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中的AI :乌克兰用人脸识别“摸底”俄罗斯士兵 但这只是小儿科

2022年03月16日 15:29 次阅读 稿源:雷锋网 条评论

现代人对时间的概念是模糊的。若不细想,绝大多数人也许无法立刻想到:自2月24日普京向乌克兰宣战以来,俄乌战争已经进行了二十多天。在这二十多天里,国际媒体的聚光灯照在这两片离大多数人都十分遥远的土地上。如鲁迅所说,“人类的悲欢离合并不相通。”

访问:

阿里云“无影云电脑” 支持企业快速实现居家办公


当我们在阅读这些新闻时,往往难以深切地共情,尤其目前国内的疫情防控正值严峻当头。

然而,时代的雪花终究落在每一个人的肩膀上。当世界成为一个整体,当领域与领域的联系愈加紧密,政治从来便已不仅是政治,科研也从来便不仅是科研,当下的我们也再也做不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比方说,俄乌战争爆发没多久,MIT 便立即宣布与俄罗斯莫斯科的一所私立科学研究院切断研究合作关系。据《波士顿环球报》报道,这所俄罗斯研究机构名为“斯科尔科沃科学技术研究所”(Skolkovo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主要研究人工智能、能源、核能、生物医学与太空,此前曾发现并量化Google广泛使用的量子算法技术的基础功能缺陷。


原先聚焦于全球前沿科研成果发布的 Nature 与 Science,自战争爆发以来,也从未间断更新与这场全球事件相关的科研动态资讯。比如,最新的Nature版面就是一篇关于乌克兰研究者呼吁学术期刊抵御俄罗斯作者的新闻,正正写照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残酷现实:


对于这场事件,科学家也无法保持沉默。比如,吴恩达在Twitter上公开表示“支持乌克兰”,新晋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的马斯克发推艾特普京说“要与普京单挑”,被誉为天才数学家的陶哲轩也在个人博客上为因战争流离失所的乌克兰数学家发表了“求助的资源清单”(如下图):


但笔者猜想,随着人工智能作为新兴科技代表的发展愈发如火如荼,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众多 AI 研究者或追随者心中大约都有一个这样的疑问:在这场战争中,人工智能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怀着谨慎的心情,笔者在过去几周也翻阅了多份记录俄罗斯人工智能发展的文献。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战斗民族”的眼中,人工智能也自然而然被归类为了壮大军事力量的手段之一。但需要注意的是,俄罗斯并不是唯一使用 AI 作战的一方。据 Wired 报道,乌克兰在线侦探也使用了人脸识别技术来精准定位俄罗斯士兵。

无论科学家们多么惶恐,当因“科技向善”而催生的成果被用于不端的途径时,科学家也是无计可施的。即使天才如爱因斯坦,也只能徒生悔恨。但历史的车轮已启动,又有谁可以阻挡?

1
用 AI “识别”敌方士兵

谈起 AI 与战争的关系,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也许是“作战机器人”,而非人脸识别。

众所周知,人脸识别技术的发展已十分成熟,甚至可以被称为“普罗大众最熟悉的人工智能技术”,已渗透大众生活的方方面面,尤其是支付与安防两块。而如今,这项技术多了一个更紧要的用途:军事防备。

更准确的说法是:军事道德惩戒。

据 Wired 报道,乌克兰方的在线侦探使用了人脸识别技术,仅通过屏幕截图就能用五分钟识别出俄罗斯士兵的身份信息。

事情的经过是:

3月1日,车臣的总统 Ramzan Kadyrov 在 Telegram 上发了一条短视频。视频中,一名欢快的大胡子士兵站在一列坦克前,发表自己的感想。


紧接着,法国一家名为“Tactical Systems”的军事训练企业的CEO截取了这名士兵的面容,利用在线面部识别技术,不到一个小时就确定了该名士兵可能是一名叫做“Hussein Mezhidov”的车臣指挥官,并很快找到了他的 Instagram 账号。

为了识别这名留着胡子的车臣士兵,Tactical Systems 的 YC 首先使用 FindClone,搜索来自 VKontakte 的照片,结果找到了一张士兵与 Ramzan Kadyrov 握手的照片。一个可公开访问的 Microsoft 服务演示,比较两张照片中的面孔,大致可以判断照片显示的是同一个人。


换言之,在俄乌战争中,由于互联网的发达,新闻中一位军事指挥官的身份,不仅只有军情分析员或他的亲朋好友能够识别出来,地球另一端的网络用户也能使用他的面部屏幕截图来追踪出他们的姓名与家庭照片。

