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也成立工会了?它的诉求竟然是......

2021年01月07日 10:46 次阅读 稿源:新浪科技 条评论

工会组织在美国白领阶层中并不多见。但近年来,科技公司员工也开始越来越多地讨论工会,特别是在谷歌。这些年,谷歌不断地跟政府签订高价合同,合同的目的往往与硅谷打工人的理想背道而驰。

访问:

京东PLUS会员元旦大促:视频双会员148元 送30元无门槛红包

阿里云“爆款特惠”主题活动- 云服务器低至0.55折 96元/年

在北美传统的行业中工会组织是颇具影响力的群体。而在科技界,工会组织却始终难以得到发展,其中有着复杂的原因。经过多年的尝试,加上管理层和员工之间动荡的不断加剧,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员工终于在本周一正式成立了一个工会组织Alphabet Workers Union。

Alphabet目前有超过26万名员工及合同工。到目前为止,已有400人签字加入了Alphabet Workers Union,该工会也正式得到了美国通讯业工人协会的支持。尽管加入工会的员工人数仅占总员工数的极小部分,但仍旧意义重大,因为这次工会成员囊括了谷歌各个领域的员工,并通过美国通讯业工人协会的“少数工会”模式获得了官方认可。未来,Alphabet工会将逐渐增长,并影响其他的科技公司。谷歌的多元化、股权及包容性分析师、Alphabet工人工会成员哈尼·罗森布鲁姆(Honey Rosenbloom)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到本周末,该组织预计将会有1000名新成员。

成立工会的行动发生在谷歌著名的道德研究员蒂姆尼特·格布鲁(Timnit Gebru)离职之后。2020年12月,担任谷歌人工智能道德联合主管的格布鲁称,自己因为在一篇研究论文上与他人有分歧,而被头号上司、谷歌AI负责人,大名鼎鼎的Jeff Dean开除。

虽然成立工会的工作早在格布鲁被开除之前已经开始酝酿,但毫无疑问,格布鲁事件催化了谷歌长期存在的问题,掀起了一场动荡风暴。工会的一名发言人表示,12月,格布鲁离职后,工会的支持人数大幅上升。

知名互联网科技博主@一杨ish 发微博称:研究了一下这次谷歌AWU工会的7大诉求,相较传统制造业工会重在调节劳资关系的作用,AWU更像是建立一个“工会2.0”,提出的理念更符合这个时代的意识形态和科技行业从业者的特殊属性。

R9I(JHQ$PAZN)EDRCO_EFP9.png

“Don‘t be evil”的motto虽然不存在了,但这7大诉求更大程度上让“Don’t be evil”的精神又回来了。这7点既有谷歌一直以来持有的一些价值观,也有一些对近来一系列新闻和事件的回应。目前加入AWU工会条件是就职于包括谷歌在内的所有Alphabet子公司,并且愿意捐赠1%年薪用于支付工会的法务费用和参与者误工费等。虽然该工会现在还只有200余人明确表明参加,但从目前的反响来看,节假日复工后,这次的工会运动将会迎来一个参与的高潮。如若AWU工会模式成功,硅谷的其他科技公司也极有可能效仿,并引发整个美国科技行业的连锁反应。

关于谷歌工会目前知道的一些重要信息:

向更多员工开放

员工开始开展小规模的组织工作,这些工作在过去几年中进展缓慢。尽管一些请愿书曾促使管理层做出改变,却从没有达到员工们期望的结果。

这次谷歌工会的一个最大不同是,工会对所有的Alphabet员工开放,无论他们是工程师还是门卫。工会也对Alphabet其他“投资项目”的员工开放,包括非谷歌的实体,如自动驾驶汽车公司Waymo或生命科学部门Verily等。

过去,一些谷歌合同工也组织过其他的工会,但周一成立的工会涉及面最广泛。

谷歌的安保人员曾在2017年组织过一个广受认可的工会;2019年,数千名谷歌食堂员工也成立过一个工会,以提高薪酬;也是在2019年,匹兹堡的80名谷歌合同工加入美国钢铁工人协会,但这些员工后来表示,他们的努力被悄然瓦解,因为公司后来将他们的工作外包了出去。

之前成立工会的行动大多是独立的,临时的或者只针对特定的承包公司或地区。过去全职员工和合同工从没能够真正联合起来,应对更大层面的劳动问题(尽管他们尝试过)。

合同工是谷歌劳动力中的主力。他们大多受雇于Adecco和HCL Technologies等第三方公司。这些合同工的协议和需求与谷歌全职员工有很大不同。尽管有时工作相似,但合同工获得的薪水与福利仍比普通员工来得少。

