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明星势力榜"下线 饭圈女孩仍要维护各种数据

2021年08月07日 10:30 次阅读 稿源:证券时报 条评论

8月6日下午,微博社区公告,为倡导粉丝理智追星,履行企业主体责任,微博决定下线“明星势力榜”。微博还表示,未来将探索全新的融合媒体评价、作品评价的综合评价体系。公告中说到,“明星势力榜”于2014年上线,设立的初衷是为打破当时单纯以粉丝数量、互动量作为评价明星影响力的标准,依托明星微博活跃度、阅读量、社会影响力等,以微博真实数据为依据,客观反映明星综合热度、公益正能量传播力和全站媒体影响力。

访问:

2021年天猫双11红包领取页

京东2021双十一"头号京贴"领取入口

“明星势力榜”下线

但最近一年来,部分明星粉丝群体非理性应援、刷榜等问题愈演愈烈,对明星势力榜评分机制形成挑战,榜单不能全面客观地反映明星的社会影响力,也与健康的星粉互动生态产生偏离,因此微博决定将“明星势力榜”下线,进行多维度改造升级。

据知,为了引导粉丝理性追星,此前“明星势力榜”曾数次更新计分规则:

2017年8月调整互动计分规则,同一账号互动多次只记一人次;

2018年8月调整阅读计分规则,同一账号阅读多次只记一人次;

2019年8月将爱慕值鲜花购买,调整为微博季度、年度会员每月免费获赠3朵、5朵鲜花;

2021年7月关闭送花通道,取消“爱慕值”。

直至8月6日,微博最终将“明星势力榜”下线。

微博方表示,未来将探索全新的融合媒体评价、作品评价的综合评价体系。在微博平台数据基础上,新榜单将引入第三方评分数据,拟从媒体影响力、作品影响力、正能量指数、艺人活跃度、商业价值等维度综合评估明星影响力,打造明星全面影响力榜单。

微博表示,全新的评分机制将遏制粉丝集资、打榜、控评等行为,倡导粉丝理智追星,鼓励明星以作品、公益等内容与粉丝进行良性互动。

今年5月份,热门综艺《青春有你3》“倒奶”风波引发全网讨伐,“饭圈文化”对中国未成年人的危害引发关注。6月15日,中央网信办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2个月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

就在8月2日晚间,网信办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文,披露相关主管部门的不良粉丝文化整治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据悉,中央网信办深入清理涉粉丝群体违法违规和不良信息,目前已累计清理负面有害信息15万余条,处置违规账号4000余个,关闭问题群组1300余个,解散不良话题814个。

针对粉丝群体聚集的社区、群组等环节,中央网信办督促网站平台进一步优化产品功能,升级管理策略,逐步压缩粉丝群体非理性追星空间,通过取消诱导粉丝应援打榜的产品功能、优化榜单规则、完善粉丝群圈管理、限制未成年人非理性追星活动等方式,强化榜单、群圈等重点环节管理。

粉丝:改规则后已经不“烧钱”了

陈影(化名)是一名资深的“饭圈女孩”,她表示,微博改规则之后,“明星势力榜”打榜其实已经不太烧钱了,主要是做各种任务,粉丝沦为“数据女工”。

“以前没改规则前,确实是很费钱,《偶像练习生》的时候,送一个偶像“搬家”最多要花到五六百万,我知道的两个花了1100万,那都是老黄历了。”陈影表示,新星榜最烧钱,所谓搬家,就是从新星榜搬到搬到内地榜或者港台榜。

明星势力榜分值分为五部分:阅读人数(也就是阅读量),互动数(也就是对微博的转赞评),社会影响力(跟热搜热点有关),爱慕值(送花),正能量值(要看微博有没有带正能量tag)。

选秀偶像社会影响力、正能量维度值不够,所以需要粉丝做的有三项:阅读人数,互动数,爱慕值。其中爱慕值就是送花,2块钱一朵。

陈影表示,相比热搜、开机广告、微任务等收入,爱慕值在微博的收入占比中很小。就在上月,微博正式关闭送花通道,取消“爱慕值”。

谈及“明星势力榜”下线,陈影表示,这个榜单关了,还有其他榜单存在,还是要继续维护各种数据,她曾在一个“爱豆”身上花费两三万,现在想想,“其实也就我们圈里人在意这些数据,我们不眠不休地做起来,比如说阅读量是多少,在榜上排第几,可外面的人,根本不关心,也不知道他是谁。”

