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成就特朗普的社交媒体 终于集体封杀他

2021年01月08日 07:48 次阅读 稿源:新浪科技 条评论

四年前特朗普借助社交媒体的力量入主白宫。现在各大社交媒体终于选择集体封杀他。对美国联邦政府而言,昨天是史无前例的一天。在现任总统特朗普的直接煽动下,数千名示威者狂热冲击联邦最高立法机构,意在阻止国会联席会议确认大选结果,阻止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正式赢得大选。数以千计的示威者与国会警察发生暴力冲突,冲垮了警察设置的封锁线,上百名示威者直接冲进了国会大楼。

访问:

阿里云“温暖上云”主题活动 - 3000万补贴助力中小企业寒冬突围

新浪科技 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史无前例冲击国会山

这是自1814年第二次独立战争期间英国军队火烧华盛顿特区以来,美国国会首次“沦陷”。自1776年美国建国以来,政权一直根据选举结果有序交接,从未出现在职总统拒绝接受大选结果,更从未出现过失败候选人煽动自己支持者冲击国会的现象。2021年1月6日开创了美国政坛的先河。此前副总统彭斯已经公开拒绝特朗普要求,宣布自己无权也不会拒绝确认大选结果。

由于示威者闯入国会大厅,彭斯和两院议员们被迫终止议程,在特工和警察的保护下紧急撤离(国会有地下避难通道)。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冲入美国国会进行打砸,冲入议事大厅坐在副总统的宝座上轮流自拍留念。他们还闯入了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办公室,砸碎了带有她名字的门牌,甚至搬走了带有议长印记的讲台作为纪念品。

国会警察经过数个小时才控制了局势,清除了闯入者,恢复了国会山的秩序。在这场国会山的暴力冲突中,共有四名示威者身亡(其中一人在国会大厦内中弹),另有50多名示威者被捕,收缴了五支武器;警察方面也有10多人受伤。由于担心后续暴乱事件,华盛顿特区已经宣布为期15天的紧急状态,联邦政府也调动国民警卫队来维持治安。

这场前所未有的政治闹剧震惊了美国社会。两党领袖先后发表声明谴责这一“破坏美国民主”的暴力事件,诸多媒体则感慨美国民主如今成为了全球的笑柄。苹果Facebook等商界巨头也先后发表声明斥责这一事件是美国耻辱,美国制造商协会甚至公开呼吁副总统彭斯启用宪法第二十五修正案,罢免特朗普的总统职位。民主党则准备史无前例地第二次弹劾特朗普。

尽管示威者冲入国会中断了议事日程,但并没有影响大选的最终结果。在局势恢复安全之后,美国国会两院重新聚会,连夜完成了大选确认流程。今天凌晨三点半,彭斯正式宣布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赢得2020年美国大选,即将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随后特朗普发表声明,虽然依然拒绝接受大选结果,但称自己会在1月20日交接权力。

史无前例封杀总统

对美国社交媒体而言,昨天也是史无前例的一天。在冲击国会山事件爆发后,美国几大社交媒体平台也承受着来自媒体舆论的巨大压力。为了阻止特朗普继续煽动支持者,避免高度紧张的局势进一步恶化,Twitter、Facebook和Youtube先后对特朗普的社交媒体账号采取了强硬措施。

冲击国会事件发生几个小时后,特朗普才发表视频讲话让支持者回家,但却仍然宣传选举舞弊阴谋论。三大平台对他对这一煽动性言论采取层层升级的紧急应对措施:先是禁止“转发评论点赞”,再是直接删除,而后暂时冻结账号。此外,一些特朗普支持者煽动暴力的账号和群组也遭到了删除和解散。

Twitter昨天宣布将特朗普的账号冻结12个小时,要求特朗普删除三条煽动性推文,并警告称未来如果再次违规将永久封杀。随后Facebook和Instagram宣布将特朗普账号冻结24个小时,称特朗普的内容只会“助长而不是缓和当前的暴力事件风险”。这也是美国总统首次享受到被社交网站封杀的待遇。

