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第又没有未来了?

2021年12月01日 11:30 次阅读 稿源:Pingwest品玩 条评论

2021年11月,距离FF上市四个月,距离贾跃亭第一张FF91交车支票三年半,警示函先来了。由于未在规定时间内及时提交第三季度财务报告,电动汽车品牌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日前收到纳斯达克的信函提醒,被要求在60天内提交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

访问:

微软Surface精选机型特惠6.3折起 翻新机满100减100

FF推迟提交Q3财报遭遇“摘牌危机”,资本对其缺乏信心?

文/油醋

外界的普遍解读是,如果不能按时交出财报,这家电动车企有极大可能被摘牌退市。FF及时释出一份《关于收到纳斯达克警示函相关问题的澄清说明》回应了此事。FF在此澄清,纳斯达克警示函仅仅与FF公司推迟提交Q3财报相关,这是一个正常的程序。

在收到纳斯达克警示函后60天内,FF将向纳斯达克提交合规方案,该合规方案将帮助FF获得自提交10-Q的初始截止日期起最多180天的宽限期以提交10-Q或者其他任何未履责文件提交。一旦FF在该计划规定的时间内向纳斯达克及时提交合规计划,FF将恢复到纳斯达克规则下的常规状态。

FF在说明中强调,警示函并不意味着纳斯达克要求公司退市。而在此之前,FF也在其他渠道对外表示,此次财报的耽搁事出有因,财务延迟是因为FF董事会要对“做空事件”进行自查。

此前的一份做空报告,成了此时的“推辞”。

10月7日,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的一份28页沽空报告指向FF,称后者是“新兴的电动汽车骗局”。

FF在9月20曾发布一份报告称其在制造环节取得进展,但J Capital Research在沽空报告中表示,FF前工程主管并不认为公司的电动汽车已经做好准备进入投产阶段。

另一方面,这份做空报告质疑FF存在虚假承诺的情况。FF公司曾承诺在7个月内重新启动其位于美国加州的汉福德工厂并大规模生产电动汽车,并且也频繁释出如休斯顿承包商Gonzalez Group Manufacturing为FF加州汉福德工厂定制的生产设备以及测试准备细节的图片或视频资料,但根据J Capital Research在8-9月的三次工厂参观来看,实际进展并不明显,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仍然有工程问题需要解决。

此外,报告中还对FF的资本运作,以及创始人贾跃亭本身的债务问题提出质疑,断言FF永远卖不出一辆车。

不能忽视的是,J Capital Research对于中概股有着一贯的看衰倾向,做空报告中的一些举证的逻辑关系并不扎实。但这款看不上特斯拉,意在颠覆保时捷的明星产品的交车日期一拖再拖却是事实。久而久之,外界难免又将贾跃亭的新事业归入PPT的旧景里。

贾跃亭本人对于这份报告的评价是“冷饭热炒,无稽之谈”,我们不妨通过公开信息回溯一下FF91的拖延历史。

2017年1月,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法拉第未来高调发布了FF91,同时展示了一些关键参数,比如峰值783kW(1050马力)的功率,0-96km/h加速时间为2.39秒(特斯拉Model P100D的测试结果是2.4秒。同期FF宣布FF91的预订量已经达到64124辆。

2018年2月,贾跃亭在FF供应商大会上宣布销售版的FF91——FF的第一款量产车——将会在2018年年底上路。

2019年9月19日,FF在洛杉矶举办“919 Futurist Day(919未来主义者日)”活动,新任CEO毕福康宣布FF91将于2020年9月开始交付。FF发言人约翰·先令之后又模糊化了交付时间,将在“2020年秋季开始不久之后”开始交付。

2021年3月16日,贾跃亭在社交媒体上透露关于FF91的最新进展, 表示冬季测试和验证过程已经完成,各项指标表现优异,并且确认量产时间节点将在2022年上半年。

2021年10月16日,据外媒 businesswire 报道,FF表示汉福德工厂的建设已经开始,并且相关生产线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会全面确保2022年夏天FF91的量产和交付,但具体时间则改到了7 月。

明年7月,这也是目前FF91这款车官方的交付时间。

在2019年末至2021年初的这一年半时间里,贾跃亭申请个人财产重组以拯救自身从乐视坍塌开始一直携带着的债务问题,希望以此消化掉FF未来发展的“后腿“。FF在2020年4月发表了一份“致债权人信”,恳请债权人对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方案投赞成票。

