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教授:从中国回流本土成本太高,没法在美国组装iPhone

2021年11月30日 16:26 次阅读 稿源:观察者网 条评论

面对新冠疫情造成的全球供应链短缺,美国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当地时间11月29日,《纽约时报》发文称,由于原材料的延迟、短缺和价格上涨,陷入困境的美国制造商正尝试从本土寻找新的供应来源,但也因此得作出两难抉择:要么牺牲利益自行承担额外的采购成本,要么将成本转嫁给后手,导致物价被进一步抬高。

访问:

微软Surface精选机型特惠6.3折起 翻新机满100减100

全球供应链危机令节日季蒙上阴影

文/周弋博

同时,也有部分企业通过大量囤积原材料来应对这场危机。但哈佛商学院教授史兆威(Willy Shih)对此指出,这种行为反而会加剧美国的通胀,最终会让企业“自食其果”,“人们订购的东西比他们需要的要多,这加剧了短缺问题”。

史兆威还表示,让产品制造回流美国本土固然是当下的“流行词”,但预计美国制造业因此恢复恐怕还为时过早。过去企业将生产从美国转移到中国时,转移费用可以靠生产成本减少的部分进行支付,如今企业试图反向操作时,却没有可节省的成本来支付转移成本,“(所以)我们就是没法在美国组装iPhone”。

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三家美国企业的案例分别揭示了当下美国制造商应对供应链的三种危机:自担成本、转嫁后手、大量囤货。

由于冬季滑雪人数激增,位于美国犹他州首府盐湖市(Salt Lake City)的运动装备的制造商和经销商DPS Skis迎来了销售旺季,这也对该公司的原材料储备带来了挑战。

与沃尔玛等商业巨头不同,DPS Skis这类中小型制造商缺乏租用自己的货船进行海运,他们能做的只有精益库存、准时交货以及依赖来自中国和其他遥远供应商的货源。

直到今年,DPS Skis一直从中国购买泡桐硬木作为制造滑雪板的芯材。不过,受到海运货轮空间不足和港口超负荷运转的影响,美国从亚洲和欧洲获得成品和原材料的时间愈发延迟。

为了防止原材料耗尽,DPS Skis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找到了新的供货商。

“在10月份,物资供应一度减少,让我们屏住了呼吸。”DPS Skis的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阿德马表示,“我们很高兴能从北卡罗来纳州获得木材。在美国,任何时候你都可以把东西扔到火车上(运输),比轮船或飞机都要好。”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在美国本土买到。该公司的滑雪杖和滑雪固定器仍然来自欧洲,导致该公司不得不空运采购这些物品——尽管空运的费用是海运的四倍。

阿德马表示,虽然公司尽可能选择海运,但它并不便宜——在某些情况下,运送一个集装箱的价格从5000美元涨到了20000美元左右。总体而言,该公司的原材料成本上升了10%到15%。

报道指出,整个美国制造业都在面临原材料成本上升的变化,这不但影响了美国经济,也是造成目前美国通胀速度增快的主要原因。美国劳工部11月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10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长6.2%,创下30多年来的新高。

不过,与其他企业不同的是,DPS Skis无法将原材料增加的成本转移给消费者。

“我们的滑雪场客户在春季下订单,他们已经为即将到来的冬季约号了定价和交货日期。”阿德马表示,公司为野外旅行和度假胜地设计的滑雪板,每副售价在800美元到1400美元之间,“对我们来说,在中游市场改变价格不利于我们与社区的关系,我们必须消化这些成本。”

DPS Skis滑雪板

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的家居用品制造商Honey-Can-Do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但该公司在商品定价上更具有灵活性,可以对成本进行转嫁。

“每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Honey-Can-Do首席执行官史蒂夫·格林斯彭说,“在今年,零售商对于成本增加已经司空见惯。我从商家那里听说,超过90%的供应商都在给他们提价。”

“如果几年前你试图将大幅涨价转嫁给一家大型零售商,人们会担心你们之间的关系。”格林斯邦表示, “但在目前的情况中,这是常态。”

报道指出,Honey-Can-Do的产品售价大约上升了10%到25%,该公司精简了产品种类,将重点缩小到最畅销的产品上,从而提高海运效率。

针对美国制造商们普遍面对的供应链问题,美国政策组织美国制造联盟(AAM)主席斯科特·保罗表示,“你对供应链控制得越多越好。那样的话,你要么是第一个,要么就占了上风。”

不过,要控制供应链也并非易事。Honey-Can-Do公司的主要生产设施就位于亚洲。格林斯邦表示,他曾尝试将生产转移到墨西哥或美国从而缩短供应链,但截至目前还没有找到满意的供应商,“毕竟你也没法去卖你根本没有的东西”。

哈佛商学院教授史兆威(Willy Shih)也指出,让产品制造回流美国本土固然是当下的“流行词”,但预计美国制造业因此恢复恐怕还为时过早。

“我们会恢复,但这比你想象的要难。”

过去企业将生产从美国转移到中国时,转移费用可以靠生产成本减少的部分进行支付,如今企业试图反向操作时,却没有可节省的成本来支付转移成本。史兆威由此得出结论:“(所以)我们就是没法在美国组装iPhone”。

跨国咨询公司埃森哲(Accenture)运营服务集团首席执行官马尼什·夏尔马也表示:“我们的调查结果表明,这种(供应链的)中断可能长达3年。”

Electronics_factory_in_Shenzhen.jpg

富士康

当下的供应链短缺,本土的供应链难寻,美国制造商恰好处在了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地。不过,位于纽约的服装制造商Two-One-Two New York选择了第三条路——大量囤货。

目前,该公司已经囤下了大量的纱线和其他原材料,以应对价格上涨和更高的运输成本。“我们有很多存货。”该公司所有者兼总裁玛丽莎·富梅-南表示,“我们正在观望事态的发展。”

不过,史兆威并不赞同这种做法,甚至认为这会让企业“自食其果”。

“人们订购的东西比他们需要的要多,这加剧了短缺。”史兆威表示,由于企业赶在价格上涨之前抢购供应商品,这反而会使通胀进一步加剧。

对文章打分

哈佛教授:从中国回流本土成本太高,没法在美国组装iPhone

18 (75%)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