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iOS 14 到 Android 12,桌面小组件是怎么“文艺复兴”的?

2021年08月26日 01:34 次阅读 稿源:GeekPark极客公园 条评论

时尚界一直以来有一个著名的理论:在某一时代流行的时尚元素,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之后,会被人们再次拿出来利用。这便是“弗莱定律”,它解释了为什么在长期的历史中,为什么很多曾经时尚的设计会随着设计审美的变化变过时,又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被人记起,重新焕发生机。

访问:

2021年天猫双11红包领取页

京东2021双十一"头号京贴"领取入口

本文的主题虽然与时尚无关,但这里要提到的存在,同样遵循着这一定律:桌面小组件在智能手机出现早期便已随之诞生,但直到智能手机操作系统高度成熟的 2020 年,重新被包括苹果 iOS 在内的主流操作系统选择,在新的需求下,重新作为手机系统更新的重要功能面向新的用户。


除了 iOS 之外,Android 生态中,不仅有类似 vivo OriginOS、中兴 MyOS 这样另起炉灶,将独立设计的小组件作为主打功能亮点的定制系统,也有类似 MIUI 12 与原生 Android 12 这样,在原有小组件系统基础上,进行大刀阔斧的改进,以全新面目示人的存在。

无论哪种方式更行之有效,桌面小组件“文艺复兴”,成为这个时代操作系统更新换代的新时尚,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当我们谈论“为什么小组件重新流行了起来”时,其实我们在谈论的问题本质是“是什么让小组件又流行了起来”?

小组件诞生

从小组件最早在智能手机上出现的时间点来讲,小组件对于智能手机从来都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早在智能手机操作系统还存在 Windows Phone 以及 WebOS 时,就已经有制作很精良的桌面小组件诞生,尤其是 Windows Phone 操作系统中的“动态磁贴”设计,直接将 App 的图标与小组件功能融为一体,这一设计凭借潮流的理念,推动 Windows Phone 成为占有率第三的手机操作系统,让 Windows Phone 在市场份额上享受到短暂的辉煌。


即使是随着斗转星移,数年之后的手机操作系统已经是 Android、iOS“两极争霸”的天下,小组件也仍然活跃在 Android 智能手机的桌面上:作为第一个凭借深度化定制UI而大受欢迎的HTC Sense,翻页时钟是当时大多数插件模仿的对象,HTC Sense本身也一直是不少Android 爱好者津津乐道的话题。

但除了手机厂商在手机中预置的小组件之外,由于 Google 在 Android 小组件一开始推出时并未发布供开发者使用的设计规范以及素材,让当时应用商店中上架的第三方 Android 小组件基本都是“野蛮生长”的状态,并没有统一的设计规范约束。


除了设计规范之外, 加上 Android 系统版本碎片化、手机屏幕尺寸不同等原因影响, 很多第三方 Android 小组件最终展示给用户的效果上其实并没有达到预期;这也让“丑陋”成为很多 Android 玩家对于第三方应用小组件的印象。

新时代小组件

即使小组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归于沉寂,但随着手机厂商开始在手机系统逐渐趋于稳定完善之后,纷纷开始探索“如何让手机变得更方便易用”,桌面小组件也再次成为了主流选择。

在小组件“文艺复兴”之前,为了提升手机内深度功能的操作效率,苹果通过硬件/系统的结合,打造出了 iPhone 6s 搭载的 3D Touch 功能,而 Android 则是在 Android 7 加入了原生的 快捷菜单(shortcuts)功能,两大操作系统这样一种雷同的方式,探索在手机桌面中加入更多深度功能入口的可能。


在之后的发展中,这套便捷的操作逻辑也逐渐被主流应用所接受并主动进行了适配;我们日常使用到最多的应用内服务:例如地铁/乘车码,微信/支付宝的收付款,当然也有疫情期间必不可少的健康码,都无需再开启应用,直接在桌面中长按应用图标,即可呼出二级菜单。


虽然系统仍然要先启动应用本体,但减少了操作步骤的确会方便不少

但基于应用图标拓展而来的捷径,在功能上也有其先天的限制:无法满足更丰富的内容展示形式,同时应用内的交互层级也被局限在应用内的几个独立功能点,无法将手机中的各种相关信息串联起来一并展示。

桌面小组件的“文艺复兴”,在这样的需求背景下开始出现:从一开始的部分手机厂商开始尝试,在短短一年时间内,迅速发展成一股席卷 iOS/Android 两大操作系统的“新时尚”。

