得过于复杂,如果把这些功能摆在桌面上,卖给大众消费,比如说我妈妈、姐姐这样的消费者看到这个复杂的功能会对机器产生畏惧的心理,但对进阶、极客公园型的用户,对这些人来讲,他怎么都能挖出来,何况我们官方还用一些替补,教你怎么发掘隐藏功能的录像。我们把一些录像放到官网上了,相信对大家有一些帮助,也就是说这些功能隐藏是故意隐藏的,我们不希望一个所谓的小白用户打开这个机器的时候觉得它是个很复杂,专业的设备。

“激活了就不能退货”,这很正常嘛,激活了就不能退货了。

张鹏:反正在这儿都找不出什么破绽,我们赶紧转移阵地,进入下一个环节。这次手机发布会能否开好?

罗永浩:每次来都这么说。

张鹏:因为发布会我们觉得开得很成功,有主观因素,客观因素,各种因素都有。

罗永浩:客观因素是什么?

张鹏:一会儿再告诉你,主观因素正准备问你,之前好几次你开发布会都说自己开成了,这次开发会之前那一个夜晚,你当时脑子里面进行什么样的思维活动,给我们回想一下。

罗永浩:好像也没有什么思维活动,就是不停地改PPT。

张鹏:没有紧张焦虑吗?你当时最担心,最看重的是什么呢?

罗永浩:每次开发布会之前都整夜的紧张焦虑,紧张焦虑的同时修改PPT。

张鹏:发布会前夜的主题就是修改PPT。

罗永浩:今年没有在上海搞的原因,上两次发布会都在上海的梅赛德斯中心搞的,梅赛德斯中心给人一个很大的压力,就是在我住的洲际酒店还是什么酒店,酒店窗户上能看见梅赛德斯中心的圆顶,所以一般早晨天亮的时候拉开窗帘我就后悔。我想跟他们(发布会观众)说,现在我压力太大,把发布会取消,我每年都有这个(焦虑)。这次在深圳搞的时候,房间里是在会展中心,看不到体育场,所以好一些。所以,吸取教训我们在上海梅赛德斯中心搞的话,

张鹏:不住酒店了。

罗永浩:总之,我会住在窗户里看不到圆顶的房间好一点。总之就是焦虑。

张鹏:说明之前压力挺大的。

罗永浩:同时很兴奋,我们一发布观众高兴成那个样子,这个是没有什么悬念的,一想到这个我也很兴奋,也为他们高兴。

张鹏:发布会上其实有一个大家印象非常深的,制作的发布会也非常成功,就是你当时的情绪在那个时候确实……

罗永浩:有点失控我知道。

张鹏:不不,有点抖动。

罗永浩:它其实有两次不可控的抖动所以还是失控。

张鹏:你讲讲吧,并不是特别兴奋。

罗永浩:其中有一个抖动,因为抖动特别厉害,所以有一次措词不是很精准。我当时有一句话,我想说的原话,如果有一天我们锤子手机卖得特别多,以至于一些煞笔也在用我们的手机时,我希望大家知道,这是给你们做的,这是对现场观众说的话,但特别激动,所以说“有一天当煞笔也在用的时候”,这就给了常年黑我们的人武器,好像在场的买我们手机的都是傻逼,因为我“事故性的抖动”,导致我措词不是特别严谨和精准,这是我回来和管理层反省和检讨的。

激动哽噎的部分,其实这一事儿。另一件事儿,你知道我们今年发布会设了一个反转剧情的戏剧化剧情设计。原来的计划是,我们原来想秀一个长的和iPhone6一模一样的东西,就是和中国99%手机长的一模一样的东西。秀了之后,我坚信支持我们的群体会感到失望,因为他们希望我们做的是不一样的东西,如果我们做的和……

张鹏:友商?

