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业超30名高管离职 中层先裁别人,后自己被裁,降薪三成找工作

2022年01月09日 15:29 次阅读 稿源:时代周报 条评论

2021年,“双减”政策出台,教培行业换了天地,教培人何处去?“行业剧变,年轻人还有机会重新再来,我们这些人反而更困难。”几个月前,35岁的李晟(化名)还是一家头部在线教育公司的地区运营总监,志得意满。

访问:

微软Surface精选机型特惠6.3折起 翻新机满100减100

“双减”政策2021年7月出台,校外教培行业一夜之间由夏入冬。教培人行至职业生涯最大关口,留下还是离开?

李晟披露,他所在公司约50名中层管理人员,目前留下的已10名不到。不过,高管团队仍保持稳定,15名高管无一人离职。

在李晟看来,留守高管并非出于看好公司前景才选择留下,“而是因为失去走出舒适圈的勇气,被套牢了。”

行业大变,高管出走自是常态。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2021年,教培行业头部公司已有超过30名高层离职,他们当中原本就有部分由互联网企业而来,如今选择再度回归。也有高管离职重新启程,或跨行创业,或合伙设立投资基金。

这些高管从业经历丰富,早已完成经验和名声积累。行业变动,对他们的影响有限。


头部机构总裁离职,中层降薪三成再就业

2022年的第一天,教培机构的K9学科类培训已全部停止。辉煌的教培时代落下最后帷幕。

两天后,好未来(TAL.NYSE)公告称,白云峰已于2021年12月31日辞去集团总裁职务。白云峰是好未来2021年以来第三位离职的高管,也是“双减”政策落地后首位离职的头部教培公司总裁级高管。

2005年,白云峰加入学而思(好未来前身),是助推学而思赴美上市的关键人物。2022年1月4日,白云峰现身航天企业莱特兄弟内部活动,表示将担任莱特兄弟联席董事长和CEO。

“双减”政策的影响如此深远,让人出乎意料。

政策落地后,李晟所在公司总部随即出台裁员方案。第一批裁员名单以应届毕业生和职能部门人员为主。当时,李晟还满心认为,首批裁员后,公司仍有能力保留大部分核心员工。

随后一个月,他执行总部裁员指令,处理区域员工的离职事宜。“在内部会议上,我一直鞠躬道歉,替公司感谢大家的辛苦付出,希望有机会能再度重逢。”李晟回忆说。

行业剧变已是事实,裁员获得了大部分员工的理解。这些离开的人没有提出太过苛刻的要求,这让李晟松了口气。“我没预料到的是,整个部门最后一个被裁员的是我自己。”说到此处,李晟苦笑一声。

2021年8月初,人力部门通知李晟回北京总部开会。会后,他被领导单独叫进办公室。领导言简意赅,企业经营形势恶劣,会有更多人离开,让李晟“做好这个准备。”

那一刻,李晟才明白,和其他员工一样,他终究还是成为了“弃子”。“从性价比来说,比起年轻人,我们才是公司最优先考虑裁撤的那批人。”李晟说起往事,坦然不少。

越来越多的行业高层跳槽,中层离职,李晟在认真思考出路。

他大学本科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有技术功底,但还是决定把运营作为再就业的主攻方向。“35岁有经验的运营人还有公司愿意要,但35岁无经验的程序员真的没有市场了。”李晟说。

他预估,自己在就业市场还有机会,“教研、老师这些岗位是最难的,要么去体制内,要么就得从头再来。”

李晟如愿进入一家互联网企业,规模不大,主营游戏发行业务。高管团队普遍年轻,顶头上司比他还小一岁。“收入是此前的70%,不多,但够养家糊口。”李晟心有不甘,但依然语气平静。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0日,2021年教培相关企业注销或吊销的数量共计约32.85万家。

“校外教陪行业的大部分人终究要离开。同事们有的转型做自媒体,有的在直播带货,有的卖保险,也有人还处于失业状态。我已经很幸运了。”李晟说。

CFO、CTO跳槽更容易

相比中层管理人员,行业头部企业的高管去留更为自如。

2019年,在线教育成为风口,疯狂“烧钱”营销,也斥巨资从互联网企业中挖走了众多高管。如今,不少人又选择回流互联网。

在线少儿英语品牌VIPKID CMO(首席营销官)赵一成曾任职当当网、凡客诚品、乐视网等。“双减”政策出台的2021年7月,赵一成就从VIPKID离职,跳槽到汽车之家(ATHM.NYSE),担任市场部副总裁。

同月,原新东方在线(01797.HK)CTO项碧波也加入汽车之家,任CTO一职。

9月,知乎(ZH.NYSE)任命范博为教育事业部负责人。范博此前担任在线教育企业乐学在线的营销VP(副总裁)。

10月,原学而思培优CTO李京峰加盟T3出行,负责产研。李京峰曾任百度产品总监、智联招聘CTO等职。

11月,百度(BIDU.NASDAQ)宣布,任命原好未来CFO(首席财务官)罗戎出任百度新一任CFO。罗戎自2014年起担任好未来CFO,此前曾在微软、联想、艺龙等公司工作。

VIPKID CTO郑子斌也似有新动向。他曾任谷歌中国技术总监、百度副总裁等职,是业界公认的技术大牛。2021年11月,由前大众中国高管苏伟铭创立的“宾理”汽车正式加入“造车新势力”。郑子斌正是宾理汽车母公司BeyonCa HK Limited的五位股东之一。据媒体报道,该名股东拥有谷歌、百度和VIPKID的任职经历。

CFO跳槽更容易。教培企业CFO的离职率明显高于其他高管岗位。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2021年至今,传智教育(003032.SZ)财务总监曲晓燕、VIPKID CFO桂镭、精锐教育(ONE.NYSE)CFO左鸿刚、好未来CFO罗戎、豆神教育(300010.SZ)财务总监刘顺利先后离职。2021年9月,生物医药企业臻和科技宣布,原精锐教育CFO左鸿刚任CFO。

高途(GOTU.NYSE)副总裁刘威曾任搜狐视频总经理,2015年加入高途后便一直负责高途课堂,是陈向东的左膀右臂。

很长一段时间,高途课堂都是高途集团最重要的盈利业务。2021年8月,刘威辞职。高途前员工林萌(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陈向东有情怀,而刘威更务实。两个人搭档得很好。我都想不到公司还有谁能接替刘威。”

林萌说,“我相信陈向东不会放弃教育行业。他充满理想主义气质,一直都是理想主义者。”她觉得,无论是陈向东和他的高途,还是其他仍留在教培行业的从业者,都是“值得尊敬的勇士”。

“某种意义上,他们也许现在更有可能实现心中的教育梦想。”林萌说。

对文章打分

教育业超30名高管离职 中层先裁别人,后自己被裁,降薪三成找工作

5 (45%)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