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不死”的“全球恶人”:扎克伯格

2022年01月20日 17:01 次阅读 稿源:网易科技《态℃》栏目组 条评论

2010年12月底,一位年仅26岁的青年被《时代周刊》评选为年度人物。当选理由是:“他以一种创造性的方式建立了一个社交王国,并因此改变了数亿人的生活方式。”这位青年,就是近年来大名鼎鼎的马克·艾略特·扎克伯格。

作者|噗少侠

出品|网易科技《态度》栏目

2004年,其创办社交网站Facebook,在Google与Twitter等几大巨头的包围圈中夹缝求生,市值节节攀升,短短数年就成为全球社交“一哥”。

Facebook这一指数级爆发的传奇故事,让世人毫不吝啬地将“第二盖茨”“社交之王”称号赠与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公开场合,这位年轻人曾多次表示,如果创办公司的初衷是为了赚钱,那会很糟糕:“我只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开放。”过去十年,人们之所以还愿意相信扎克伯格的说法,原因,不仅因为他作为全球最年轻白手起家的富豪之一,其令人咂舌的财富积累速度。更重要的,或许是Facebook于社交上的突破,真正让这家公司在全球范围内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但前提是,人们不将商业“八卦”作为评价扎克伯格的标准。 

2021年底,美国《新共和》刊物将扎克伯格评为“年度恶人”,原因是他创办了“世界上最糟糕、最具破坏性的网站”。

从立志做“最伟大的公司”到被批为最糟糕的创造,从成为自1927年来《时代》周刊最年轻的年度人物,到沦为社会各界的众矢之的:Facebook和扎克伯格仅仅用了11年。

可令人难堪的是,2021年至今,越来越多的“麻烦”摆在扎克伯格面前。此前,Facebook前员工弗朗西斯·豪根率先“吹哨”,矛头直指扎克伯格:为了公司的未来发展和完全问题,希望扎克伯格能做件好事,即主动辞去公司CEO。

这样的内部“自爆”还有很多。但比起此类舆论批评,一场全球范围内对扎克伯格有形的“围剿”,正在全面展开。尤其是这家公司涉及“数据安全”“技术垄断”“利用优势地位不合理竞争”等新型技术罪名,正深深触怒着全球各大行政主体时,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有组织地对Facebook开展了大规模的“讨伐”。

而伴随着漫长的诉讼与世界各地持续不断的罚单,“全民恶人”扎克伯格在商业领域的战火,已经无可避免地燃烧到了他从未设想过的领域。但种种迹象表明,这仅仅是个开端。

一、围剿那个“全民恶人” 

2021年的10月28日,扎克伯格公开宣布:“未来我们希望被视为一家元宇宙公司。”然而,当Facebook更名为Meta后,扎克伯格则遭到大量围观人群怒批,称其为:“元宇宙最大的泡沫鼓吹机”。

实际上,全球不少地区对扎克伯格这套“金蝉脱壳”并不买账,人们的关注点实现始终牢牢锁定在Facebook暴露出的几个关键问题:数据安全、侵犯用户隐私,以及利用市场垄断地位谋取不正当利益。最近的一次冲突爆发在2022年1月16日。

改名后的Meta ,在英国遭到了23亿英镑(约合人民币198亿)的集体诉讼,原因是2015年至2019年期间,Meta旗下Facebook通过强加不公平的条款和条件,要求4400万用户交出自己个人数据来访问该社交网络,并滥用其市场主导地位,从而赚取数十亿美元各类广告费用。

类似的事件,先前也发生在法国。彼时,法国CNIL(监管机构国家信息与自由委员会)经过调查宣布,对Facebook和Google两家公司分别处以罚款6000万欧元(约合4.3亿元人民币)和1.5亿欧元(约合10.8亿元人民币),原因在于这两家公司没有向用户提供能够轻松拒绝cookie 的选项。CNIL 认为,Facebook极大影响了用户的选择自由,构成了对《法国数据保护法》第82条的侵犯。除了这些新增的海外诉讼、巨额罚款外,扎克伯格更大的问题则爆发在美国国内。

