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百亿独角兽裁员30%:所在产业正集体翻车

2021年12月25日 20:27 次阅读 稿源:新浪科技 条评论

2021年,互联网的关键词之一是“更难了”。还有8天就步入2022年,但互联网企业与员工却年关难过。继爱奇艺、快手等互联网大厂之后,蘑菇街也步了裁员的后尘。它于2018年12月上市,当时市值约15亿美元(100亿人民币)。

访问:

微软Surface精选机型特惠6.3折起 翻新机满100减100

“2021年步入倒计时的时候,我被公司裁员了。”

近日,多位蘑菇街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上爆料称,蘑菇街计划裁员,其中技术部门将裁掉80%,整体大概裁员30%。有员工称,“上午谈需求,下午就被裁。”

实际上,这并不是蘑菇街第一次大规模裁员。去年4月,蘑菇街就曾裁员14%,人数高达140人。

从导购电商、海淘购、跨境电商,到社交电商、垂类电商,以及现在的直播电商,蘑菇街几乎一直走在在转型的路上。虽然于2016年就锁定了直播电商业务,但它在直播电商领域并无先发优势。资源与流量一直在向头部集中,而中腰部的企业分蛋糕的难度越来越大。在薇娅、雪梨等头部大主播相继因税务问题被封禁后,直播电商行业也出现一些不确定性。

“在直播带货这个产业链中,带货主播、品牌、MCN相继翻车,平台也不会毫无影响。”一位行业分析师对铅笔道表示。

蘑菇街创立十年,今又遭遇卡点。在竞争激烈且合规要求趋严的的直播电商赛道,如何找准自己的“杀手锏”?期待蘑菇街早日走出困境。

01

蘑菇街裁员过冬

裁员,怕是互联网大厂年底避不开的话题。

先有爱奇艺员工在脉脉爆料爱奇艺裁员20%-40%,后有快手被曝出裁员30%。这次,又轮到了蘑菇街。

近日,多位蘑菇街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上爆料称,蘑菇街计划裁员,其中技术部门将裁掉80%,整体大概裁员30%。甚至有员工称,技术部门调整后只留下三十余人(含前端、后端、客户端、算法等所有技术相关人员),运维部门仅剩3人,产品岗则仅剩2人。

一位被裁的员工在网络上表示,“上午谈需求,下午就被裁。”据他所称,蘑菇街本次优先裁入职不满1年的员工,部分老员工也涉入其中,裁员补偿为N+1.5,部分老员工的补偿金到手可达十来万。

对于以上信息,有接近蘑菇街的知情人士向媒体确认,裁员是属实的,主要为技术团队,但具体比例并不确定。

目前,蘑菇街官方尚未正式回应此事。

“焦虑的心情就突然来了。”一位认证为“蘑菇街java工程师”的用户分享道,“准备出门时,回想起昨天已经被裁员了。习惯早上来一杯的蘑菇咖啡没了,蘑菇的面包没了,飞书账号也没了。”

实际上,这并不是蘑菇街第一次大规模裁员。去年4月,蘑菇街就曾裁员14%,人数高达140人。

彼时,蘑菇街创始人陈琪在内部信中表示裁员是正常的业务结构调整,是为了更加聚焦直播电商、优化掉非核心业务的人员。

至于裁员原因,陈琪在之前的内部信中强调:蘑菇街目前聚焦电商直播业务,公司业务驱动力由流量采购驱动转向运营活动驱动。因此,因为历史原因,公司有部分业务模块与核心业务偏离,无法交付明显客户价值;新冠疫情对时尚消费市场打击巨大,消费者购买力以及商品供应链均受到严重影响。公司经营面临巨大挑战,需要聚拢资源,开源节流。

陈琪还向员工承诺尽力提供高于常规补偿方案,也会为员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包括与猎头合作为员工推荐工作机会,以及通过“蘑菇家”为离职员工解决具体困难等。

而本次裁员,一位相关人士猜测依旧是同样的原因。在他看来,蘑菇街目前资金链并没有外界所言那么紧张,裁员的根本原因,还是基于团队和行业现状所做的应对。

上述认证为“蘑菇街java工程师”的员工同样表示,“被裁员,我觉得也是公司迫不得已才做的。”她今年最大的感触就是蘑菇街的业务成绩越来愈差。“Q1业务需求特别多,Q2虽然做了特别多的突破,但是市场环境与公司就只能这样。”

02

一直在转型 从未有突破

成立于2011年的蘑菇街,由淘宝第51号员工、在阿里工作六年的陈琪创办,最初以女性购物分享及导购社区著称,主要给淘宝站内导流,做“导购电商”。数据显示,当时蘑菇街拥有超600万女性买家,每天向淘宝导入8万笔交易,转化率是同行8倍。

