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张庭夫妇公司陷传销风波 TST微商帝国“大厦将倾”?

2021年12月29日 21:41 次阅读 稿源:国际金融报 条评论

“张庭林瑞阳公司涉嫌传销被查处”“TST”“张庭”“揭秘张庭林瑞阳商业版图”“市场监管部门回应张庭夫妇公司被查”……12月29日,与明星张庭夫妇直接相关的多个词条“霸占”了微博热搜榜、文娱榜及要闻榜显眼位置。与此同时,这对从艺人转型为商人的明星夫妻也陷入了巨大的“舆论漩涡”。

访问:

阿里云服务器精选特惠:1核1G云服务器低至0.9元/月

就在12月28日晚间,一封题为《关于查证函的回复》的书面文件在社交媒体上被广泛传播。内容显示,该回复是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自媒体“李旭反传销”有关日化品牌TST庭秘密所属的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下称“达尔威”)涉嫌传销被查处,并被冻结高额资金的反馈。据称,根据多起群众举报核查,达尔威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依据《禁止传销条例》,该局于2021年6月5日对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传销立案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达尔威的法定代表人为林吉荣(即知名演员林瑞阳),公司旗下的品牌“TST庭秘密”,由林瑞阳、张庭夫妇于2013年创立,以化妆品、护肤品为主打品类,并主要通过线上商城“庭秘密APP”和线下实体店的O2O方式进行产品销售。

12月29日凌晨,TST庭秘密(以下简称“TST”)通过官方微博发文回应称,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自成立以来始终遵从政府指导,坚持合法经营,依法纳税。“非常感谢河北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指导我司排查风险,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我司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随后,张庭、林瑞阳也分别转发了该微博回应。


目前,这一事件仍在持续发酵。12月29日下午,《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到了民间反传销协会创建者李旭,其明确表示,“凡是具备有入门费、拉人头、团队计酬三个特征便可判定为涉嫌传销,TST的模式很明显就具备相关特性。”

涉嫌传销被立案调查

时间拨回至5天前。

12月24日,“李旭反传防骗团队”微信公众号发文称,近日,该团队接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证函的回复。回复称,根据多起群众举报核查,2021年6月5日,该局对上海达尔威涉嫌传销立案调查,并逐级向上级报备,“因上海达尔威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销资金,该局已依法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目前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

与众多日化品牌出圈方式有所不同,TST主要依赖的是娱乐圈资源。一个疑似为TST招揽加盟商的官网显示,六大明星老板是其代理加盟宣传看点之一。根据上述网站披露的信息,TST是由六位明星老板:张庭,林瑞阳,徐峥,小陶虹,曹格,吴速玲共同创建的明星品牌,零成本,零囤货,零门槛,免费加入TST庭秘密,免费代理9大领域产品,公司专业培训,一对一,手把手教你赚钱成功。

明星夫妻创业以及众多明星的背书,让TST的动态一直颇受关注。近几日,随着前述公众号发文内容的发酵,达尔威涉嫌传销被查一事“一石激起千层浪”。

“我们团队是国内一支专业的反传销机构,以曝光传销公司,解救被困传销人员为主要任务,今年上半年,我们陆续接到有网友举报称TST庭秘密涉嫌传销,其中有一个举报者一共投了30多万,已经做到团队长。”今日,李旭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通过调研发现,TST庭秘密经常更换运营模式,但实质并没有改变,表面上以“零门槛、零风险创业”的名义,实则完全符传销三大特征,“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相关规定可判断,凡是具备有入门费、拉人头、团队计酬三个特征的就可判定为涉嫌传销,而TST公司的模式很明显就具备相关特性。”

记者留意到,今年8月初,李旭反传防骗团队曾发布文章详细解析了TST的经营模式为何涉嫌传销。“TST公司将代理分为两种,一种是蓝卡一种是红卡,在TSTAPP上注册会员就会有提示,若想要获得更高优惠,可寻找一位TST代理加入他的团队,即可升级为蓝卡用户。红卡代理分为7等级,从大到小依次是A/B/C/D/E/F1/F。采用‘正价返利’的模式(意思是每个级别的拿货价格都是一样的,但是级别不同返利就会不同),红卡代理商从A到F,团队业绩越高返利越多。且团队业绩计算包括个人与下线的业绩总和。其奖金包括团队个人销售奖金、自媒体业绩要求奖、自媒体教育推广奖、批零差奖金。。。。。。。”


