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回一线?酷派没胜算

“中华酷联”,对于智能手机行业来说,这早已是个历史词汇。其中的酷派,更是一家成立近三十年的老牌通信企业。不过它此前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可能还是与360、乐视的“三角恋”事件。如今这场恋情的主人公们各奔东西——周鸿祎已经放弃了手机梦,开启了投资造车的步伐;贾跃亭更是为了造车,赌上了全部身家;而酷派,似乎并不甘心退出手机行业的历史舞台。

访问:

阿里云服务器精选特惠 爆款免费试用3个月

在国内销声匿迹多年后,酷派新任CEO陈家俊最近甚至对外喊出了“三年内重返第一梯队”的豪言。为了回归国内市场,酷派还挖角了多位前小米中高层。

不过在当前竞争激烈的国内市场,酷派的新策略难言有效。在中低端,有小米的RedmiOPPO系的Realmevivo旗下的iQOO;在高端,除了小米Ov发力之外,从华为分拆后的荣耀也开启了向上冲击的步伐。

离开主流市场多年的酷派,机会真的不多了。

为何由盛转衰?

曾经的酷派也是手机行业的风云玩家。

在3G和4G时代,“中华酷联”(中兴、华为、酷派、联想)凭借智能手机普及红利,以及在运营商渠道等多方面的优势,逐渐在国内手机市场崛起,与三星、诺基亚等国际厂商抗衡。

其中,渠道方面的优势可谓是重要因素之一。由于当时手机价格很贵,运营商推出了补贴以吸引用户购买3G和4G手机。国产厂商们纷纷尝到了甜头。

红利之下,酷派一度实现过出货量名列全球第七、国内第三的成绩,营收规模更是达到了上百亿。

不过手机市场风云变幻,尤其是渠道的变化,智能手机普及之后,运营商在2014年开始减少补贴。

线上渠道和线下渠道开始崛起。

根据酷派财报显示,其2012-2014年营收和净利均处于稳定增长阶段,而从2014年起,业绩便逐步走上下坡路。

实际上,2014年也是酷派全面转型的一年。面临线上渠道和公开市场的崛起,酷派也先后成立了电商品牌大神和主打线下的ivvi。为了转型,酷派当时还与急切进军手机市场的360达成了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奇酷。

不过2015年6月,酷派与360刚刚合作半年,乐视就宣布入股酷派,占股18%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乐视的入股直接导致了酷派与360合作的破裂,360也与酷派掀起了激烈的口水战,这对酷派的品牌形象和发展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乐视的入股对于酷派而言,更是毁灭性的打击。在乐视出现资金危机后,酷派被直接殃及,股价暴跌,管理团队动荡不已。

最终,酷派几乎退出了国内市场,专注美国等海外市场。

因疫情被迫回国?

在专注海外市场时期,虽然酷派并没有重回往日的辉煌,但日子总算还过得去。

不过2020年的疫情,让酷派元气大伤。其2020年财报显示,酷派2020年营收8.12亿港元,同比下降56.31%;2020年也从盈利转向亏损,当年亏损3.45亿港元。酷派在财报中称,主要是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所致。

酷派称,在疫情影响下,海外消费疲软,智能手机销量减弱;同时全球复工复产不达预期,部分器件持续缺货,海外市场经营压力较大。而酷派的应对策略之一就是重启国内手机业务。

为何选择此时回国?现任酷派CEO陈家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给出了自己的说法。他认为,当前国内手机行业存在着巨大机会,一是硬件迭代放缓,单纯靠硬件很难做出差异化。新品牌有机会在硬件方面,特别是在系统和服务方面赶超头部品牌;二是行业预测销量过高,同时需求端增长不及预期,存在供应链波动风险,而酷派则是轻装上阵;三是存量萎缩将带来渠道变革机会。

为了重回国内市场,酷派也开启了多方面的调整。

在资金方面,酷派日前向SIG(海纳国际集团) 等六名认购人发行了30亿股新股,募资8.33亿港元;而据陈家俊透露,酷派自2020年底开始,在资本市场的融资超过21亿港元,这些资金也会用于中国市场。


