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晒腾讯合作邮件为哪般?

2021年11月14日 08:32 次阅读 稿源:虎嗅网 条评论

昨天更新的“头腾大战”新番,字节跳动显然有点“跌份”——你很难想象,一家估值千亿美金的巨头为出口气竟然将竞争对手主动示好的合作邮件公然晒了出来。11 月 12 日,抖音在官方账号上公开了《关于腾讯与抖音商谈对等开放的说明》,表示抖音在11月11日收到了来自腾讯创作服务平台的申请,希望接入抖音开放平台。

访问:

微软Surface精选机型特惠6.3折起 翻新机满100减100

而邮件内容显示,腾讯方面表示可以将大量全网热门的影视综独家版权作品的二创短视频可以外发到抖音,补充抖音内容生态。

为此,抖音“表扬”腾讯,“这一举措响应了工信部关于互联互通的要求,我们非常高兴腾讯版权内容在抖音上分享,这将有助于同时改善腾讯和抖音双方用户的体验,且针对腾讯此次的申请已经回复邮件,双方产品技术人员将尽快推进相关细节。”

旋即,腾讯创作者服务平台回应,正计划向创作者逐步开放授权合规的版权内容以及创作工具,创作者可以在合法合规的基础上对此进行二次创作。未来,除了发布在腾讯各个内容平台以外,也正面向全网第三方平台发出测试邀请。

虎嗅就此向腾讯方面求证,得到的回答是,“不是针对他们(字节跳动)内容的回应,只是我们关于‘创作服务平台’的说明。”

一场拉锯三年的“战争”

在此之前,“头腾大战”已数次交锋。

2018年5月7日,张一鸣与马化腾朋友圈的battle首次将“头腾大战”搬上台面。彼时,张一鸣在朋友圈庆祝抖音Tik Tok(抖音的国际版)获得了Q1 App Store免费下载量的第一名,他写道:“celebrate small success”。除此之外,他还在留言区留言:“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这句话直接被马化腾回怼:“可以理解为诽谤。”

而在此之前,2018年3月8日,抖音、火山小视频链接分享到朋友圈有可能仅为自己可见;3月25日,抖音分享到QQ空间仅为自己可见;4月11日开始,西瓜、抖音、火山分享到微信、QQ链接不能播放;5月15日,抖音个人页图片被朋友圈屏蔽;5月16日,西瓜视频网站被腾讯电脑管家标记为不安全网站。

可以说,腾讯与字节跳动的争端其实贯穿了整个2018年,据媒体统计,当年腾讯与字节跳动的司法纠纷高达487起。

此后,双方交锋都以对某款产品封杀的控诉而展开,比如2019年,字节跳动公开指控腾讯对其旗下产品多闪实行封杀:根据腾讯公司强烈要求,您在微信/QQ上的账户信息,包括头像、昵称的权益属于腾讯公司,如果您多闪app的头像昵称与微信/QQ一致,需要修改在多闪app或微信/QQ上的头像昵称。如果昵称是真名,我们觉得可以保留。

多闪app在2019年3月19日下午的弹窗推送

为此,腾讯在天津滨海法院推动一项诉讼禁令,腾讯在禁令申请中认为,多闪app获取用户的微信/QQ头像昵称,是侵犯腾讯所拥有的用户数据,腾讯方面要求多闪app停止使用。

2020年,因用户隐私头像问题双方再次开战,字节在下半年又指责腾讯封杀飞书;2021年2月,字节跳动以反垄断之名,将腾讯告上法庭。

2021年4月,“抖音追剧”遭爱腾优联合抵制,随后引发影视行业声讨短视频侵权,随后4 月 25 日,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局长于慈珂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今年国家版权局将继续加大对短视频领域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

2021年6月,腾讯高管“猪食论”遭舆论抨击,字节跳动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梳理了2018-2021年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的大事记,多达52页的长文,细数2018年至2021年字节跳动旗下产品被腾讯封杀的经历。文末不仅附上PDF版链接,还将其打印出来准备送给评论区高赞读者(随后该文章被发布者删除)。

另外官方还制作了两个附录,其中一部分详细梳理了头腾两家的诉讼情况。比如字节列了腾讯三年多时间发起的25次诉讼,索赔金额从300万上升到1亿,累计金额近4.7亿元。