2020年7月2日,贾跃亭发布公开信,宣布其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程序完成,重组方案正式生效。在彼时的一年之前,深陷债务危机的贾跃亭已经辞去CEO一职,接棒者为素有“i8之父”之名的毕福康。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官方高管排序中,转而担任CPUO(Chief Product User Officer,首席产品用户体验官)的贾跃亭仍然居于CEO毕福康之前。

贾跃亭和FF希望通过领导者的改弦更张来避开信用的舆论漩涡,为企业的未来发展提供积极信号。毕福康在进入新造车之前,也的确已是传统车企中的明星高管,这位宝马副总裁的职业履历中最耀眼的项目就是用38个月打造出了宝马i8,这款世界上最成功的插电混动跑车总计售出超过20,000台,超越了这一细分市场竞争对手销量的总和。

但在踏入新造车领域,毕福康此前其实并没有太多成功案例。

毕福康与同为宝马系的戴雷一同创立拜腾汽车。衔着金汤勺出生的拜腾很快拿到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一汽集团、富士康和宁德时代等,但四轮融资筹得的84亿人民币没有带来一辆量产车,反而在2021年被申请破产重组,令人大跌眼镜。

在拜腾的故事烂尾之前,毕福康在2019年的上海车展上提前改头换面,以电动汽车初创公司艾康尼克的CEO身份亮相,这又成为一个话题,但在那次亮相之后,艾康尼克CEO消声觅迹,再次出现时的背景,已经是FF的全球CEO任命。

这位在新造车领域频繁辗转的“i8之父“,给FF最终量产车落地所加的这一层保险,现在看来也并不很扎实。拜腾此前失速被部分归咎于预算控制的失位。比如用近亿元的价格将整车控制器(VCU)外包给了博世,相比之下,VCU开发的市场价平均只在百万级别。此外,拜腾中国区团队被爆出人均定制毫无必要的高价名片。另一头,300多人的北美团队一年则用掉700多万美元的零食采购费用。带领北美团队的毕福康在其中难辞其咎,甚至一些报道中透露,毕福康在任期间在外就餐时,一瓶店里最好的红酒是必点的。

毕福康的入主向外界透露出FF走技术路线的决心,但传统车企高管试水新造车落得一身灰的案例也不少见。并且毕福康在FF低谷时加入,做起来则已,如果做不起来,苛责声音显然也落不到这位未能力挽狂澜的冒险者头上。

FF的第一款量产车还未落地,预订的路已经铺好。

FF在今年完成纳斯达克上市,同日毕福康也宣布了FF 91的预订政策。FF 91未来主义者联盟版和FF 91未来主义者车型的预订释出,定金分别为5000美元和1500美元(中国地区为5万元和2万元),定金全额可退。其中300辆限量版的FF 91未来主义者联盟版为受邀制,只有少数选定用户才有资格受邀。

FF中国CEO陈雪峰在今年的“919未来主义者共创节”上透露,全球300台邀约制度限量版FF91 未来主义者联盟版已经售罄,FF91目前在中国则已经收到了超过400笔订单。

展台同样先于汽车搭好。

在FF91屡次跳票的间隙,FF首个体验中心在今年5月落户美国纽约曼哈顿。这是FF全球范围内第一家自营的体验中心,未来普罗大众可以在这样的体验店里看到FF91,以及FF81和FF71。

在FF此前的规划中,FF81预计将于2023年量产上市,FF71预计将于2024底量产上市。这将是一个定位从高到低的产品矩阵,其中FF71更被看重,FF71的量产被FF视为最重要的战略目标之一。

在毕福康的愿景中,FF的参照物不是特斯拉,而是苹果,一家轻资产,而重技术和用户体验的科技公司。而在FF的长远规划中,主要的盈利空间在于数字生态系统的内容以及共享出行,相比之下卖车并不重要。

“FF生来就要做变革者的,要为保护地球生态创造出全新的未来出行生态,FF91就是那个新物种。”

贾跃亭对于创立FF的愿景,听起来就要更崇高一些。

而现在深陷一场新的泥潭,FF需要把财报交出去,再把这个“新物种”放出来。

像威马的沈晖对恒大汽车的评价一样——这家电动车企,现在就差汽车了。

对文章打分

法拉第又没有未来了?

21 (87%)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