在国会正式确认拜登赢得大选之后,扎克伯格更在周四一早宣布无限期封杀特朗普在Facebook和Instagram的社交账号,至少维持到1月20日权力交接之后。“我们认为,让总统在这段时间继续使用我们服务的风险太大。因此我们决定无限制延长对他账号的封锁期。至少维持到两周之后权力和平交接完成之后。”Twitter目前还在考虑是否继续封禁特朗普账号。

在此之前,Twitter只是对特朗普的争议和煽动性内容打上标签,以折叠推文的方式限制内容传播,而没有直接删除他的争议推文,更未曾封杀现任总统的账号。不过Twitter本月初已经曾经表示,一旦特朗普卸任美国总统,他的推特账号将不再享受特殊待遇,如果违规将与普通账号一样被封号。

相比之下,Facebook对特朗普的争议内容则更为包容,只是因为版权问题删除过政治广告视频。由于不愿得罪特朗普,没有标注和限制传播争议内容,Facebook遭到了媒体、网民、员工以及广告主的一致抨击。旧金山政府甚至通过决议,谴责旧金山总医院以扎克伯格命名(扎克伯格给这所医院捐了5000万美元,换来了50年命名权)。

社交媒体负有责任

这场冲击国会山事件不仅是美国社会两派斗争多年的顶点,也将社交网站的内容管制和社会责任问题推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尽管几大社交平台在事件发生后迅速采取措施删帖禁言了特朗普,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社交媒体是特朗普煽动自己支持者闹事的核心传播平台。

在大选结束之后的两个多月时间,特朗普一直通过Twitter、Facebook和Youtube传播毫无证据的“大选舞弊”阴谋论,引爆自己支持者的愤怒情绪,更通过这些平台号召支持者来到首都华盛顿进行“保卫大选”的示威抗议。

正因为如此,在国会暴乱事件发生之后,几大社交媒体终于意识到自己平台在有害信息传播方面可能具备的巨大破坏潜力,意识到他们此前的打标签措施已经无法阻止煽动言论的传播,只能采取极端的禁言手段才能避免局势激化。当然,特朗普还有两个星期就要下台,这些社交平台也不再担心遭到白宫报复。

四年前的2016年大选,在民意调查和政治筹款都明显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不利情况下,特朗普有效利用了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平台,成为全球影响力最大的自媒体,传播自己诸多争议性竞选纲领,最终爆冷赢得大选入主白宫。另一方面,社交媒体平台上出现了大量关于希拉里的阴谋论,也在侧面帮助了特朗普的选情。

过去几年时间,Facebook和Twitter已经多次就社交平台传播虚假信息的责任接受国会的听证。Facebook更因为第三方数据公司剑桥分析窃取5000万美国用户数据用于特朗普投放竞选广告一事而成为众矢之的。虽然剑桥分析并不是直接从Facebook拿到用户数据,但Facebook依然存在用户数据保管不当的责任,最终在今年遭受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高达50亿美元的天价罚单。

在今年的新冠疫情期间,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虚假信息问题同样成为了焦点。特朗普和极端保守派通过几大社交媒体传播各种不实信息。严重加剧了美国疫情的扩散和恶化。他们将美国疫情失控的责任完全推给中国与世界卫生组织,否认新冠病毒的严重程度,故意淡化疫情的严峻形势,甚至将其称之为一场政治目的的骗局。更为夸张的是,特朗普多次在Twitter上煽动右派民众抵制地方政府的疫情管制措施。

230条款再成焦点

此次冲击国会山事件不仅会给美国政坛带来长久冲击,也可能会给美国互联网行业的监管带来深远影响。社交媒体如何在言论自由和平台责任中维持平衡,是否应该积极审查平台上的有害信息,承担起社会责任,也将在未来的拜登政府得到进一步讨论。

虽然民主党和共和党在诸多政策问题上都明显对立,但却在互联网公司的监管责任上达成了罕见共识:互联网公司免责的230条款必须进行调整修正。只不过,共和党关注点在于互联网平台不该有明显的政治倾向,而民主党则关注互联网公司必须采取积极措施阻止平台上的虚假和煽动信息传播。

