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刚宣布将总部搬至得州 特斯拉就收购了惠普位于加州园区

据外媒报道,虽然特斯拉正将总部搬出加州,但其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明确表示,这家汽车制造商仍将在该州继续扩张。马斯克已经开始兑现承诺,特斯拉刚刚接管了惠普在帕洛阿尔托的大部分园区。

访问:

阿里云服务器精选特惠 爆款免费试用3个月

据了解帕洛阿尔托租赁市场的消息人士透露,特斯拉刚刚完成了当地办公空间的扩建,面积增加了 32.5 万平方英尺(约 3 万平方米)。该公司将从惠普手中租赁位于佩奇磨坊路 1501 号的空间,这座建筑曾是后者的全球总部,距离特斯拉目前办公室只有几分钟的路程。租期据信为 10 年。

此举不禁再次令人对特斯拉搬迁总部的真实意图产生疑虑。不久前,当马斯克宣布将特斯拉总部从加州硅谷搬到得克萨斯州奥斯汀时,其支持者以及得州人对该决定欢呼不已。得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 (Greg Abbott) 更是吹嘘该州是“机会和创新之地”,当地媒体也称马斯克的声明是“对加州的重大打击”。

然而事实上,马斯克决定将特斯拉总部从帕洛阿尔托迁至奥斯汀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样简单。从外部来看,此举往往被放在马斯克反复抱怨加州商业监管太严的背景下来看待,特别是阿拉米达县地方官员去年试图迫使特斯拉弗里蒙特汽车工厂遵守防疫停产措施。但从内部来看,情况并非如此。

马斯克在上周的 2021 年特斯拉股东大会上给出了一个解释,他提到加州高昂的住房成本和长途通勤给员工带来了巨大负担。无论如何,总部搬迁并不完全是新闻:马斯克在与阿拉米达县的斗争中,早就在 2020 年 5 月酒首次宣布有意将特斯拉总部搬出加州。当时,他还威胁要关闭弗里蒙特工厂,称“这取决于特斯拉未来受到的处境”。

随着时间的推移,马斯克关于关闭弗里蒙特工厂的威胁最终变成了虚张声势。在股东大会上,他重点强调了特斯拉的意图“实际上是将弗里蒙特工厂产量提高 50%”, 同时将该公司位于内华达州的电池厂产量也提高 50%。

目前,弗里蒙特工厂员工约为 1 万人。帕洛阿尔托总部的员工人数尚不得而知,但肯定有数百人。该公司尚未说明将有多少人被要求迁往奥斯汀。马斯克在年会上澄清:“我们将继续扩大在加州的活动,这与特斯拉是否离开加州无关。”尽管如此,搬迁总部的声明还是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可以审视马斯克和特斯拉与加州的关系。

与公司获得的利益相比,将特斯拉总部搬到得州可能会给马斯克本人带来更大好处,因为该州不征收个人所得税,而加州的所得税率最高可达 13.3%。 根据马斯克是否以及如何行使构成他薪酬的股票期权以及特斯拉股价的走势,他在未来几年有望获得数百亿美元的收入,搬离加州有望为他节省大量税款。

此外,与大多数美国大公司一样,特斯拉也是在特拉华州注册成立的,这要归功于该州对管理层友好的公司法规。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种情况会改变。综上所述,显而易见的是,特斯拉搬迁总部主要是装腔作势,带有一点儿马斯克式的虚伪。

去年,在最初发出威胁的时候,马斯克曾被问及他更需要加州,还是加州更需要他,很多人给出的答案是第一个。理由如下:

第一,特斯拉在加州受到了特别优待。州长加文·纽瑟姆 (Gavin Newsom) 在特斯拉搬离总部宣布后表示,该公司从加州获得了“数亿美元”州级补贴。

根据州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特斯拉买家在 2010 年 3 月至今年 1 月 31 日期间共获得了 3.347 亿美元的州退税。这几乎是向购买电池驱动电动汽车的人发放的 6.886 亿美元返款的一半,这个类别包括特斯拉汽车。特斯拉买家也有资格获得电力公司提供的优惠。

