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赛麟6亿造车骗局剧终:留下一堆老头乐 幕后主使携款逃亡美国

2022年05月16日 14:46 次阅读 稿源:智能车参考 条评论

一则拍卖公告,将一个消失已久的汽车品牌再次拉入大众视线:江苏赛麟,那个曾烧 56 亿元造老年代步车的造车新势力,被江苏南通中级人民法院,以 23.78 亿元人民币起拍价拍卖。正式竞拍时间,5 月 30 日。

访问:

阿里云“无影云电脑” 支持企业快速实现居家办公

至此,赛麟汽车,背后一场复杂的新能源汽车造车大骗局,终于写到了尽头。而这场惊天骗局的幕后策划者王晓麟,也像贾跃亭一样远遁美国。但不同于贾跃亭的「下周回国」,王晓麟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回国毫无意义。

一场惊天骗局?

江苏赛麟骗局被起底,源于一份内部员工的举报信。

2020 年 4 月,一位名叫乔宇东,自称赛麟汽车法务的网友在微博实名举报: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以虚假技术出资,涉嫌贪污巨额国有资产。

至此,赛麟造车骗局的整个框架,才为外界所知,简单梳理一下,就是伴随着 2 个造车阶段的 2 起连环骗:第一阶段,王晓麟靠 2 根大腿骗取投资移民 1.295 亿美元。

王晓麟,1989 年本科毕业于湘潭大学法律系,之后在 1999 年在杜克大学获得法学博士和国际比较法法学硕士学位。

在正式步入汽车行业之前,王晓麟的个人标签,一直是精英律师和赛车爱好者,并且借着律师身份结识大量的美国政商界人士。

直到 2007 年,第一个“大腿”仰融找到王晓麟合伙造车,想要在汽车行业东山再起,这里的仰融,就是前华晨汽车董事长,此时正因涉嫌贪污国有资产而被起诉。

而王晓麟也借此机会正式进入汽车行业,其造车项目,被命名为 HKAC,仰融占股 80%,王晓麟占股 10%,其余股份分配给其他公司股东。

由于缺少启动资金,王晓麟把目光转向美国密西西比州的 EP-5 投资移民项目,以 HKAC 落地密西西比州,增加当地就业为条件,通过吸引投资人的投资,让州政府发放移民签证。

但后来,这个项目因为仰融的敏感身份而不了了之,EP-5 项目也就难以为继。

之后,王晓麟的第二个大腿出现 —— 泰瑞・马可利夫(Terry McAuliffe),一位美国政商两界赫赫有名的大佬。

在马可利夫的穿针引线之下,凯雷德能源投资基金投资合并了 HKAC,成立了王晓麟的第二个造车项目 ——GTA(WM GreenTech Automotive)。

投资移民计划,也在马可利夫的加持下顺利进行,据统计,在 2009 年到 2013 年期间,GTA 通过投资移民计划,获得的中国移民投资人的融资高达 1.295 亿美元。

而在此期间,GTA 还收购了香港微型纯电动车制造商 EuAuto,而这个公司的产品 MyCar—— 一款低速电动车 —— 也正式进入 GTA 的产品库。

这款 MyCar,是不是看起来有点眼熟……

但之后事情的发展,并没有顺着王晓麟的思路走。

因为马可利夫政治人物身份,GTA 和 MyCar 受到大量媒体关注,可随着媒体的不断深挖,GTA 利用造车项目骗取投资的真相开始显露,同时也引起美国政府的注意,并针对 GTA 的业务发起调查。

随后,美国移民部门在对 GTA 调查后发现,整个 2015 年,GTA 在美国仅生产了 25 辆汽车,销售量为 0,截止到当年年底 GTA 全职人员,只有 75 人。

而美国密西西比州审计署也对 GTA 发起调查,发现 GTA 提供的就业岗位还不到 100 个,远远不足当初王晓麟承诺的 25000 个,投资移民项目,最终泡汤。

终于在 2018 年,GTA 申请破产,王晓麟的骗局 1.0,随之宣告结束,但造车骗局 2.0,早已悄然进行。

从 2011 年开始,王晓麟把目光投向国内,先后找到鄂尔多斯和长沙市政府,但合作都是无疾而终。

此后,王晓麟加注筹码,在 2014 年 3 月与美国小众跑车公司 Saleen Automotive(赛麟汽车)签署在中国的独家分销协议;一年之后,王晓麟又以 50 万美元拿下赛麟汽车为期 10 年的知识产权授权使用协议,协议规定,王晓麟可以在国内行使赛麟的知识产权,进行汽车制造、推广和销售。

同时在 2014 年的北京车展上,GTA 拿着赛麟汽车在北京车展亮相,正式开启在国内开展业务的号角。

2016 年,王晓麟找上南通如皋市政府,在中间搭线的关键人物,正是那个水氢汽车玩家 —— 庞青年。

根据项目协议,王晓麟通过自己实控的资富控股,与南通当地国资企业南通嘉禾,以及如皋市高新科技技术创业服务有限公司达成协议,通过并购、重组赛麟汽车,成立合资公司江苏赛麟。