罗永浩:和iPhone长的一模一样绝大多数中国友商一模一样的话他们一定会失望,这是我们意料中的。但到了现场出了两个意外,第一我们先秀了一个长的和iPhone6一模一样的东西,下面鸦雀无声很冷,大家很失望这是很可能的。第二因为事先彩排演练不足,导致有点拖沓,这和之前秀了一个假的,再秀一个反转的是很危险的事情,因为现场直播没有修改的余地。我们非常紧凑的一部分再反转是非常好的,因为中间拖沓,虽然现场的观众未必会流失,但往上看直播的会流失,这两步中间拖沓之后我们很紧张,虽然台下我们看似轻松自如,但每一年都处于非常紧张,濒临崩溃的状态。等到反转,我亮出真的设计的时候,我想象中下面会惊喜、欢呼、雀跃、嚎叫或各种高兴,但他们的反应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期待。所以,这导致的结果是,因为他们的反应,热烈程度远超我的想象,所以我心情激动,我很高兴,我产生了强烈的“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没白疼你们”,因为太强烈了,就有点失控,所以抖动了一下。抖动了一下好像也没有坏处,最大的坏处是抖动完了说了那句不该说的话,操作有瑕疵。

张鹏:不错,在今天这个场合还原了一下当时该说的话。这个事实很多人需要了解,我感觉这些年你还是有些变化的。

罗永浩:显得有变化。

张鹏:还是本性难移。

罗永浩:对对。

张鹏:外界的呈现至少是这样,比如早年间有人觉得你各种和人互怼的功力特别强,怼回来的还得怼回去,不仅怼回去还得怼趴下。

罗永浩:对,他捅一刀我捅十刀。

张鹏:今年产品出来之后,好像你的心态变革很大。

罗永浩:显得。

张鹏:看怎么显得,有人说他手机割手,可以削皮,我们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视频播放)

罗永浩:这有什么好看的,要知道你们喜欢看我就带一些胡萝卜过来。

张鹏:武林高手的境界确实不一样,面临人家的挑战(准备)很充分。我特别想了解,你当时并不是很愤怒“一看你这是黑我”,你甚至是微笑着拿着手机说“对呀,是能削”,你当时是用不同的方式,你怎么选择用这种方式?

罗永浩:其实早几年的时候,即使用错的方式,别人说我和优酷面对面地对峙,那种形式也和你们想的不一样,也和我想的不一样,当初去对峙的时候没有想弄得那么凶眉瞪眼的。那一年在优酷节目里对峙的时候我意淫的画面,我和对方都来到现场,我笑咪咪地指出人家的手脚,全部戳穿他,全程风度很好,面带微笑。等到他无地自容之后我再笑咪咪地拍拍他肩膀说“年轻人犯错误上帝是会原谅你的,没事儿,你还年轻,还有的是可以改的机会,只要你走正道,大家都是欢迎的”,我本来意心的画面是这样的,但当时我在工厂盯了两个半月生产,每天的问题都比前一天多而不是少。所以两个半月以后我处在濒临崩溃的状态,虽然我面对面地对峙,依然风度良好,处理得非常妥贴,待人接物春风拂的画面,但真一见到对方的时候我就情绪失控了。所以,我脑子里没有严格按照剧本进行,而是全程都是凶巴巴的,非常恶劣地、凶狠地进行了对峙。

这导致的结果是,面对公众时,我们讲不讲道理呢,肯定是基础,同时表现的是不是有风度,是不是温文尔雅,是不是温和同样都非常重要,不是你认为对了就对了。这处理得很糟糕,我现场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因为对峙结束之后,我回去看视频时,只看了3分钟就心想坏事了。最后的结果对峙前我们俩的支持率是1:1,对峙后是2:1,我就从1:1变成2:1,但在我意淫结果里应该是9:1,出现2:1就是非常失败的事情。从此以后,公司有公关团队对我职业技能进行了培训。我们甚至从香港请来专门给企业家做公关应对培训的讲师对我们管理层上过课,所以有所改善,但骨子里的想法没有什么改善。

