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博士拟定增募资21亿“还债” 放弃宽带业务寻求转型路在何方

2021年04月19日 07:24 次阅读 稿源:投资者网 条评论

4月7日,鹏博士定增方案终获证监会通过,早在去年6月24日,鹏博士就拟向4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根据公告,本次拟募集资金21.87亿元,但这笔钱并未用于开展新业务,而是忙于还债。公司称,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偿还有息债务,至于未来在经营上有何动作尚不明朗。

《投资者网》王柱力

此次定增之前,证监会对公司募资比较重视,向公司提出告知函,提出8个问题要求回复。截至去年三季度,公司短期借款13.1亿元,应付债券22.71亿元,资产负债率89.16%。募得资金是否足以支撑鹏博士继续走下去,乃是证监会关注重点。本次募资通过后,公司资产负债率将由89.16%降至62.95%,依旧高于中国联通、华数传媒等同行。

鹏博士债务缠身的背后,是主业不断萎缩的事实,售卖资产也难解燃眉之急。在原有网络技术基础上,能否成功转型到物管等新领域,是投资者最关注的问题。

鹏博士净利润变化(来源:同花顺)

鹏博士净利润变化(来源:同花顺)

售卖资产 遭遇问询

据企查查等平台显示,鹏博士早在1985年就已成立,早先主营产品为无缝钢管。在1994年上市后逐步转型,2002年公司的控股股东变为深圳鹏博实业集团,业务也向多媒体领域转型。2007年公司收购北京电信通,业务变为以IDC为基础的网络增值服务,所谓IDC,就是数据中心,包含机房以及诸多用于存储数据的硬件设备,小型网络公司不具备建机房的能力,就向IDC购买服务。在此基础上,公司在2012年获得长城宽带全部股权,提供家庭宽带服务。

无论是家庭宽带还是IDC业务,都必须有足够的场地、硬件做依托,同时还需具备充足的人员和渠道,是典型的“重资产”行业。公司在历次并购中充实“家底”的同时,也为当下的固定资产减值埋下隐忧。鹏博士自身也表示,IDC等业务固定资产投资金额大,回报周期长,将全面转型“轻资产、重运营”的模式。简言之,就是把数据中心的场地和设备售卖出去,但运营权依然在公司手中,网上有投资者将此举描述为找人“接盘”。

从公司对证监会告知函的回复中可以看到,证监会提到公司和深圳宝能创展之间关于数据中心的交易,“是否存在为消除不利影响,延期披露资产转让终止信息的情形,要求公司解释“相关交易是否真实”。

鹏博士在2020年4月份拟出售数据中心,然而在今年1月宣告终止,同月再提出售事宜,且出售的数据中心数量高达13家。这样“反复无常”的出售自然受到证监会关注。

公司解释称反复的原因是,此前的买家股权被冻结,无法继续履行协议,而其他联合收购方又已支付款项,加上公司目前偿债压力加大,所以只好再次寻机出售。

竞争加剧 主业滑坡

公司前几年业务的兴旺,与并购资产有关。2012年,鹏博士与中信网络签订合同,购买长城宽带股权,为将长城宽带纳入囊中,鹏博士前后斥资共计约17亿元。2013年至2016年,长城宽带也给公司带来较高回报,期间净利润分别达到约2.91亿元、4.15亿元、3.25亿元、2.85亿元。

然而,随着近年来长城宽带业务逐渐萎缩,去年9月,公司低价卖出包含长城宽带的四家公司,合计的转让价格仅100万元。如此高的“高卖低买”,却并未显示在2020年的财务数据中,因为公司将大额计提减值放在了2019年。证监会要求公司说明大额将资产减值的合理性,问到“发行人的内部控制是否存在重大缺陷”,“是否存在严重损害上市公司及投资者利益的情形。”

如今投资者更为关心的是,宽带业务前景如何,能否“起死回生”?从行业来看,宽带业务前景并不乐观。

长期以来,宽带市场中“三足鼎立”,分别是基础运营商、广电运营商,以及鹏博士这样的民营运营商。

真正给民营宽带致命一击的还是中国移动的入场,2016年,中国移动获得业务牌照进军宽带领域,凭借其巨大的体量和用户数量,以及更加优惠的费用,很快抢占了民营宽带的份额。鹏博士在公告中称,“三大运营商提速降费,尤其是近几年中国移动的免费送宽带业务,对民营运营商冲击较大。”

据鹏博士称,2018年,长城宽带每月平均流失10万余户,2019年,电信、联通也开始跟进优惠力度,致使长城宽带每月流失数量增至20万户,对每个用户的平均收入由50元/月,下降至约31元/月。

据同花顺数据,截至去年三季度,行业平均营收约16.42亿元,平均净利润仅略超5000万元。鹏博士纵使问题重重也跑赢了同行,公司毛利率排在星网锐捷、恒实科技之前。不难看出,行业整体前景不甚明朗。

行业营收数据(来源:同花顺)

行业营收数据(来源:同花顺)

放弃宽带 如何转型

如果鹏博士放弃经营多年的宽带和IDC领域,有何新的增长点?

截至2020年9月底,公司仍持有众多其他公司股权,例如对邻里家美持有47.5%的股权,对浙江通讯联盈持有20%,对杭州花将科技持有20%,对开银基金持有30%。但上述公司对鹏博士财务改善恐会有限。截至2020年底,邻里家美营业收入为0元,三年以来,该公司净利润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浙江通讯联盈在2019和2020两年间也未能形成营业收入;对于杭州花将,鹏博士称“目前尚未实现正常经营销售,销售金额较小”,未写明具体金额。

从业务构成来看,鹏博士放弃宽带和IDC后,并不打算放弃多年积累下来的网络业务基础,而是依托网络,力图切入其他赛道。例如邻里家美的经营领域在居民小区,整合社区大数据,实现精准营销,杭州花将则利用网络技术培育花草,监测花草生长态势,提供花草检测仪、花棒等产品。

也有一些业内人士认为,IDC业务只要精细化运营仍能发掘新的利润增长点。今年3月,首创证券李嘉宝谈到,5G技术和云计算可助推IDC业务。另外,土地和电力资源是制约IDC发展的重要因素,所以该类业务会向大城市集中,如果企业在一线城市拥有较多IDC项目,其资产有长期价值。信达证券的蒋颖则谈道,IDC属于重资产项目,上架率达到95%才进入成熟期,才能贡献稳定现金流,在漫长的建设周期中,可以通过拓宽融资渠道,盘活存量资产来解决发展中的难题。

不难看出,无论是对固有的IDC项目精细化运营,还是进驻社区进行大数据营销,对于老牌网络企业鹏博士来说都是生路。《投资者网》致函鹏博士,询问转型及未来前景等相关问题,未获回复。(思维财经出品)■

对文章打分

鹏博士拟定增募资21亿“还债” 放弃宽带业务寻求转型路在何方

1 (5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