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过后,她和他的关系不再是“主播和粉丝”

2020年12月01日 11:25 次阅读 稿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条评论

2019年5月28日0时50分,山东青岛的80后夜班工人王东东(化名)像往常一样打开手机上的一款APP,轻车熟路地进入一间直播间。就在50分钟以前,在相隔1800公里外的四川绵阳,他默默关注了半年的90后女主播许西西(化名)已经上播。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会让他们之间“粉丝与偶像”的关系彻底改变。而此刻,远在北京互联网法院的女法官颜君也不会想到,一年后自己会因为这两个人的交集,开始“种草”、“剁手”……

访问:

阿里云“爆款特惠”主题活动- 云服务器低至0.55折 96元/年

天猫2021年货节超级红包开抢:每天3次 最高2021元

付完钱的第四天,他被拉黑了

王东东进入直播间时,年轻漂亮的许西西手里拿着一部手机正在向直播间三百多人介绍。

她说这是一部苹果顶配手机,官方售价约一万元,但是自己已经用了几个月了,四五千元就可以卖,如果想要,就加她主页资料里的微信联系。

王东东心动了,半小时后,他主动加了许西西的微信。许西西说,手机功能没问题,但没有发票。

手机会不会是假的?王东东还是比较谨慎的,在他的要求下,许西西拍摄了手机“关于本机”页面信息发送给他。在前往苹果官网对序列号进行查验后,王东东放心了,用微信转了4000元过去。

许西西发货倒是很快,三天后王东东收到手机,却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他在当日多次通过微信联系许西西:

“手机已收到,但是跑分太低,正常应该是30多万,分辨率没有我小7好,也不是苹果的系统的样子,不能正常下载东西,也并不是苹果系统的感觉。严重发热,啥情况呀,感觉不是正品的。”

“跟真机不一样呀,这机子是假的,我就没法要了。”

“真的没有那么大底部留屏,你这个也不是黄色护眼屏,没有9宫格打字,没有苹果系统的打字表情。鉴于不是真机,我就没法要了,我要退了。”

次日许西西回复称:

“你只有等我找到下一个人,你帮我再发过去。”王东东坚持要求退款退货。

他没有等到退款,他被拉黑了。

5天,1600万人的城市,他找不到她

许西西并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直播间里的年轻男粉丝多如牛毛,区区一个粉转黑无关紧要。但她没有想到的是,王东东并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

看着手里能显示安卓图标的“苹果”手机,这个曾经的粉丝已经怒气值全满,开始了自己的维权之路。

2019年6月9日,王东东向平台公司发送电子邮件,投诉许西西在直播间内售卖假货、欺诈用户。两天后,平台公司将许西西的账号封停十五日。后王东东发现许西西已经解封继续直播,于是再次投诉,这一次许西西的平台账号被永久封停。

出了一口气,但钱却还是拿不回来。被骗半年后,2019年12月1日,王东东买了一张火车票,从青岛直奔成都,拿着当初的快递单地址,想要找许西西当面讨个说法。

5天以后,尽管有成都当地的电视台、公安局、市监局的协助,在这座1600万人口的城市,他还是没能找到许西西。

正当王东东想要诉诸法律时,这一年的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击中了武汉。为了人民的安全,中国忍痛按下了暂停键。是否正义的诉求也要就此停住呢?有没有“不打烊”的法院?

当然有,多着呢。

法律喜欢较真的人

疫情挡不住正义的脚步。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各地法院纷纷把目光投向了互联网,“指尖”立案、“云端”办案成为新标配。

2020年2月2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发布了《北京互联网法院电子诉讼庭审规范(试行)》。院长张雯说,这一规范是通过13509次、总时长7792小时的在线庭审积累形成的,就是为了给在疫情中开展在线庭审的其他法院提供参考。