这次也一样,因为他们老拿削皮的事情恶搞,有一些是善意的,有一些是恶意的,这带来的问题是,如果我们再找一个貌似恶意的揪过来和他面对面对峙,要求像视频里说“再给我削一遍”,他就慢慢地演一遍,又会给我们带来公关危机和灾难,我们这次可控的是受过一些职业技能方面的培训,而且现在攻击型人格的内分泌减少了一些。这是综合的结果,这也是我们考虑企业家成长的必经之路。

张鹏:回应的方式上更游刃有余了,大家观点表达但又没有怼回去的感觉,还是值得肯定的。视频放着不光是这一点,大家注意没有,他在削的时候,旁边有个男人一直微笑着、慈祥、溺爱的眼光看着你,那个人就是我们接下来要谈的主题任务——老罗终于在他的背后有一位男人。这个老罗背後的懒人就是吴德周,我们最近感觉到,吴德周你也会经常提到,对他的夸奖、感谢溢于言表,我和老吴聊,经常会感觉到他脸上有一点点泛红。我想问问,为什么老吴这么重要?

罗永浩:因为从2012年初,大家都觉得我们企业比较特殊,比较奇葩,虽然我们是个初创企业,相声演员做的科技公司,但这个公司长板比500强还长,短板比500强还短,这是大家的看法。长板部分是我负责的,短板部分一直以来是我非常焦虑的,好几年都搞不定的。德周来了之后,因为他是研发工程出身,又在大企业里经历过从最差、最糟糕、最原始、最粗糙的手机,一直在十多年研发过程里做到最优最酷最先进,以至于拿到国外都有强力竞争力的产品,这个研发全过程他都是经历过的。所以,如果我们锤子科技发展过程中,能吸纳这样的人才加盟成为合伙人的话,有望使得我们这个公司长班和短板都有机会和500强争长短。所以,对我来讲,能进来这么一个人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但创业三年半以后才终于实现了这个。他进来以后,我有些失控的情绪表达也是可以理解的。

张鹏:老吴的加入,这也是让你能够峰回路转的关键原因,这次整体在硬件方面都非常顺利?

罗永浩:是的,这次坚果Pro出来之后,我们的返修率、用户满意度这些都是史无前例得好。

张鹏:返修率史无前例得低。

罗永浩:是的,史无前例得低。刚才口误了。这批产品出来,是我们发布历史上速度最快的,很短时间内几十万部同时发出去的结果是,如果它有很多问题会暴露得非常可怕,但我们从售后维修数据来看是非常非常健康的,比历史上平均数据要低好几倍。我们去看一个手机硬件研发的那些硬指标,比如功耗、发热、续航等综合性指标来看,半数以上都做到了业界中等偏上的水准,相比过去几年艰难挣扎来讲,这是个质的变化。

张鹏:我有一句话特别高兴,你旁边有个好的伙伴,这是你的收获。但其实在过去一年里也还是有一些不顺的事儿,当年有很多人说要收购你。

罗永浩:2016年是最凶险的。

张鹏:融资也不顺利,你自己当时好像说过心态不好,要被收购做产品经理了。在那一瞬间,你认为是不是2016年扛过来非常艰难?

罗永浩:是,2016年是最凶险的一年。这里面很有意思,“XX收购锤子,老罗淡定回应斥其为谣言”,XX收购锤子是真的,但我在发微博回应是谣言,那是真没谈成以后发的;我们说要倒闭这也是很接近的一项,差一点要倒闭了,创业过程中我们终于和前辈企业家一样,有幸经历了两次发不出工资,第一次是三天,我们跟他们说银行系统出了问题,所以有一笔到款晚了,只能下周发,那次是周五还是周四,说只能下周给大家发工资。公司员工纷纷议论,要么说实话,要么编一个像一点的,怎么编这样的。

