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用5G专利反诉诺基亚,成中国企业5G许可费率博弈关键力量

2021年09月07日 08:00 次阅读 稿源:爱集微 条评论

近日,集微网获悉,OPPO在中国和欧洲分别对诺基亚发起数起专利侵权诉讼,其中涉案的专利均为5G标准必要专利。显然,这是OPPO对月前诺基亚发起全球专利诉讼的反击。随着5G技术逐渐商用,以OPPO为代表的中国手机公司和以诺基亚为代表的海外传统“专利大户”围绕5G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率的博弈愈演愈烈。

访问:

2021年天猫双11红包领取页

京东2021双十一"头号京贴"领取入口

刚刚和戴姆勒解决了专利纠纷的诺基亚迫不及待杀向5G领域,其意在借与OPPO的专利战争奠定5G标准必要专利的收费基调。而OPPO就此被推上风口浪尖,是“束手就擒”还是勇敢站出来替自己及其他中国手机公司对不合理的高专利费说不,成为业界热议的话题。

双方都足够清楚此战的意义,所以从专利战的一开始就不遗余力。据外媒报道,诺基亚在印度、英国、法国、德国等9个国家多线出击,声势之大引发业界一片哗然。要知道汽车巨头戴姆勒都未曾得到诺基亚如此郑重对待。

OPPO则强硬以对,其知识产权部高级总监冯英曾表示:“OPPO尊重知识产权并倡导合理收费,倡导以友好协商的方式解决许可人和被许可人之间的争议,互相尊重专利价值。另一方面,OPPO坚决反对专利过高收费,坚决反对以诉讼胁迫谈判和接受过高许可费的施压行为,倡导建立健康的知识产权生态。”秉持这一理念,OPPO果断予以反击,常规应诉之外还能对诺基亚发起诉讼反制,起诉诺基亚的基站产品侵犯了OPPO的5G专利。

需知过去十余年被诺基亚起诉的企业不在少数,但几乎没有专利实施人反诉诺基亚侵权,终端厂商们习惯了被动应对,究其原因一是自身缺乏高质量的专利资产,二也不排除缺乏和诺基亚正面对峙的勇气。此次OPPO显然是有备而来,作为终端厂商却有意识地储备了跟基站相关专利,才能跟诺基亚这样的对手互有攻防。也可以看出OPPO对于诺基亚的诉讼早有准备,反应如此迅速也可见OPPO团队应对全球诉讼的专业能力。

如果说爱立信与三星两大巨头的纠纷将这场关于5G专利许可标准的大战拉开帷幕,华为宣布5G许可费率为这部剧埋下关键伏笔,那么OPPO正面迎战并反击诺基亚则可能奠定整出大戏的走向。从3G时代的被动跟随,到4G时代的参与标准,再到5G时代强势崛起,中国厂商在专利领域的实力已今非昔比,或许这一次,我们真的可以期待中国终端厂商的声音。

诺基亚的对手们:从联想、戴姆勒到OPPO

今年7月初,诺基亚同时在印度、法国、德国、英国等全球9个国家对OPPO提出几十起专利侵权诉讼。业内猜测,发生纠纷的原因可能是双方未能就5G专利许可达成一致。

自诺基亚退出终端市场以来,这家老牌巨头再难掩颓势,专利许可业务在其内部的重要性直线上升。随着华为崛起,在电信设备和服务市场上直撄其锋的诺基亚更是举步维艰。虽然近两年来,靠吃“华为红利”诺基亚业绩大幅反弹,但在5G最大的市场中国,却始终没能打开局面。2020年,诺基亚在中国市场的5G建设招标中颗粒无收。诺基亚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从2020年初至今,诺基亚在大中华区的季度平均收入低于5亿欧元,仅占诺基亚总收入的8%,不及诺基亚在欧洲、北美市场的三分之一。

这种情况下,诺基亚的专利许可政策日益激进,动辄掀起声势浩大的全球性专利诉讼以期收取不菲的许可费。2019年,诺基亚在美国、巴西、印度、德国等多地对联想提起专利侵权诉讼。这场专利大战持续一年有余,至今年4月才以和解告终。

