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想把手机代工的辉煌复制到汽车代工上?

2021年11月08日 14:18 次阅读 稿源:锋出行 条评论

在不久之前, 一直被众多热心吃瓜群众视为“苹果汽车”首选代工方的富士康,在鸿海技术日上与裕隆汽车集团联合成立了合资纯电动汽车品牌Foxtron, 并且一口气发布了三款新车。值得一提的是,Foxtron与绝大多数车企不同,在它发布的三款新车当中除了一款定位为纯电动中型SUV Model C,以及一台纯电动中大型轿车 Model E之外,还有一台与乘用车同平台打造的纯电动巴士Model T。

访问:

微软Surface精选机型特惠6.3折起 翻新机满100减100

要知道,即便此前恒大旗下的恒驰汽车创下过一口气发布9款新车的纪录,那也是清一色的乘用车。如今, 能够同时生产出纯电动中型SUV 、纯电动中大型轿车,以及纯电动巴士的富士康MIH整车平台架构在汽车行业中可以说是独此一家。

在小雷看来, 与其说Foxtron是富士康与裕隆集团合资成立的一个汽车品牌,不如说它是富士康彰显旗下MIH架构的一个产品展示平台, 而Model C、Model E、Model T这三款不同定位、不同领域的新车则是富士康汽车代工业务的“样板车”。

在汽车代工业务方面, 富士康除了拥有可塑性极强的MIH整车平台架构,它还有一颗勃勃的野心。

富士康代工汽车竞争压力大

鸿海集团董事长刘扬伟曾经表示,2025-2027年,全球电动汽车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万辆,而公司的目标是在未来抢占10%的市场份额。

要知道,在全球汽车市场上,国外有德系、日系、美系、韩系等车企针锋相对,国内的自主汽车汽车品牌也正在飞速发展。 如今的全球汽车市场比起两千年前我国战国时代群雄割据的局面有过之而无不及。

另外, 在电子产品代工领域当中,靠给苹果代工的富士康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全球头号“打工仔”,但是在汽车代工领域,它却是一个还没正式入行的“职场新人”。 要知道,汽车代工并非一片无人发掘的处女地,而在大洋彼岸的加拿大就有一家有着“汽车代工皇帝”之称的汽车代工巨头——麦格纳。

麦格纳作为一家世界500强企业,在2020年全球汽车零部件企业百强榜当中排名第4,拥有超过11万名员工,在全球设有294家工厂、87个工程、研发和销售中心,堪称全球最多元化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

素材来源:麦格纳官网

除了研发汽车零部件之外,整车研发代工也是麦格纳的主要业务之一。其中,奔驰G-Class、宝马5系以及捷豹I-PACE等知名豪车都是它的杰作。在小雷看来, 有着超过70年汽车零部件制造经验,以及超过20年汽车代工经验麦格纳,就是富士康这位“职场新人”迈入汽车代工领域时无法忽视的老资历巨头。

很显然,如果富士康这位电子代工大王想要跑来与同属世界500强,并且还有着“汽车代工皇帝”之称的巨头抢饭碗,那么它手底下就必须藏几张底牌在能与其有一战之力。

富士康代工汽车的订单难题

众所周知,汽车制造业是一个重资产行业,而车企选择找汽车代工商代为造车,主要的原因就是能够将汽车制造的重资产转移到了代工方身上。因此, 做电子产品出身的富士康,能否承受得住汽车代工带来的重压也仍然还是未知数。

当年蔚来创始人李斌在央视号称“比保时捷工厂好”的江淮蔚来代工工厂造价就超过了23亿元,而小鹏汽车在肇庆打造的智能汽车工厂造价更是达到了100亿元人民币。要知道,由此可见, 给电子产品做代工与给汽车做代工完全是两个概念。

无论是专门给蔚来代工汽车的江淮蔚来工厂,还是造价百亿的小鹏汽车工厂,它们都只需要为自己的品牌服务。然而,立志要做“电动汽车里的安卓”的富士康却不同,它的代工厂在设计时必须满足各大汽车品牌,各种各样的车型的设计、制造需求。因此, 富士康的汽车代工厂造价必然也会成倍增加。

