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Facebook要进军时事通讯领域?

2021年03月20日 14:40 次阅读 稿源:新浪科技 条评论

Facebook日前宣布了一项计划,让新闻通讯一跃成为头条。The Verge专栏作者凯西·牛顿(Casey Newton)专注于撰写与硅谷相关的科技产品及人物新闻,他的每日通讯Interface主要探讨了社交媒体与民主的相关内容。日前,就Facebook进军时事通讯领域一事,他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访问:

2021阿里云上云采购季:采购补贴、充值返券、爆款抢先购

云通信分会场:爆款产品低至7.2折,短信低至0.034元/条

以下为专栏内容:

1 今天,Facebook宣布了一项计划,让新闻通讯一跃成为头条。在一篇题为“支持独立作家”的博客文章中,Facebook解释了自己的观点,并勾勒出了目前正在开发的产品。Facebook公司负责全球新闻合作关系的副总裁坎贝尔·布朗(Campbell Brown)和新闻产品经理安西娅·沃森·斯特朗(Anthea Watson Strong)给出了如下解释:

“这是一个免费的自发布工具,具有强大的样式选项,可以创建个人网站和电子邮件通讯。且新产品与Facebook页面进行了集成,可以发布多种多媒体格式的内容,包括照片、实时视频和故事等。产品具备创建Facebook群组和培养读者社区的能力。除此之外,Facebook还计划提供一些其他功能,可以帮助作者寻找受众、销售订阅,还能提供分析工具和一个“帮助作者聚在一起学习最佳实践典型”的加速器项目。”

在我进一步展开讨论之前,我想承认一下我观点中可能存在的冲突。正如我在道德声明中提到的,我从Substack那里得到了一些医疗补贴和法律支持,Substack公司是Facebook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此外,我个人的兴趣在于目睹众多通讯服务的蓬勃发展。我们这一行就是这样,展开竞争的企业越多,作家的待遇就会越好。

话虽如此,我仍然觉得Facebook进军时事通讯领域有点令人不可思议。2017年,我创办了一个时事通讯,作为Facebook的终结,或者更确切地说,它是围绕推送算法概念的一个终结。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断地追逐着受众。我逐渐建立了一个强大的、直接的连接,让受众与他们想听到的内容直接关联起来。只要我想,无论有多少赞、转发或者是打赏,我都能与受众紧密相连。

我不想在这里重述Facebook在新闻行业的悠久历史,我只想说,这是一段坎坷的历程,几乎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并不满意。与此同时,自从眼光敏锐、固执己见的布朗于2017年加入Facebook以来,Facebook在新闻领域的努力逐渐转向现实主义。如果说过去的Facebook向出版商许下的承诺是高悬夜空的明月,那么今天的Facebook最好承诺的越少越好。

随着Facebook平台的主导地位不断增强,繁重的监管也随之增大。随着数字广告收入的萎缩,世界各地的出版商努力地说服立法者,Facebook(和谷歌)欠他们一部分收入。澳大利亚是最新的一个例子,但不会是最后一个。Facebook不情愿地付出了代价,却没有给社会带来真正的物质利益。就像我的老生常谈,在新闻领域,美国去年失去了1.6万个工作岗位。在过去,Facebook平台的补贴不足以阻止出版商流血流泪,所以我也没有理由相信他们将来能够阻止这些。

但在未来,出版商对这些补贴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多。对于平台来说,对这些需求的自然反应是试图改变法律。Facebook肯定会继续在世界各地游说,但在新闻通讯方面,它正在尝试一个替代性策略:它试图改变出版商。

Facebook经常重复的使命是“让人们发声”,然而在它存在的头十多年里,它的媒体合作关系主要是与CNN和新闻集团等大公司建立的。如果想要“更Facebook”,它不妨将媒体合作方式从个人层面开始,帮助人们建立自己的生意。

Facebook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对创作者漠不关心,然后它开始开发新的方式,让个人用户可以从Instagram上的大量粉丝中赚钱。对标Twitch的Facebook Gaming在游戏领域也做了类似的事情,顺便做一句,去年它的观看时间增长了79%。从这个角度来看,把个体作家转变为成功的小型媒体公司似乎是合乎逻辑的下一步。

但这并不是说Facebook在时事通讯领域的雄心已经受到了特别热烈的欢迎。The New Republic今天的新闻标题是:“Facebook找到了一种摧毁媒体的新方法”。雅各布·西尔弗曼(Jacob Silverman)的文章并没有具体说明Facebook时事通讯将如何“毁掉媒体”,相反,它讲述了媒体业务对于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来说是多么困难。这篇文章让人怀疑,一个企业家和一小群合作者真的能够改变这一切吗?我的反驳是,呃,也许我们可以先试一下?