为了验证,《Wired》使用了俄罗斯一款名为“FindClone”的免费面部识别软件,不到五分钟就成功追踪到一名被俘俄罗斯士兵的社交媒体资料。

乌克兰的开源情报组织 InformNapalm 也向《Wired》确认他们利用了面部识别技术来辅助识别两名被俘俄罗斯士兵的身份信息。此前,乌克兰也有一支由计算机专家组成的志愿“IT军队”向俄罗斯网络发起了黑客攻击。

3月2日 Tactical Systems 在Twitter上公开这一调查后,立即引起了网友的关注。这家公司的 CEO 表示希望以此激励技术人员开发开源情报技能,以帮助减少俄乌战争的冲突:“这些人越是被公开识别,并且知道 OSINT 社区正在追踪他们的行动,他们在战争中犯罪的可能性就更少。”


但对 Tactical Systems 的Twitter,微软、PimEyes 与 FindClone 并没有进行评论回复。

2
人脸识别是“小儿科”

事实上,“道德惩戒”之外,人工智能技术已被应用于实际的战斗规划与军事竞赛中。

欧美各国均在加强机器人军队的建设,并且都将2030年作为一个目标时间点。此前,英军国防参谋长尼克·卡特曾宣称,英国预计将在下一代战争中部署12万个“终结者”机器人,“在未来十年或2030年代,机器人可能占英国军队总成员的四分之一左右。”美国的陆军研究实验室与阿德尔菲实验室中心等机构也正在研制机器人战车,希望到2030年代,这些战车可以配合陆军进行作战。


图注:美国陆军研究实验室开发的作战机器人“RoMan”

2021年4月29日,美国空军还在佛罗里达州和墨西哥湾上空成功测试了一款自主无人战斗机,名为“天堡自主核心系统”(SkyborgAutonomy Core System,ACS)。在测试中,ACS 成功飞行了2小时10分。

除了机器人,人工智能系统在战争中的应用也越来越深入。事实上,人类第一场人工智能参与的战争,就是以色列将 AI 系统应用于对抗哈马斯的战斗中。在长达11天的以哈战争中,以色利使用了三个 AI 系统(分别为“Alchemist”、“Gospel”与“Depth of Wisdom”)进行数据分析、战略提醒与地图绘制,致150多名哈马斯特工死亡。

在宣传 AI 的军事潜力时,各国的态度是暧昧的。

比如,以色列在以哈战争中就曾有意突出 AI 袭击的“精确性”,表示人工智能的应用让军队的战斗力倍增,同时大大降低了殃及平民的“误杀率”。但据加沙卫生官员报告称,至少有243名巴勒斯坦平民在这场冲突中丧生,其中包括66名儿童。

有时候技术的威力远远抵不过“理想”的野心。

3
俄罗斯的“军事 AI ”

那么,在人工智能用于军事行动的这条赛道上,俄罗斯的态度是怎样的?

当我们在讨论全球的人工智能布局时,中国与美国往往拔得头筹,哪怕诞生过艾伦·图灵的英国也不常被 AI 的媒体关注,更别提近年来在国际上影响力不复从前的俄罗斯。

单从超级计算机的数量来看,俄罗斯只有三台超级计算机位列全球500台最强计算机系列,而中国有 228 台,美国有 117 台,日本有 29 台。此外,根据 TRAXCN 在2021年的统计,俄罗斯只有 168 家 AI 初创企业,而美国有 6903 家,中国有 1013 家。

俄罗斯主要从事人工智能研究的院校分别是莫斯科国立大学、莫斯科物理技术学院和莫斯科高等经济学院。其中,莫斯科国立大学是俄罗斯领先的计算机科学研究型大学,但在 2021 年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中也排到了第 174 位。

资料显示,俄罗斯直到2019年10月才通过了第一项人工智能发展战略(以2030年为节点),以俄罗斯最大的银行 Sberbank 为主导。


图注:俄罗斯人工智能相关政策制定时间表

尽管如此,在人工智能的发展上,俄罗斯仍是有一些行动的。2017年普京曾对人工智能发表过一句简短的评论,便迅速引起各国的注意。当时,普京说:“谁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者,谁就可能在未来主宰世界。”

此外,俄罗斯的人工智能与其他各国相比,也有一个明显的区分是:与“军事”紧密结合。在国际舞台上,俄罗斯也是公开反对禁止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LAWS)和人工智能的军事使用。

俄罗斯政府的第一个重大人工智能提案就是俄罗斯国防部 (MoD) 于 2018 年 3 月发布的 10 点声明,呼吁在黑海建立一个新的国防部研究园区,为武装部队提供创新的、由人工智能驱动的解决方案:


