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人为何为难打工人 唯效率化下的“恩怨”如何解决?

2021年01月10日 11:31 次阅读 稿源:新浪科技 条评论

外卖员想进门送外卖,保安员要拦门保安全。因为一道门产生的冲突在两个群体之间不时上演,更有甚者因此丢了性命。1月3日在湖北仙桃市,一名43岁的外卖员在凌晨前往某小区送餐时,与小区保安起了矛盾。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保安拿出了保安棍,外卖员被打后不治身亡。

访问:

阿里云“爆款特惠”主题活动- 云服务器低至0.55折 96元/年

据知情者透露,涉事保安不让该外卖员进入小区送餐,但由于订单时间原因,外卖员硬闯进小区。待结束送餐出去时被保安拦下,两人因此发生争执并发生了前述的一幕。

这起悲剧事件背后隐藏的却是两个群体之间由来已久的嫌隙,广西外卖员因拒绝防疫登记被保安钢叉锁脖、湖北某大学门卫和外卖员发生群殴……一道门隔开的不仅仅是距离,更是双方的心理屏障。

一个是管我们肚子的,一个是管我们安全的,他们却为何总“苦大仇深”?这种“相互伤害”应该由谁来担责?

网友:弱势群体的悲情故事,不该被贴上魔鬼标签

“我家楼下的保安总是吼外卖员,语言粗鲁恶劣,态度穷凶极恶”,网友@kuruya 讲述了自家小区外卖员与保安之间的冲突,有一次无奈之下,外卖员对保安说了一句:“大家都是打工挣口饭钱,你何苦为难我!”让@ kuruya 感到无比心疼,“听了好难过。”

类似的故事并不少见,深圳网友@安子__加菲圆滚滚 讲述,有次见到一个外卖小哥把车停在停车场门口,保安让他把车停到别的地方去,外卖小哥说“不好意思,时间来不及了,马上就回来”之后就跑开了。@安子__加菲圆滚滚 看到保安踹倒了外卖小哥的车,还使劲踹十几脚,态度也很不好。

这次极端事件的发生让保安这一职业经受网友指责的考验,不少网友对保安表现出不满,“看不惯保安”的言论攻陷评论区。

图源:微博

然而,并非所有的保安与外卖员都是天生的“冤家”,友爱相处的例子也不少见。

“我们小区的保安会对每一个出入小区的人敬礼,无论刮风下雨都会站在小区门口,对外卖小哥快递小哥也都很客气”,网友@玉兔是我大哥 表示,他所居住的小区保安便是尽职尽责的,态度友好,在他看来,“这并不是职业的问题,只是人和各地方管理方式不同的问题。”

外卖员有外卖员的辛酸,保安在执行物业公司规定的过程中是否也存在无奈成为部分网友思考的焦点。网友@深空星海如初 便认为,保安也只是执行物业公司和上级规定,禁止外卖进入是物业公司和政府规定的,很多辖区派出所给小区物业下发规定。

外卖员因与保安冲突导致的悲剧令人同情,该保安做法的确激进,但保安这个群体不应该被贴上魔鬼标签。正如网友所说,“一个人的罪行,不该由一群人来承担。”

谁该为这起极端事件负责、如何更好地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是需要思考的问题,缓和双方矛盾比片面强调对立要更有意义。

律师:保安棍不得随意使用 企业需要承担一定责任

该起事件中,外卖员与保安发生冲突之时,保安用棍子对其头部进行殴打,导致头盔破裂,也成为其死亡的直接原因。

该保安的暴力行为需要谴责,这也给保安群体提了一个醒,保安棍的适用范围并不是毫无界限的,违法违规使用必须受到处罚。

《保安服务管理条例》规定,保安服务岗位装备配备标准由国务院公安部门规定,保安员可以使用的是橡胶保安棍,与警察使用的警棍是不同的,警棍是警察执行公务时使用的专门装备,保安是无权使用的。四川卓安律师事务所郭小明律师进一步指出,保安使用橡胶保安棍的用途是自我防护,并且是遇到违法犯罪时才可以使用。如果是为了阻拦外卖员使用保安棍,并对外卖员进行殴打,明显是违法违规的行为。

