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研究揭示了免疫系统跟血栓之间的其他联系

2022年08月04日 17:40 次阅读 稿源:cnBeta.COM 条评论

一项来自COVID-19队列的研究揭示了免疫系统和血凝块之间的另一种联系,这可能会改善危重疾病的治疗。血凝块被认为发生在多达1.3的COVID-19住院病人身上。在许多情况下,这些血凝块可能是致命的如肺栓塞--血凝块会进入肺部。事实上,在近1/3的COVID-19患者中,这些血块导致了死亡。

访问:

阿里云服务器精选特惠:1核1G云服务器低至0.9元/月

异常的免疫反应被认为是严重COVID-19的主要驱动因素。一种被称为可溶性尿激酶浆蛋白原激活剂受体(suPAR)的蛋白质在血液中循环,据悉,该种蛋白质源自免疫细胞。眼下,它已经被证明在COVID-19的并发症中发挥重要作用。

一个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小组--包括密歇根大学弗兰克尔心血管中心诊所的医学主任Salim Hayek博士和拉什大学医学中心的内科住院医生Shengyuan Luo博士--一直在研究suPAR及其跟COVID-19病例的关键结果的关系。

研究人员指出,较高的suPAR水平跟血凝块形成的风险增加有关,这是一项对COVID-19住院病人的多国观察性研究。另外,他们还指出,住院的COVID患者的suPAR水平跟包括肺栓塞在内的静脉血栓栓塞有关,跟一种叫做D-二聚体的血凝块形成标志物无关。

“传统意义上,临床医生利用D-二聚体--一种血凝块分解产物来评估VTE活动,”Luo说道,“然而,事实证明这种标记物在COVID-19中的预测性较差,因为血凝块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对病毒的独特的异常免疫反应引起的。”

因此,研究人员设想,将免疫系统的标志物suPAR和D-二聚体结合起来,这样可以提高确定COVID住院病人中谁的血凝块形成风险高或低的可靠性。

“甚至在大流行之前,在COVID-19之前,我们就有这个关于suPAR的想法,”Hayek说道,“我们看到suPAR标记物的水平是其他病毒感染以及心脏和肾脏疾病中不良后果的最强风险因素。”

当科学家们在大流行的早期发现COVID-19患者形成血栓的严重性时,他们转向suPAR以获得更多的观察。早期的研究显示,COVID-19患者的suPAR水平高出三到五且往往跟疾病并发症有关。

Hayek说道:“我们以前曾表明,suPAR水平高的病人的死亡、肾脏损伤、需要机械通风的呼吸衰竭和现在的静脉血栓栓塞的风险要高得多。”

研究结果

在这项研究中,科学家们汇编了1960名因COVID-19住院的成年人的数据,这些人在入院时测量了他们的suPAR水平。所有病人都受到监测,直到他们出院,或者在某些情况下直到死亡。

本研究中患者的重要属性包括:年龄、性别、种族和身体质量指数。入院时评估的其他医疗条件包括:糖尿病、充血性心力衰竭、高血压、中风、以及其他重要的心脏病和炎症疾病。

研究人员在患者住院期间的30天内测量了D-二聚体和suPAR水平并通过下肢超声波和肺部扫描诊断了VTE(深静脉血栓和肺栓塞)。

结果显示,163名患者出现了VTE,其中65名患者出现了深静脉血栓,88名患者出现了肺栓塞,10名患者同时出现了这两种情况。出现血栓的患者的suPAR水平比没有出现血栓的患者高出近50%。而且当suPAR水平与D-二聚体结合时,研究人员可以将41%的研究参与者归类为发生VTE的低风险。

Hayek解释道:“suPAR和D-二聚体水平之间存在适度的正相关;它们都趋向于同一方向。”

现在suPAR水平和血凝块形成之间有了关联,临床医生可以评估谁是高风险或低风险,而这将帮助他们决定用什么疗法来治疗他们。像高风险的人可以在血凝块形成之前给予抗凝血药物治疗。

研究suPAR及其跟免疫系统的联系对关键的COVID-19患者以及其他方面都有积极的意义。

“在背景方面,已经有很多工作表明,这种分子(suPAR)在水平较高时对身体有不好的作用。公司正在开发针对suPAR的药物,因此我们可能会定期测量这个,”Hayek说道。

目前的研究正在进行中,进而对COVID-19患者的抗suPAR疗法展开测试。

Hayek表示:“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可能会对其他几个人群的重症监护产生影响,其影响超越了COVID。”

对文章打分

COVID-19研究揭示了免疫系统跟血栓之间的其他联系

1 (5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