当然,在加入Facebook之前,任何一位未来的媒体大亨都应该先问一些问题,我也问过Facebook几次。

首先,这些“个人网站(individual websites)”会托管在Facebook或作者控制的域名之上?如果是由作者控制,那就很好,如果是由Facebook控制,那赶紧跑。Facebook的答复是,现在“讨论这些细节还为时过早”。

第二个问题,Facebook会从订阅收入中分一杯羹吗?这个问题也没有答案,但一位女发言人指出,Facebook目前没有从其即时文章(Instant Articles)产品订阅服务产生的收入中提成,并表示至少在8月份之前不会从视频创作者的收入中提成。但这一答复是否暗示着Facebook将从订阅通讯收入中收取零佣金呢?不知道。但他们现在的表现至少会引起一些创作者的注意,Facebook目前正在放弃5%或10%的收入。

第三个问题,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我都懒得问了:从长远来看,Facebook对这些内容创造者的忠诚度有多高?很多记者对Facebook公司的敌意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即该平台所放大的内容一直在发生变化,这使得其建立业务的基础摇摇欲坠。但是,即使假设Facebook对时事通讯的热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退,对个人而言,可能也不会像大型出版商将重心转向视频那样具有灾难性。只要当时机到来时,内容创建者能够导出他们的邮件列表和客户关系,他们就会发现这些麻烦都是值得的。

2 以上都是关于创作者的问题。那么,同样令人感兴趣的是Facebook从中得到了什么。

从表面上看,这家公司究竟为什么会对帮助人们在平台上建立业务感兴趣,答案似乎并不明显。但这种观点根植于该公司对新闻动态的传统观点,即将你朋友的帖子与开放网络上出版商文章的链接混合在一起。

不过,两年前,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宣布,Facebook公司会逐步将产品开发转向专注于私人信息和群组的业务。而在时事通讯方面,群组是Facebook真正的机会。

历史学家希瑟·考克斯·理查德森(Heather Cox Richardson)是Substack上最成功的个人作家,今年的订阅收入有望超过100万美元。她的很多订阅者都来自她的Facebook页面,她在Facebook页面上有140万粉丝。对于Substack上的大多数用户来说,时事通讯提供了一种从Twitter关注者身上赚钱的方式。但如果你是Facebook的高管,当你看着理查森,你就会想知道你是否能帮助更多的人将他们的Facebook页面货币化。

如果Facebook能做到这一点,并在世界各地创造出1000个理查德森,这将证明该公司能够支持一种不同的出版方式。这也会在Facebook与世界各地的立法者们周旋之际,给该公司带来一个闪亮的新话题。同样,这将有助于实现Facebook公司对群组的愿景,让普通人在平台上参与讨论。

这对Facebook来说似乎是一个双赢的局面,至少可以给这个新实验项目的潜在参与者一些信心,让他们相信Facebook的承诺是真实的。同样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在这些工具上市的前几个月就进行了推广,这表明该公司希望任何考虑在短期内采取行动的人都能一下子想到这些工具,特别是那些拥有大量Facebook追随者的人。

不管怎样,我不知道这些对Facebook是否有用。但在我看来,我很清楚Facebook作出这些尝试的原因。

3 Facebook在这一领域可能有机会的另一个原因是Substack似乎打算给他们一个机会。

Substack上周发布了一篇博客文章,推出了它的“Pros”计划,该计划向一些作者提供了巨大的资源优势,以吸引他们使用这个平台。目前,“Pros”计划的名单还没有公开,但我相信,这个名单比过去一周的公众讨论所显示的会更加多样化。但在已公开的名单中,大多数都是像我一样的白人和男性。去年我得到了一份预付款,但我拒绝了,不过我接受了上面披露的其他福利。如果Substack认为我是“Pro”程序的一部分,我表示我并不知情。

这篇博文将提供预付款的决定定性为“商业决定,而不是编辑决定”,这让人觉得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与此同时,有一些人在Substack上发布了各种冒犯性的内容,现在其他的一些作者想知道,留在Substack平台上是否会让他们成为同谋。其逻辑是,他们的付费订阅正在产生收入,这些收入随后将被用于资助那些攻击记者的人,或煽动对跨性别者的恐惧,等等。

在所有这些情况下,Substack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贝斯特(Chris Best)在Twitter上写道:“我们要解除思想上的束缚。”这看起来是站在了该平台最赚钱的边缘人士的一边,而不是更为中间派和自由派的创造者的一边。从那以后,我收到了一些来自作家们的询问,询问与Substack有联系是否会长期损害他们的声誉。

如果我是Substack,我会努力地证明,这个平台为不同政治派别的创造者提供了资金支持,并对有针对性的骚扰和偏见采取强硬态度。我会雇一个很好的沟通主管,把创始人的Twitter账户密码给她。我将完全远离文化战争,而倾向于创造比任何人都能为更多的人创造更多收入的产品和服务。

因为如果Substack没有,其他人会。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马克·扎克伯格。

对文章打分

为什么Facebook要进军时事通讯领域?

1 (5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