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大CEO评患者接受猪心移植:二师兄对人类健康贡献最大

2022年01月12日 17:22 次阅读 稿源:凤凰网科技 条评论

1月12日消息,近日,全球首例心脏病患者接受猪心移植的消息引发热议。针对此事件,华大集团CEO尹烨在社交媒体账号上发布长达11分钟评论视频,他表示在人类器官移植的历史中,二师兄对人类健康贡献最大。

访问:

微软Surface精选机型特惠6.3折起 翻新机满100减100

在视频中,尹烨介绍,用动物给人类器官移植作为供体并不是近些年来才有的新鲜事,早在1984年,就有用狒狒,也就是“大师兄”的心脏进行移植的手术案例,可惜手术虽然成功,但过了两周,这位接受移植的婴儿却心脏衰竭死亡,原因是自身免疫系统的排异反应。在学界长达数十年对器官移植的研究后,2021年纽约大学朗格医疗中心成功把一个猪的肾,连接到一个病人腿部的血管上。这个基因改造的肾,在病人的体外工作了54个小时,而且并没有引发所谓的这种免疫的排斥反应。这条消息一时间轰动世界,让困扰医学界多年的异体排斥的问题看到解决的希望。

1月10日有消息称,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成功将一颗经过基因编辑的猪心脏移植到一名57岁终末期心脏病患者体内。移植手术中使用的猪已经过基因改造,术后三天该男子状况良好,移植心脏正常跳动。手术领导者格里菲斯在采访中表示,“我们也乐观地认为,这场世界首次的手术将为未来的患者提供新的选择。”


那么基因改造后的异种间的移植今后是否会被普遍采纳?是否会出现像免疫排斥、未知的病毒感染的问题?尹烨在视频中提到,异种间移植本身伴随着巨大的伦理争议,也缺乏对应的一些标准监管和对应的法律法条,目前针对这个问题,世界卫生组织也仅有一条敦促案。这个技术,无论你喜不喜欢,无论你接不接受,这个技术都会就由此发展下去了。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希望人类永远不要忘记谦卑铭记人性之本。”

附:视频全文

大家好,这几天尹哥和华大的小伙伴又进入到抗疫的模式了。但正好老家的朋友寄了一点酸菜血肠给我,今天早上我们就吃了一个杀猪菜,吃着吃着突然就发现又被二师兄刷屏了。原来今天早晨有一个非常重磅的消息就是:美国的科学家成功把一个经过基因改造的猪心,成功地移植给了一个人类。

这个应该来讲是一个很重要的突破了。随着人类寿命的提高,很多的心脏病病人,其实是没有机会得到一个有效的供体的。所以从大师兄到二师兄,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历史,看一看动物到底对人类的器官移植贡献有多大。

为什么说大师兄?大师兄其实不是猴,大师兄严格意义上讲,最接近它的物种应该是山魈,山魈其实跟狒狒是非常近的,所以尹哥就要从这只狒狒开始讲起。没有讨论二师兄可以移植到人类之前,因为当时没有很好的基因操控技术,所以如果我们人类需要一个供体的话,它得是跟人类比较接近的高等灵长目的动物。那么早在1984年的10月14号,有一个叫博克莱尔的小女孩,她出生在放利福尼亚,是一个提前三周 (出生)的早产儿。但这还不是主要问题,她的核心问题是有非常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出生12天以后,这个小女孩的病情非常的恶化,她的父母当时就接受了一个建议:选择了一只狒狒,也就是我们说大师兄,作为她的移植的供体。在当天的上午手术就已经成功了,移植后的心脏自己已经会跳了。当时这个消息也是引起了非常大的一个轰动,但是为了保密,并没有去公布婴儿的照片和她的名字。后来这个小女孩一切也都正常,而且状况还有所好转。但是又过了两周,她的情况急转直下,最终是在11月16日死亡(评论区字幕更改),原因是心脏衰竭。后来分析原因,可能不是供体心脏的问题,而是由于它自身免疫系统的一个排异反应,简单地说就是小女孩体内的免疫细胞直接杀死了这来自于一个异体的心脏。