直到过去两年,Twitter和Facebook才在舆论和国会压力下。开始严肃对待自己平台上泛滥的阴谋论和煽动仇恨言论,开始删除和封禁传播“QAnon影子政府”和“新冠是骗局“等阴谋论的账号和内容,开始对特朗普的争议内容打上”需要核实事实“以及”可能煽动暴力”等标签。

“得益”于特朗普,过去几年时间美国社会逐渐意识到社交媒体可能蕴藏的巨大破坏力。一方面,社交媒体给了所有用户平等的发声机会,去除了传统媒体居高临下的传播特权,有利于信息的自由传播,能够汇集民意,形成强大舆论力量,推动政府更加负责。

但另一方面,社交媒体也让有害信息得到显著放大。社交平台上的资讯内容未曾经过专业媒体的真伪验证,真假混杂的信息都进行了扩散性传播,而受众大多不具备交叉验证能力,这也导致了谣言假消息的泛滥。社交媒体独有的“回音壁效应”(即多次接受类似的虚假信息)让用户更容易相信虚假信息。今年美国研究机构NortonLifeLock对2000多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6%的美国人相信他们在社交网络上遭遇过虚假信息,而20%的人承认自己曾经转发过假新闻或者误导性新闻。

此外,社交平台也加重了用户的“信息茧房效应”,即用户只接受自己小圈子里愿意相信的信息,而不愿意去其他媒体获取资讯进行验证。这使得他们更容易相信自己小圈子里流传的虚假与误导信息。极端保守派选民只看Fox、Breitbart等右派媒体账号发布的内容,而不愿意看他们认为存在偏见的主流媒体资讯。在Twitter、Facebook等主流社交媒体平台纷纷封杀特朗普和他极端支持者的言论之后,Parler这样的右派社交媒体则成为了极端保守派的乐园。

社会矛盾难以消除

尽管美国历史争议最大的总统即将下台,但在未来的拜登政府时期,社交媒体平台或将承受更大的压力。在未来的拜登政府时期,特朗普时期对谷歌和Facebook推动的反垄断诉讼还会继续下去,但他的政府是否积极要求分拆Facebook则面临着疑问。

民主党已经全面主导了白宫和国会两院,他们有足够的权力推进自己的官员提名和施政纲领。拜登政府或将更为主动地推进政策立法,限制互联网巨头继续扩张,重新确立网络中立性原则,限制他们的用户隐私政策,施压要求他们更为主动管控平台的有害信息。

互联网平台面临的言论管控压力不仅来自即将上任的民主党政府,也来自于社会舆论,更来自于这些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在今年夏天美国反种族主义大游行中,Facebook对特朗普煽动言论选择坐视不管,不仅引发了外界的一致批评,更导致了早期团队的公开批评以及内部员工的辞职抗议。

连扎克伯格的同学与创业伙伴、Facebook联合创始人休斯(Chris Hughes)都在《纽约时报》撰文呼吁政府分拆Facebook。最终扎克伯格被迫同意将内容管理权力交给第三方的内容监管委员会,可以越过自己决定言论自由的边界。

本周谷歌员工成立了自己的工会组织,成为第一家成立工会的科技巨头。与其他主要争取提高薪酬待遇的工会组织不同,谷歌员工工会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要求加薪,而是争取公司的管理权,希望影响谷歌产品和技术的使用领域,限制与政府的合作项目,改善谷歌内部的公司文化。

社交媒体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放大器,既可以带来推动社会进步的积极合力,也可能被利用成为危害社会安定的传声筒。社交媒体也是现实社会的倒影,现实社会中的矛盾和仇恨都能在社交媒体直接体现出来,而且影响到更多的受众,带来更大的破坏力。特朗普还有两周即将下台,但美国社会的矛盾并不会就此消失。社交媒体的积极管控只能化解一部分破坏力,而无法真正化解美国社会的根本问题。

对文章打分

当年成就特朗普的社交媒体 终于集体封杀他

11 (41%)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阿里云温暖上云特别活动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