纵观这场拉锯三年的“头腾大战”,至今在天眼查留下948条关联司法风险,且媒体报道中字节跳动多为引战方,理由基本都是控诉微信封禁旗下产品的链接分享,涉嫌不正当竞争;而腾讯防守反击的理由则大多是字节旗下产品侵犯了产品传播权、产品著作权。

《光子星球》根据诉讼时间简要梳理了部分判决结果。公开信息显示,2019~2020年间,头腾互诉之中,查到的六条全部以字节败诉或者撤诉收尾,腾讯不负“必胜客”的称号,在法律上更占上风,而字节在法律战中处于劣势。

原本,字节跳动挑起每一场战争的诉求都是,希望腾讯停止凭借其市场支配地位进行不正当竞争,解除对包括抖音、西瓜在内创新产品的封禁行为。

如今腾讯方面先低姿态表达了合作的诚意,双方悄悄将业务跑起来不失一种体面的和解方式,也是双赢的商业选择——对于腾讯而言,“企业帝国”将从抖音这个时间熔炉攫取短视频内容的流量和曝光;对于字节跳动而言,“抖音系”则可以拿腾讯版权内容丰富内容生态,二创衍生内容将可以合法使用腾讯最热门的素材。

然而,抖音一封《关于腾讯与抖音商谈对等开放的说明》表面上是向公示双方合作最新进展,实际上不过是抓住腾讯主动示弱用一纸说明来彰显“主客”,很容易让彼此业务推动时罅隙难以弥合。

对此,一位公关策略专家对虎嗅表示,单看晒竞对合作邮件的操作很“幼稚”,除了满足虚荣心,只会让人觉得格局太小:

“抖音晒双方商务合作邮件这操作,既恶心人又打脸了腾讯方面试图破冰的诚意。即便阿里和腾讯相互试探彼此——淘宝特价版放开微信扫码、微信放开部分外链访问权限,也没听说两家合作前先把商务邮件晒出来的,不就在姿态上挣了点面子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什么花花肠子。”

相互觊觎

先说说腾讯孤独求败的游戏基本盘。

互联网这么多年探索下来,广告在游戏面前也就是个“弟弟”——2020年爆火的《原神》轻松帮米哈游一年创收50亿,所以字节跳动早就馋哭了。

公开报道中,字节跳动自2017下半年开始撒网,自建联运团队——小游戏——CP——自研,行军路线循序渐进,步步为营。如今,字节跳动的游戏工作室遍布北京、上海、杭州、深圳。据今年2月份最新报道,字节跳动麾下游戏业务的势力版图已经扩大至10+工作室、4大发行平台和29家公司。

问题是,字节跳动游戏业务的战力如何呢?

一零一工作室眼睁睁被腾讯《天涯明月刀》秀的头皮发麻却无还手之力,话事人杨东迈继而离职(坊间亦有传言是因业务不达预期引咎辞职),于是有育碧工作经验的LJ出来救场。至于绿洲工作室,当初墨麟搞不起来倒腾给三七互娱,三七互娱搞不起来再甩手卖掉的研发团队,字节跳动要盘活没那么容易。

当然,也不能说完全没成绩,字节跳动手里的16款重度游戏如今已经陆续上线,且《镖人》也让人眼前一亮,但无论是一开始就涉足重度自研类型(传统MMORPG)手游,还是押宝休闲类游戏(字节跳动旗下休闲游戏发行平台Ohayoo官网显示,已发行超过150款游戏,如《我功夫特牛》《消灭病毒》等等,总下载量超过5亿,最高单款游戏的流水达到了6亿多),都不那么聪明。

首先,休闲类游戏短期能带来海量新增用户,但是游戏版号、变现一个比一个棘手,更遑论其短如蜉蝣的生命周期,用户留存说多了都是泪。其次,整个中重度游戏产业链的上下游,无论是对电影、动漫、电竞、直播等渠道的把控,还是平台泛娱乐爱好者(ACG,Animation Comic Game,即动画、漫画、游戏)的用户基数都堪称独孤求败,腾讯简直就是天花板。