今年1月12日,据国外媒体报道,Facebook 向美国法院提出诉求,要求法官撤销FTC(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针对其反垄断诉讼。然而,该诉求遭到法官驳回。

实际上,这场源于于去年1月的漫长诉讼,是一次足以改变Facebook发展走向重大事件。诉讼中,FTC对Facebook的反垄断指控的主要问题,是Facebook利用收购、屏蔽API等方式,滥用垄断地位打击竞争对手。

然而,去年6月法院裁定FTC起诉状事实陈述不足,要求FTC补充相关事实与证据。虽然,FTC 在准备充分后立马再次上诉,但FCT这次“败诉”,几乎掀起了全美对“拆分”Facebook 的声讨浪潮。今年1月5日,一个由美国48个州总检察长组成的联盟,再次提起上诉,试图分拆Facebook母公司Meta。州检察长们指出,去年6月法院驳回对Facebook的反垄断案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对此,他们一致认为:Facebook以掠夺性的方式收购了竞争对手,并通过阻止Vine等竞争对手访问其平台上的数据和工具,搞“数据屏蔽”,持续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目的是粉碎竞争,大搞垄断。

无论是FTC,还是检察长们组成的“正义者”联盟,但凡以上质控一旦成立,将意味着Facebook将面临巨大的“惩罚”:其早年收购的Instagram、WhatsApp或将被拆分,而这则预示着扎克伯格苦心搭建“社交王国”的崩塌。

不管是分拆还是剥离,罚款还是整改,世界各地对扎克伯格的“重拳出击”的根本原因,不外乎是要恢复市场正常的竞争秩序。可是,全球范围内法律、行政手段的全面“围剿”,乃至舆论倾轧的大规模“声讨”,却似乎难以真正对扎克伯克的公司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最近几年来,掌握了全美六成以上社交流量的Facebook已经日益膨胀成一个巨兽,“触角”几乎无处不在。

而这一切,则“加剧”了这一位曾经的青年才俊在行业竞争、社会舆论、乃至涉及政治范畴内的口不遮拦、无所畏惧。“失控”,已经成为了扎克伯格的一个真实写照。

二、“全民恶人”扎克伯格,是如何做到招惹整个世界的?

在2021《新共和》杂志毫不留情地将扎克伯格评为“年度恶人”之后,一个疑问逐渐浮出水面:究竟是Facebook的无限制扩张导致了扎克伯格风评日渐崩塌,还是扎克伯格不知收敛的言行激发了人们对Facebook的愤怒?

在美国FTC对Facebook的指控中,就援引了这样一组数据:无论是月活、日活、以及用户平均使用时长等均显示,Facebook在美国社交网络领域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65%。

近年来,Facebook先后收购了WhatsApp、Messenger和Instagram等热门应用,打造了一个规模空前的“社交帝国”。2019年发布一组数据显示:过去十年,全球MAU位居前五个App,就有四款属于Facebook系。

另一方面,Facebook屏蔽竞争对手API接口的行为,建立起“数据高墙”的行为,也成为人们批评其垄断的一大把柄。

然而,大并非原罪,根本问题在于:Facebook无限制并购扩张,在严重挤压了诸多行业个体的生存空间的同时,更在市占率与社交软件优势下,凭着用户对Facebook已经形成了巨大的依赖,对用户开展了无节制的价值“搜刮”。

“网站和扎克伯格一样糟糕,不仅在于它的‘反人类罪行’,抛开这点不谈,它还是个监视器,时不时跳出高中同学那些令人头疼的言论;也是个无聊的新闻推送机器,各种病毒式的愚蠢言论和广告、低俗信息无孔不入。”《新共和》对Facebook的批评中,侧面说出了一个极为重要的现实——Facebook凭借着自身垄断地位,无上限追求利益,进而无底线爆发出诸如:向用户推送病毒式广告、泄露用户隐私、偷偷获取用户生物特征等种种闹剧。