保安的个人行为与物业公司是否存在关系是需要考虑的,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肖雪萍提出,很有可能物业公司的领导并没有制定详细的如何管理外卖员出入的制度,以至于保安员不知道具体如何操作,导致他们背负太多责任和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外卖员为什么在疫情监管情况下还要执意进入小区?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马立明认为,由于某些外卖平台系统对外卖员的送餐时间的严格规定,这里面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余地。因为制度的刚性,一方面是保障工作有效运行,但另一方面也让劳动者陷入一种艰难的劳动状态中。

因此,在此事件中保安的责任是明晰的,外卖平台和物业公司的责任也需要引起一定的重视。

黑龙江海闻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学军律师指出,“如果保安员是物业服务公司直接聘用的工作人员,则保安员与物业服务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一条“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后,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工作人员追偿”的规定,如果能够认定保安员是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外卖员损害的,应由用人单位,即物业服务公司承担侵权责任。此外,若能认定保安员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则可向其追偿。

至于平台方面做好相应的补偿工作也在情理之中,李学军律师进一步解释道,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如果能够认定外卖员是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伤害的,则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如果用人单位没有为外卖员缴纳工伤保险,应由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

权责归属明晰以后,如何减少类似悲剧的发生是两个群体和各自平台下一步要考虑的焦点。

专家:避免夸大职业间对立 换位思考反思非人性化

这种激情伤人事件依旧是极端的个体案例,不适宜将其放大到两个群体职业层面。

心理咨询师肖雪萍便指出,不应该夸大保安员和外卖员的职业对立,“有些小区就是对小区的管理比较严格,保安员很多时候是在执行自己的工作职责。”双方应该互相体谅、互相尊重,而不是互相倾轧、互相指责,这样只会让不容易加倍。

同时,必须要注意到外卖员大多年轻,有些还受过高等教育,他们会上网,会发视频。可是保安员大多年纪偏大,不能流利使用自媒体。因此,肖雪萍认为这也是网络上外卖员声音众多,而保安员沉默的原因之一。

若要缓和双方之间的矛盾,相互理解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而不应该因为个别极端案例而加重双方的嫌隙,这并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这种相互理解不仅要依靠个体,更要依靠企业之间的合力推进。

“市面上有很多关于资本讨伐的声音,目前的资本企业制度太过刚性、不够人性化。”在马立明教授看来,资本缺乏人文关怀的问题实际上摆在人们的面前,从之前的996、007到现在拼多多女员工猝死,进一步导致很多人对资本唯效率化、非人性化有所警觉,“这里面的舆情值得进一步去思考,除了效率以外,到底还有没有其他卖点?”

落实到具体行动上,需要企业对各自员工做好相应的培训和把关。李学军律师指出,外卖平台和物业服务公司在聘用人员时应严格把关,注重员工的心理健康,在日常管理过程中应注重企业文化建设,倡导人性化管理和人性化服务,避免员工情绪过激,从而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

“相互理解”四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仅仅是两个群体之间的事情,各行各业都要体味到这四个字背后的“人性化”,才能让社会少一些悲情故事。

截至发稿前,该涉事外卖平台的工作人员称,正积极配合警方调查,陪同家属处理后事,将向物业及安保公司追偿。死者妻子则表示,事发后,保安公司曾送来2万元。目前,关于此案件,警方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赔偿追的回,生命难再续。每一次的矛盾冲突都给双方提供了预警的机会,效率之外的“人性”,管理背后的“温度”是值得所有企业和平台深思的课题。

对文章打分

打工人为何为难打工人 唯效率化下的“恩怨”如何解决?

1 (5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阿里云免费试用频道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