张鹏:锤子的员工智商都很高呀。

罗永浩:真相是这样的,因为这时候第一不适合讲真话,因为有很多同事很单纯,他就埋头干他的活,如果告诉他下周,他会埋头继续写代码。维持这个状态很重要,因为我留有后手的,如果下周真的倒闭了,我们有一些库存的存货,按照国家的法律程序,企业倒闭是有一套流程和法律规定的,第一批要管的是员工工资,我们预算内是留出来的,一定不会出现说工资没发,老板潜逃,这个事情不会发生。顺便给大家普及一下,为什么有些企业老板倒闭就倒闭,为什么又失踪了呢?因为他最后抢救公司的时候跟黑社会借了高利贷,这是很可怕的,你跟黑社会借了高利贷还不上的话,他就跟你商量是卸左胳膊还是右胳膊,卸左大腿还是右大腿,使得一些企业老板最后就逃掉了,他不是要赖掉那些工资。我们虽然当月没有发工资,但有一些库存,最极端的情况下可以割肉转让卖掉,工资发出去再完成倒闭程序的,我心里是有这个底气,如果跟全体员工说发不出工资,那公司人心惶惶,大家就没法正常进行工作了,所以我们不得不撒这个谎。但我的底气是我手里备着存货割肉或转让一定能把这些货甩出去的。

第二,我们编的理由其实非常好,但是因为他们不懂银行运作的,一致认为借款不好,其实银行到帐晚几天是常有的事儿,本来这批货款没有到,本来编得很好,结果他们不知道银行是怎么运作的,还以为银行从来不会出任何问题,就说我借口编的不好。所以,我这个产品经理被认为编了普遍很不好的借口,我很羞愧,但过来了。

第二次非常倒霉,本来我们整个创业过程中有一次我就觉得够了,因为我们这种经验不需要很多次。中午12点,人力资源的孩子给我发微信,说今天又是发不出工资了,又是10号,所以建议早一点说,不要下班的时候才说,下班的时候再说大家怨气更重。我犹豫了一下,那时候是真的应该有一笔货款该到银行没有到,我没有任何撒谎。他说了这个话以后我犹豫了一下,说好吧,你说的也对,下班的时候再说大家会恼怒,就说早一点说得了。结果非常生气的时候,人力资源当时给全体600-700名同事发了通知说今天工资发不了了,又说银行系统的故障。结果刚发完,连一个小时就不到,结果这狗娘养的银行钱就到帐了,告诉我可以发工资了,你知道那时候我的心情,又只好通知大家,你看真的是银行问题,现在到帐了。所以,我告诉你创业的过程全是这样的血泪,事后说起来是笑话,当时是血泪,当处在血泪之中的时候一定要有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我们几个管理层在后面几个小屋里开会,也像今天和你开玩笑一样,虽然心里怕的要命,但开完了心情好很多。如果你们将来创业走到了这样的时候一定要硬着头皮开玩笑,你看美帝国主义拍的好莱坞那些大片,在战场上大家生死存亡大家还开玩笑,有人说这是美国英雄主义瞎渲染,把这些人弄的好像特别不惧生死似的,其实是我们处在那样的情况下开个玩笑缓解一下自己和别人的焦虑是有积极正面的作用。

张鹏:老罗非常不容易。他有一句话自己说过,他可能自己都不记得,有一次我和他聊过,他当时说得掷地有声,如果有一个创始人不想让公司倒闭他总有办法,你可能当时都不太记得这个话了,但你说的时候其实也挺平静,但对我来讲也是个创业者心里受的冲击是很大的。我能感觉到,因为我知道你当时大概是什么情况和状况,更关键是,在之后,其实老罗为了救公司做了很多事儿,我看看当时你把各种直播平台,各种内容付费平台,不管是为了公司品牌,甚至他会给你预付钱,给你打一点钱过来缓解一下资金压力,会把所有的钱放到这里,你一个企业家要把所有的钱拿过来干这个事儿,一般人体验不到,但我能感觉到这背后的付出是非常巨大的。你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就没有觉得这个事儿有点太过了吗?

