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回港二次上市 能再次挟年轻人“芜湖”起飞吗?

2021年03月29日 22:45 次阅读 稿源:IT时报 条评论

3月29日上午,哔哩哔哩(下简称“B站”)正式在香港二次上市,发行价定为808港元/股,是目前港股市场第二高价股,共计发行2500万股公司Z类普通股,募集资金净额约198.7亿港元(行使超额配股权前)。

访问:

2021阿里云上云采购季:采购补贴、充值返券、爆款抢先购

云通信分会场:爆款产品低至7.2折,短信低至0.034元/条

图源:哔哩哔哩

不过遗憾的是,B站开盘即破发,跌幅一度扩大至6.81%,截至下午收盘时股价报800港元/股,总市值报3045亿港元。

这一幕似曾相识。3年前,2018年3月28日,B站赴美上市当日同样破发。然而,首次上市时的破发并没有影响B站成长,市值3年翻了10倍以上,从一个市值32亿美元的“穷小子”逆袭为市值342亿美元的“盖茨比”。

“十年之后,没有人会记得哔哩哔哩的股票在第一天是涨还是跌。”针对破发问题,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第一时间给出了回应。

去年,生猛进击的B站向大众科普了“后浪”的破圈力量,从2020年3月至今,B站股价一年内最高翻了8倍。2018年至2020年,B站营收从41.29亿元增长至120亿元,翻了3倍,而月均活跃用户从9280万大跨越到2.02亿。

陈睿为B站制定了未来3年MAU(月活用户数)要达到4亿的用户增长目标,相当于翻倍,二次上市的B站还能继续创造奇迹吗?

01 中概股遇黑天鹅,上市已算成功

图源:同花顺

“回想起三年前在纳斯达克上市,那时第一天也是破发,今天有一种yesterday once more的感觉。”面对棘手的股价破发问题,陈睿表示808港元是在IPO前好几天定好的,“在上周中概股遇到过去五年来最大的一次跌幅,应该算是一个黑天鹅事件。”

陈睿还表示,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觉得能够顺利上市已经算是成功了,自己对B站长期的股价也很有信心,“10年后,没有人会记得哔哩哔哩的股票在上市第一天是涨还是跌,但大家会记得哔哩哔哩是一个发展得很好的公司。”

在上市敲锣现场,陈睿信心满满地解读:“过去的三年,B站月均活跃用户从7180万增长至2.02亿,这意味着每两个中国年轻人就有一个是B站的用户。”

在他看来,回归香港二次上市,回到中国的资本市场,对B站是一个里程碑,也是一个新起点。“我相信视频化是必然的趋势,随着设备和技术的升级,视频将成为互联网内容的主流。我相信在不远的未来,中国将会有上千万名有才华的UP主,他们能创作出最精品的视频内容。”

据B站最新财报显示,B站2020年总营收达120亿元人民币,第四季度月均活跃用户达2.02亿,其中,超过86%的月活用户都在35岁及以下,年轻群体依旧是B站用户的主流。腾讯、阿里、索尼均是B站的股东。

02 从敲钟UP主看内容演替

除了公司高管,B站两次上市敲钟人都邀请了一些UP主。2018年,Lexburner、咬人猫、墨韵、渗透之C君、高佑思、西四炸弹、吃素的狮子、茶理理理子8位UP主受邀与B站高层一起在美敲钟;

B站2018年美股上市,图源:哔哩哔哩

B站2018年美股上市,图源:哔哩哔哩

而在回港二次上市的敲钟仪式上,B站邀请了老番茄、伊丽莎白、泛式、凉风、毕导、敖厂长、宝剑嫂、党妹、何同学、绵羊料理、半佛仙人、zettaranc12位UP主共同参与敲钟仪式。