微博:广告和营销收入的营收占比为85%

微博是新浪最核心的业务,也是新浪营收的引擎,于2014年拆分在美上市,截至最新市值为128.92亿美元。

财报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微博净收入4.58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234亿美元,增长42%,较上一季度的5.134亿美元,减少11%。微博预计2021年第二季度按上年同期汇率计算,营收同比增速将在25%至30%之间。

微博的营收主要由广告和营销收入,以及增值服务收入两大板块构成。其中,广告和营销收入是最微博最大的收入来源,2021年一季度,广告和营销收入达到3.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754亿美元,增长42%,贡献了85%的营收。

微博CEO王高飞表示,微博差异化的商业解决方案在越来越多的客户行业中普及,带动了广告收入同比明显增长,在广告主对品效合一诉求日益增长的情况下,微博在行业的竞争力不断提升。

在营销策略方面,微博通过借势明星、KOL、头部IP以及品效合一的整合营销来降低品牌客户投放门槛,提高营销效率。

2021年一季度,微博增值服务营收689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的4800万美元增长44%,这主要受益于公司收购并于2020年11月并表的互动娱乐公司的营收贡献。

财报显示,2021年一季度微博运营利润为1.086亿美元,运营利润率为24%,高于上年同期的18%;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运营利润为1.375亿美元,运营利润率为30%。

今年3月,同为曹国伟掌舵的新浪正式完成私有化,退市时市值仅为26亿美元,不足微博市值的四分之一。

明星打榜幕后推手被判五年

今年3月,“星援APP开发者一审获刑五年”登上微博热搜。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蔡坤苗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一审刑事判决书》,其因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一审获刑五年。

回溯至2019年6月,针对当时“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事件,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评论表示:“‘一亿转发量’,你们也真敢刷。”该数据相当于每3名微博用户中就有1人转发,颇为夸张。该事件引发社会关注。当年,该事件的幕后推手“星缘”APP被查。

判决书显示,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审理查明,2018年1月至2019年3月间,被告人蔡坤苗未获得被害单位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授权而自行开发“星援”APP,有偿为他人提供不需要登录新浪微博客户端即可转发微博博文及自动批量转发微博博文的服务。后大量用户以向“星援”APP充值的形式有偿使用该软件,并通过运行上述软件侵入新浪微博服务器。

经统计,至案发时该软件已有用户使用19万余个控制端微博账号登录,被告人蔡坤苗获取违法所得人民币6253752.86元。

被告人蔡坤苗于2019年3月8日被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太平桥派出所民警抓获,到案后如实供述基本犯罪事实。

蔡坤苗供述称,其公司主要经营两款手机应用软件,分别是星援和应援宝。这两款软件均是对接新浪微博的,客户通过这两款软件可以登录自己的微博账号实现批量转发、点赞和评论操作,而且绑定的微博数量没有上限,不用再人工登录每个微博账号进行重复操作。星援、应援宝两款手机软件通过用户的微博账号、密码登陆,登陆的时候不需要再另行注册。

蔡坤苗称,星援、应援宝两款软件可以增加明星粉丝,提升转发评论的数据量,满足数据的需求。“我于2019年2月份查看后台数据,星援、应援宝共有微博‘大号’用户17余万个,这17余万用户大约绑定了3000余万个微博‘小号’。微博‘大号’是常用的微博账号,有粉丝的老号。微博‘小号’是新注册或注册时间短的账号,也就是为转发增量而准备的账号。2019年2月份左右,我查了一下银行账户,‘星援’累计充值人民币700余万元,应援宝使用人数比较少,大概充值有10余万元。”

蔡坤苗供述称,他将犯罪所得主要用于买房和公司开销了,“我在泉州城东中骏世界城买了一处住宅,目前还在建设没有交房,费用大约100余万元。我还在泉州城东中骏世界城买了两个底商登记在我父亲蔡某名下,费用大约300万到400万之间。”

判决书显示,蔡坤苗把女朋友安排进自己公司,把其中一款软件应援宝获利的钱直接打到女朋友账户里,应援宝获利人民币10万元左右,这些钱被其女朋友用于日常开销。

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蔡坤苗提供专门用于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应予处罚。鉴于被告人蔡坤苗到案后如实供述基本犯罪事实,故对其予以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继续追缴被告人蔡坤苗违法所得六百二十五万三千七百五十二元八角六分予以没收。

对文章打分

微博"明星势力榜"下线 饭圈女孩仍要维护各种数据

16 (84%)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