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婴、偷盗、无证……天鹅到家成低端月嫂“温床”?

2022年05月09日 09:27 次阅读 稿源:新浪科技 条评论

“天鹅是美好优雅的象征,天鹅到家希望能让每一位用户更加优雅、从容。”2020年,天鹅到家CEO陈小华在谈及品牌名称为何由“58到家”改为“天鹅到家”时如此说道。然而,改名后的天鹅到家,不仅没有给用户们带来美好,甚至带来了噩梦。多位天鹅到家用户在黑猫投诉上控诉称,该平台介绍的育儿嫂存在打婴儿、虐待儿童,甚至偷东西等不良行为。

访问:

阿里云“无影云电脑” 支持企业快速实现居家办公

更让这些家长气愤的是,天鹅到家作为服务平台,一直推卸平台责任,让他们维权无门。

舆论危机之下,一直想去“58化”的天鹅到家,如果不真正提高产品和服务的质量,真的能在品牌形象上重塑信任吗?

虐婴频发:打完婴儿还不退款?

杨女士在2021年时生下宝宝,出于工作考虑,她在天鹅到家上缴纳了6500元的一年服务费,购买了育儿嫂服务。

天鹅到家很快便推荐了一位育儿嫂,每月工资6000元。但让她始料未及的是,这位育儿嫂脾气和服务很差, 多次动手打刚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

“几天里她陆续动手打我家宝宝,有监控视频为证。”杨女士说,她向天鹅到家提出了两个诉求:一是要求这位育儿嫂退还月工资6000元;二是要求天鹅到家退还6500元的年服务费。

但这两个诉求都未被满足,天鹅到家方面向她称,服务费无法退还;退还工资的要求育儿嫂也未答应,天鹅到家称只能协商不能解决。

王先生也有着类似的经历。

在天鹅到家上购买育儿嫂服务后,他连续换了四个阿姨。“前两个阿姨带小月龄的宝宝根本没经验,面试时候也不跟我们坦白,就说自己能带,结果来了之后连最基本的找奶瓶排气孔和上肩拍嗝都不会,上户一个小时我们就给阿姨请走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三个阿姨更加过分。不仅带娃技能不过关,还有涉嫌虐待婴儿的行为。

“我们是女宝宝吃奶比较慢,晚上睡着不爱吃奶,第三个阿姨就掐我们孩子,把孩子掐醒再喂奶。从第三个阿姨带过宝宝之后,宝宝每次吃奶都特别抗拒,撕心裂肺的哭,宝宝还小不会说话,我们做家长的知道,宝宝这么哭一定是对这种喂奶情形产生了恐惧。”

从他提供的图片来看,婴儿身体上出现了淤青和口子,明显是人为所致。“不知道她怎么忍心对襁褓婴儿下这么重的手。”王先生说,他把服务费交给了天鹅到家,是他们派的育儿嫂上户,但现在出了问题天鹅到家不仅不主动承担责任,态度还十分强硬,拒绝退还共计12850元的服务费和首月育儿嫂费用。

“有种店大欺客、你爱咋咋的的感觉,我们该哪去讨个公道?”

不安全的不只是家中婴儿,还有物品。

徐女士表示,天鹅到家向她推荐的阿姨十分不专业,不仅损坏了家中的厨具,甚至还偷拿家中物品。对于损坏物品一事,天鹅到家方面称无阿姨承认,拒不赔偿;对于偷拿物品一事,她抓到了证据并且阿姨也亲口承认,但将证据录音和视频提供给天鹅到家之后,至今没有得到任何赔偿的反馈。

形同虚设的培训:“老师”教套路却不教技能?

