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特斯拉致命车祸震惊世界,后来才知道我们都被骗了

2021年06月21日 10:48 次阅读 稿源:网易科技 条评论

6月21日消息,美国当地时间2021年4月17日,一辆特斯拉Model S在得克萨斯州发生致命车祸,导致两人丧生。事故发生后,大量错误信息甚至是虚假信息泛滥成灾,导致特斯拉陷入其中无法自拔,普通公众对此不知所措。直到最近,有关车祸的真相才逐渐浮出水面。

事故发生几个小时后,一则大胆的声明在主流媒体上流传开来:又一辆特斯拉发生了致命车祸,夺走了两名得州居民的生命。面对记者的询问,哈里斯县急于澄清这起车祸的缘由。治安官马克·赫尔曼(Mark Herman)分享了一条令人惊讶而又大胆的声明:Model S发生车祸时,驾驶座上根本没有人。

赫尔曼说:“警方百分之百确定撞车时驾驶座上没有人驾驶。我们的调查人员训练有素,专门负责处理撞车事故。我们还派人还原了现场,他们相信,仅从撞击后尸体的位置就知道,当时没有人驾驶那辆车。”他还指出,控制这辆电动汽车的火势就用了四个多小时。

自那以后,这一声明以及随后诸多相关信息都被证明是错误的。如今,这场关于特斯拉车祸、相关方发表仓促声明已经成为值得关注的案例,帮助研究真相如何被忽视,以及对电动汽车的普遍无知如何会导致大量错误信息疯传的完美风暴。

车祸发生

要完整地了解这个故事,我们必须回到2021年4月17日那个决定命运的夜晚。当时两名男子,即一名59岁的特斯拉车主和69岁乘客,在驾车行驶约168米后拐弯离开道路,驶过路缘,撞上排水渠和凸起的沙井,最后撞上了大树。这辆车在撞车后起火。

特斯拉Model S在得州发生车祸的地点

与特斯拉的其他撞车事故一样,得州Model S车祸立即引起了全球媒体的关注。正是在最初的媒体关注中,治安官赫尔曼指出,调查人员百分之百确定撞车时Model S没有人驾驶。这一声明对许多媒体来说都有莫大吸引力,《纽约邮报》等媒体甚至发文,指出该车在撞车时司机辅助驾驶系统Autopilot正处于激活状态。值得注意的是,赫尔曼从未提到Autopilot,尽管其声称驾驶座上没有人的声明不禁让人产生联想。

很快,就连《消费者报告》(Consumer Reports)这样的组织也加入了这场争斗,它们证明Autopilot确实可以被“愚弄”,在没有人坐在驾驶座上的情况下自动驾驶汽车。《消费者报告》的测试很容易让人信服,它向观众展示了到底需要做些什么才能击败Autopilot的安全措施。

这一噱头也吸引了大量媒体关注,这时车祸事件的基调已经被设定,即特斯拉汽车可以在没有司机的情况下自动驾驶,Autopilot可以杀人。这是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想法,但这个想法似乎得到了福特首席执行官吉姆·法利(Jim Farley)的有意支持,法利在他的个人Twitter页面上分享了《消费者报告》的Autopilot失灵测试。

谎言裂缝

然而,这并非意味着围绕得州致命车祸的叙述完美无缺。就在车祸发生几天后,伍德兰兹镇消防队队长帕尔默·巴克(Palmer Buck)声称,与许多媒体的报道相反,这辆Model S起火时间不到四个小时。他还表示,消防员没有打电话给特斯拉寻求帮助,他也不知道有任何热线电话询问如何控制电池起火。

更有趣的是,就连赫尔曼本人后来似乎也不太确定他给出的信息是否正确。他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调查人员“几乎99.9%确定”这辆特斯拉汽车的驾驶座上没有人。尽管赫尔曼称,他们已经对特斯拉执行了搜查令,以确保获得有关这起悲惨事件的数据,但许多事实仍无法澄清。与此同时,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Twitter上表示,到目前为止,数据记录显示,车祸发生时这辆车上的Autopilot并未被激活。

