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370航班迷失七年,大数据追踪能否令其浮出深海?

2021年12月06日 07:59 次阅读 稿源:第一财经 条评论

航班上有122名中国公民,迄今有数十位的家属未签和解书、未收赔偿款。世界航空史上的最大谜团,仍沉睡在茫茫深海之中。2014年3月8日,从马来西亚吉隆坡飞往中国北京的马航MH370航班客机失联,机上载有239人。2015年1月29日,马来西亚民航局宣布该航班客机失事,并推定机上所有人员遇难。不过,近日一名英国的航空工程师表示,他借助多个科学领域的数据测算,推测出了MH370可能的坠毁地点。

访问:

无影云桌面:四核8G云上“超级电脑”1元抢购

这名英国航空工程师名叫理查德·戈弗雷(Richard Godfrey),7年多来一直致力于马航航班的搜寻工作。他的最新研究认为,这架波音777飞机坠毁在西澳大利亚珀斯以西2000公里的印度洋。

这一海域大致符合此前多数专家认定的飞机最后轨迹区域。MH370从吉隆坡起飞38分钟后,从空中交通管制雷达中“消失”。但是,对卫星和雷达数据的分析表明,它又继续飞行了7个小时。

MH370航班上有122名中国公民。为部分中国遇害者家属代理诉讼案的张起淮律师在12月5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关于马航MH370案件的诉讼还没有全部结束,“还在有效期,还在诉讼中”。

目前,还有数十位中国乘客的家属没签和解书,没收赔偿款。

七年坚持寻找

自2014年飞机失联到现在,印度洋海岸共发现了30多块疑似飞机残骸,但仅有三块被高度确认来自MH370。

七年来,中国、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国家从未“终止”调查,一旦有可靠线索就会恢复搜索工作。但目前,各国只找到了非常有限的MH370的残骸(或疑似残骸)。空难调查中最重要的证物黑匣子——飞行数据记录仪和驾驶舱声音记录仪至今未被发现。没有找到黑匣子、没有得出事故原因,调查工作就没有终止。

跨领域的数据为戈弗雷的这一发现提供了支撑。他结合了以前保存在不同领域中的不同数据集,这些数据集的分析结果都指向南印度洋的位置——东经95度,南纬37度,也就是马航航班可能的坠落地。

戈弗雷承认这是一项“复杂的工作”,“有大量的数据需要过滤”。他的工作结合了Inmarsat(国际海事卫星组织)卫星数据、波音性能数据、海洋学漂浮碎片漂移数据和弱信号传播报告(WSPR)网络数据等。“以前我们缺乏跨多个学科的横向思维,来将这些数据结合起来分析。”戈弗雷表示。

过去七年半的时间里,戈弗雷几乎每天都花几个小时在搜索上。他解释称,WSPR网络可以用来跟踪无线电波中的干扰。每当飞机穿过这张网络时,就会收集到反射或散射的无线电波的数据。

“这就好像用细丝在草原上形成了一个网状结构,当你踩在特定的细丝上,我们都可以找到你,当你穿过草原时,我们可以追踪你的路径。”戈弗雷表示,“当这些干扰信号与卫星对飞机发出信号一起绘制时,可以填补一些空白,帮助我们更准确地了解MH370坠毁的地点。”

戈弗雷其人也充满故事。他是“MH370调查”组织的创始成员,他也是一名工程师,具有建造飞机自动着陆系统和自动驾驶系统的知识背景。

2009年,他因故未登上法航失联航班AF447,这使他侥幸逃过一劫。戈弗雷也开始对在海上迷失的航班和定位产生兴趣。当年,法航AF447在从巴西里约热内卢飞往法国巴黎的途中,消失在大西洋上。随后部分残骸很快被发现,最终216名乘客以及12名机组人员全数罹难。两年后,AF447的黑匣子在大西洋海底被找到。

在信息系统和处理大量数据方面几十年的经验能够帮助戈弗雷分析MH370的各项数据参数。他已经与一个团队合作了一年之久,并对这个跨多学科的新想法进行了大量测试。“我们有信心将其应用于MH370的搜寻。”戈弗雷表示。