2018年,谷歌在全球20多个办事处的20000多名员工曾罢工一天,以抗议谷歌处理性骚扰的方式。谷歌随后同意做出一些政策上的让步,但是,这些政策变化并不涉及合同工。

“少数”模式

Alphabet员工决定成立一个“少数工会”。这是工会类型中的一种,允许成员绕开向国家劳动关系委员会(NLRB)提出申请的正式程序。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获得NLRB的认可。日后,他们仍可寻求NLRB的认可;获得认可后,工会将拥有与公司进行实际协商的能力。

目前,Alphabet工会并不打算寻求NLRB的认可。现有的结构呈现出的是一个不太常规的工会。这次模式的工会主要关注道德问题,并向未来的倡议活动提供框架支持,为员工争取工资和福利则是次要的。

谷歌的软件工程师兼工会发言人蕾尼·塞拉诺(Raine Serrano)说:“这背后的部分原因在于,谷歌员工在组织倡议活动方面,历史悠久,而且大部分倡议活动不是为了工资,而是跟道德有关。”

“我们应该开展这些项目吗?人们是否受到公平对待?许多人选择加入谷歌,是因为他们相信这是一家‘不作恶’的公司,一家宁愿牺牲眼前利益也要做善事的公司。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塞拉诺补充说。

过去,员工通过不同的渠道(包括文本交流和在线博客Medium上的账户“Google Walkout for Reach Change”),开展组织活动。在这些平台上,员工们针对各个劳动问题发布请愿。他们还通过非营利组织Coworker.org等职场改善组织寻求帮助。

高级工程师亚力克·斯托瑞(Alex Story)在Alphabet工会的网站上写道:“每年,丑闻越来越多,越来越恶劣。Alphabet的员工需要一个以自己的员工和用户利益为优先的公司,而实现这一个目标离不开我们成立的工会。”

复制潜力

过去二十年中,硅谷的科技公司采用了许多始于谷歌的运营管理模式,包括丰厚的待遇和大规模合同工。

正因为谷歌的企业文化经常在科技行业被其他公司效仿,在谷歌内部成立工会或许会影响其他科技公司的员工。谷歌工会已经获得不少公众人物的赞赏,包括前民主党总统竞选候选人、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

工会组织在白领阶层中并不多见。但近年来,科技公司员工也开始越来越多地讨论工会,特别是在谷歌。这些年,谷歌不断地跟政府签订高价合同,合同的目的往往与硅谷打工人的理想背道而驰。

例如,谷歌员工在2018年散发了一些内部请愿书,抗议该公司向美国国防部出售人工智能技术的计划,理由是担心该技术被用于“战争目的”。

Alphabet的员工认为,有了工会之后,他们可以在谷歌的全球产品中发挥更大作用。

几名谷歌员工表示,他们已经与亚马逊微软的员工进行了沟通。他们互相交流了在各自公司内部组织工会的最佳模式和技巧,但这些交流很大程度上仅限于文本沟通和社交网络组织。

克拉丽莎·雷德万是Kickstarter的前工会组织者。Kickstarter的员工在2019年成立了美国第一个全职工人技术工会。在组织Alphabet工会的时候,雷德万也提供了帮助,并呼吁其他公司采用这种模式。

雷德万写道:“Alphabet的员工正在使用这种结构来建立和维护权力。你也应该行动起来。”

谷歌员工对工会的期待

周一工会成立后,Alphabet工会的主席、谷歌软件工程师帕罗·蔻尔接受采访,讨论了员工对该工会的期待。

蔻尔说:“虽然目前加入工会的具体人数还不清楚,但我希望我们可以获得公司大部分人的支持。我认为,需要记住的一件事是,即便我们无法在短时间内获得大家的支持,但员工团结起来成立工会,为工会组织筹集资源,为在公司内部争取福利和改变,这一点仍旧十分重要,也非常有价值,而且哪怕加入工会的人不到公司员工数一半,成功的前景也十分明朗。”

谷歌或许存在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工会存在的一个目的就是促使公司做出改变。但是,有的员工或许内心希望公司改变,但又不愿以一种激进的方式跟管理层对抗。

工会发言人塞拉诺表示,确实有些人会对加入工会感到犹豫。但是总体来说,你会发现,改变的欲望是压过恐惧的。塞拉诺还补充说,工会的目标之一还包括保护员工免遭报复。工会还计划创建一个受保护的空间,让员工组织和讨论一些事项,而不用担心受谷歌管理层的监视。