在团队方面,酷派此前的管理团队任命公告更是引发关注。公告显示,秦涛获委任为酷派高级副总裁,胡行、李宇靖和司马云瑞获委任为酷派副总裁,而这四人均有小米工作背景。

其中秦涛曾担任小米渠道创新部总经理;胡行在小米也曾涉足电商渠道与新零售创新渠道业务;司马云瑞曾担任小米互联网商业部副总经理;李宇靖曾担任小米手机部产品总监,负责Redmi手机产品线规划。

从这几人的经历来看,酷派无疑是想利用其在小米的相关经历,为酷派重回国内市场助力。

实际上,酷派与小米也有过一段不开心的往事。2018年,小米正在准备赴港上市,但当时已经退出国内市场的酷派,却向小米发起了专利侵权诉讼,甚至向法院申请要求小米停止生产和销售多款手机,一度让小米疲于应对。

如今来看,现在的小米却又正为酷派的回归输送人才。

新战略差异化短版?

有钱,有人,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准备充分。但此时的国内市场已经不如往日,酷派在品牌、产品、渠道等方面的实力也不如往昔。

产品方面,2020年8月,酷派曾联合中国电信和紫光展锐推出了千元5G手机酷派X10。该产品搭载了紫光展锐的国产芯片虎贲T7510,售价1388元起,这似乎开了一个还不错的头;但今年5月,酷派却又发布了一款酷派COOL20的4G手机,该产品搭载联发科G80处理器,以及宣称自研的CoolOS操作系统,起售价699元,这也是酷派官网唯一在售的手机机型。


酷派副总裁李宇靖表示,酷派手机回归初期,凡是有国产元器件的,都优先采用国产。他甚至称酷派手机已经实现80%~90%元器件国产化。不过从最终的产品力上来看,这两款产品的竞争力稍有不足。

在品牌层面,虽然曾经的“中华酷联”名噪一时,但多年过去,酷派的品牌形象早已沦落。今年5月,在快手有近7000万粉丝的主播二驴夫妇销售假冒伪劣手机一事引发关注,酷派也牵涉其中。快手官方甚至对包括酷派在内的中小手机品牌全部下架,这相当于给酷派贴上了山寨机的帽子。

在渠道层面,重新回归国内市场的酷派更需要补课。酷派今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其营收3.2亿元,同比下降17.1%。酷派称,虽然今年的第一款新品酷派COOL 20手机已于5月发布,但由于前端零售交付系统能力仍然不足,产品的销量并无显著提升,该产品未能对上半年的财务表现作出重大贡献。

酷派CEO陈家俊认为,手机行业的分销渠道模式需要经过层层代理,成本高、效率低,酷派将采用数字化渠道管理模式。不过,实际上小米、OPPO和vivo也一直在变革线下渠道模式,也包括陈家俊提到的数字化方式。

酷派给出的差异化还有操作系统,酷派副总裁秦涛提到,过去六个月,酷派在Linux kernel核心分支代码贡献已经跻身中国手机品牌TOP2,酷派的方向是引领下一代操作系统。不过在这方面酷派的目标可能更具挑战,MIUI一直是小米的强项,OPPO和vivo也早已补足了在操作系统上的短板,分别推出了ColorOS和OriginOS。

一位分析师直言,“三年内重返第一梯队”的目标,酷派无疑定得过高。整体来看,酷派回归国内市场之后的定位是在中低端市场,而这块市场目前的主流厂商都在构筑护城河,小米的Redmi自不必说,OPPO系的realme正在发力国内市场,vivo也推出了iQOO来强化线上渠道和性价比产品线。

如果酷派要冲击高端市场,一是当前的品牌势能本身就不足;其次小米、荣耀、OPPO和vivo也在纷纷发力高端市场,以争夺华为空出的市场份额,酷派都没有胜算。


从酷派今年上半年的财报来看,中国市场的收入目前占比为14%左右;并且相比2020年上半年,中国市场的收入在增长,而海外市场收入正在大幅萎缩。虽然重返第一梯队的机会十分渺茫,但凭借中国市场来应对酷派当前的经营危机,或许还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

访问:

京东商城

对文章打分

三年回一线?酷派没胜算

13 (81%)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300x250.jpg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