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走百度团队 字节跳动能做好医疗吗?

2021年01月19日 07:32 次阅读 稿源:《财经》 条评论

2020年最后一个季度,吴军从字节跳动离职了。如果不是因为字节跳动收购百科名医网,他离职的公司应该是百科名医网。抑或他不会离职。“整个字节医疗都是百度人的天下,感觉没有我的发展空间。”这是吴军离职的重要原因之一。

访问:

2021阿里云上云采购季:采购补贴、充值返券、爆款抢先购……

吴海锋、孙雯玉、吴晓晖、王熙、刘海浪等,在2020年8月先后加入字节跳动。吴海锋曾为百度副总裁,负责整个公司的搜索业务。一位百度前员工称,吴海锋在百度时Level很高,前十的角色。

同样,负责搜索业务的孙雯玉曾是执行总监,刘海浪是专门负责策略的高级别员工,吴晓晖在百度级别也很高。据吴军透露,他们均加入字节跳动的医疗项目,吴海锋为负责人,“如此高级别的人物,‘创业’实属罕见,整个团队相当豪华”。

在吴海锋加入字节跳动医疗数月后,吴军决定辞职,“他们此前在百度取得巨大的成功,太过于骄傲,但他们不一定干得好医疗”。

吴军怎么都想不通,张一鸣为什么喜欢用百度的人,医疗本身是一件风险很高的事情,百度此前出现过“魏则西事件”。

他们真的能做好医疗吗?

百度系做医疗的前车之鉴

有此担忧的不止吴军。

“从百度做医疗的调性,我比较担心医疗在字节会变成莆田广告,所以拒了offer。”一位求职者在一个职场社交平台上留言。

一位字节跳动内部员工向《财经》记者证实,“医疗部门确实在招人”。2020年进军医疗领域的字节跳动,正处于招兵买马阶段。

2006年,吴海锋从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毕业随即加入百度,从事技术研发工作,由工程师一步步成长为部门负责人,后升任百度公司副总裁,负责搜索业务。2019年5月,吴海锋从百度离职。

这13年的从业经历,让吴海锋摆脱不掉“百度系”标签,加入字节跳动做医疗难免让人联想到“魏则西事件”。

张一鸣曾在2016年告诉《财经》记者:“‘魏则西事件’在头条真的不会发生,首先,我们现在不做医疗广告。同时,我们每一个环节都会避免出错。”

那一年,年仅21岁的魏则西,因滑膜肉瘤病逝。这一悲剧导火索就在于魏则西在百度上搜索医院,被医疗广告误导就医,遂耽误病情。百度因此陷入舆论漩涡,并在医疗领域难以翻身。

作为一名互联网技术出身的专业人士,吴军介绍,百度系以用户需求为导向,这意味着用户是无错的,需无限制满足用户需求,这是传统互联网产品经理的产品思维。

然而,医疗能以用户为导向吗?

中日友好医院国家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医学中心办公室主任卢清君告诉《财经》记者:“以患者为中心的说法,源于Mayo Clinic的一句口号for the patient’s need,其实应该翻译成‘以病情为中心’,患者需要什么,是医生的医嘱。”

吴军认为,按照百度系的产品逻辑,如果用户得了癌症,通过平台搜索寻求帮助,平台为了满足用户需求,便为其推荐医院。

百度也正在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一位百度健康相关负责人曾告诉《财经》记者,“整个风格正在扭转,不扭转也不行。”例如,百度搜索中有关于专家的信息,对同界面的其他信息就需要严格审查,减少曝光有风险的信息。

相比当年的百度,如今的字节跳动在医疗广告方面已有前车可鉴,张一鸣或许能更为谨慎?

布局医疗的开端

触角伸入多个领域的字节跳动,引起医疗行业关注的节点是对百科名医网的收购。

2020年8月,字节跳动被曝以5亿元对价完成对百科名医网的收购。据吴军透露,最后交割日早在当年4月发生。

这一收购并不难理解,作为专注医学科普的平台,百科名医网与字节跳动本身的内容生态颇为契合。

搜狗搜索CEO王小川曾告诉《财经》记者,每100个用户的搜索需求中,至少10个与健康相关。医疗信息在互联网上鱼龙混杂,但医疗又是内容质量敏感度最高的领域,搜索如果还靠抓取的模式,是解决不了这样一个矛盾的。

