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者提出了10条规定 他们能让苹果、谷歌低头吗?

2020年09月28日 02:37 次阅读 稿源:GeekPark极客公园 条评论

一股风潮迅速席卷了中美移动应用生态。9 月 24 日,《堡垒之夜》开发商 Epic Games 在游戏被 App Store 下架后,与 Spotify、Tinder 母公司 Match Group 等 13 家公司,成立了“应用公平联盟”(The Coalition For App Fairness)。

访问:

阿里云双11全球狂欢季返场继续 - 双核8G云服务器首年286.44元

访问:

苹果在线商店(中国)

不论是《堡垒之夜》还是 Spotify 和 Tinder,都是 iOS 和安卓系统上收入最高的游戏和应用,他们结成联盟的目的很简单:拒绝向苹果和谷歌缴纳 30% 的抽成。

同一时间,于近期上线的国内热门手游《原神》和《万国觉醒》也表示,将不在华为OPPO小米手机应用商店,以及腾讯应用宝和 360 手机助手等主流安卓应用商店上架。一时间游戏圈讨论纷纷,不少人表示这起事件正宣告着“渠道为王”时代的终结。

“应用公平联盟”| The Coalition for App Fairness 官网

“应用公平联盟”

几乎所有登陆 App Store 的游戏和应用,都需要将收入的一部分缴纳给苹果,安卓系统的 Google Play Store 也是一样。缴纳的比例一般为 30%(苹果订阅服务有优惠),而国内的安卓应用商店更甚,通常在 50% 左右。

长久以来,游戏和应用的开发者寄生于大平台,面对渠道高额的要价只能“妥协”,少有个别大公司会因为“平台税”与苹果和谷歌争辩理论,譬如国外的 Spotify 和国内的微信打赏。

“与两家规模超过我们 200 倍的公司打一架,压力很大。”Epic Games 创始人 Tim Sweeney 表示,成立“应用公平联盟”,就是要制衡苹果和谷歌等旗下的应用商店,反对他们在应用商店中的垄断权力,希望能够重塑应用商店的游戏规则。现在“应用公平联盟”正号召着更多公司加入。

该组织的发言人 Sarah Maxwell 说:“我们应该代表每个人的利益来进行宣战。”她补充说,发起这个联盟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著名的 30%“苹果税”、“谷歌税”,还有对这些大公司抄袭和打压小企业的不满。

苹果、谷歌等大公司从来没有在任何诉讼中,承认过自身的垄断行为。某独立开发商对此表示,“苹果在智能手机上确实没有垄断地位,但你很难说他们在 iOS 用户上没有进行垄断。”

“苹果已经创造了一个危险的新常态,他们通过巨额收费和审查制度滥用其垄断权力,这扼杀了技术进步、创作自由和人权。更糟的是,它开创了一个先例,鼓励其他技术垄断企业进行同样的滥用。”ProtonMail 创始人 Andy 表示,苹果和 Google 都存在反竞争行为,消费者缺乏选择的自由。

谁来与平台抗衡

平台抽成 30%,真的合理吗?

一部人认为,平台方提供了渠道,理应获得抽成;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平台的抽成过于高昂并不合理。

Netflix 曾抱怨,其内容的版权成本、制作成本、营销成本都要自己承担,而苹果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做什么,却要分走他们利润的 30%。

然而,Tim Sweeney 表示,多年来,很多人不敢对此公开表态。他说到,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不敢表态是因为害怕遭到报复,“苹果和谷歌这样的大平台有无限的报复方式,在外界不知道的情况下执行。”没有监管,这些大公司扮演着邪恶的“上帝”,小团队们敢怒不敢言。

“我们的数据证明,用户并不喜欢用苹果的渠道购买服务,用信用卡等第三方支付软件购买,渠道只收取 2~4% 的手续费,而苹果的支付渠道则收取 30%,用户需要付更多的钱。”

除了手续费之外,苹果还被指责打压竞争对手。“应用公平联盟”成员 Tile 副总裁 Kirsten Daru 控诉,“如果苹果选择在其平台上与开发人员竞争,则应按照相同的规则进行。”“相反,苹果利用其平台为自己的服务提供了相对于竞争对手的不公平优势。这对消费者、竞争和创新都是不利的。”