“刚加入的时候,公司培训时称,只要发展100人,连续三个月他和他的直系代理每月业绩达到10万,就可以成立自己的公司,成为公司创始人,”根据李旭反传防骗团队援引举报者的说法,“这样他的‘子子孙孙(下线)’购买产品,他就能拿到2.5%-5%的提成,而且公司还承诺这个创始人能够世袭。随着时间的推移,网友看到团队成员大量囤货但无法卖出,为了发展下线,很多人谎报自己赚钱数目。”

就上述举报者所言是否属实以及企业涉嫌传销的相关问题,12月29日下午,《国际金融报》记者根据天眼查显示的公开电话试图联达尔威方面,不过当记者表明采访来意后,其相关接线人员表示,总机电话无法转接相关部门。

针对这一备受关注的事件,12月29日上午,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反不正当竞争科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该局为调查此事出动了将近400人次,成立了17个人的专案组,早于今年6月份对此事立案调查,“这个传销组织具有跨度时间长、涉及人员多、涉案资金大三大特点,时间是从2013年开始。从目前的调查来判断,这属于一种经营性传销行为,经营性的传销目前来看还不足以构成诈骗型的传销。随着案件的进一步调查,如果他具备了诈骗性传销的行为,我们会依法向公安机关移送。”


“传销行为分为诈骗型传销和经营型传销,经营型传销以实际经营为目的、销售业绩为计酬依据,情形较为单一。而诈骗型传销以经营为名,实际通过‘拉人头’、收取‘入门费’等方式获取非法利益,情形相对多样。”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若经营型传销情节严重,可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可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董毅智进一步表示,自2017年云集因传销被罚以来,“涉传”风险依旧伴随着社交电商行业,“网络传销因手段隐蔽、涉众群体广、标的虚拟化、违法成本低、首脑高智化等特征,游离在监管‘灰色地带’。”

商业帝国频出问题

TST全名是“Tin‘s secret”,寓意是张庭的冻龄秘密。目前,该品牌主要有冰肌如玉系列、活色润颜系列、冻龄蜜系列、日化系列、防晒系列、身体系列、面膜系列等产品。根据公开资料,自2014年至2018年,短短四年,TST成为微商届的明星品牌,被誉为“微商第一品牌”,创始人张庭、林瑞阳的身价也跃升至百亿级别,2019年1月,林瑞阳曾发售了自己首本著作--《林瑞阳告别林瑞阳》,而这本标榜为“研究新时代中国微商行业的权威图书”的宣传语是:揭秘亿元微商实战教学课件。

“今天好多朋友问我了,具体啥情况我也不懂,但是我们之前也没觉得是传销。”12月29日下午,来自江苏的小徐这样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其曾经也是TST销售链条上的一员,在朋友圈发布TST产品的使用情况一度成为了每天都要做的事情,但到现在,对于这个品牌以及背后的公司,小徐却坦言“并不了解”,“早前大家都是奔着赚钱加入的,但是我们这样最低级别的也赚不到钱,所以后面都改成单纯的使用产品了。”

搜索TST,百度出现的首个链接就是跳转到淘宝产品页面。在社交媒体上,不少消费者会询问关于该品牌产品的功效等问题,但一位日化行业从业者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日化圈子里大家对这个品牌的关注度并不高,“毕竟路子不一样”。

尽管跟一些大牌产品相比其知名度不高,但TST关联公司达尔威近年来却创下了惊人的销售业绩。根据澎湃新闻早期的一篇文章,TST官方微信号曾披露,2018年冠军代理商的销售额超过6000万元。仅排行前10名的微商就已经贡献了总计近3亿元的销售额。据称,在TST的网站上,TST雅典娜团队负责人吴欣欣在讲述自己发家致富的一篇文章中称,她的团队一个月销售业绩最高能达到9000万元。不过,记者今日并未能从官方渠道找到这些信息。

