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支付巨头Wirecard造假风波尚未结束 欺诈案件发酵成德国政坛丑闻

2020年10月04日 14:43 次阅读 稿源:一财网 条评论

曾有“欧洲支付宝”美誉的德国支付公司Wirecard倒在了巨额财务造假风波之中,但其所引发的德国政治地震,恐怕才刚刚开始。其原因在于,当前Wirecard财务造假事件已经从德国二战后最严重的金融欺诈案件发酵成为政治丑闻。

访问:

2020年天猫双11领券入口 全球好货10月21日起开始预售

京东双十一领券入口:三大主场每满300减40

德国联邦议院各反对党均要求成立议会调查委员会,对Wirecard公司的财务造假风波作出政治解释,其中隶属于德国财政部的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等机构成为调查重点,这也意味着德国财长甚至德国总理府都可能会受到波及。

此外,值得说明的是,该议会调查委员会如果开启全面调查,在2021年夏季议会休假之前都不会收手,这意味着Wirecard丑闻将持续在2021年——德国大选年,并将给德国政坛乃至新总理人选带来巨大变数。

焦点一:德国政府何时知晓Wircard不法行为

时间回到2019年9月,即Wirecard财务造假风波曝光前9个月,德国总理府首席经济顾问罗勒(Lars-Hendrik Röller)在总理府会见了Wirecard公司代表团。

然而早在2019年1月底,英国媒体就撰文质疑Wirecard公司使用可疑交易洗白帐目,且新加坡警方随后对Wirecard公司可能存在的欺诈行为已展开调查,但在德国,Wirecard公司仍被视为是德国最成功的金融科技公司之一。

率团同罗勒会面的Wirecard高层为其前首席财务官雷伊(Burkhard Ley),一年后,雷伊被德国警方以欺诈罪逮捕,不过他至今否认自己有任何不法行为。

德国议会议员对于德国政府赋予Wircard公司的这种高层游说特权感到不解。目前种种证据显示,尽管彼时德国政府内部也存在对Wirecard公司的疑虑,但依旧允许其公司高层同罗勒这样的高级幕僚会面,甚至仍然在国际上为Wirecard公司背书。

一位德国高级官员在接受外媒采访时透露,以目前所了解的情况来看,真实情况让人感到毛骨悚然,“Wirecard的涉嫌犯罪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力” 。他补充道,政府机构以及审计机构在此次事件中无不惨败。

对于德国议会中的反对党而言,Wirecard丑闻暴露出德国执政联盟在金融问题上存在重大的监管失灵。不少德国议员都将矛头指向德国财长肖尔茨(Olaf Scholz),肖尔茨在2021年大选中预计将代表社会民主党(SPD)竞选德国总理一职,同时他也是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和德国反洗钱机构——德国联邦金融情报部门(FIU)的直接负责人。

目前,已有证据表明,德国联邦金融情报部门没有将数十份有关Wirecard公司进行可疑经济活动的报告转交给德国检察官办公室。

焦点二: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为何不作为

此次的Wirecard丑闻,还意外地暴露了德国金融监管体系的弱点,尤其是其市场监管机构——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的不作为情况,这也让德国政府倍感尴尬。

在第一财经记者同德国金融人士多年的采访中,德方采访对象一直对自身的严格监管措施感到自豪。但伴随Wirecard财务造假事件东窗事发,德国议会议员发现,在此前媒体揭露Wirecard存在帐目问题后,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以及在慕尼黑的刑事检察官并没有对该企业进行实质性调查,而是直接发声明表示禁止做空Wirecard股票。由德国官方发布消息禁止做空单一股票,这在德国历史上属于首次。

一位在德国精品投行工作的律师匿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的确有不少德国股民,甚至投资者正是看到了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的背书,才会坚定不移地信任Wirecard公司。

据外媒报道,牵头对Wirecard公司发起诉讼的德国律师事务所TILP介绍,目前要求参与诉讼的股东已超3万人。

“没有任何政府机构在揭露这一案件中出力,不论是德国金融监管局,德国联邦金融情报机构,还是德国的检察官们,他们都毫无贡献。”德国自由民主党(FDP)国会议员唐卡(Florian Toncar)表示。

虽然德国议会针对此事的调查委员会还未正式设立,但议员们已经准备好了数个尖锐问题。

譬如,为何Wirecard公司首席执行官布劳恩(Markus Braun)在2019年11月过50岁生日时,德国副财长库克斯(Jörg Kukies)会去Wirecard公司的慕尼黑总部拜访他?

为何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如此不愿意调查一家连续数月都产生负面新闻的公司?且在该机构终于对Wirecard公司进行调查时,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员工却还在交易Wirecard的股票?

又如,为何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在看到英国媒体的报道后,会发声明禁止做空Wirecard股票,随后还对撰写该报告的两名相关记者提起刑事诉讼?等等。

焦点三:究竟游说要达到什么层面

Wirecard公司曾经被视为德国金融科技最成功的案例,2018年,Wirecard公司一度取代德国商业银行,成为德国DAX30指数一员。 DAX30指数中收录的是德国最杰出的30家大型企业。

而在Wirecard丑闻爆出后,这一案件甚至已波及到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

根据德国总理府提供的时间表显示,在2019年9月3日,默克尔会见了前德国国防部长古滕贝格(Karl-Theodor zu Guttenberg)。在2011年,因遭指控论文抄袭后,古滕贝格被迫辞职,后来成为咨询公司Spitzberg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的客户之一就是Wirecard公司。

据悉,当时古滕贝格在同默克尔的聊天中谈到了Wirecard,并随后还同罗勒通电子邮件,讨论Wirecard的一项国际收购计划。随后默克尔在外访过程中为Wirecard公司背书,之后罗勒又给古滕贝格回信,承诺会提供“进一步的政治支持”。

8月时,默克尔曾为她的这一行动做了辩护,她陈:“不仅在德国(也包括全球其他国家),在外访时提到公司的诉求是一个普遍的做法。”

默克尔表示,在彼时她并不知道该企业存在违规行为,同时,毕竟那时Wirecard公司还是一家“DAX30指数企业”。

不过这一解释未能令德国议会中的反对党信服,并指出默克尔此举是在为前内阁同事古滕贝格帮忙。

绿党国会议员宝斯(Paus)则呼吁对德国的游说制度进行彻底改革。“问题是:谁可以访问总理?似乎没有任何明确标准。没有人在检查谁在敲门以及可以让谁进来。”她说。

伴随案件的深入,德国媒体发现为Wirecard公司进行游说工作的前政府成员并不仅仅是古滕贝格一人。

2019年9月11日,曾经在德国总理府负责协调德国情报部门工作的前官员弗里切(Klaus-Dieter Fritsche)向罗勒引荐了雷伊等人。德国总理府的时间表显示,这次会议是一次“相互了解会议”,Wirecard公司向罗勒借此通报了其在中有可能存在的商业机会。

2020年6月,Wirecard公司承认账上的一笔19亿欧元款项并不存在。该企业所在地——慕尼黑市的检察院认为,Wirecard公司自2015年起就在提供盈利假证,其对银行和投资人造成的损失在32亿欧元左右。

目前Wirecard公司已经破产,多名高管被捕或在逃, 130亿欧元市值曾在一周时间内接近清零。

访问:

阿里云 - 最高1888元通用代金券立即可用

访问:

阿里云推出高校特惠专场:0元体验入门云计算 快速部署创业项目

Verisign - .com域名的守护者 为品牌代言

对文章打分

欧洲支付巨头Wirecard造假风波尚未结束 欺诈案件发酵成德国政坛丑闻

1 (5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