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万年轻人在Soul里“等待戈多”

2022年01月18日 16:29 次阅读 稿源:IT时报 条评论

900万年轻人在Soul等待“社交元宇宙”。尽管他们对这个词语所知尚浅,从未见过,也没听说过它的全貌。“社交元宇宙”的概念来自Soul创始人张璐,决定进军元宇宙后,Soul玩法愈发复杂,体量也随之庞大。据招股书,Soul日活用户数达到910万,其中73.9%来自90后。

1月4日,Soul发布2021年度用户社交报告,不同于网易云音乐、QQ音乐等互联网软件的年度歌单、运势,Soul的报告名为“2021年社交元宇宙报告”,少有人关注多出来的三个字,官方也并未额外说明。

Soul广场上,关于“元宇宙”的氛围恰似爱尔兰现代主义剧作家塞缪尔·贝克特的《等待戈多》:“什么也没有发生,谁也没有来,谁也没有去。”

最近,一则消息又将Soul的野心推得更远。

据企查查显示,Soul关联公司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的包括“社交元宇宙”“任意门元宇宙”等多个元宇宙相关商标被驳回,这批商标申请于2021年9月,国际分类涉及通信服务、科学仪器等。

尚未搭建起“社交元宇宙”,陌生人社交旧的问题仍在,新的质疑也在发芽。《IT时报》记者找到3位Soul资深用户,聊聊Soul与它等待的“社交元宇宙”。

“元宇宙”躲不开电信诈骗

“第一个在Soul上找我聊天的就是个骗子。”互联网从业者,如今25岁的李欣(化名)说。

2019年,还在上大学的她看着朋友眉飞色舞地炫耀在Soul认识的男朋友,好奇地下载了App,没想到第一次就碰上经典的“大兵骗局”。一个男生用蹩脚的英文私聊她要加微信。转移阵地后,男生才告诉她自己是“美国大兵”,因为军队部署困在中东,要她帮忙运送黄金。

来到Soul已经450天的在读研究生张可回忆,1年前自己便遇到过这类骗局,他告诉《IT时报》记者,在学校的毕业二手群里,“求购Soul账号”的消息一周起码能瞥到三四次。

几次因为“杀猪盘”出圈后,Soul开始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2021年着重治理诈骗,推出《星球防骗指南》等警示措施。如今,在Soul的广场上,谨防“杀猪盘”的官方提醒时不时跳出。

但问题仍旧存在,2021年12月7日,昆明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曝光一起案例,一名女生被Soul上认识的男子骗走16万。陌生人社交平台常常是诱骗、套皮注册等违法行为的温床,“社交元宇宙”也不能置身事外。

交往止于互联网

2021年毕业的刘落落(化名)使用Soul有1400多天,她喜欢写信,曾和Soul上认识的朋友约定写纸质信,缓慢的信息传递方式也将情感拉长。6月,刘落落按着Soul上的朋友们所在地规划了一场毕业旅行。

刘落落的毕业旅行

刘落落的毕业旅行

更多人的Soul之旅,始于“不看脸”,以“相忘于江湖”结束。整个相识、分别的过程都完成于互联网,张可、李欣皆是如此。

对于这一点,张可有自己的看法。“大多数人都匹配到异性,大多数人是为了暧昧。异性友谊本就是个有争议的话题,更何况在人如浮萍的网络之上。当新鲜感过后,人们就老老实实相互忘记。”

李欣决定离开Soul,是因为一个朋友卸载了Soul。两人不是经常聊天,却经常给对方的瞬间点赞。失去联络,在Soul上显得如此稀松平常。用刘落落的话来说,这里的关系“脆弱而真实”,对陌生人你会不由自主地坦诚,也会更加随意地离去,范围永远被限定在熟人社交之外。

Soul的用户流失率一直居高不下。据QuestMobile在2020年发布的数据,Soul近一年平均人均月使用时长只有15分钟,用户黏性较低。

在Soul广场上,一些“相亲警告”般的话在反复流传:“别去招惹那些xxx天以上的人。他们大多已经在Soul认识过一个难忘的人。你的一句你好、在吗,在他们看来乏味至极。一开始,他们可能也不是为了相亲来到这里的。”

xxx往往是1000左右的数字。这些人是Soul的资深用户,往往早已熟悉“社交元宇宙”的规则:止于互联网。

“灵魂陷阱”

无论是不是“元宇宙”,陌生人社交无法改变的核心功能或许仍在于“匹配”。

张可说,一开始来到Soul,是被许许多多有意思的测试题吸引,他告诉《IT时报》记者,在语音匹配功能出来之前,早期Soul的一大乐趣是寻找各种性格测试里相配的人。

在Soul的前几版产品介绍中,它被描述成“一款陌生人性格匹配社交App”,通过图片、音乐等兴趣匹配进行交友,为用户推荐相同兴趣和价值观的人。而在最新一版App Store的产品介绍中,Soul是“基于兴趣图谱的年轻人社交元宇宙”。

从诞生之初的“灵魂社交”到“语音社交”再到靠游戏市场风潮起来的“社交元宇宙”,Soul身上的标签从来就不曾少过,每隔一段时间,Soul 主页的星系旁就会多出一项新功能。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Soul创始人张璐被问及是否会加快产品迭代速度,他说:“社交平台是很难长大,也快不了。”但追求上市的动作,或也暴露出其盈利上的焦虑。据其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2020年,Soul营收分别为0.7亿元及4.98亿元,新业务拓展背后是扩大的亏损:在这两年中,Soul净亏损为3亿元、4.88亿元。

据企查查数据研究院发布的《近十年陌生人社交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的十年间,陌生人社交赛道融资达474起,披露总金额达292.99亿元。

图源:企查查

在最近举办的WISE 2021峰会上,Soul创始人特别助理黄子扬表示,Soul不仅提出“社交元宇宙”概念,也挖掘出了这一概念更具体的特征。“我们总结了‘社交元宇宙’的五个特点:虚拟化身、社交资产、沉浸感、经济体系和包容性。”

可年轻人“不关心”元宇宙,对于他们来说,Soul当前并非第二人生,而是寻找一段新的关系的工具。

大数据、元宇宙能让年轻人找到对的人吗?没人能回答,在李欣眼中,如果仅仅根据测试结果去匹配,未免会构成一种社交上的“茧房”。

离开Soul前,她去翻唯一朋友的瞬间。她看到那个印象中三两句离不开玩笑的男生,不知何时留下一个简单的句子。

“大数据让特别的人也特别地相似。”

对文章打分

900万年轻人在Soul里“等待戈多”

29 (91%)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