那么如果说起器官移植,特别是心脏移植,我们可能先要讲一讲人对人的移植,因为人和人都是同一个种。其实最早的人类的心脏移植发生在1967年的12月3号,是由一个南非开普敦的医生叫做巴纳德,他直接完成了第一例成功的人对人的心脏移植。移植手术本身非常成功,但是患者是在18天内死亡了,他的死因也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排异反应你可以思考一下人的心脏其实是非常精密的泵和阀,这一过程中,固然需要一系列外科医生非常强的,手部的精妙的显微手术能力。但是关于当时的内科,可能还没有跟上的很好。然后你回头看今天的异体移植的成功率,它其实是越来越高的。根据国际心肺移植协会统计的患者,目前接受了移植后1年3年5年10年的同期存活概率,分别已经达到了85%、78%、7296和60%,已经是这种器官移植之后非常高的一个存活率了。

那么我们为什么会从最开始仅仅有十几天,后来可以一直延续到10年甚至更长时间?只要我们知道了它的原因,我们就有办法去想办法找到一种克制这种原因的办法,具体来讲就是由于环胞素的出现。什么是环胞素?这是一种被广泛应用于防止器官移植之后产生免疫排斥的这样的一种免疫抑制剂,它可以去抑制免疫当中的T细胞活性,这样的话人类就可以逐渐地去接受到原本不属于你的这样的一个器官。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这种抗排斥的药物的出现也极大的增加了我们现在异体之间器官移植的成功率

在2018年12月10号,当时的Nature《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尹哥印象也蛮深的。它是关于异种移植的,是把一个经过基因改造的二师兄即猪的心脏又同位,还是还原到了心脏的位置上,移植给了大师兄——一只狒狒的体内。那么这次移植成功坚持了多少天呢?195天。所以这篇文章其实给后来的一系列的医学的一些实验和进展都带来了一个长足的信心,我们看到了人类或许可以,通过这样的异种间的同位器官移植,拯救很多人类的生命。

那么果不其然,在去年 (2021年)的10月20号,纽约大学又发表了一个轰动世界的新闻,当时这个也是各个自媒体一顿刷屏,有人说猪腰子可以让人用了,有人说再也不怕肾亏了。就是这个大学的朗格医疗中心成功把一个猪的肾,连接到一个病人腿部的血管上。这不是原位移植啊,并不是把肾放到了肾的位置上去,但是它起到了一个肾的作用。那这个肾可不是直接从猪身上长出来的肾,而是经过了基因改造的肾,在病人的体外工作了54个小时,而且并没有引发所谓的这种免疫的排斥反应。这个非常了不起的手术,实际上是在9月份就已经开始进行了,当然不幸的是,这位接受了猪肾移植的病人最终脑死亡。但是这个医疗中心它的声明,当时提到了病人的家属同意在为这个病人移除所有的这些生命维护仪器前,让他参与实验。也就是说,我们要感谢这位非常了不起的病人,其实也应该感谢这只经过基因改造的猪,两个不同的物种,其实都为人类的生命延续做出了巨大的科研贡献。

科学家们其实对这个文章有一个很好的评价,也就是说除了手术的成功,更值得期待的是这只经过了基因改造的猪。通过这个非常短暂的实验来看。它似乎解决了困扰医学界多年的一个异体排斥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可不可能在猪身上,去做出一个完全是由人细胞?或者说可以绕过人体免疫系统,不排斥的这样一个器官,让这样的一个原来的梦想,逐渐照进了现实。

那么其实当第一次突破之后,你会看到成千上万的类似的突破就会蜂拥而至。就在1月11日,今天早晨就尹哥吃早饭时间的这段消息,根据美国的马里兰大学的医学中心,一个外科医生透露,一位57岁的这样的一个心脏病患者,在上周五接受了一个经过改造的猪心的移植手术。目前他的健康情况是良好的,这也是人类首次将一个经过基因改造的猪心移植到惠者的体内,有望是给这种日益短缺的心脏资源带来了一个全新的解决方案。那么从今天这个数据来看,外科医生透露他已经产生了脉搏,也产生了血压,逐渐开始向着病人原有的心脏的功能开始恢复和替代,但是他们还不知道这个现象能维持多久。他们希望的这种手术可能会带来一个全新的时代,也就是说我们未来都可以通过在猪身上,或者假如说我们可以在体外去经过三维分化,产生这样的器官来完成(我们的受体替代的作用)。