但淘宝很快意识到被第三方导购平台瓜分流量的危机。2013年前后,淘宝开始封杀外部网站,蘑菇街被迫转型电商平台。从此,蘑菇街就一直颠簸在转型的路上,先后尝试过海淘购、跨境电商、社交电商、垂类电商等多个发展方向。

据此前离职的蘑菇街前员工透露,那个阶段,蘑菇街的业务调整非常频繁,一个月到两个月就要重新更换项目,不断推翻之前做的业务。没有优化和升级,而是拿着新业务重新开始做。

历经多次转型,蘑菇街一直没有找到能支撑其发展的路径。在折腾了几年后,蘑菇街在2016年终于开始了直播电商业务。虽然蘑菇街最早入局,但初期还是抱着试水心态,投入并不大,所以其实也错过了行业的早期爆发红利。直到2019年,几乎所有电商平台都开始发力直播带货之后,蘑菇街才确定全面转型直播电商的战略。

兜兜转转,直播成了蘑菇街核心增长动力。财报显示,今年4至6月,蘑菇街平台总GMV为28.64亿元,其中直播GMV达26.00亿元,占比超过90%。

但直播带货也并未改善蘑菇街的盈利能力。过去五年来,蘑菇街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公开数据显示其5年累计亏损45.35亿元。其中,亏损最大的2020财年,一次性亏掉了22.24亿元。

2021财年的总营收再次下跌,为4.82亿元,同比下降了42.25%,亏损额收窄至3.28亿元。

到了今年8月,根据2022财年第一季度报告,蘑菇街总营收降至9196.8万,同比下降了30.57%。亏损额收窄至9549.7万元。此外,官方数据显示,其活跃用户数量仅超过3000万。

在资本市场,蘑菇街的表现也一言难尽。自打上市以来,蘑菇街多次被评价为“最惨中概股”、“仙股”。单说今年,其股价也从年初的2.24美元跌至如今的0.41美元,总市值仅剩4101万,较巅峰时期的30亿美元估值缩水98%。


去年7月初,靠着直播电商这根临时救命稻草,蘑菇街也一度迎来104.8%的逆势上涨,可终究只是昙花一现。

03

“蘑菇街们”迎来至暗时刻

数年过去,直播电商行业早已几度变换光景。

直播电商行业在2020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迎来快速增长,淘宝直播2021财年创造5000亿GMV的成绩。并且,晚于蘑菇街进入直播行业的抖音、快手都获得规模增长。其中,2020年,抖音电商GMV超过 5000 亿元,直播电商GMV为1000多亿元;快手的GMV为3812亿元。

相比而言,蘑菇街先发优势并未显现。

谈到蘑菇街时,很多人会给他添加一个“小而美”的标签。但实际上,从垂直品类出身的蘑菇街,始终面临着人群小众、难出圈的问题。蘑菇街这家小而美企业的困境,也是电商红海中众多腰部企业的缩影。

一方面,由于直播电商的资源与流量一直在向头部集中,而中腰部的企业分蛋糕的难度越来越大。

另一方面,拥有流量的互联网企业们也在对直播带货这块肥肉虎视眈眈。据接近B站的人士称,B站正筹备在直播间中上线“小黄车”功能,让用户能够边看直播边下单购物。

经过内部激烈的试错,如今的蘑菇街,非常坚定自己的路线:不做最大的平台,走红人属性路线。“在没有品牌吸引力的背景下,蘑菇街只能通过培养主播引流。”一位蘑菇街内部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道。

据了解,目前平台上有活跃买家3280万个,活跃时尚主播超过22000个,具备成熟带货能力的主播超过1000个。不过,平台也缺少在全网范围内出名的主播,仅靠中腰部主播,带货进程比较慢。

此外,在业内人士看来,品牌自播或许会迎来春天。头部主播的崛起带来了无限流量,品牌为了上头部主播的直播间,宁愿压低价格,给主播分佣金。但随着主播信任危机的出现,电商直播逐渐回归本质,展示商品、与消费者沟通成为主要任务。但没有大品牌资源的蘑菇街或许很难赶上这一波红利。

流量红利蘑菇街没有享受到,但却赶上了直播带货行业合规化运营的大背景。最近,在薇娅、雪梨等头部大主播相继因税务问题被封禁后,直播电商大环境出现较大变动。

“在直播带货这个产业链中,带货主播、品牌、MCN相继翻车,平台也不会毫无影响。”一位行业分析师对铅笔道表示。

创立十年,蘑菇街迎来至暗时刻。如何在竞争高度激烈且合规要求越来越严的的直播电商赛道找准自己“杀手锏”,也成为“蘑菇街们”面临的难题。

访问:

京东商城

对文章打分

又一百亿独角兽裁员30%:所在产业正集体翻车

23 (88%)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