罗永浩:其实还好。我是有过那种特别冲动地想着,不管怎么样挺到最后一刻,最后一秒的想法。实际操作的时候也有专业人士给我指点,所以我们是严格按照国家的破产清算那个程序,让法务、财务过来给我们管理层做了一轮培训,公司怎么样倒闭才不会给国家、人民和同事带来负担,我们有一整套流程训练。做过之后再往下做的时候,我个人之前跟媒体也讲过,最多的时候差不多借了9600多万抢救这个公司,包括个人出去卖身,卖了几千万放到公司里救公司,这些事情都做了。这里面固然有感情的因素,但基本还是基于理性判断做的这个事情,因为对于我个人要在科技行业从事十年、二十年规划来讲,如果手机断掉,我必须在下一个人机交互革命来临之前重新捡起来。所以,我们必须有个优秀的团队,如果这个优秀团队删掉倒闭之后我做智能硬件可以赚很多钱,然后再杀回手机。这个规划我都算过,但这个时间周期、精力、精神状态、体能这些方面的投入产出比还不如现在把公司救活来得理智。所以,我们反复权衡,每天压力大得要命,紧张的时候指尖也是发麻的,还是把它硬扛下来。

有人说我五年的心血在这公司,所以不惜一切去挺住它,这个感性的部分或多或少是有的,但整体的判断还是比较理性的结果。当时我说过,如果我欠发工资一个月、两个月,手里的库存清了之后是不发工资的,这样既不会产生群体性事件,也不会产生作为收入比员工高得多的人,说白了你作为相对富裕的人欠了一堆相对穷的人的钱这个事儿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的。所以,这部分的预算是留足了,只是说要不要走到那一步,真的走到那一步一定是做破产清算的。我不对别的企业谈这个对错,别人说,我肯定不会用我擅长煽动,蛊惑人心的能力,让我600、700个同事在连续三个月、六个月发不出工资的情况下请求他们跟我走下去,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去做的,因为这个钱不付了,会有相当长时间这个事儿是没法交代的,等到不缺钱了,你连本带息对他进行补发,对他的生活已经没有意义了,对他造成的损失已经无法挽回了。所以,我们算了手头的库存和清算完了以后能不能足够发,如果两个月发不出工资就请他们挺挺,能挺三个月就发三个月,再多没有了,我们一定会请求破产清算,第一步把工资发了,第二步把银行的还了,我们有一整套流程,当时我们整个演练过,不是非理性的。

张鹏:也还是有理性的,但在这个过程中也还是非常艰难的。

罗永浩:是的。

张鹏:今天说起来,大家都很开心,各种欢声笑语,实际在这个过程中心里感受还是不一样。

如果当年你真的被并购了,可能新闻就会变成这样了,你进入了某某体系,那个体系本身也很强大,也许坚果Pro人家帮你就500万了,那个体系人家用户就会认同Smartisan开始刷机了,也许你说做个产品经理最开心,也许更适合。

罗永浩:那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更实际地造福社会。

张鹏:现在的新闻我们抓到另外一个层面,坚果Pro上市之后,大家看到之后有的觉得好,有的觉得有疑问,不管怎么样还在这件事儿里。曾经你做收购时已经做好准备但没有成。今天坚果Pro到今天,这个心理的变化,过山车,到现在你怎么看?觉得今天你这个状态和那个状态,哪个让你觉得更舒适一点?

罗永浩:我其实不是特别确定,因为对我来讲做个好产品始终是创业最核心的动力。所以,是不是这个企业做这个产品必须我是老板这件事儿是可以商量的,不是说一定要我是老板才行。我其实当时谈收购,谈兼并的时候,和谈收购的巨头老板谈的时候,他们问我希望后面是个什么样的关系,我想或多或少他们也担心,比如我加入他们团队之后,作为一个六老板、七老板,风头盖过大老板,那么这个大老板心里也会有压力。他沟通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有类似这样的东西存在。所以,我们经常沟通时他会问我这个问题,但我回答时也很诚实,作为产品经理我本质是更开心,比做企业家更开心。如果我们将来的关系能是马化腾和张小龙的关系,这是我职业生涯非常愉快和愿意接受的结果。