特斯拉的网络社区开始介入了解情况,因为当时似乎到处都是不利于特斯拉的迹象。有媒体报道称:“有些特斯拉车主没有等待调查这起车祸的两个不同联邦机构公布调查结果,而是采取了阴谋论者和业余互联网侦探通常的行动,他们显然怀疑围绕车祸的基本事实陈述。”

在特斯拉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有关最初“Autopilot引发车祸”的说法出现了更多裂痕。特斯拉负责车辆工程的副总裁拉尔斯·莫拉维(Lars Moravy)表示,该公司已经与调查人员进行了测试,他们已经确定Autosteer不能在该地区工作。他还表示,从车主家到车祸发生地点的距离来看,Model S在使用自适应巡航控制系统之前,只会加速到每小时48公里的速度。这无疑是对这一事件的澄清,但就像许多事实一样,这也被忽略了。

在财报电话会议结束后不久,CBS刊文称,在得州导致2人死亡的撞车事件中,至少有一项特斯拉Autopilot功能处于激活状态。这绝对是个能吸引相当多眼球的描述,只是其中有个问题,那就是这篇文章的整个前提都是错误的。雪上加霜的是,得州众议员凯文·布雷迪(Kevin Brady)在Twitter上分享了CBS的这篇文章,并指出:“特斯拉和马斯克很早就声称,伍德兰兹车祸涉及Autopilot,我们需要答案。”

草根运动

在这个错误信息充斥着媒体的世界,媒体可能会发表不够准确的报道,而公民新闻则有可能成为理性的声音。在特斯拉得克萨斯州的撞车事故中,情况就是这样。在许多普通人、电动汽车倡导者和太空爱好者的努力下,最终帮助将关于这起车祸的正确信息公之于众。

车祸发生几天后,在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发布初步报告的几周前,得州SpaceX粉丝@GoGundam1对治安官赫尔曼宣布他百分之百确定这辆Model S的驾驶座上没有人产生怀疑。@GoGundam1熟悉马斯克的公司,也对特斯拉及其产品了如指掌。他对正在形成的明显虚假叙述感到恼火,为此试图了解真相。

公民线人收集的信息表明,到4月22日,赫尔曼的办公室已经掌握了与最初提交给媒体的叙述直接矛盾的视频证据。线人也表示,治安官办公室打算尽可能长时间地隐瞒这些信息。

有关特斯拉得州撞车事故的相关信息,无论多么有价值,如果没有引起相关权威机构的注意,几乎是无用的。因此,在收集到信息后,@GoGundam1决定向特斯拉社区的成员寻求帮助。这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但最终,长期支持特斯拉的@LordPente决定伸出援手。在向特斯拉社区的其他成员发送了大量信息后,@LordPente似乎找到了突破口。他向NTSB发送了一份报告,透露了治安官办公室存在的额外视频证据。

nimg.ws.126.net.jpg

发生车祸的特斯拉Model S残骸

谣言被揭穿

2021年5月10日,NTSB发布了关于特斯拉Model S得州致命车祸的初步报告。报告指出:“车主家庭安全摄像头拍摄的镜头显示,车主进入了汽车驾驶座,乘客也进入了前排乘客座位。”NTSB还指出,在车祸发生地点对其他类似车辆进行的测试显示,Autopilot不能在该地区使用。当然,调查仍在进行中,但根据NTSB到目前为止公布的情况显示,似乎Autopilot与这起事故无关。

NTSB报告中的调查结果几乎证实了马斯克和特斯拉支持者的观点,这可能会让诸如VICE这样的媒体感到失望,但事实证明,许多特斯拉侦探在网上表现出的阴谋论者式的行为被证明是合理的。确实有错误的信息在四处流传,如果不是几个人的努力,关于这起事件的相关信息可能不会及时提交给特斯拉或NTSB。

有趣的是,哈里斯县治安官赫尔曼目前仍保持沉默。媒体试图通过电子邮件联系他的办公室,但没有成功。至少目前来看,这位治安官似乎还没有对他最初和现在被揭穿的关于这起车祸的声明发表更正或收回声明。得州众议员凯文·布雷迪(Kevin Brady)等个人也没有承认犯了错误。

错误信息如何变成事实?

