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说、招聘、整改:揭秘Facebook如何应对美国反垄断大案

2020年12月25日 11:11 次阅读 稿源:新浪科技 条评论

Facebook近期遭遇美国监管机构的两起反垄断诉讼,面临被分拆的风险。为此,Facebook加强了政府游说,招聘了一系列有政府背景的专家,并在内部启动了一系列应对反垄断的举措。美国媒体本周对整起事件的来龙去脉进行了盘点。

访问:

阿里云“温暖上云”主题活动 - 3000万补贴助力中小企业寒冬突围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美国联邦和各州的调查人员正在推进针对Facebook的两起标杆性反垄断诉讼。Facebook此前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采取措施,扶持未来的竞争对手。

过去几个月,美国联邦和各地监管机构一直在调查Facebook及其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指控该公司存在非法垄断的行为。监管机构逐步确信,在过去近17年的历史中,Facebook一直在系统性地寻求收购或消灭所有竞争对手,采用非法的方式成为全球利润最高的数字服务之一。

Facebook则对这些指控提出异议。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的主要律师表示,为了证明对竞争的支持,Facebook对改变此前的商业行为持开放态度。Facebook提出的设想之一是,允许另一家公司或开发者通过授权方式获得Facebook的代码以及复杂的用户关系图谱,让它们可以更容易地创建自己版本的社交网络。

Facebook今年早些时候提出了一份相对模糊的整改方案,这是其中的一部分。然而,调查人员最终拒绝了这个方案,理由是该方案未能完全解决对竞争的担忧。最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各州总检察长,在纽约州总检察长利蒂夏·詹姆斯(Letitia James)的带领下,本月提起了两起诉讼,试图分拆Facebook。

在美国联邦和各州调查的最后几天中,Facebook展开了紧张的谈判。这表明了Facebook希望回击政府指控的紧迫性,并预示着该公司将在未来的战斗中采取更积极的策略。多名消息人士表示,在长达18个多月的调查中,Facebook加大了游说力度,聘请了实力雄厚的前政府反垄断律师,并启动了一系列与市场竞争有关的内部项目。

Facebook的这些工作是在为数字时代意义最深远的法律纠纷之一做准备。市值8000亿美元的Facebook将与美国最强大的监管机构在法庭上对质。最终结果不仅可能影响Facebook的未来发展,也可能影响到整个硅谷,以及政府监管科技行业的能力。

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布鲁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说:“执法者正摆脱过去几十年的自满情绪,这样的情绪让科技公司获得了自由通行证。”在10年前加入国会之前,布鲁门撒尔曾担任康涅狄格州总检察长20年。

这些反垄断诉讼主要针对Facebook的两起收购,即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和消息应用WhatsApp。Facebook分别于2012年和2014年斥资数十亿美元进行了这两笔收购。FTC当时对交易进行了审核,但并没有阻止Facebook的做法。

Facebook面临的情况与20世纪90年代的微软有些类似。微软最终成功避免公司被分拆,但在案件中也展现出更克制、不那么咄咄逼人的姿态。微软遭遇的挫折也是Facebook等硅谷新兴公司能够崛起的前提条件。

对Facebook来说,早在监管机构本月提起诉讼之前,准备工作就已经开始。自调查开始以来,该公司一直在寻求霍华德·谢兰斯基(Howard Shelanski)的建议。谢兰斯基是奥巴马政府前高级官员,是美国反垄断和数字市场领域的重要理论家之一。目前,他也是Davis Polk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谢兰斯基曾担任FTC的经济学家,当时2012年FTC为Facebook收购Instagram开了绿灯。最近,他曾协助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其他反垄断和监管问题上提供外部顾问服务。

今年4月,Facebook聘请FTC前首席反垄断律师芭芭拉·布兰科(Barbara Blank)担任公司的助理总法律顾问,近期还从美国国会挖来了两名关键的议员助手。这包括参议员戴安·费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的助手阿南特·劳特(Anant Raut)和众议员肯·巴克(Ken Buck)的助手丽蒂卡·罗伯特森(Ritika Robertson)。费恩斯坦近期积极参与了针对扎克伯格和其他科技行业高管的听证会,而巴克是众议院调查科技巨头垄断行为工作组的共和党领袖,并曾建议对联邦法律进行全面改革。

在这些招聘的同时,Facebook还投入大量资金,在反垄断调查的过程中尝试影响监管机构。数据显示,从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9月底,仅仅在游说美国联邦机构方面,Facebook就花费了3200万美元。

Facebook还在广告和其他政治行动上投入更多资金。但根据法律规定,Facebook不必披露这些资金的金额。今年,Facebook支持了一项名为“美国边缘”(American Edge)的新行动,希望保护科技行业免受监管审查,其模式类似于“全美步枪协会”。在政府提起诉讼的几天后,“美国边缘”也委托进行了新的民调,显示美国监管机构应该“保持本土科技公司的实力”。

纽约大学法学院反垄断专家哈里·菲斯特(Harry First)认为,这种积极的应对态度表明,Facebook从前辈那里总结了经验。此前,微软一直到很晚的时候才建立起自己的政治行动框架。

不过菲斯特指出,Facebook可能很难推进该公司期望的解决方案。“Facebook的游说活动将会很难,因为过去多年中Facebook和扎克伯格获得的媒体报道一直都很可怕。归根结底,Facebook需要说服的是法官。”

今年夏季末,FTC和各州监管机构联合,通过视频会议软件对扎克伯格及其副手、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进行了听证。此次听证会标志着FTC的重要转变。此前,FTC未能就2019年结案的隐私调查对扎克伯格进行听证,遭到了巨大的批评。

在公开场合,Facebook高管近几天试图淡化威胁,表示即使面临最严重的政治和监管威胁,公司也不会放慢脚步。Facebook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在上周的全体员工大会上介绍了公司未来10年的发展路线图,以及Facebook即将发布的一些产品。

其中的一款产品将向创作者付费,鼓励制作个性化的视频信息。这似乎是在模仿热门应用Cameo。考克斯表示,Facebook将致力于过去多年的计划,打通旗下的通信类服务,这其中涉及Facebook自己的消息应用,以及WhatsApp和Instagram。未来,其中一款应用的用户将可以与其他应用用户实现消息互通。通过这样的整合,政府想要分拆Facebook就变得更加困难。

在遭到诉讼之前,Facebook就已经开始对内部结构进行优化,推动公司范围的架构重组,专注于解决竞争问题。今年10月,Facebook还引入了强制参加的“市场竞争”培训,指导员工如何避免可能被监管认为有问题的行为。例如,员工被告知,避免通过串通来挖人,以及以可能损害竞争对手的方式贬低第三方开发者的产品和工具。

员工还被警告,在没有法律批准的情况下,不要切断开发者访问Facebook API(应用程序接口)的权限。这些措施似乎是对监管机构指控的具体回应。指控称,Facebook限制数据访问,从而损害或收购潜在竞争对手,这实际上是将其服务武器化,保障公司的市场支配地位。

Facebook高管要求员工不要以书面形式讨论敏感问题。此前,扎克伯格本人的一些电子邮件和其他通信材料公开讨论了如何打击竞争对手。培训的截止时间是12月11日,即美国监管机构提起诉讼的两天后。这起诉讼迫使扎克伯格承诺,“将在法庭上做出抗争”。

扎克伯格在周三的一条消息中对员工表示:“今天的消息只是小小一步,整个过程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见分晓。”

对文章打分

游说、招聘、整改:揭秘Facebook如何应对美国反垄断大案

6 (75%)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