在天鹅到家的官方宣传中,称其拥有严格的筛选认证体系,以及专业化的培训体系。

但从多位用户的经历以及月嫂的描述来看,事实并非如此。

一位参加了天鹅到家培训的月嫂表示,此前她因为疫情赋闲在家,天鹅到家向她电话推销可以选择参加经典月子餐培训项目。“我当时是没有闲钱现钱的,在销售的极力游说下,说这个学完对找工作有很大的帮助什么的,我便用了花呗付的款。”

不过后来因为疫情迟迟未好转,不能开班现场学习,天鹅到家将现场的课时变成了线上。“一个炒菜的培训在线上学习?没有实际操作,没有实物怎样学习?”她说,她现在为止都没去上课,多次向天鹅到家协商退款也一直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对方态度强硬,称要有传染病,或者是失信不能从事家政行业才能退。

她认为,天鹅到家涉嫌以培训为由骗取不懂社会套路的妇女的培训费。“我在该公司参加过菲佣培训,学完工资不升反降;培训了精品月嫂项目,学完说没有经验不安排月嫂相关工作,给安排了低工资的普通保姆。”

另外一位宝妈的遭遇也体现了天鹅到家对月嫂的培训体系不足。

她反馈,今年2月她从天鹅到家请了一位月嫂,上门后发现这位月嫂不仅没有体检报告,还在做乳房护理过程中,由于业务不熟练,用力过大,造成自己乳房肿胀、化脓,连续发烧2天。

后来她才知道,这位月嫂根本没有催乳资格证书。


有位受害家长提供了一段天鹅到家培训老师,在直播培训课上公然教阿姨造假的视频。视频中,这位培训老师说,这个经历和技能是在A阿姨身上发生的,但是A阿姨没有档期,今天是B阿姨过来了,可以把A阿姨的故事挪到B阿姨身上去,这是一个常用的套路。

难以摆脱58系口碑危机

在58同城多个业务的商业模式中,主要采用搭建平台,做中介服务的方向。但这种模式的弊端是平台信息良莠不齐,骗局丛生。天鹅到家改名后,58同城随后又推出了到家精选业务,继续做平台模式。

而天鹅到家从58到家改名,去掉58系的色彩,目的之一也是摆脱这种舆论危机。天鹅到家对外宣称是自营经纪模式,在家政服务从业人员的学历普遍较低的情况下,天鹅到家通过提供系统的培训、考核,筛选出优质服务人员。从初衷上来看,确实要比58同城到家精选的服务更好把控。

不过,天鹅到家的自营经纪模式并不彻底,对家政服务人员的管控力并没有那么强。

根据天鹅到家此前提交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天鹅到家累计注册和认证劳动者(即月嫂、保姆、保洁等)超过150万。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劳动者并不算天鹅到家的员工。天鹅到家在招股书中称,如果个人服务提供者被归类为雇员,而不是独立的外部人员,公司五险一金的费用和缴款将大大增加。

从天鹅到家的收入结构上来看,其近90%的收入依赖于平台劳动者提供的保姆、保洁、月嫂等在内的家庭服务,天鹅到家的角色也更像中介,向月嫂抽佣约30%,向保姆抽佣约9.5%。

向劳动者提供技能升级培训也是天鹅到家的主营业务之一,占到总收入的约7%。天鹅到家表示,其提供的培训服务,并不是以颁发职业资格证书为目的职业资格或技能培训。可见,技能升级培训成了天鹅到家单纯增加收入的工具,而不是真正去提升劳动者的各项技能。

在抽佣+技能培训等收入支撑之下,天鹅到家的年营收不断增长,但吊诡的是,天鹅到家却陷入了连年亏损的泥潭。

从财务数据来看,天鹅到家的亏损主要是由于在销售和营销等方面的投入造成。

2018年至2020年,天鹅到家的营收分别为3.99亿元、6.11亿元和7.11亿元;而同期,其销售和营销费用分别高达3.48亿元、4.31亿元、6.04亿元。


天鹅到家CEO陈小华确实是一个营销高手。

2018年,他掌舵的到家集团旗下业务“58速运”更名为“快狗打车”,虽然受到了众多货运司机的抵制,但却迅速出圈。陈小华当时透露,品牌更名后的快狗打车多项数据均有突破性的增长,其中品牌词搜索增长260%、日订单量增长两倍、新增激活提升170%、广告覆盖人数达1.87亿。

而在2020年天鹅到家改名时,他不仅宣布签约邓超担任品牌代言人,同时砸出1亿元现金券补贴用户。

不过如今来看,改名后的天鹅到家并没有走出58系的口碑围城,反而在向陈小华规划的商业模式初衷越走越远。天鹅到家,是时候好好反思了。

对文章打分

虐婴、偷盗、无证……天鹅到家成低端月嫂“温床”?

24 (89%)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