之后,王晓麟又引进 4 家外部投资者,以技术入股的方式,拿到江苏赛麟 66.6% 的股份,并以此为条件,让南通嘉禾先后向江苏赛麟注资 34 亿元,占股 33.4%。

就这样,王晓麟一分钱没出,就成为江苏赛麟的大股东。

一开始,两方合作还算顺利,南通嘉禾对王晓麟是要钱给钱要股份给股份,到 2019 年 7 月,南通嘉禾除了一开始注资的 34 亿元,后续还以抵押借款的名义,向江苏赛麟分两次注资 32 亿元。

随着资金一笔一笔到账,2019 年 7 月 20 日,王晓麟和江苏赛麟来到了最高光的时刻:一场声势浩大的鸟巢新车发布会,不仅请来华少做主持人,还有杰森斯坦森、吴某凡等国内外知名艺人前来助阵。

但让人大跌眼睛的是,发布会声势浩大,到最后真正的「干货」,竟然只是一辆低速电动车,就是我们俗称的“老头乐”。

3 年时间,南通嘉禾累计投入 66 亿元,最后就攒出这么个玩意儿。一时之间,市场质疑声四起,王晓麟也是四处灭火,声称包括跑车、迈客 SUV 以及迈迈都是从美国带过的技术,原计划要在国内一年量产一款车型,但由于国际大环境,拖慢了进度。

随后,王晓麟又开启了一连串让人看不懂的操作:

2019 年双 11,赛麟迈迈正式发售,但让人想不到的是,江苏赛麟卖车不靠门店靠网店,而且还不是自己搭建的网上销售体系,而是直接在天猫上搭了一个网店……

而转头到了 2020 年初,有人发现迈迈天猫旗舰店悄悄“关门”了,迈迈销售数量则停留在两位数。随后到 2020 年 4 月,疫情开始转好,大量企业复工生产,而江苏赛麟的工厂却没有任何动作。

就在大家都看不懂的时候,开头提到的那份实名举报信,揭开了事情的全部真相:原来,王晓麟当初引入的 4 家外部投资者,背后的实控者就是王晓麟自己,而作价 66 亿元获取江苏赛麟 66.6% 股权的 4 项汽车专利,却是子虚乌有。

据乔宇东披露,迈迈电动车是在 2018 年年底才具备量产的技术能力,而相关的技术却在 2015 年就做出评估,而且还作价 11 亿元,违反基本的诚信原则。

另外 3 款作价 55 亿元的 SUV 技术专利,不可能来源于此前王晓麟与美国赛麟签署的《知识产权许可协议》,上述的产权协议,早被美国赛麟撤销。

另外,举报信还披露,王晓麟在任职期间极力阻挠国有资产出资人参与公司事务,甚至不允许国有股东南通嘉禾任免江苏赛麟一名高管。

梳理一下就是,王晓麟用 4 家自己实控的皮包公司,和 4 个并不存在的汽车专利,骗取国有资产 66 亿元,最后还把国有出资人排除在经营之外。

最终,这场骗局在 2020 年 7 月 2 日迎来结局:如皋经开区管委会经过调查发布通报:江苏赛麟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王晓麟等人,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江苏赛麟巨额资金等问题和重要线索。

国有出资人南通嘉禾已经报案,对王晓麟进行立案侦查。

迎来拍卖结局

阿里拍卖官网显示,江苏南通中级法院对江苏 S 汽车位于如皋市的土地使用权、地上建筑物以及所涉及的机器设备、生产线、流水线等资产发起拍卖。

拍卖底价为 23.78 亿元人民币,起拍时间,定在 5 月 30 日上午 10:00-5 月 31 日上午 10:00。

从竞拍网页上传的图片来看,这个所谓的江苏 S 汽车,正是已经在 2020 年名存实亡的造车新势力 —— 江苏赛麟。

而且,上传的车间图片中,还有大量的微型车陈列,从外形来看,是赛麟汽车第一款纯电车型:赛麟迈迈。

尾声

江苏赛麟造车骗局,讲到这里算是画上了句号,但当事人王晓麟还没有。

举报信被曝出的时候,王晓麟已经远遁美国,但与同样出走美国的贾跃亭相比,不同之处在于:贾跃亭的造车还在继续,「下周回国」虽然被当成笑谈,却还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

而王晓麟留给行业的最后一句话是:回国毫无意义。

对于自己的指控,王晓麟也全盘否认,还说造车已经投入进 56 亿元人民币。

但随着江苏赛麟被法院查封,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扯皮之后,这个骗局的幕后导演者,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至于被他套进去的 66 亿元国有资产,也就无从可追了。

对文章打分

江苏赛麟6亿造车骗局剧终:留下一堆老头乐 幕后主使携款逃亡美国

12 (16%)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