与此同时,诺基亚还在与汽车巨头戴姆勒开展专利诉讼。众所周知,2019年伴随着5G商用,物联网迎来爆发,诺基亚选择此时与戴姆勒开战意味深长。这场争端不仅涉及戴姆勒,还将戴姆勒的众多供应商卷入其中,包括大陆集团、华为、Burry、TomTom、罗伯特博世等。直至今年6月,双方才达成和解,撤回所有未决诉讼。

刚刚拿下联想和戴姆勒的诺基亚,马不停蹄将矛头对准了OPPO,这一次诺基亚的目标是5G手机市场,也是诺基亚专利许可业务最重要的市场。一出手就是多国同时发起诉讼,每个诉讼地都是精心挑选,这是戴姆勒都不曾得到的郑重对待。显然,诺基亚有意以多地诉讼速战速决,借此为5G专利许可收费尽快树立“属于诺基亚的规则”,从诉讼规模和时间来看,诺基亚是蓄意已久。

然而,诺基亚这次可能挑错了对手,要知道,OPPO近几年在知识产权方面的表现可以说是中国厂商中的“优等生”。就在几天前的9月2号,中国最高院就公开了OPPO和夏普专利案件的一份终审裁定,裁定中认可了OPPO的诉求,确认了中国法院对全球标准必要专利费率的管辖权,而这仅仅是OPPO在和夏普诉讼中优秀表现的冰山一角。

近日,集微网得到消息,OPPO已分别在中国和欧洲针对诺基亚基站产品发起多起专利侵权诉讼。且不提此前OPPO在与夏普、Sisvel等企业的全球专利大战中所展现的强大诉讼应对实力,单此次起诉诺基亚侵权就殊为难得。

无论是近两年与诺基亚有过纠纷的联想、戴姆勒等,还是数年前曾遭诺基亚起诉的HTC、苹果等公司,无不是实力雄厚,但面对诺基亚的攻击多数只有招架之功,鲜有具备还手之力的。毕竟有实力与诺基亚这样的大型专利权人对抗的公司极少。而OPPO不仅能够有所应对,还能发起反制,这无疑是过去数年其在知识产权领域着力积累的成果了。养兵千日用在一时,雄厚的专利实力和强大的诉讼实力就是OPPO对诺基亚说不的底气。

有备无患:储备基站专利成终端厂商新功课

诺基亚退出终端市场某种程度上让其对于终端厂商有了类似NPE的性质,这也是多数厂商难以与其抗衡的原因。作为非实施实体,NPE持有专利却不会用到这些专利,因此被控侵权公司不能通过诉讼反制以抗衡。本身在通信标准必要专利方面已足够强大,加上难以被起诉专利侵权的特质,使得诺基亚在专利诉讼中较难被反诉。

可喜的是,专利实施人,特别是国内终端厂商成长迅速。从3G时代的被动参与专利许可,到4G时代的主动参与标准制定,再到5G时代的与国际巨头抗衡,这种成长已显露无疑。OPPO此次能够对诺基亚发起诉讼反制,意味着其至少积累了一批高质量的基站专利。作为终端厂商当然用不到基站专利,那么这批基站专利显然是OPPO有意识地为与诺基亚等通信巨头抗衡而储备。这种专利布局意识正是国内终端厂商成长的重要标志。

实际上,在5G万物互融时代,5G领域的通信标准专利应用的范围就更加广泛,不但应用在终端领域,也会用在任何需要5G网络通信的万物中,因此5G通信标准专利,在万物互融时代的价值就越显重要。

OPPO甚至不是唯一储备基站专利的终端厂商,只是走在前方的引领者。今年7月,小米在美国购入了一批5G相关专利,有知识产权资深从业者披露,收购专利中基站类专利不少。据分析,其目的一方面是对诺基亚等以基站业务为主的国外强势专利许可人起到牵制作用,另一方面也可以用于交叉许可以获得许可收益。

