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封店潮背后 溃散的实体工厂与芯片炒货客

2021年08月08日 16:17 次阅读 稿源:钛媒体 条评论

在深圳亚马逊的圈子里,去年听到了都是买深圳湾1号这样的暴富故事,切换到今年画风变成哀鸿遍野,大家都在比惨,一个比一个惨,惨到有不少人想跳楼而不可得。亚马逊此轮针对中国卖家的封号短期已影响到5万中国商家,还有超过20万的账号在“暗杀”名单中随时面临暴雷的风险。

访问:

2021年天猫双11红包领取页

京东2021双十一"头号京贴"领取入口

深圳市跨境电子商务协会的统计显示,行业目前的损失预估已超过千亿元。那些获得资本下注乃至被上市公司并购的头部大卖家们吸走了舆论的所有关注度,隐藏在它们身后的供应链所面临的惨状有过之而无不及。

身逢绝境之中的工厂老板们

最近在一个亚马逊产业链的饭局中,一位校友向我透露了不为外界所知的行业惨状。去年亚马逊跨境电商的火热为国内实体工厂注入了一剂强力兴奋剂,很多工厂将生产线和产能向亚马逊链条倾斜。较好的利润也一些有实力的工厂老板们增加了产线、设备和人员的投入。

当这些碎片化分布在深圳、东莞的工厂小老板们看着如雪花飞来的订单,盘算着自己的利润收益时,针对中国亚马逊卖家封号的连锁反应快速的回流到他们身上。

工厂针对有一定实力的亚马逊大卖家会给予一个月的账期,订单稳定的工厂又会向上游各类电子料供应商申请一个月的账期,大家在这样的信用杠杆下放大着各自的投入规模,维持着非常脆弱的平衡。工厂们从4月份开始发现下游亚马逊卖家们回款纷纷出现了延期,从1个半月,到2个月,到3个月,直到现在成为坏账而被迫带领工人们对亚马逊卖家的负责人进行围追堵截要账。

被封号的亚马逊卖家们由于销售平台、仓储货物和已销售的沉淀资金全部被冻结,进入瞬时休克状态基本宣布了破产清算的结局。不过相比工厂,他们只需要面对供货商欠款与员工遣散费用两条利益线,有一定规模的亚马逊大卖家们这些年都拿到了多轮风险投资,由于现金流和利润出色还是资本市场的香饽饽,受到上市公司的青睐。

虽然从年销售额几亿到几十亿突然走向破产非常可惜,但是在资本的助力下这些亚马逊大卖家的公司治理结构和风险管理能力已建设的相对完善,也有一定的储备资金能从容处理员工解散赔偿和部分供货商的欠款问题,并最终通过破产清算实现脱身。

野蛮生长状态下的海量代工厂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与亚马逊卖家从30%到500%不等的销售利润相比,工厂的利润绝大多数维持在10%以内。另外工厂所面对的利益链条又十分复杂,既要整合上游庞杂的各类电子料产业链,又要面对下游卖家不同类型产品的供货需求与品控管理,还要投入一定的自有资金进行备料与产线设备调整。

零散的实体工厂们没有亚马逊卖家们线上平台化和快速上量的优势,既不可能获得风险资本的资金扶持,也没有充分的利润保障。资金主要来源于经营性贷款和资产抵押贷款,成本高昂。一旦主要客户的回款出现问题,整个现金流也会出现瞬间休克状态。

上游的电子料供货商对违约的工厂会立刻收回账期,要求现金现货结算,产线工人的工资一天都不能拖欠,否则工人们就会辞职和闹事。没有了现金流不能备料,不能及时给工人们结算工资,工厂即使有其它行业的订单也无法开展生产。与亚马逊大卖家们相对成熟的公司风险管理体系相比,工厂的经营风险全部由工厂老板个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一旦工厂因为现金流断裂宣布倒闭,工厂小老板们面对的是上游电子料厂商们的贴身逼债,员工们的工资补偿与相关劳动仲裁部门的介入,以及奔跑在主要欠款客户办公场地要债的路上。在许多被封账号的亚马逊大卖家办公大楼里,小工厂的老板们上演着割腕要债,楼顶逼债的悲情局面。

一位和我校友有多年业务关系的工厂老板在接到我校友的催款电话时,身逢绝境,真情流露。他在电话中默默的说,要债的供货商和要工资的工人对他寸步不离,家门口也围着债主。自己此刻就坐在自己厂房的楼顶,要不是担心自己死后一身债务会继续影响妻女的生活,真想一死了之。

此轮封号受影响最大的工厂类型就是那些工人数在100人以上,今年刚加大投入主做亚马逊代工业务的工厂。据圈子内资深人士估计,他们当中90%以上正面临这样的绝境。

血本无归的芯片炒客

因为疫情和美国制裁导致的全球产业链芯片缺货的局面在亚马逊产业链条中同样突出。由于中国卖家在亚马逊跨境销售的主要是电子类产品,智能家居类产品等,对基础芯片的需求量非常大。

特别是在去年疫情期间海外制造业停摆,亚马逊跨境电商爆发式增长,导致国内生产供应链对处理器芯片、电源芯片、电平转换芯片、总线收发数据芯片、电机驱动芯片、光耦芯片、温度传感器芯片等消费级芯片的需求出现了远大与供货能力的局面。

部分芯片的价格还出现了短短数月涨价十倍的疯狂行情,这让芯片市场的供应商、代理商和从业者们都为之疯狂。一场奇货可居,芯片期货化,芯片囤积炒作的大戏就此拉开。

赌博会让人上瘾,暴利会放大人们的贪念,在芯片暴利的驱使下越来越多的周边从业者加入到这场芯片囤积炒作的疯狂当中。拿货多放一个月就有翻倍套利的机会,许多人开始了all-in,之前已签约的合同直接违约,赔付200-300万的违约金也在所不惜,毕竟一个月后的暴利想象空间足以覆盖这些成本。

不少人开始加杠杆借贷,抵押房产,将前期的利润全部滚动投入进去,规模越滚越大,并随着亚马逊这一轮封号的骚操作下,毫无预警的套牢其中。在深圳生产供应链的行业惯例下,芯片供货者作为上游元器件供应商同样给工厂有一个月的账期,亚马逊大卖家们休克式倒闭的速度连带工厂大规模出现资金链断裂无法回款。

芯片炒家们发出去的货收不到款,大卖家频繁封号导致市场需求快速回调,芯片价格也随之回落,拉满杠杆高位接盘的炒家们同样进入资金链断裂血本无归的境地。

亚马逊针对中国卖家封号的动作仍在持续,聚光灯之外的商家们正在被时代的车轮碾压,生不由己,又生生不息。

访问:

京东商城

对文章打分

亚马逊封店潮背后 溃散的实体工厂与芯片炒货客

2 (1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