移植到这个病人体内的经过改造的猪心,是来自于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叫Revivicor的这样的一个公司所提供的猪。这个猪本身被修改了多处的基因,比如说他们会把3个核心的基因给关闭了,这样的话就避免了它会引起相关的这种免疫排斥,此外它还加入了6个人类的基因,同时还关闭了1个生长的基因,以防止猪心长得太大,如果长得过大的话,它可能也会给移植带来很大的麻烦。

其实我们从历史的角度去思考,我们今天大家可能广泛理解的,比如说中和抗体,其实今天我们做的人源化的中和抗体,已经都是在基本上小鼠身上所产生的。最开始人类治疗肿瘤的这些抗体的药物是来自于鼠源的,所以在治疗肿瘤的过程中会产生非常强烈的一种免疫排斥。后来就从鼠源的变成了人鼠嵌合的,再从人鼠嵌合的变成了今天在鼠体(杂交瘤细胞)内,可以产生全人源的这样的一些抗体。再或者还有一种技术,现在叫PDX (Patient-Derived xenografts)技术,也就叫异种间的移植技术。比如说肿瘤病人有了一个肿瘤,我不知道哪一种药物对这个肿瘤有效,我就把肿瘤细胞移植到一只我们称之为裸鼠,就是没有免疫功能的这样的小鼠身上,让它长出一个跟人体内肿瘤。基本上是一个同质化的这样的一个肿瘤的实体,然后对小鼠身上的肿瘤治疗如果有效,再把这个方案指导病人的治疗。这个技术其实也问世差不多有将近10多年的时间了,所以医学的进步,其实有的时候还真的是“过去异想天开今天勉为其难而未来则会习以为常。”

其实关于人类的再生,人类的长寿和人类的永生,始终都是在这个时代乃至这个世纪要讨论的话题。尹哥其实反对任何个体的永生,但是尹哥希望每一个人都可能会健康百岁。早在差不多十几年前是不是快有20年了,当我第一次看《逃出克隆岛》的时候,就是说每一个人都培养一个克隆人,然后如果等你自己身体有部件(出现问题)了,就从克隆人的身上,去把他的器官拿下来,再为活人换上,因为他的基因跟你一样。我当时也对这种生物技术的滥用和对伦理的肆意践踏产生了这种深深的惶恐。技术本身并无对错关键在乎用者之心

还是那句话没有科技的人文或许是愚昧的但是没有人文的科技一定是危险的今天的科技,包括刚才讲的一系列的基因改造后的异种间的移植,其实它本身也都伴随着巨大的伦理争议,我们也缺乏对应的一些标准监管和对应的法律法条。但其实早在2005年,世界卫生组织就对动物供体和人类之间的器官移植有过一次非常激烈的相关讨论,这次会议的焦点核心就是伦理,包括这种移植之后会不会带来一些像免疫排斥,也包括有一些来自于供体身上的一些未知的病毒。当时达成的一致意见其实算是一个敦促案,它敦促会员间只有这个国家具备相关的管理控制和监督机制的时候,方可允许异种移植。但是你听这句话其实也可能每个国家都会觉得自己具备这样的能力

不管怎么讲,我们看到了像英国美国,还有包括南非等等,这些原来很强的,这些在再生医学上在器官移植上走在前面的这些国家,已经开始了一系列的对应的临床研究和实验。我相信这个技术,无论你喜不喜欢,无论你接不接受,这个技术都会就由此发展下去了。特别是如果经过基因改造,可以在体外去产生接近完美的人类器官供体,而甚至有一天我们已经可以不再伤害动物,直接通过3D打印加三维分化,体外去培养这样的三维的组织乃至器官,那我相信我们人类的寿命还会因此而大幅度的延长。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希望人类永远不要忘记谦卑铭记人性之本

对文章打分

华大CEO评患者接受猪心移植:二师兄对人类健康贡献最大

3 (1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