一家清洁能源网站曾报道称,加州不同级别的环保奖励和补贴可以使购买特斯拉汽车的成本减少 1.3 万美元,这取决于购买者的所在地和收入水平。这将使售价最低的特斯拉 Model 3 的成本从标价 3.9 万美元降至约 2.6 万美元。

显然,得州不会向特斯拉买家提供如此规模的奖励。特斯拉列举的州可退税清单上没有列出得州向该公司买家提供的任何东西,尽管有些本地电力公司为买家在家中安装充电设备提供折扣。

尽管加州的奖励和补贴通常支付给买家,而不是公司,但显然这与特斯拉在该州的营销成功有很大关系,该州占该公司美国销售额的近半比例。

这也反映了加州旨在将车辆从汽油动力转向电动汽车的激进政策。截至 2018 年(可获得的最新数据),加州的人均电动汽车注册量居全美首位,每千人拥有 11.96 辆,是亚军华盛顿州的两倍多。得州这个数字仅为 1.36 辆,不到全美平均水平 (3 辆)的一半。

加州的政策旨在鼓励更多人购买电动汽车。纽瑟姆州长去年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 ,2035 年之后将禁止在该州销售新的汽油动力轿车和轻型卡车。许多人认为,这项命令不仅能在禁令生效之前推动购车者购买电动汽车,还能刺激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的扩建。

另一方面,得州在减税和其他对特斯拉支持方面超过了加州。根据 Good Jobs First 补贴追踪人员的说法,得州以及地方政府向特斯拉提供了超过 6540 万美元的补贴,主要是财产税减免,以吸引特斯拉的工厂来到奥斯汀。加州仅提供了约 1560 万美元的州级就业发展资金。

第二,加州和得州的法律问题。据悉,马斯克始终对得州的一项政策保持沉默,这项政策可能会对该州的劳动力产生巨大影响。得州新出台了限制异常严格的反堕胎法,这项法律禁止堕胎,这显然是违宪的,并允许任何个人起诉他们认为帮助或教唆堕胎的人。

得州州长阿博特在该法律于 9 月 1 日生效后声称,马斯克告诉他,他不得不离开加州,部分原因是“加州的社会政策”,而且马斯克称他喜欢得州的社会政策。马斯克对此进行了澄清,他在Twitter上写道:“总的来说,我认为政府应该尽量少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人民,而且在这样做的时候,应该立志于让他们的累积幸福感最大化。也就是说,我宁愿置身于政治之外。”

马斯克对政治的厌恶可能是有选择性的。去年,他直接违反了加州和地方旨在减缓新冠肺炎传播的法规,重新开始了弗里蒙特工厂的生产。最终,加州与特斯拉达成协议,允许其工厂复产。而在得州,马斯克将不必费心批评该州的防疫规定,因为当地根本没有。事实上,阿博特已经阻止了疫苗接种的强制要求,并禁止地方官员实施口罩强制要求等措施。

阿博特奉行的这些策略后果是显而易见的。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得州的人均新冠肺炎死亡率在全美排名第六。在过去七天里,每 10 万居民中有 6.1 人死亡;加州的死亡率最低,每 10 万居民中只有 0.7 人死亡。得州每 10 万人的人均感染率为 179.8 例,加州为 67 例。

在某些方面,马斯克搬迁特斯拉总部的理由也反映了当地的现实。旧金山湾区的住房价格高得离谱,制造业扩张的土地成本也是如此。马斯克上周对股东表示:“人们很难买得起房子,很多人不得不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在旧金山湾区扩大规模受到很大限制。”

马斯克也非常清楚,对于像特斯拉这样的公司来说,将产能放在尽可能靠近自己市场的地方更有意义。他还知道,搬迁装配线在资金、时间和运营中断方面可能代价高昂。但公司总部几乎可以迁往任何地方,这种选择更多地反映了首席执行官的个人偏好,而不是公司利益,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因此,特斯拉总部搬迁不会对加州造成太大打击。这甚至可能是一件好事,可能把马斯克习惯性地对政府监管发泄出来的幼稚情绪从加州转移到其他地方。得州官员甚至可能会发现,马斯克经常出现在他们面前可能并不总是好事,也会给他们带来无尽的麻烦。

对文章打分

马斯克刚宣布将总部搬至得州 特斯拉就收购了惠普位于加州园区

2 (5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300x250.jpg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