今天我能掌控着继续往下做,顺利说一下,今天这个场合说一下这个也挺好的,你们可能只知道坚果Pro我们卖的好,活过来了,但到底做了多大的转变,公关部门没有商量过,我不知道能不能讲这个东西,之后我们也会开正式的新闻发布会跟大家宣布一下。

因为坚果Pro走得非常好,我们最近这轮融资大概10亿左右规模,这意味着我们从明年开始会向已经正规的,已经上了全球手机厂商一样,高中低三个档位每年会推出5-6款产品,成为正规的厂商。至于更具体,更详细的状况我们一两个月后会有个新闻发布会,配套供应商大会,到时候邀请媒体朋友产品参加,共同见证这个历史性的时刻。

本来没有这个计划的,一看到鹏总和你们我就又抖动了。

张鹏:公关部不要怪我,这事儿不赖我,是老罗自己抖动的。

罗永浩:这个企业继续往下走给我带来最大的愉悦是产品方面我不需要指手划脚,而不是其他的东西,对我来说这是产品经理最大的愿望。

张鹏:说到产品,我们俩第一次在你望京的办公室见面就聊产品。你一直非常自信,但这个过程还是挺曲折的。我想了解的是,如果今天去看这个曲折的过程,虽然今天我们又快到沿岸了,但这个曲折的过程到底是什么原因?如果反过头来说的话。

罗永浩:性格比较直,作为企业家这个身份的转换是需要一些职业技能训练的,没有训练就匆匆上岗,导致公关方面给企业惹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另外,面对公众的企业,原则上要尽可能让朋友多一些,敌人少一些,因为我们没有太注意这些,导致前期无端地惹了一些潜在的敌人。但我也没有想到他们会那么不堪,充其量他们会讨厌我,但没有想到会黑我,这是我对人性有时候估计的以比较高尚的人去妄加揣测这些不正常的人。所以,会有这方面技术上的偏差,这是我做的很不好的部分。另外我做的很不好的部分,坦率地说也没什么太多可检讨的部分,因为我本来是说相声的去做科技公司。

张鹏:你还能指望我怎么样?

罗永浩:不是,有一句歌词“没有人会随随便便的成功”,所以,过程里该付的学费,该上的课,这是必经之路,这是绕不开的。

张鹏:该曲折还是得曲折。

罗永浩: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还有我个人性格上的特点,我特别耿直是做企业家非常严重的特点,还有我攻击型人格,喜欢和人对峙,对抗,这都是职业身份转换过程中没有及时调整自己,这是我应该检讨的部分。我还有社交恐惧症,我去谈人、挖人的时候下意识会出面得少。

张鹏:总之,在这件事儿上,一定有个成长的过程,太速成不太可能。

罗永浩:而且这个行业技术资金门槛比较高。

张鹏:是的。当锤子手机没有做出的时候,Smartisan OS就开始吸引大家的注意,这个操作系统经历了几波进步,最开始的时候,从我的感觉,我们第一次聊,九宫格,图标我全部画一遍,在小的局部利,比如闹钟、倒计时、计时器有很人性化的设置;到2.0时里面就有更进一步的东西,比如你的远程协作、云搜索加进去;3.0的时候开始有银幕大爆炸这种效率型的。这里面感觉有变化,一开始是审美的角度,后来是效率,有人说锤子是不是有进步思维或者里面是不是有主旋律,你把这个还原还原。

罗永浩:我们想做最易用,最人性化大的系统,这个大的原则从来都没有变化过,只是在初期的时候,因为对于市场上,你做的是大众消费品,不是小众的,所以对于市场上的消费者和用户有可能更好,但高度差异化东西的接受程度,由于经验的缺乏所以计算得不是特别准确,所以我们做了一些会有个性化的东西。