2020年3月5日,王东东在家点了点鼠标,把许西西和平台公司一并告上了北京互联网法院。

综合审判一庭的郭晟法官是此案的主审法官,了解基本案情后,他被当事人执着维权的精神所打动。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现的过程,如果人们在遭遇不公、面对侵害时不愿意求助于法律,正义就无法得到彰显,法律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对认真对待自己权益的人,我们最好的敬意,就是认真判案,不辜负这份较真。”

案件的核心问题,是许西西出售手机的行为究竟算不算经营行为,这关系到是否应该进行三倍赔偿。由于许西西并没有通过平台直接销售,或者通过第三方链接跳转销售,对于她与王东东的私下交易如何定性?研判后,几位法官的第一感觉,这是一起普通的交易纠纷。

但是被告主播的身份引起了法官们的警惕,大家决定,先散会,各自回去亲身体验一下“直播带货”,再做判断。这一体验不要紧,“出事儿”了……

法官“剁手”后,案件迎刃而解

颜君法官是此案的合议庭成员,散会后,她就下载了该平台APP开始研究。

“其实身为互联网法院法官,为了判案对于涉案相关的各类APP经常进行试用,但是了解情况后基本都删掉了,我并不太感兴趣。”颜君法官说。

这一次似乎有点不一样。一开始,女法官的关注点还是APP中存在的一些法律问题和风险,思考的是“范冰冰+”这样的名字是不是对姓名权的侵犯之类的问题。但是渐渐地,她发现直播也挺有意思。

“剁手了不少东西”,颜君法官有点不好意思,拒绝透露具体都买了什么。“口红确实看起来不错”,她补充道,随后捂嘴笑了起来。

抛开法官的身份,以普通消费者的心态带入感受,细细体会直播带货的特点,最后再次回到客观冷静的法律视角加以审视。再次合议时,法官们对于直播带货有了更直观深刻的认识,一个词被准确捕捉:信任加成。

这个被准确捕捉到的词语点明了主播身份的特殊意义,王东东持续半年的关注和迅速支付购机的行为,除了认为涉案手机性价比高外,还有更重要一点即对许西西的信任。

因此,许西西的私下交易直播带货行为亦可视为其利用主播身份导流并实现流量变现,与直接销售类、第三方跳转类直播带货行为在经营模式上并无本质区别,且许西西具有主播和商品销售者的双重身份,故其此次直播带货行为应被认定为经营行为。

许西西算不算经营者?因为涉案直播时间段内她在直播间一直挂有“小黄车”,这就是她在利用主播身份不断导流,也就可以证明她具有对外出售商品以获利的主观意图。

至此,案件迎刃而解。

互联网法院的日常:“太南了”

案件很快宣判:平台及时进行了封号,已尽到相应的法律义务。许西西被判令退还王东东购机款4000元,并三倍赔偿12000元。此外,王东东的维权支出3000元和案件受理费273元也由许西西承担。

案件结束后的两个月,中国的网民又迎来了让人“爱恨交织”的双十一,各大平台的直播带货成绩也再次令人咋舌。伴随着李佳琦、李雪琴等直播播主被中消协点名,直播带货的各种问题还在源源不断呈现。

但是,经济的高速发展没有停止,法治的规范校正也紧紧跟上,保障了新兴业态的持续健康繁荣。

对于互联网的新兴业态,如何既不打击其正常发展的积极性,又要规制其“野蛮生长”带来的种种问题,其中的权衡把握,考验着司法智慧。

这也是反复摆在互联网法院面前的日常难题,由于互联网发展迅猛,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法官们总要面对各种“第一案”,无数双眼睛都在看着,等待审判的结果以判断修正自己的行为。类似“暗刷流量案”、“《庆余年》超前点播案”等,其意义都远超出了个案正义的范畴,而是对相关行业起着规则引领的作用。“前无古人,后有来者”,这个法官做得真是有点“太南了”。

包容、审慎,是贯穿始终的司法态度。就让法官们继续“南”下去吧,这样中国的互联网经济之路才会走得更加容易,且稳健。

对文章打分

直播过后,她和他的关系不再是“主播和粉丝”

13 (15%)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阿里云免费试用频道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