其中,早年间Facebook信息泄露的巨大风波,成为了这家公司最难洗刷、也是最大的“污点”——2018年,美国《纽约时报》和《英国卫报》爆料,Facebook上超过5000万用户的信息在用户不知情的前提下,被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获取,该公司则制定了大量宣传产品,精准投放用户,最终目的则是帮助2016年特朗普团队参选美国总统。

此外,2020年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更被指控“非法”使用用户手机摄像头,窃取上亿Instagram用户生物特征数据,只为给予广告商提供更多有价值的信息,进而实现更多的盈利。

另一方面,对于社会问题的消极处理,唯“流量”倒向,也让Facebook上不断推送出诸多“猎奇”“恶趣味”“牵涉政治”乃至“反人类”的消息——在Facebook前员工弗朗西斯·豪根控诉中,就指出前东家为了让更多人“沉迷”自己产品,甚至不惜出现伤害儿童、煽动群体撕裂等情况。

可以说,一个“失控”的扎克伯格掌管的Facebook,正向世界展示出一家“失控”公司能有多么糟糕。然而,在产品上的持续“抄袭”,则让扎克伯格几乎成为行业公敌。

2020年7月29日,美国国会议员曾在反垄断听证会上质问扎克伯格,其公司是否复制竞争对手的应用和功能。甚至,该议员进一步指出:Facebook是否在收购Instagram时,曾威胁后者的创始人,称拒绝收购就会推出一样的功能摧毁Instagram?

对此,扎克伯格表示:“我们肯定会在我们的产品里使用别人首先做出的功能。”虽然,听证会上扎克伯格拒绝透露自己2012年邮件,因此,人们无法找到实证指出Facebook主观上究竟抄袭了多少公司。但人们仍可以清楚地看到一系列客观现实:当视频会议应用Zoom大火时,扎克伯格迅速推出与之高度相似的Messenger Rooms;当直播应用Twitch和YouTube Gaming逐渐占据市场后,扎克伯格则拿出了Facebook Gaming;当美国版“咸鱼”Craigslist利润十分客观时,扎克伯格则送出了Facebook Marketplace......甚至,有观点指出:Facebook旗下Instagram热门Stories功能“照抄”了Snapchat,Instagram上的应用程序Reels则直接“照搬”了TikTok。先前,曾有媒体报道指出,一位Facebook项目管理人员透露说,他们乐意看到Facebook“更大胆、迅速地”复制竞争对手。

如今,人们再次细数扎克伯格的产品开发的历史,其旗下的四个应用Facebook、Messenger、WhatsApp和Instagram均为下载量超过30亿的超级应用,但帮助Facebook获取用户数、并筑起社交壁垒最大的两个功臣,无疑是Instagram、WhatsApp。然而,这两款应用均靠收购而来——换句话说,近年来创新力并非是扎克伯格最大的“资本”,并购和“抄袭”或许才是。另一方面,扎克伯格在海外人设的迅速崩塌,令人观感最为复杂的一幕则发生在中国。

实际上,早年扎克伯格苦练中文,在清华大学做演讲,天安门晨跑,每年春节都会用中文向人们拜年,网友们也一度将其呼亲切称为“中国女婿”。

可是,随着扎克伯格在2019年一场演讲中,批评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内容审查方式,以及随后一年在美国众议院的听证会上,更一口咬定中国公司从美国科技公司偷窃。至此,这位精明的商人,仅用了数年就几乎将全球“得罪”了干净。

三 、“天才”还是“恶人”? 