苹果在 2020 年 iOS14 更新中加入的小组件系统,是在尽可能借助小组件将更多应用内功能加入到桌面的同时,同时也要求小组件设计严格遵循 iOS 官方的设计语言,同时也不能像 Android 小组件系统那样直接进行各种应用内操作。


但在小组件这一领域,不同的手机厂商交出的最终答卷也天壤之别:例如 vivo 推出的 OriginOS,就是希望在统一的审美下,借助小组件系统,来实现将系统/应用中各种常用的功能“钉”在桌面上;同时提出的“华容网格”小组件设计系统,除了加入一系列 vivo 定制的第一方小组件之外,也给小组件加入更多魔改的菜单选项,力求将手机桌面整合成一个能快速触及所有应用关键服务的“控制中心”。


OriginOS 的这套“原子组件”系统,能将原本隐藏在应用之中的关键信息:例如外卖配送动态,快递进度等,以及将航班信息固定在桌面,跟随出行状态自动更新显示信息,这些是 OriginOS 希望让这些日常生活中的关键信息展示在最显眼的位置,方便用户随时明确信息避免被遗忘。

同属于 Android 阵营的 MIUI,也在近期的更新中开始了 MIUI 桌面小组件的内测,从笔者目前的上手体验来看,其设计风格以及功能性上没有类似 OriginOS 那样的巨大的改进,所能完成的操作都没有跳脱出 Android 原生小组件的框架,但这样也在加入新功能的同时,降低了用户上手新小组件系统的学习成本。


至于原生 Android,则是在 Android 12 的更新中,以“强化沟通”之名,带来了新的桌面小组件优化,你可以将任意对话小组件以小组件的方式固定在桌面。同时 Google 也基于 Android 12 中的 Material You 设计风格,推出了新的 Android 小组件设计指南,Android 系统中的小组件 API 也得到更新,这些来自 Android 底层的优化也会让海量的 Android 应用桌面小组件在新的设计风格下焕发新生。


即使这些系统在小组件功能的开发上并无太多直接关联,但从现在的各种体验中可以看出,无论是强调“更方便的与人沟通”,还是想让系统更多深度功能更加触手可及,抑或是希望让更多信息得以在桌面展示,都代表着新时代桌面小组件背后的设计理念转变:以一种更加和谐的方式,将更多关键信息以更低的使用成本传达给用户,同时也让手机的使用更加便捷。

简而言之,借助于更智能的小组件,“让手机变得更加好用”是桌面小组件得以重新焕发生机的真正原因;甚至说是下一个十年智能手机最重要的演变趋势也不为过。

结语

即使桌面小组件在新时代的手机操作系统中,以智能化、挖掘深度功能、简化用户操作这些新的需求重新成为操作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这仍然无法改变小组件仍然处于探索阶段,仍有着各种各样问题的现实。

在 iOS 中,小组件虽然有相对严格的设计规范限制,整体实现效果相对 Android 来讲会来得更统一,但小组件在目前的 iOS 系统中所能完成的应用内深度操作还受到不少限制,在苹果的设想中,更多是当作一个便捷的信息显示方式来存在,同时为了电池寿命,小组件的刷新频率也被严格限制,这也进一步限制的 iOS 小组件系统的发展潜力。


Android 这边,包括 vivo OriginOS、中兴的 MyOS 等将小组件概念作为主要卖点的操作系统,如今仍然都只是建立在自家设计语言的系统上,现阶段也很难让更多第三方 Android 应用去主动适配某一品牌设计风格的小组件。


如何让更多的应用服务,去主动开发与系统 UI 本身设计风格契合的小组件,是 Android 定制 UI 进一步拓展小组件使用场景所要解决的一个难题;如果无法解决这一棘手的问题,这些现在看来雄心勃勃的 Android 小组件系统,最终仍然难逃食之无味的尴尬。

虽然桌面小组件想要进一步拓展更多可能性,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但让手机变得更加智能好用这个宏大的方向,不仅是让小组件“文艺复兴”的原因,更是如今手机操作系统发展的最大需求。

即使下一代操作系统短时间内不会到来,但在那之前,从小组件等智能化的尝试中逐渐呈现的下一代操作系统,也仍然值得我们期待,小组件以我们曾经熟悉的一种系统组件,探索的是属于未来的智能手机使用方式。

访问:

京东商城

对文章打分

从 iOS 14 到 Android 12,桌面小组件是怎么“文艺复兴”的?

11 (85%)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