这些迹象表明,随着5G时代来临,储备基站类专利正在成为终端厂商们的新功课。储备足够多与自身业务相关的高价值专利是扎实专利基本功的第一步,也是防御型措施。而有意识为可能的专利风险储备进攻型专利,对于国内企业争夺专利话语权同样必不可少。从积累通信、音视频、AI、5G等相关专利,到储备基站类专利,国内企业正在从全球知识产权规则的遵循者,过渡为知识产权规则的参与者。

据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OPPO全球专利申请量超过65000件,全球授权数量超过30000件。其中,发明专利申请数量超过58000件,发明专利申请在所有专利申请中占比90%。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发布 2020 年国际专利条约(PCT) 申请数量排行榜,OPPO全球排名前十。 目前,OPPO已在全球范围内40多个国家及区域布局专利, 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的2020年中国发明授权专利数量,OPPO以3578件位列全球企业申请人第2位; 在欧洲则以715件专利申请位列中国专利权人第2位、全球前20位。 OPPO也持续在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布局5G通信标准专利, 共完成3900+族全球专利申请,并在ETSI宣称1600+族5G标准专利。OPPO在3GPP提交标准文稿数量累计超过3000件。据德国领先研究机构 IPlytics 发布2021年全球5G标准必要专利宣称数量报告,OPPO 全球排名前十。

除了专利申请,5G时代也给了专利权人和专利实施人在专利许可的规则方面重新博弈、修订规则的空间。一方面,权利人和实施人的实力天平已不同以往,华为、OPPO等有实力的实施人均参与了5G标准制定,积累了相当强大的5G专利实力。另一方面,5G技术不同于3G、4G的应用空间,将汽车、家电、各类智能终端等行业均卷入其中,而以往由通信、手机行业而来的许可规则未必适用于其他行业,探索更因时制宜的许可模式成为全球课题。

5G费率之争:权利人VS实施人

事实上,围绕5G许可模式的博弈早已开始。2020年底,三星率先向中国武汉中院提起诉讼,要求确定其与爱立信之间的全球许可条款。几乎同时,爱立信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起诉三星,称三星拒绝接受FRAND许可费率。这场随后愈演愈烈的互诉拉开了5G专利纠纷的序幕。不过,这场大战来势汹汹却戛然而止,仅仅5个月后,三星和爱立信宣布达成全球和解协议,未能对5G专利许可模式形成产生奠基作用。

而在三星与爱立信大战正酣之时,华为于今年3月公布了5G专利许可收费标准:单台手机专利许可费上限2.5美元,并提供适用于手机售价的合理百分比费率。这也是华为第一次对外公开通信标准必要专利的费率,顿时搅动5G专利许可这一池春水。

可以说,华为一举加剧了5G专利许可模式的博弈,也引发到外界对诺基亚等国外厂商不合理5G费率的大讨论。三星与爱立信匆匆结束诉讼是否与此有关外人不得而知,但诺基亚骤然向OPPO发难,未尝没有稳固其摇摇欲坠的5G费率的考虑。从时间上看,诺基亚与OPPO此前的协议6月到期,当月诺基亚与戴姆勒达成和解,次月便在全球范围内起诉OPPO专利侵权。要知道许可谈判是极耗时间的,谈判数月还没进入正题是常态,谈判数年不成再诉诸法律也不罕见,短短1个月时间,诺基亚只怕都未必来得及与OPPO签订保密协议。

如此急不可耐、以多国诉讼进行胁迫,显然非同寻常,诺基亚此战之意不在OPPO,而在敲定5G许可模式。此战的参战者也不止诺基亚与OPPO,而是以诺基亚为代表的专利权人和以OPPO为代表的专利实施人。OPPO作为国内企业中专利实力仅次于华为的品牌,被推到前台与老牌专利权人抗衡。而强势反击诺基亚的进攻,也符合OPPO一贯的尊重知识产权但反对不合理收费的态度。


如无意外,此战将奠定全球5G专利许可模式,也将是专利实施人与权利人博弈的标志之战。大幕已拉开,中国厂商在5G专利许可规则的形成中可以发挥怎样的作用,值得拭目以待。

访问:

阿里云 - 最高1888元通用代金券立即可用

对文章打分

OPPO用5G专利反诉诺基亚,成中国企业5G许可费率博弈关键力量

8 (25%)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