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专家撰文叙述“毅力号”任务的复杂程度:科研人员好比一窝蚂蚁

2021年11月27日 11:59 次阅读 稿源:cnBeta.COM 条评论

一架飞机有一到两名飞行员。一辆巴士会配一名司机,一列火车也会有一名检票员。但是谁来控制火星车呢?在过去的七年里,在轨道上甚至是火星、小行星表面操作的航天器多不胜数,谁才是使航天器前进的最大贡献者?

访问:

微软Surface精选机型特惠6.3折起 翻新机满100减100

是向深空网络(DSN)发送指令的ACE,让其发送给航天器吗?但他们并没有编写命令。那么是科学有效载荷上行链路负责人写的吗?但他们只是用纯文本写出来,而漫游车是无法阅读的。也许是序列集成工程师将它们转换为漫游者可以理解的二进制文件?但是他们并不了解如何或在哪里指向一个仪器的细微差别。影像团队为了得到地球以外清晰的图像,需要精准测算相机的探测器要曝光多长时间,但他们也不能像DSN操作员那样把天线指向火星。也许火星车通过其复杂的机载自动化系统来控制自己,或者这个功劳应该归于编写算法的飞行软件开发人员?

经过七年来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和与同事们的讨论,能给出的最佳答案是这样的:参与任务的所有人都是。

数千名为"毅力号"工作的工程师和科学家就像是一窝蚂蚁。正如没有一只蚂蚁足够聪明或强大到可以独自建造一座蚂蚁窝一样,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足够聪明或有能力独自设计、建造、测试或操作火星车。相反,依靠彼此的专业知识、多样性,以及在职业生涯的各种成功和失败中赢得的经验,就像蚂蚁群一样,有通过源于彼此之间每一个小的互动来完成工作。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这一点得到了充分的展示,毅力号火星车在所有人的努力下加载了新版本的飞行软件,在火星"Brac"露头区选择了下一个岩心样品目标,并计划在该位置进行了钻探。这些任务中的每一项都很复杂,需要非常不同的技能的专业知识,并且需要很多的时间,而不是一个人甚至一个团队可以掌控的的。

在像“毅力号”这样复杂的系统上工作是令人谦卑和敬畏的。尽管我对自己的工作、漫游车的设计以及我们操作它的方式有很深的了解,但我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但这并不是一个问题,因为我的知识在哪里结束,同事的知识就在哪里开始。表面是一台在火星上游弋的机器,但这是为它工作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们的思想和群体的延伸,它是另一个世界上人类意识的一个闪亮的灯塔。

Mars-Perseverance-Sol-264.jpg

作者/Matt Muszynski,NASA/JPL的载具系统工程师

对文章打分

NASA专家撰文叙述“毅力号”任务的复杂程度:科研人员好比一窝蚂蚁

3 (23%)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