蔻尔对此认为,促使公司做出改变是工会的一个目的,但不是唯一目的。工会是一个民主、开放的组织,任何公司员工都可以加入,并使用工会去解决他们遇到的问题。

她在采访中说:“我们以前也有一些组织行动,旨在解决像性骚扰和透明度等重要的问题。但这些不是我们要解决的唯一问题。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这个工会是所有员工的工会,我们希望与所有人并肩作战,让Alphabet成为一家更伟大的公司。”

在过去,谷歌员工曾以罢工等方式进行抗议,也成功让管理层做出改变。比如2018年数千名员工的罢工抗议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员工自发采取行动对管理层施加压力,改变决策,这样的成功案例在谷歌有不少。如今再成立一个工会——即便现在加入的员工数才几百人,仍具有重要的意义。

“过去的员工抗议活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当时具体的情况和趋势,也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员工才自发地团结起来一致行动。但是长期维持这样的士气并不容易……所以我们希望,通过一个工会和我们能够获得的资源与经验,可以在未来不断地争取更大的成果,”蔻尔解释说。

Alphabet新工会激发了科技行业员工对组建工会的兴趣

最新消息显示,劳工活动人士及工会代表声称,Alphabet新工会极大地提升了这场科技行业工人运动的知名度。在过去的12个月里,工会代表们表示,他们已经与几乎所有大型科技公司的员工就组建类似工会进行了谈判。科技公司内部的劳工维权人士表示,自周一以来,由中小科技初创企业员工提出的咨询量大幅增加,这些企业员工均希望组建工会。

互联网众筹平台Kickstarter的一位软件工程师兼工会组织者丹尼尔·朱拉多(Dannel Jurado)表示:“昨天之后,讨论的声音变得更响亮了。”去年,在Kickstarter,员工们在NLRB监督下经过正式投票组成了一个工会,这是科技行业第一个由知名公司员工发起的工会。建立工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经常会遇到来自管理层的阻力,而Kickstarter工会的建立却得到了企业领导层的支持。Kickstarter的发言人发布了一份声明:“Kickstarter完全支持并尊重我们员工组建工会的决定,我们为这个公平和民主的过程感到骄傲,是它让我们走到了今天。我们现在正专注于与加入工会的员工一起就一项公平的集体谈判协议展开讨论。”

尽管如此,目前大多数科技公司的工会还是在经历一种更为传统的组织流程。亚马逊的管理层多年来一直成功地阻止了自家的员工组件工会,这些员工占到亚马逊公司逾110万员工中的很大一部分。

不过,随着亚拉巴马州伯明翰市附近亚马逊物流中心数千名员工的努力,这种情况也正在改变。该物流中心员工今年2月初可能会就组建工会举行投票。

贝丝·艾伦(Beth allen)是美国通信工人工会的通信主管,该工会为Alphabet员工提供支持。艾伦表示,她预计其他几家科技公司今年也会相继宣布成立正式工会。这是因为劳工组织已经进入了科技企业,尤其是Spotify、Vox和BuzzFeed等数字媒体公司。

除了传统的投票组建,工会的建立还可以借助收购的东风。以知名科技公司Spotify为例,这家流媒体音乐巨头在过去两年中收购了三家播客公司Gimlet、Ringer和Parcast。其中有的工会在Spotify收购前就已经组建,有的则在Spotify收购后不久就组建。

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Spotify管理层已经认可了公司的所有工会,工会的成立也没有遇到过多阻力。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Spotify总部位于瑞典,相对于美国来说,在那里建立工会更为普遍。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Spotify内部,当播客员工要求技术工种公开表达对工会的支持时,他们中的一些人一直不愿意这样做。

目前,Alphabet的新工会已经成为科技行业各类员工维权行动的引领者,它也可能成为其他公司类似运动的先行者。

科技工作者、科技行业集体行动网站(Collective Action in Tech)撰稿人本·塔尔诺夫表示:“谷歌的企业文化允许员工就公司战略展开公开辩论,谷歌在领导决策方面面临着不同寻常的直接挑战。”

许多科技公司的员工和劳工活动人士表示,他们将在未来几个月密切关注Alphabet的新工会。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这个由自愿成员组成的组织能扩大到什么程度,能行使多大的权力。

罗森布鲁姆表示:“我知道,一旦我们的工会中有超过50%的Alphabet员工,我们就会拥有真正的话语权来回击公司,因为那时我们将成为公司的大多数。”(leslie)

对文章打分

谷歌也成立工会了?它的诉求竟然是......

2 (67%)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阿里云免费试用频道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