今天我们会把个性化的东西保留,还是保留在设置里,如果打开会有变化,如果不打开从别的机器上转过来也没有太多的学习成本,这是中国企业一直需要调整的。

到中期没什么可说的。到了中后期,我们做了一些比如“大爆炸”、“闪念胶囊”、“移步”这样的功能,其实是渐渐意识到做一些提高效率的东西会比提高愉悦感受的东西有时候更重要,因为提高愉悦的感受可能一部分特别敏感,另外一部分无感。但提高效率这个事儿无论任何人都是敏感的。所以,我们这方面精力投放的比例有一些问题。

整个三个不同的时期我们本质上还是想做最易用、最人性化之、最漂亮的OS系统,做到今天我认为,事实上我们也已经做到了,如果用户没有偏见花钱使用一下我的系统,但不试用,这既是我的损失也是他的损失,这是命运的安排,我相信只要我埋头把产品做好,有一天他们不喜欢也会用的。

说到这儿我得说说人工智能,因为上次咱们俩闲聊的时候,你说注意到最近一年,所有的科技公司创始人在公开演讲或接受访谈时不谈人工智能都好像我是最后一个了。

罗永浩:为了配合今天活动的主题我也想讲讲我的看法,因为我们过去半年左右,无论是手内嵌的系统里还是我们做的其他的智能硬件,在研发这个的过程中,和国内人工智能方面最强的巨头和新锐创业公司绝大多数都有接触,接触下来发现一个比较可喜的现象,就是所有这些公司都原以为我们产品提供技术支持,相信因为我们在产品方面可能卖的量不是足够大,但擅长“忽悠”,擅长制造传播和影响力,相信和这个有一定的关系。这带来一定的好处,我们后续的产品和人工智能做深度整合时比较乐观的一点,虽然这些巨头们每一家都吹牛他在人工智能方面,自己每一项都是最强的,但经过我们产品经理和测试公司严格试用后发现,明显你这部分强人家那部分强,但因为他是巨头或者一些小公司已经站队,成了某巨头的阵营,所以,他们使用这些技术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如果我是A阵营的就从头到脚用A的技术。这样带来的坏处是,这项技术明明是B的好你却用了A的。我们的好处是没有站队,这使得很多公司会和我们合作,我们在每个板块上都是用国内最好的,当然国际上有最好的我们也会用。

张鹏:你们会和他们合作?

罗永浩:是的,这是我们做后续事情比较高兴的地方。我强调一点,很多产品经理做产品时有一个误解,当人工智能变得足够聪明时,人机交互就不需要了,这是完全错误的想法,今天机器不够聪明,我们不得不以聪明的方式使得人机交互使得它变得聪明。如果它像人一样聪明,你就不需要设计一个聪明的让人来为它服务,因为已经足够聪明。无论设计师、产品经理还是普通消费者都有这样的观点,但我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最终人工智能像人一样聪明时表现出来的形态、气质、特征、为你服务时采用的方式方法和态度都是人设计出来的,你设计这个的过程中,想象一下你见过糟糕的服务员和好的服务员的天壤之别,但智力都是人类的水平。当我们把人工智能有一天设计得和人一样聪明时,它为你服务,提供的产品仍然有自己缺点,好的是谁做的呢?当然是像我这样的产品经理做出来的。那些烂的是谁做出来的呢?常常是那些技术很先进,但对于人机交互,什么是细腻人性化感受方面,比较钝的技术巨头型的公司做出的。从这个意义上,一个良好的社会有了精细的分工之后,技术型的公司做技术的事儿,产品型的公司做产品的事儿。对于未来,无论技术怎么变迁,对我们自身的发展都持乐观的心态。虽然不一定是对的,但我们是这样的信念,希望拿这个和你们分享一下。

张鹏:在AI里面和手机是有关系的,包括这次我们看到的“大爆炸”、“闪念”都已经有这样的迹象,你今年肯定要发T3了?

罗永浩:不一定叫T3。

张鹏:你在这上面会有什么相关透露的?