围绕在TST身边的,还有来自明星的光环。其创始人之一的林瑞阳,早年在琼瑶剧《一帘幽梦》等电视连续剧中饰演男主角,此后火遍大江南北,曾有“台湾第一小生”的称号。张庭也出演过《绝色双娇》《穿越时空的爱恋》《武媚娘传奇》等一系列电视剧,一度火遍两岸三地。

张庭夫妇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宣传TST的产品,并以此发家致富,跻身于知名企业家行列,建立起了属于他们的“微商帝国”。天眼查App显示,当前,张庭相关公司有90家,其中,由其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77家,均位于上海市,而林瑞阳则关联69家公司。截至目前,包括达尔威在内,张庭与林瑞阳夫妇共同关联11家公司。此外,包括陶虹、林志玲、明道等在内的诸多艺人均为该品牌“站过台”。

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微信公众号“绿色青浦”曾在2019年初发布过2018年度青浦“百强”优秀企业名单,其中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位列榜首,申通快递、韵达货运、上海家化都在其后。

庞大的商业帝国背后,TST的产品和张庭夫妇也多次站在“风口浪尖”。比如,在2016年初,就有消费者在微博发布文章《TST庭秘密导致毁容》称,自己使用TST产品导致脸部溃烂。2016年7月,《消费者报道》指出,其收到多名消费者的投诉,称自己在使用TST活酵母产品之后出现不同程度的过敏,脸上出现硬疙瘩、痘痘等不正常症状。

天眼查App显示,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曾因拖欠供货商货款被判赔。判决书显示,达尔威公司拖欠銮威公司“电动睫毛卷翘器礼盒装”订单货款36万余元、“洁面仪数据线”订单货款783元等。原审法院认为,达尔威公司以关联公司与銮威公司存在其他纠纷为由拒付系争款项,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判决达尔威公司支付所欠货款及相应违约金。达尔威公司上诉,被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驳回。

明星股东会否受牵连?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达尔威成立于2013年6月,注册资本2.237亿元,其法人代表和董事长为林吉荣。根据时间线,作为TST的运营主体,达尔威此前曾被传出将闯关资本市场。2019年4月,有报道称达尔威正在筹备在中国台湾上市,报道还援引了接近达尔威人方面知情人士的说法,指出该公司已聘请德勤入驻,计划上市时间是当年9月份。不过,最终相关传闻不了了之。

而更早一些,2017年11月,从事日用玻璃制品生产与销售的上市公司山东华鹏曾发布公告称,拟以不超6.5亿元收购达尔威持有的巨擘亿网51%股权。然而,数天之后,这一收购便草草收场。根据山东华鹏彼时的说法,鉴于达尔威与巨擘亿网之间资产存在重叠与交叉,难以有效区分,且巨擘亿网业务对达尔威存在重大依赖,经审慎研究,终止本次战略合作。

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在达尔威的股东名单中,前三大股东分别为上海广鹏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上海胜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及上海上阳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分别持股35.18%、31.86%、12.61%。而演员陶虹也在列,其直接持有达尔威的股份为1.93%,此外,陶虹旗下的北京最陶然服装服饰有限公司持有达尔威4.70%股份。

此前,媒体曾报道称,张庭和陶虹二人还曾共同经营着一家文化传媒公司。该公司曾用名为“陶不庭文化传媒”,陶虹个人为其股东,但在今年7月,公司名称变更为“淘不庭文化传媒”,“陶”字从公司名称中去掉。此后的11月,陶虹退出该传媒公司股东。

不过,记者注意到,虽然陶虹不再以自然人身份持股淘不庭公司,但她100%持股的北京最陶然服装服饰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对比2020年有所上升,从此前的4.6098%上升为了6.5009%,差额刚好是陶虹“抛掉”的1.8911%。

目前,社交媒体上不少关注的人士也将“矛头”指向了这些明星股东,认为公司如果最终被证实存在问题,陶虹等也难辞其咎。

上海市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元熹对记者表示,从公开资料看来,达尔威公司涉嫌经营型传销被市场监管局调查,根据法律规定,涉嫌犯罪的,市场监管局将移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陶虹的主要风险在于如果作为股东、董监高明知、参与了非法传销活动,被认定为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将可能被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国际金融报)

对文章打分

明星张庭夫妇公司陷传销风波 TST微商帝国“大厦将倾”?

9 (6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