2009年,一本《偶然的亿万富翁:性、金钱、天才和背叛的故事》横空出世。随后,该书很快被导演大卫·芬奇改编为电影《社交网络》,一时万人空巷。彼时,扎克伯格在观影结束后,对这部电影大加指责,称其全是谎言。

扎克伯格的愤怒或许情有可原。电影《社交网络》中,讲述了哈佛青年扎克伯格如何建立影响几十亿人的Facebook——按照传统视角,如此传奇的公司与故事主人公,往往应该是“无所不能”的超人。

但在电影中,导演大卫·芬奇却将扎克伯格塑造成一个唯利是图的“小人”——电影中的扎克伯克不仅“背刺”了合伙人,甚至不惜诋毁前女友来赢取“快感”。虽然,《社交网络》改编基本遵从原著,而原著中的大多资料都来源于哈佛校园刊物《绯红》对扎克伯格的公开报道。

但这也引发了扎克伯格极度的不满。该电影上映的第二年,由《财富》杂志科技主管编辑大卫·柯克帕特里克主笔新书《Facebook效应》火线问世。据说,作者在此期间采访了128个人,其中就包括扎克伯格。

但此书仍被人指责有“彩虹屁”之嫌。《Facebook效应》中的扎克伯格,被作者描述为“专注而有远见”的领导者,“有坚强的意志去面对竞争”,以“他的自信,幽默和无私”吸引着女孩。

可如今看来,扎克伯克在大众视角下露出的标签:有精于算计的“利己商人”、有因为操控舆论、泄露隐私等被指责的“全民恶人”,有听证会上机械行动被怀疑成的“蜥蜴人”......但当下世人几乎所有的评价中,都不再对这个少年天才有正面的解读与肯定。

人们究竟如何看待扎克伯格?早年间,扎克伯格曾在其Facebook主页中“最喜欢的名言”一栏,写下了这样一句话:“Fortune favors the bold(财富眷顾勇者)”这是古罗马史诗《埃涅阿斯纪》的一句话。书中,讲述了特洛伊勇士埃涅阿斯开疆拓土,建立帝国的故事。事实上,多方报道曾多次表明,扎克伯格一直被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文化深深吸引,而其最喜爱的一款游戏是《文明》,为的是:“建设能经受时间考验的帝国”。

然而,扎克伯格独特的“开拓”性格,外露的往往是极强的控制欲,以及独断专行:他时常会越过董事会作出决定,弃规则于不顾;也会不分场合与时间,任意解聘员工:在Facebook在收购Instagram时,内部曾秘密称为“土地抢夺”。

以及,扎克伯格对公司的绝对掌控欲望。事实上,Facebook正式IPO前,扎克伯格就采取了AB股结构,牢牢将这家公司的控制权抓在了手里。而无论在创业初期,还是企业高速发展期间,扎克伯格为了控制权,甚至不惜将创业初期第二大股东萨维林,通过种种操作,最终将其扫地出门。

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近些年来,扎克伯格对Facebook做出种种改变、引发越来越多用户的不满、以及招致漫长的诉讼之后,绝大多数时候,扎克伯格都选择了“蛮横”到底。

“扎克伯格在20岁上下时就存在一种帝王倾向,非常迷恋希腊奥德赛之类的东西。”Facebook总裁肖恩·帕克曾经在媒体采访时如此坦言。

或许,扎克伯格从未改变。在他的眼中,Facebook就是他的王国。而为了“捍卫”这个帝国,他可以践踏规则,掌控能触碰的所有事物,为达目的不惜得罪一切。

其中,就包括了这个世界。

参考文献:

1.《Facebook效应》,大卫·柯克帕特里克

2.《抄袭产品,诽谤攻击,为了针对TikTok,Facebook都做了什么?》,每日经济新闻

3.《偶然的亿万富翁:性、金钱、天才和背叛的故事》,本·麦兹里奇

4.《因违反欧盟隐私规定,GoogleFacebook或被罚超15亿元》,南方都市报

5.《利用4400万用户数据?Facebook面临23亿英镑诉讼》,中新经纬

对文章打分

“杀不死”的“全球恶人”:扎克伯格

20 (87%)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