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花名”治不好大公司病

2020年09月06日 08:00 次阅读 稿源:经济观察报 条评论

9月1日,网易全体员工收到了一封意想不到的内部邮件。信中不涉及人事升迁,不涉及公司战略变化,也不涉及薪酬调整,只有一个诉求,给自己取个昵称,且是赶紧去取,先提交先得。一时间,旺财、二狗、富贵成了员工的昵称热门选择,这也使得网易从“猪场”、“网抑云音乐”等调侃之后再度登上八卦热搜。

访问:

2020年天猫双11领券入口 全球好货10月21日起开始预售

京东双十一领券入口:三大主场每满300减40

据说,身为市值700亿美元公司的创始人一把手,网易创始人丁磊很不喜欢员工叫他丁总,他曾吐槽到这是埋藏至深的老总文化,容易把网易叫成传统企业。如今这种吐槽变成了管理层的实际行动。

相比西方直接以名字相互称呼的社会传统,这在重视上下级关系的东方职场文化里,普遍是个难解的问题。特别是对于当下试图在组织结构上不断扁平化的互联网公司来说,互相称呼什么绝不仅仅是口头上的仪式感,更能被认为是一家企业是不是够时髦、够开放、够扁平的象征。

网易的做法普遍被解读为步其邻居——同样在杭州的阿里巴巴的后尘。众所周知,阿里的一大企业文化特色就是互相之间都以花名来称呼,比如马云的“花名”是风清扬,张勇的花名是逍遥子等。不仅在花名上独树一帜,阿里巴巴近期还取消了内部系统的“P”序列职级显示,员工在邮件、钉钉、内网等系统中已无法再看到彼此的具体职级,只能看到所属集团部门。

其实试图在称谓上“炸开金字塔”的不止是以花名驰名的阿里和当下被热炒的网易,早在1999年,联想就已经在内部发起过“无总称谓”活动。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也要求联想取消“总”的称呼,用人名代称,要求员工称自己为“元庆”。

再比如腾讯马化腾是为“Pony”,张小龙是为“AllenZhang”,京东言必称兄弟,百度互为同学等,加上现今的网易昵称,几乎主流的互联网大厂都在称呼体系上讲究平等沟通,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规避一些可能会存在的“大公司病”。

所谓大公司病,是指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在企业管理机制和管理职能等方面滋生出阻滞企业继续发展的种种危机,使企业逐步走向倒退甚至衰败。而官僚化、科层化、中层管理者众多,导致决策者难以接触到任正非所谓的“一线的炮火”,是导致大公司病的主要原因。

在职场称谓上的平等化创新,是互联网科技公司试图与传统企业划清界限的一种方式。无论是阿里的花名,还是联想和网易反对“总”的尝试,其实更多展现的是企业组织形式的变迁。回顾当下阿里、腾讯、京东等公司的组织变革,去科层制、平台化管理、扁平化成为大趋势,而无论是形式上更为平等的花名、昵称还是取消职级的公开,不过是在这一浪潮之下所激起的浪花。

对于企业家来说,冀希望于去掉科层制的“阶层感”来实现企业内部的扁平化、提升员工沟通效率固然是积极尝试,但是,需要看到的是,相比上下级之间如何称谓的“面子”,真正改变科层制对企业开放性的内部伤害才是更为关键的“里子”。

当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逐渐成为市值千亿的“大厂”,摆在这些企业决策者面前的,其实与当年摆在改造GE的约翰·韦尔奇面前的并无太多不同。如果说美国的杜邦公司在20世纪初所进行的资产重组、业务重构和组织重构,是早期重构的经典之作,那么,GE公司在管理上的全面变革,堪称20世纪末期的经典之作。他大刀阔斧地重构组织、清除积弊、调整业务线、去除企业决策中的冗余环节,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如果从1997中国互联网元年算起,中国互联网企业已经荏苒近30年。相比创业时的草莽热血,而立之年的“大厂”领军者们,当下或许反而应该像所有转型中的传统企业一样,思考如何优化组织、探索更高效的企业管理之道。

访问:

网易考拉

访问:

阿里云推出高校特惠专场:0元体验入门云计算 快速部署创业项目

Verisign - .com域名的守护者 为品牌代言

对文章打分

[评论]“花名”治不好大公司病

55 (93%)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