海底4000米的挑战

这样的“大海捞针”也需要巨大的投资。MH370失联后,马来西亚、中国和澳大利亚宣布在南印度洋展开联合水下搜寻。搜寻工作由澳大利亚主导,搜索区域达到12万平方公里,耗资达数亿美元。

在印度洋对MH370航班进行了广泛的搜索后,这些努力没有得出任何结论性的结果。澳大利亚运输安全委员会(ATSB)于2017年10月结束了对MH370水下搜索的参与。

但ATSB搜索记录的关闭并未阻碍全球对航班搜索的努力。参与了三国搜索的ATSB领导的国际项目负责人彼得·弗利(PeterFoley)表示:“飞机总有一天会找到,因为人们不会放弃寻找。”

2018年1月,美国海洋勘探公司海洋无限(Ocean Infinity)与马来西亚政府签约,进行MH370的第二轮搜寻工作,并称“找不到不收费”,但同样无果而终,该公司于当年5月放弃了搜索。2019年,Ocean Infinity表示将再次尝试搜寻MH370航班,并称其技术和系统“比12个月前强得多”。

“这些大量资金的投入与搜索的区域有关,因为这不仅仅是大海捞针,甚至是在大海里捞一个显微镜下才能可见的东西。”戈弗雷表示。

根据戈弗雷最新确定的航班坠毁位置,可将未来的搜索半径急剧缩小至40海里,大大降低了搜索的难度。不过戈弗雷补充说,飞机残骸的深度可达4000米,这给打捞带来很大的困难。“残骸可能在悬崖后面或海底峡谷中,你可能需要尝试打捞三到四次。”他表示。

4000米深的海底打捞工作不易。不过,Ocean Infinity公司在上一轮的搜索中,就已经使用了八台类似无人机的无缆水下机器人,这些水下机器人能在水下6000米自动搜索。每个机器人都配有扫描声呐、回声测深仪、高清相机和其他探测设备。

戈弗雷承认,尽管打捞的范围缩小了,但新的搜索工作同样面临资金问题。此外,他们还将设计和评估探测和打捞设备的可用性以及海况,并决定启动搜索的时间。“我们希望在南半球的夏季进入南印度洋,也就是大约在一年后。”戈弗雷表示,“我们无法在短时间内就筹集到那么多的资金。”

寻求政府资金支持是一个途径。马来西亚政府曾表示,如果有公司提供可行或可靠的线索,马来西亚将考虑重启对MH370的搜索工作。戈弗雷也表示:“任何恢复搜索飞机的决定都应由马来西亚政府做出,因为该国是该飞机的登记国。”

2019年3月3日,马来西亚交通部长陆兆福在吉隆坡的MH370失联5周年纪念会上表示,如果有民间公司提出可行建议或可信线索,马来西亚将考虑恢复对失联马航MH370航班的搜索。

2021年3月7日,马来西亚交通部部长魏家祥发表声明,马来西亚政府将继续与中国和澳大利亚合作,努力寻求事情真相。一旦有新的有力证据出现,将重启搜索行动,有任何新的进展和重大发现,也会在第一时间通知遇难者家属。

关于诉讼时效,按照中国法律规定,如航空器搜寻未果可导致“时效中止”,或者乘客家属提出要求导致“时效中断”。如果时效中止,在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诉讼时效期间继续计算。如果时效中断,从中断之时起诉讼时效重新计算。

沉船专家、西澳博物馆研究员伊恩·麦克劳德(Ian MacLeod)博士表示,找到MH370只是时间问题。“随着新信息不断被曝光,政府的态度会改变,他们会重新回去找到它。”麦克劳德表示。

对于失联航班的遇难者家属来说,任何关于MH370的新突破都让他们看到一丝希望,尽管他们并不确定能够找到自己的亲人。在空难中失去母亲的格蕾丝·内森(Grace Nathan)说:“找到这架飞机符合全球航空安全的利益,这样我们就可以防止将来类似的灾难发生。”

作者:钱童心 ▪ 陈姗姗

对文章打分

MH370航班迷失七年,大数据追踪能否令其浮出深海?

5 (24%)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