所以,马化腾能亲自下场和张一鸣 battle短视频业务,但在游戏业务上腾讯压根就没理过字节跳动。

再说说字节跳动一骑绝尘的短视频业务。

知名投资人、今日资本的徐新曾经提出过一个“超级平台”理论:“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了区域老大,所有竞争都是全国性战役,所有生意都集中在手机APP上,在这样一个新时代,互联网企业要么做大成为超级平台,要么出局。”

那么,最近几年出现的规模最大的新型社交平台是什么?你可能一时间没有答案,因为连Facebook也没能推出任何真正意义上成功的新社交产品, 但抖音是个例外。

张一鸣带领字节跳动一头撞进AT的狩猎禁地,遭遇重火力阻击后,竟无意间改写了版图,催生出一个全民型娱乐平台。其可贵之处在于,新生代巨头阵营中,京东是在腾讯阴影下长大,滴滴、小米在新领域壮大,不过是在填补BAT时代老版图的空白,唯独字节跳动展示出了改写版图的实力。

反观腾讯,从微视、企鹅看看、闪咖、QIM、DOV、MOKA魔咔到猫饼、MO声、腾讯云小视频、下饭再到速看、时光、Yoo、酱油、音兔、哈皮、响风,腾讯先后推出了十余款短视频产品,最终这些被寄予厚望的产品或半途夭折或无疾而终,皆难逃“出道即巅峰”的宿命。

如果非要“矮子里挑高个”也就微视和视频号两款产品能拿上台面。

先说微视,二度重启本是腾讯对于抖音崛起的防御动作,当时不仅打开QQ空间、QQ看点、天天快报、QQ音乐的流量入口铺路,还在《创造101》《吐槽大会》等综艺高举高打,最后启动30亿补贴计划吸引达人入驻,甚至连马化腾都亲自上阵摇旗呐喊。

奈何微视的创立、关闭、二次返场皆显得如此“不合时宜”,最终成为扶不起的“阿斗”。

再说被张小龙“偏爱”的视频号,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曾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张小龙对视频号非常重视,“马化腾回复微信一般很快,而张小龙要么回复很忙,要么就不给你回复。但是这段时间只要跟他探讨视频号,张小龙回复得就很快。”

甚至,前脚张小龙刚在朋友圈晒完视频号DAU破2亿,后脚嫡系部门就在月底大规模放开视频号资格“起量”。

张小龙凡尔赛朋友圈截图

而且,从此前“强行置顶朋友圈”、“附近的人”功能被用户怼上热搜就能看出,视频号与微信迭代的区别——微信迭代新功能总是内敛克制、追求合理性、不过多打扰用户;而视频号则简单粗暴、一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霸蛮姿态。

这背后的逻辑其实不难理解:视频号出现前,腾讯生态内的短视频项目向微信要流量时即便张小龙再情愿,也要考虑到产品广告移植进来的生态互斥及用户的情绪反弹;但这一次,视频号不再以单独APP的形态示人,而是内嵌于微信生态中,那自然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这就好比,身体各个器官供血时不再分你我。

可视频号发展至今存在感依旧不强,更像一个寄生在微信生态的视频内容渠道,外界吐槽“数据不好”、“留不住粉丝”、“留不住流量”的言论不绝于耳,更别说其与抖音、快手的差距。

毕竟,快手解决了下沉市场用户娱乐消费的刚需,搭建起深入底层毛细血管的网络服务;抖音聚焦年轻人,通过潮、酷内容成功出圈。此后,抖快在生态搭建过程中,衍生出非常丰富的创作者群体,内容生态也变得越发多元。

除此之外,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还长出了两种能力,社交语言和数据智能:

社交语言能保持用户对平台的黏性,如果你想停止使用,那就意味会丧失很多朋友、同事之间的共同话题;数据智能指算法加持下平台的学习能力不断精进,即用户在享受移动互联网浪潮带来的极度便捷时,也让数据轨迹成为个体难以逃脱的阿喀琉斯之踵——它们记录你的情绪和欲望,最终被编织成数据牢笼,预判我们的好恶。

等于说,抖音在拥有巨额流量的基础上,正逐渐将其中所产生的关系链利用社交、搜索加以沉淀。

所以,字节跳动想撬下游戏、社交任何一块版图都绝非易事,但短视频对腾讯流量盘的蚕食却是不容小觑的隐患。

对文章打分

字节跳动晒腾讯合作邮件为哪般?

26 (87%)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