整个互联网平台都缺少优质的健康科普内容,包括百度、腾讯等,都会采购百科名医网的内容。

这很好地诠释了字节跳动收购百科名医,为旗下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等产品,注入更为丰富医学科普内容,满足用户获取实用医疗健康知识的需求。

何况,百科名医已经是一家盈利的公司。

吴军告诉《财经》记者,百科名医网年营收数亿元,基本上会承接大多数互联网搜索引擎的健康科普内容制定。

十年前,百科名医网成立,拥有三大部委背书,包括国家卫建委唯一指定医学科普网站、科技部认证科普中国子项目,及国家新闻出版署认证的数字精品出版物,背靠800多种疾病的科普内容,并采取三审三校机制保证准确性。

据吴军透露,被字节收购前,百科名医网的投资人正寻求退出,以及大客户“百度”的策略调整,要求百科名医网与其签订独家协议,这一合作并未达成,百科名医网随即失去了约60%营收。

作为百科名医网的投资方之一,蓝驰创投方面发现,这些合作方都有自己的流量入口,随着医疗内容在流量端的比重加大,大的第三方流量入口方一定会创建自己的内容,这会对百科名医网造成一定冲击。

危机加上字节跳动给的条件足够丰厚,让这场“婚嫁”水到渠成。

对于字节跳动,收购不但可以补充完整平台内容生态,而且未来将有赖于百科名医网对整个医学体系进行系统化的划分,这只有专业的健康科普内容生产公司才能做到。

这一看似只是科普内容的补充之举,也许就是字节跳动杀入医疗的探针。

水面之下的医疗业务

字节跳动在医疗健康方面动作频频。

2020年12月,离开百度的吴海锋和孙雯玉共同创立的一家医疗健康内容服务平台,也正式被纳入字节体系;11月,字节跳动线下诊所北京松果门诊部对外招聘;9月,头条健康更名为小荷,绿松果App升级为小荷App,随后,“小荷医疗”的独立品牌正式亮相,同时面向患者的“小荷”App,和面向医生群体的“小荷医生”App也随之发布。

据吴军透露,字节跳动还收购了一家民营三级综合医院,暂未对外发布。

从科普平台、医疗App、诊所到医院,一系列布局之下,字节跳动对于医疗业务的规划和核心战略究竟是什么?

同样作为互联网巨头孵化下的京东健康,也对字节跳动的医疗布局好奇满满。“字节跳动到底要干什么?我都不太确认他们是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一位京东健康人士说。

字节跳动的员工也有称,医疗部门较为神秘,“这些部门内部都查不到,叫什么‘极光项目’这类保密的名字”。

字节跳动公关部门以“医疗现在刚刚起步,跟一个刚出生还不会说话的孩子一样”为由,拒绝了《财经》记者的采访。

字节跳动就是一个这样的公司,很多业务似乎藏在水面下。

能看到的小荷App,功能栏主要有科普、问诊、肿瘤名医、小荷医典和工具箱等。截至2021年1月11日,小荷App 安装量是147万次,相比同业巨头,平安好医生为2亿次,好大夫1亿次。

卖药是电商常见的“现金牛”业务,小荷App里设有“处方购药”入口,有所布局,但还未开放。

医药电商是众多互联网医疗企业的支撑性业务。2019年3月31日至2020年3月31日,阿里健康医药电商业务合计占总营收超过九成;2019年平安好医生57%的收入来自健康商城业务。

小荷App上运用的互联网医院是海南幺零贰四互联网医院,正是吴海锋创建的那家医疗健康内容服务平台。从小荷App上相关资料显示,幺零贰四互联网医院是首家中国医院协会互联网医院会员单位。

小荷已与国内大药房合作。小荷平台上公示了康爱多的药品经营许可证和营业执照。该企业成立于2010年,是国内第一批医药电商企业。

具备网售药品资质的字节跳动,应不会放过医药电商这块“肥肉”。但如何做医药电商,自营还是第三方平台入驻,To B还是To C,这些字节跳动想明白了吗?

押宝肿瘤?