罗永浩:在系统里会做深度的整合,真正重量级的东西会在明年春天,最晚明年夏天发布的一个东西是我自己带的一个120人的团队,甚至这个团队可能不在北京,多半会在成都。这个团队会有120人左右的规模,9-10个月时间做个非常非常不一样的系统出来。这个系统即便不是革命性的,也是准革命性的系统。最初我们和机器交互的方式是用键盘,再后来图形界面出来之后是用鼠标+键盘,成熟了之后,我们在鼠标和键盘之间用了高效率的互动整合的方式,使得这个效率比单用键盘或单用师表效率高之后,触控设备高度符合,看到哪儿点那儿就对了。再下一步我们整合了语音识别,实际我们在手机操作系统语音识别方面可以说借助讯飞的技术走的比较早了,也做得更深入。下一代系统我们几乎可以扔掉鼠标键盘,只用语音识别,手的触控屏操作,整合人工智能的东西,三者整合起来,有望实现比现有任何手机、平板、鼠标、键盘的桌面电脑、笔记本电脑,在日常办公实现超过200%效率的系统。这是我接下来8-10个月最主要的工作。所以,我们会在明年春天最晚夏天发布这个事情。

张鹏:经常时不时地重新定义。时间过得挺快,我估计大家都已经很饿了,我很不好意思再聊太多,虽然我们都想再多聊。

最后一个问题是,经过这么多的艰难曲折,2016年这么多的波峰波谷,你认为现在锤子是进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吗?你在这样的画面下,这样的钢琴曲伴奏下给大家讲你的今天看未来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罗永浩:我认为过去几年一直是面朝大海的,因为一直有追求、雄心壮志的,所以一直是面朝大海的。但有的时候是惊涛骇浪,有的时候是腥风血雨,有的时候看起来比较愉悦的样子,只是这个区别,但一直是面朝大海的。从另一个角度,你刚才提到春暖花开,我们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科技行业一旦走进去就是一条不归路,只有每天逼着自己往前跑往前赶才能存活下来,所以,春暖花开我们是不想的,对我们来讲,春暖花开就是退休的时候,否则永远没有春暖花开。我觉得这是科技行业创新者的宿命。

但相对于别的行业,传统的快销品行业是有百年老店的,像可口可乐这样的汽水,100年以后它是第一还永远是第一,如果我们有机会穿越100年来到地球看,我相信可口可乐还是巨头,但见过硅谷的,中国这些科技巨头我估计99%都倒闭了,换成了一批你没有听说过的巨头。从创业者或者企业家角度看起来,貌似是个伤感的东西,其实从整个人类角度看是非常好的主题,因为传统行业里,正是做不出革命,做不出突破,做不出创新,只要人类基因对于糖的需求是恒定的,可口可乐是第一的话那永远是第一。

在科技行业里,来自以色列的几个小伙子,南非的几个小姑娘,或者来自中国大陆的几个相声演员颠覆一个行业,结束一个时代这种事情是经常会发生的,从这个意义上,我认为这是科技行业真正令人兴奋和感到幸福的地方,也就是说这个行业没有百年老店,说明创新者是有机会的。如果一个行业两百年、三百年被一个财团,被一个巨头,被一个已经毫无进取心的巨头始终把持局面的话,那才是真正悲哀的事情。从这个意义上,我们从事科技行业的人应该心态健康地去看待没有百年老店这件事儿,只要你在这个位置上一天就没有春暖花开,永远……

张鹏:但是可以面朝大海。

罗永浩:对,可以面朝大海,但不要妄想春暖花开,春暖花开只能到退休的时候或者是倒闭的时候。

张鹏:这种感觉有点说到本质,创业说到最后不是为了春暖花开,归根到底面朝大海的感觉是第一的,但我们只有面朝大海才能最终实现自己难得的机遇,在科技领域做一些有意思的事儿,今天特别感谢老罗来到现场非常坦诚地给我们展示他的思考和变化,我也非常开心,能够在后面更好更开心地做自己的产品。最后送给他一句话,面朝大海不负时光,锤子就一定能成为你在过去最了不起的成就。谢谢老罗!

对文章打分

罗永浩:锤子科技完成10亿元融资 将推革命性新系统

29 (71%)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