然而, 投入大量的资金建造能够符合各大汽车品牌需求的“海王”型代工厂,只是富士康进军汽车代工领域的第一步。 与传统汽车制造不同,定位汽车代工的富士康在工厂建成之后还需要向车企寻求订单。在订单这一环节当中,富士康还将面临两种极端情况。

其一、订单不足。众所周知,一个新设立的项目往往都讲究一鼓作气,如果富士康的汽车代工业务在初期出现了订单不足的情况,那么就有可能导致其花费巨资建设的代工厂产能闲置。

长期闲置的产能会让车企,以及富士康自己的股东对其进入汽车代工领域的决策表示失望。 这样一来,原本一鼓作气的富士康汽车代工产业就将会进入一个“再而衰,三而竭”的恶性循环,甚至有可能产生连锁反应,最终如同此前的乐视、恒大造车一样拖垮整个鸿海集团。

其二,订单过多。 如果订单太多可能又会带来产能不足的问题。 假如富士康的汽车代工产业在“开业”初期就获得了大量订单,那么它就需要花费更多的资金,开设更多的工厂以及生产线去生产这些订单。

要知道,代工方产能与传统汽车制造业的产能不同。如果传统车企工厂出现产能不足的情况,它们往往只需要在提升产能的同时,安抚好零售端用户的情绪即可,代工方面临的则是车企这些大客户的订单与合同。

对于代工方而言,产能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信誉。 如果代工方无法如期完成交付,那么这将会对它的信誉以及未来的发展带来严重的影响。 如果富士康为了应付海量的订单建设大量的工厂,那么它必将投入大量的资金,甚至有可能会带来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其实对于富士康现阶段的汽车代工业务而言,它最尴尬的地方就在于资产和资金难以平衡。在创业初期,它需要强大的资金来撑起造车新势力所撑不起的重资产,但是又必须要维持着产能与订单之间微妙的平衡。 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那么富士康就很有可能万劫不复。

代工只是新势力的权宜之计

尽管目前汽车发展已经进入了“软件定义汽车”的时代,车企通过模块化造车来降低汽车硬件成本早已成为大势所趋。然而,至少在就目前的情况而言, 以代工的形式进军汽车领域也依然只是部分造车新势力的权宜之计。

事实上,创业初期的小鹏汽车就是找海马汽车为其代工生产旗下的首款新能源汽车小鹏G3。然而, 一旦等到小鹏汽车资金充足之后,它反手就抛下海马汽车走上了自建工厂、自控产能的康庄大道。

要知道, 订单、产能以及品控,这三者都是一家车企环环相扣的命脉所在。 代工也就意味着车企将产能交到了外人手中,一旦这家代工方出现什么意外,那么车企的订单、声誉等问题也很有可能会受到影响。因此,只有将产能掌握在自己手中,对于车企而言才是最靠谱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小鹏汽车会急着花巨资自建工厂的主要原因。

当然,除了小鹏汽车,以及比小鹏汽车更加坚持采用自建工厂造车的理想汽车之外,在造车新势力三强当中还有一家痴迷于代工造车无法自拔的车企,那就是蔚来。然而,在小雷看来,蔚来的情况有些特殊。

首先,合肥国资委对于蔚来而言可谓是有着救命之恩,蔚来必须通过与合肥国资委旗下的江淮合作来回报合肥国资委。另外,江淮蔚来工厂本身就是为了蔚来汽车量身打造,因此严格来说, 这家工厂虽然名义上是属于江淮,实际上则与蔚来亲如一体。

总结

无论是为了降低整车制造成本,还是为了产能自控,一家发展成熟的造车新势力都几乎不可能长期通过依赖第三方代工厂来生存。 而传统车企往往都有自己的整车研发技术以及整车制造工厂,并不需要依靠第三方代工商来生产汽车。

由此可见, 汽车代工几乎不可能拥有长期稳定的客户,因此持续的客户流失率也将会是富士康代工汽车需要考虑的问题。

对文章打分

富士康想把手机代工的辉煌复制到汽车代工上?

4 (67%)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