“运营这些应用商店的所有者不能滥用他们所享有的控制权。必须对其监督,以确保他们的行为能促进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并为消费者提供公平的选择。”ProtonMail 创始人表示。

于是,“应用公平联盟”的成员经讨论后觉得应该改变现有的应用商店的商业规则。他们在官网上给出了一套新的原则:

1. 不能要求开发者专门使用程序商店;或使必须用应用程序商店所有者的辅助服务(包括支付系统),才被允许在应用商店上架。
2. 不应该因为开发者提供的服务和平台方自身提供的服务,有所相似,就打压开发者的应用。
3. 每个开发者都能够平等地调用平台上的技术接口,就像平台所有者向其自己的开发人员提供的一样。
4. 只要开发人员的应用符合安全性、隐私权、客观和非歧视性标准,就应该被允许可以访问应用程序商店、利用其平台开发应用。
5. 开发者的数据不应被用来与开发者竞争。
6. 每个开发人员应始终出于合法的商业目的,而有权通过其应用程序直接与其用户进行交流。
7. 任何应用程序商店所有者都不应该特殊优待其自身开发的 App,也不得干扰用户的偏好设置或默认设置的选择。
8. 开发人员不应被要求支付不公平、不合理或歧视性的费用或收益分成,也无需被要求在其应用内出售其不希望出售的任何东西,以此作为进入应用商店的条件。
9. 任何手机厂商都不应禁止第三方应用商店的存在。
10. 所有应用商店都应该将他们的规则和政策透明化,并始终客观地执行,同时提供快速、简单和公平的流程来解决纠纷。

这套规则或许也适用于国内的商业竞争“乱象”。

比如 2014 年,OPPO、vivo、酷派、金立、联想、华为成立了“硬核联盟”,他们“抱团”一起对游戏开发商提出 50% 的抽成规则。

没人能够抗衡。此外,2017 年,华为和微信因为用户数据的问题发生争执,结果华为屏蔽了腾讯包括王者荣耀在内的所有游戏。

现在,基于这些新原则,“应用公平联盟”正呼吁更多的互联网公司、世界各地的政府以及反垄断组织加入阵营,来逼迫平台方改写商业规则。

话语权正在转移

在“应用公平联盟”官网上线之后的第二天,苹果似乎选择了让步。

9 月 25 日,Facebook 表示,苹果已经同意,除游戏厂商外,其他应用开发者无需支付 30% 的利润抽成,这一政策持续 3 个月。不过,这项政策还没有对中国的应用开发者生效。

“苹果税”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为什么在当下的节点开始引发大规模的反抗?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内容方的崛起。

比如 Epic 的《堡垒之夜》在被苹果和谷歌下架前,已经拥有了 3.5 亿用户,横跨 PC、主机和移动端,被称为全球人气最高的游戏。

《原神》、《万国觉醒》也分别出自国内顶级的手游公司米哈游和莉莉丝。米哈游通过之前的几部作品收获了大量死忠粉丝,《原神》是他们热度极高的新作。莉莉丝则是国内一流的出海游戏厂商,《万国觉醒》在国内登陆之前,早已在海外赚得盆满钵满。

与内容方实力不断增强相对应的,平台方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商业模式。据 Sanford Bernstein 的调研数据,App Store 和授权业务占据了苹果公司大约 50% 的收入和 63% 左右的毛利润,市场普遍预计这两大业务将在 2021 财年增长 600 亿美元,增速 13%。

不论是对苹果和谷歌,还是国内的主流应用商店们而言,他们显然不会轻易放弃“抽成”这一块大蛋糕。

库克曾为公司辩护,称 App Store 佣金与大多数其他应用市场的收费标准一致。不过,“一致”并不一定合理,越来越多的地区开始对应用商店进行改革。九月初,俄罗斯提出了一项法案,探索将 App Store 抽成上线设为 20% 的可能性,同时要求苹果允许第三方应用商店上线。与此同时,日本、韩国和欧盟也都在调查 App Store 的垄断问题,并且开始谋划针对“抽成”的法律条款。

规则的建立才刚刚十年,随着开发生态越来越成熟,开发者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制定规则的权利也正在慢慢发生转移。

阿里云爆款特惠

访问:

Verisign - .com域名的守护者 为品牌代言

对文章打分

抗议者提出了10条规定 他们能让苹果、谷歌低头吗?

15 (71%)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阿里云免费试用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