3年后B站回港二次上市,图源:哔哩哔哩

3年后B站回港二次上市,图源:哔哩哔哩

差别是,此次敲钟的UP主已不再集中于ACG、鬼畜、游戏等小众圈层,他们来自内容更为广阔、流量更为泛滥的生活、美食、时尚、知识等分区

敲钟UP主的替换,代表着平台王者的演替,也诠释了B站进击的野心,它已经不再局限于ACG,已将触角伸向科普、生活、美食等内容领域。

“投个币,入个股”“年度会员在此,我也是股东”“bilibili yyds”……在B站官方回港上市视频里,如果说“财大NB”“老番茄排面”“你指尖跳动的电光,是我此生不变的信仰”等弹幕象征着那个二次元圈层的B站,那么“何同学太强了”“罗老师排面”“我家冰冰”“听书人yyds”等弹幕则代表着出圈后的B站。

图源:哔哩哔哩

陈睿表示,B站过去12年来一直在破圈,用内容吸引用户,社区留住用户,然后实现内容消费。为摆脱身上二次元标签,如果说B站在2019年打出的是学习牌,那么这张牌到2020年变成了知识。

03 盈利、版权,B站要补的短板

截至港股今日收盘,B站的股价企稳回升至800港元,较发行价下跌0.99%,和三年前相比,这已经是个不错的成绩。2018年3月28日(美国时间),B站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当日,B站收盘价下跌2.26%,报11.24美元。

投资人对B站股价的信心应与其在美股表现有关。截至发稿,B站美股价格为97.08美元,较三年前发行价涨幅746%,妥妥的大牛股。但二次上市的B站,还能为股东带来如此高的回报吗?业界不是没有隐忧。

盈利模式是B站接下来必须要回答的问题。尽管2020年B站财报显示全年总营收同比增长77%,但亏损也高达31亿元,同比扩大138%,其中销售和营销费用达35亿元,同比增长191%。

B站是在破圈,但“成长的代价”能否在今后几年中被逐渐消化?

陈睿表示,B站的商业模式本质是消费,内容吸引用户、社区留住用户,然后提供给用户更多他感兴趣的内容或是衍生产品,用户如果喜欢内容,自然会去消费。

B站副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李旎则将B站比喻为年轻人喜欢的“城市”,B站会提供吃喝玩乐的各种消费场景给用户,满足用户的消费。因此招股书中提到,此次募资重头将用于继续制作优质内容、投资或并购

陈睿希望,3年后,B站能达到4亿月活。但中国有将近5亿85后,4亿的MAU意味着几乎要将35岁以下人群基本“一网打尽”,更泛化的受众群显然要求内容生态要比现在更丰富、多元,才能达到陈睿理想中“均衡的、多元化的收入模型”。

让更多的UP主和年轻人在B站“有房”,但同时意味着更多的投入。

在内容领域,B站并非没有对手。3月12日,快手正式推出“发电计划”,每月将拿出亿级流量重点扶持二次元内容,直击B站最核心的用户群。而从2020年开始,抖音、微信、百度也纷纷加持视频内容赛道。陈睿说,视频是巨大的增量市场。

这一点,巨头都看到了。

此外,内容监管和版权,也是B站在破圈同时不得不补上的课。

今年2月初,B站前百大UP主Lexburner在直播里对于动画《无职转生》的言语过于口嗨,一石激起千层浪。

随后,B站便陷入了舆论的暴风眼,最后此事以Lexburner被封禁告一段落,但已有广告主因此取消与B站的合作。

侵权问题一直以来都是B站隐藏的司法风险。B站上,UP主二次创作引起的版权纠纷一直是业内关注的焦点,大量UP主靠着对影视作品的二次创作与解说,收获流量与红利,但也因此引发业界对于PUGV(专业个人用户视频)内容版权风险的担忧。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B站91%的视频播放量来源于PUGV

企查查数据显示,B站所属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共涉及1286个案件,其中50.62%涉案案由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

但无论如何,在Z世代心里,B站仍然是排名第一的“小破站”,数据显示,75%的B站用户年龄低于24岁,这是它最被看好的未来。

敲钟前,几位中年媒体同行感慨,自己的孩子是B站铁粉。“女儿研究红楼梦主要靠B站,有UP主竟然用图表对贾宝玉做人物分析。”“我儿子也是B站铁粉,最喜欢的UP主是今天来敲钟的老番茄。”两个孩子,一个05后,一个10后。

这是一个相信年轻人力量的时代。                                                                                  

对文章打分

B站回港二次上市 能再次挟年轻人“芜湖”起飞吗?

1 (5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