“肿瘤竟然放在这么靠前的位置上” “感觉他们要做大病”,这是小荷App刚推出时,一个行业群的讨论。

一打开小荷App,映入眼帘的便是“肿瘤名医”和“肿瘤科”模块,并设有抗癌专区,包括肿瘤名医、癌症免费用药申请和中医抗癌。

点开“肿瘤免费用药申请”模块发现,主要帮助用户寻找合适的临床试验项目,助推新药上市。目前共有24个在招的临床试验项目。

将临床试验招募纳入平台,这在互联网企业中,很罕见。几年前,有一款临床试验小程序,受到字节跳动的关注,北京厚普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厚普医疗”)主要为这款小程序提供专业的受试者招募及管理服务。

于是,字节跳动与厚普医疗成为合作伙伴。厚普医疗高级运营总监唐启伟对《财经》记者分析,随着市场教育和患者认知程度的提高,将临床试验招募板块纳入互联网医疗平台会逐渐成为常规操作。

两者的合作一方面扩充了小荷App的服务板块,更好服务患者;另一方面,如果患者入组成功,字节跳动能从中获得分成。

对于字节跳动,厚普医疗副总裁许江波认为,“这一收入只是其营收的九牛一毛,他们更多地是从‘为用户带来什么’的角度来考量。”目前,国内临床实验招募还是以线下场景为主,线上场景只是作为补充,转化率相对较低。

字节跳动是否真在重点布局肿瘤,在唐启伟看来,虽然字节方面没有过多透露,但随着中国人口的老龄化,患癌率会逐渐上升,并会成为一种慢病,越来越多公司将关注肿瘤,也是顺其自然。

国家癌症中心2020年度工作报告显示,中国总体癌症5年生存率,已从10年前的30.9%,上升到目前的40.5%。癌症患者成为一个庞大的慢病群体。

对于肿瘤,字节跳动的雄心或不仅仅作为一个“连接者”。

据外媒消息,字节跳动AI Lab(人工智能实验室)位于北京、上海、美国加利福尼亚州mountain view (山景城)三地的团队,正在招揽 AI辅助药物研发领域的人才。而临床试验与AI辅助制药的结合,将直接影响新药研发进展,或能共享新药上市后的可观利润。

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尽量不做别人已经做好的事,不能比别人做得更好就不做。”这是张一鸣给字节跳动的业务扩张定下的原则。

然而,从字节在医疗领域已有的布局,科普+问诊+医药电商+线下医院,这是典型的线上线下互联网医疗模式,与现有的互联网医疗企业的业务布局并无太多区别。

字节跳动在医疗领域,又该如何做得不同,或者更好?

互联网巨头最熟悉的莫过于流量变现,有较为成熟的商业化模式。截至2019年7月,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总日活跃用户超过7亿,总月活跃用户超过15亿,其中抖音超过3.2亿。

然而,流量在医疗场景寻求表现,难。一位医疗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吃穿住行类App可能每周都会打开一次,但医疗App一年都不一定打开一次。

互联网医疗解决不了太多问题,比如,线上首诊一时就难以放开。原因是线上首诊是一种风险极高的行为。

“医疗不能出错,更不能试错。”卢清君曾分析,皮肤科、心理咨询等少数科室能做到,但从国家管理规范上来说很难划线,特别是目前阶段,互联网技术、传感器技术、可穿戴设备,及信息管理和安全等都尚待完善。比如,传感器与信息技术还不能完全替代医师的亲自体格检查,放开线上首诊的法律责任和患者安全的风险都极大。

一位医疗融资顾问(FA)从业者告诉《财经》记者,按流量逻辑变现的互联网医疗企业,都死得差不多了,单纯To C又能覆盖多少精准用户?

至于字节跳动引以为傲的“算法推荐”,在医疗领域施展空间有限。

算法推荐医疗内容,不太可行。“疾病是一件相当敏感、隐私的事情,而且算法无法精准判断用户是否患有相对应的疾病。当平台频繁推荐疾病内容,你会十分反感,并会感受自己的隐私受到侵犯。”吴军分析。

医疗是风口,不想被落下的都在琢磨着先占坑。据估算,2020年前三季度,医疗企业在一级市场的融资总额已近2000亿元。

在字节跳动七周年庆上,张一鸣讲述字节跳动短视频业务和“头条号”在起步阶段,都曾遇到曲折的故事,“做很多事情,初始都是很困难的,要调动资源全力以赴尝试很多次,才可能取得进展”。

这次,张一鸣能啃下医疗这块“硬骨头”吗?

对文章打分

“挖”走百度团队 字节跳动能做好医疗吗?

35 (92%)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