特斯拉是由非传统高管领导的非传统公司,这让它很容易成为错误信息的受害者。得克萨斯州车祸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但这只是关于该公司无数不准确报道中的冰山一角。马斯克本人似乎已经放弃了与主流媒体打交道的意愿,据称他去年取消了特斯拉的公关部门。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打开了更多错误信息(甚至虚假信息)的大门,让普通公众更难以了解真相。

为了获得关于错误信息如何被传播和被普通民众接受的专业见解,记者联系了拉斯维加斯大学心理学教授斯蒂芬·本宁(Stephen Benning)。本宁教授解释说,人类倾向于有一种所谓的锚定偏见。在这种偏见中,用来做出判断的第一个信息会产生关键影响。

虽然锚定偏见通常被考虑在数字判断中(比如对某物价值的估计),但当人们听到关于发生了什么事的首次报道时,它也可能会发挥作用。最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发生特斯拉致命车祸这样的热点事件,最初的信息可能会留在人们的脑海中,并让他们形成先入为主的想法。

本宁教授还称:“因为最初的报告让人们产生了先入为主的想法,所以额外的信息必须与既定的信念相权衡。人们可能还有额外的偏见在起作用,比如锚定偏见会过滤掉与之前想法不一致的信息。这就好像人们设置了过滤器来帮助自己保持信仰的一致性,而不太注重事实本身。最初的车祸报告也可能比随后调查的、更枯燥的细节更生动,更容易让人相信。”

内华达大学传播学助理教授艾玛·弗朗西斯·布卢姆菲尔德(Emma Frances Bloomfield)擅长打击虚假信息。她解释说,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传播得非常快,因为它们往往更具说服力和吸引力,同时也证实了受众的锚定偏见。这使得州撞车事故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一场完美风暴,因为它是个引人注目的热门事件,也迎合了对特斯拉及其Autopilot系统的偏见。不幸的是,一旦出现错误信息,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让真相水落石出。

布卢姆菲尔德说:“为了纠正错误信息,人们可以创造更完整的故事来取代不正确的故事,借助值得信赖的权威人物来传递正确信息,并且在更正时不重复错误信息。你还可以强调准确信息的重要性,以便在未来做出最佳决策,并强调这些更改可能如何使受众或消费者受益。此外,要及早纠正错误信息,以免造成无法挽回的影响。”

特斯拉不会输?

本宁教授和布卢姆菲尔德强调,错误信息一旦被认定为事实,就很难再被纠正过来。而要想让谎言变得更真实,它必须不断地重复。得州车祸事件证明了这一点。尽管这起事件不是从谎言开始的,而是从为时过早的、粗心大意的声明开始的,但很容易被扭曲成谎言。

治安官确信驾驶座上没有人的说法被证明下结论为时过早,而有关这起事件涉及Autopilot的报道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最糟糕的情况是这些都是谎言。关于无法控制的大火燃烧了四个多小时的报道也是假的。然而,这些叙述似乎有鼻子有眼,没有受到太多质疑,以至于即使当NTSB的初步报告出来时,事实也几乎没有太大变化。

马斯克对与媒体保持关系持保留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多年来,不准确的报道往往会对一个人造成这种影响,但特斯拉可以采取更强硬的打击错误信息策略。

对文章打分

这场特斯拉致命车祸震惊世界,后来才知道我们都被骗了

81 (74%)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