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租公寓第一股”退市警报拉响 旗下租房品牌破产清算

2022年01月22日 18:09 次阅读 稿源:每日经济新闻 条评论

从登陆纳斯达克成为“长租公寓第一股”的高光时刻,到法院受理其青客租房破产清算,这一过程青客公寓只用了不到3年的时间。上海青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品牌青客公寓(NASDAQ:QK)2019年11月5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青客副总裁当日发文:“青客新起点,租赁大未来!”振奋人心的语句,给长租行业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访问:

无影云桌面:四核8G云上“超级电脑”1元抢购

不过好景不长,3年不到,一切都已“换了模样”。

财报数据显示,青客公寓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至2020年公司净亏损逐年攀升,4年时间里累计亏损近28亿元。青客公寓犹如大厦将倾岌岌可危,旗下的青客租房也早已资不抵债,被曝破产清算。

从股价表现来看,青客公寓自上市以来一直下跌,从最高点20.44元跌至1月22日的0.42元,跌去97.94%。公司最新市值也只有2070万美元。由于股价已长期低于1美元,青客还面临着从纳斯达克退市的风险。


事实上早在2020年,就有青客倒闭的市场传闻,但当时公司发文称,由于疫情原因公司遭遇了困难,正在通过多种途径,加快恢复生产经营。

在黑猫投诉【投诉入口】平台,关于青客公寓的投诉超过1万条。


青客租房破产清算,负债超10亿

已无财产可供执行

1月20日消息,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告显示,已于1月4日裁定受理上海青客公共租赁住房租赁经营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客租房”)破产清算一案,债权人应在3月20日前进行线上申报债权。


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书显示,有债权人同时向法院申请青客租房破产清算。文书生效后公司未履行付款义务,经债权人申请执行,因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终结执行程序。而据中国基金报,资产负债表则显示,截至2021年8月,青客租房期末资产总额合计约7.54亿元,负债合计约10.32亿元,所有者权益合计约为-2.78亿元。

启信宝显示,上海青客公共租赁住房租赁经营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1月,注册资本5亿元人民币,在北京、杭州、成都、南京、武汉、上海等地投资了十余家公司。上海青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即青客公寓)和上海青客设备租赁有限公司分别持有该公司80%、20%股权,其中青客公寓为美股上市公司。


青客租房关联近千条限制消费令,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未履行金额近3000万元。


事实上,对青客公寓来说,过去几个财年的日子似乎有些艰难。财报数据显示,青客自2017年以来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且亏损金额逐年攀升,2017年到2020年分别亏损2.45亿元、4.99亿元、4.98亿元、15.34亿元,4年累计亏损近28亿元。

从2020年1月开始,青客公寓的董监高成员便频繁发生变动。公司首席财务官、财务总监、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首席运营官相继离任,到2021年1月,青客公寓包括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金光杰在内5名元老级管理层同时辞职,公告称,他们因个人原因辞职,与公司无异议。


截至2022年1月21日,启信宝上统计与“上海青客公共租赁住房租赁经营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相关的司法案件已达1999条,多为金融借款合同、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等。


在2019-2020年期间,青客公寓曾深陷“租金贷风波”。

此前有报道指出,2020年2月开始,上海、杭州、南京等多地青客公寓的租客因“青客”拖欠房东租金,面临断水断电断网,甚至被赶出公寓的窘境,并且不断有租客维权。2020年5月,青客被曝出倒闭传闻,当时曾辟谣称虽然公司遇到了困难,但仍在正常经营。

不过,对于青客公寓而言,租金贷是其规模扩张的助推器。

“长租公寓以前的租金贷模式其实并不复杂,就是让租客向银行或金融机构贷款,机构通常会一次性把租金返给长租公寓企业,然后让租客按月把房租及利息给机构,而长租公寓企业只要按时支付房租给房东就行了。通过这种方式,长租公寓企业可以获得更高的沉淀资金,有利于回血,但同时也容易产生一系列问题。比如长租公寓企业一旦出问题之后,房东收不到房租,则驱赶租客,但租客与平台的合同关系却未能解除。”一位长租公寓从业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根据此前的公开报道,通过鼓励租客使用租金贷,青客公寓得以提前从金融机构获取租户全年租金来补充现金流,投入运营。

从2020年5月开始,青客公寓开始有意控制租金贷。根据财报信息,2020年末,青客公寓所提供的租赁单位中,租金贷提供的租金比例由上年同期的65.4%降至11.9%;合作的金融机构由原本的11家降至7家,未偿还本金余额为5450万元。

行业趋于“头部稳定”

从青客公寓崛起到上市再到破产,也可一窥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的发展进程。

青客公寓在招股说明书中曾提到,业务范围覆盖了上海、苏州、杭州、南京、武汉、北京、嘉兴等城市。其中,上海为青客公寓的大本营,64.4%的租赁房源位于上海。

长租公寓运营商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部分人群的居住需求,但同时也存在着各种问题。到2020年以后,长租公寓行业曾出现过一波“爆雷”潮,如友客公寓、巢客公寓、岚越公寓、蛋壳公寓等诸多玩家都倒在了资金链上。

现如今,长租公寓第一股也宣布破产,这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了整个行业步履艰难。

仲量联行发布的《2021中国长租公寓市场白皮书》显示,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长租公寓发展势头较迅猛的城市为深圳、上海和北京。

“中国长租公寓在经历了深度洗牌和沉淀后,部分仍在坚守的企业也开始探索出适合自己发展的经营方式。而在政策层面,国家为鼓励长租公寓在内的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也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性政策,如土地供给、税收优惠和金融支持等。预计随着多元化资本的进入,整体长租公寓市场的重资产布局仍将继续扩大。”

如是金融研究院在一份研报中曾指出,长租公寓赛道长度仍在,但宽度有所收窄。长租公寓行业竞争格局已基本固定,“新人”入局成本较高,市场趋于“头部稳定”。

对文章打分

“长租公寓第一股”退市警报拉响 旗下租房品牌破产清算

6 (67%)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