2021年,美国海军分析中心(CNA)就向国防部提交了一份报告,称俄罗斯在战事 AI 上的进步比预期快。根据他们的研究,俄罗斯军事战略家高度重视“战场上的信息优势”,致力于开发人工智能工具,以最大限度地掌握战争中的相关数据、保护士兵安全。


报告地址:https://www.cna.org/centers/cna/sppp/rsp/russia-ai

俄罗斯军方在 AI 上的应用覆盖了方方面面,包括改善指挥、控制与决策,以及训练、后勤、维护和物资采购等。

在CNA的报告中,他们称,俄罗斯军方已经进行了 ACS 环境的真实试验与模拟试验。例如,在2019年的海舰队演习期间,俄罗斯将海陆空三方力量集合到一个单一的信息空间中,“检测到的目标数据实时加载到系统中,根据目标类型与命令选择最佳攻击方法”,此外,“所有信息都是实时接收,并使用人工智能的自动化命令和控制系统进行分析”。

此外,俄罗斯国防部也一再表示,俄罗斯武装部队拥有全套基于人工智能的武器,如无人机、战斗机和水下机器人。普京在 2018 年 3 月 1 日于联邦议会发表讲话时也曾说,俄罗斯已经开发出一种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旅行并可以携带核武器的无人深海航行器。俄罗斯的一些国有公司也坦诚他们正在用人工智能开发武器,比如,Tecmash 多年来一直试图将AI 融入自家的凌空射击系统中。

据统计,截至 2018 年 7 月,俄罗斯无人机在叙利亚的飞行任务超过 2.3 万次,飞行时长 14 万小时。这一成功归功于众多中短程 ISR 无人机平台。如今,俄罗斯的无人机机队已扩大到 2000 多架无人机,地面部队飞行了大约 1500 架无人机。

2020年4月,俄罗斯国防部还发布了一向价值高达530万美元的封闭招标,主要用于“为新一代人工智能军事构建神经网络开发、训练和执行的实验模型研究”,代号为“Kashtan”。

俄罗斯战略家认为,人工智能的处理能力对于加快综合防空系统 (IADS) 监控、检测和响应即将发生的航空航天攻击的速度至关重要,包括 Pantsir 防空系统和 S-500 导弹防御系统——后者在导弹弹道末端对洲际弹道导弹具有一定的拦截能力。


图注:Pantsir

在CNA的这份长达200多页的报告中,他们还列举了数十种经 AI 增强的军事设备或系统。例如:

Avangard,一种弹道导弹发射的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的一个特殊挑战是,由于高超音速在大气层中产生的极热,它们难以维护和更新遥测技术。该系统的首席设计师Herbert Efremov称,他们利用了 AI 增强系统,在车辆实际发射前计算其路径。


图注:Avangard

Su-35S,一种重型远程多用途战斗机。它使用了一个名为 IUS-35 的机载信息和控制系统,该系统由几台独立的计算机组成,这些计算机将飞机上不同的信息通道汇集到一个信息源中,为飞行员进行目标获取和飞机作战机动提供“智力支持”。消息称,在叙利亚冲突期间,该系统还能帮助简化飞行前准备和提高飞行员心理承受能力,增加每天的出动次数。


图注:Su-35

Galtel,一种水下侦察机器人,2012 年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 APEC 峰会上首次公开展示,并以其在叙利亚支持俄罗斯海军部队而闻名。据俄罗斯报道,该综合体包括两艘自主无人潜艇,其作战限制为 24 小时,最长可达 100 公里。报告还声称它可以在 12 小时内测量一个四平方公里的区域。据称,其控制系统的人工智能组件使其能够独立评估当前情况、绕过障碍并选择最佳路线来完成任务。


图注:Galtel

POM-3,一种兼容了人工智能技术的地雷,号称能够区分平民(例如农民)和士兵。注入地面的地震传感器会检测到地表扰动,然后算法会确定扰动的轮廓以及是敌是友。该算法利用了步行士兵使用随行装备与步行平民制作的不同姿态。当地雷确定威胁已进入其杀伤半径时,它会将弹头发射到 1 到 1.5 米的高度,然后引爆。


图注:POM-3

……

在此不一一列举。尽管目前仍未有详细的报道称俄罗斯在战争中使用了人工智能造成的具体伤害,但它们被应用于军事规划的现实不容轻视。

4
愿世界和平

无可否认,人工智能在各个领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军事行动也无法豁免。大势所趋,再去争论人工智能的“威胁”也已毫无意义。

但愿世界和平。

作者 | 西西

编辑 | 陈彩娴

对文章打分

战争中的AI :乌克兰用人脸识别“摸底”俄罗斯士兵 但这只是小儿科

9 (47%)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