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的“救世主”,工资太高了吗?

2022年05月20日 09:42 次阅读 稿源:新浪科技 条评论

英特尔花高价请回来的“救世主”,股东却反对给他高工资。芯片巨头英特尔本周提交的监管文件显示,英特尔股东在上周投票反对高管的薪酬计划,拒绝认可公司新任CEO基辛格(Pat Gelsinger)去年高达1.78亿美元的天价年薪。总计有占34%投票权的英特尔股东参与了投票。其中反对票高达62%(约占17.8亿股股票),几乎是支持票(9.2亿股股票)的两倍。

访问:

阿里云“无影云电脑” 支持企业快速实现居家办公

基辛格与传奇CEO格鲁夫
基辛格与传奇CEO格鲁夫

六成股东投票反对

股东的不满情绪还对准了董事会成员。此次股东大会投票结果还显示,英特尔董事艾莉莎·亨利(Alyssa Henry)只得到了50.4%的支持票,只能算勉强批准续任董事职位。股东对她的不满主要在于不够专注,她本职工作是Block执行副总裁,但还同时出任了英特尔、大数据公司Confluent以及游戏公司Unity等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不过,高管的薪酬标准是由英特尔薪酬委员会确定,由董事会批准的。股东大会投票只能起到建议的作用,并没有强制性。去年股东大会的时候,英特尔股东也对高管薪酬投了反对票。因此,基辛格去年和今年的薪酬并不会受到影响。

虽然股东投票并没有强制执行力,但也会给英特尔施加来自资本市场的舆论压力。尽管股东不能直接迫使英特尔给高管降薪,但是失望的他们会用钱包投票,直接影响到英特尔的股价。对于股东的投票结果,英特尔回应说,“公司薪酬委员会认真考虑股东投票的结果,高度专注于汇集与回应股东就公司高管薪酬的反馈。”

然而,英特尔多数股东嫌弃薪酬太高的这位CEO,却是他们去年翘首期盼的“救世主”。

去年1月,英特尔董事会突然宣布换帅。原VMWare CEO基辛格取代仅仅上任两年的司睿博(Bob Swan),并在2月15日正式出任英特尔第八任CEO。此次换帅是市场预期之内的,因为2020年英特尔股价累计下滑了17%,与其他科技巨头股价飙升形成了鲜明对比。这样的股价表现引发了投资者的不满,以丹·勒布(Dan Loeb)为首的活跃投资者此前一直在施压英特尔换帅。

股价表现是英特尔竞争实力的体现。过去几年时间,英特尔面临着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最尴尬的局面。制程工艺卡在10纳米无法突破,老对手AMD却以7纳米优势在服务器领域不断蚕食份额;而当台积电已经在为苹果制造5纳米芯片的时候,英特尔还在纠结于7纳米。此外,英特尔的手机基带芯片无法实现5G商用,迫使苹果与高通达成采购协议,失去唯一客户的英特尔无奈出售业务;苹果推出M系列笔记本芯片,性能体验的优势得到市场认同,短短两年时间就实现了“去英特尔化”。

投资者因此希望英特尔换帅。因为司睿博并非技术和产品背景出身,他本是英特尔的CFO。2018年英特尔前CEO科再奇(Brian Krzanich)因为办公室恋情被迫离职,而原总裁詹睿妮(Renee James)也在2017年离职。没有接班人的英特尔只能委任司睿博临时接管公司,等待从外部寻找新CEO;但次年却令人意外地宣布扶正司睿博出任第六任CEO。

失去了技术优势的英特尔迫切需要变革,重新找回自信。而基辛格的回归,意味着英特尔重新回到工程师主导的文化,回到了CEO必须亲自做过产品了解技术的传统;对于基辛格的回归,甚至有人将其比作苹果在1997年迎回乔布斯。

英特尔的“救世主”

的确,目前没有谁比基辛格更适合领导英特尔完成变革。早在2018年,外界就呼吁英特尔董事会请回基辛格,找回技术基因与自信。基辛格的职业生涯就从英特尔起步,他在这里工作了三十年时间;而且,他曾经是英特尔资深技术高管,还是传奇CEO格鲁夫(Andy Grove)亲自带出来的门徒。

今年61岁的基辛格18岁就加入了英特尔,从最底层的质检工程师做起,直到担任第四代80486微处理器的主架构师,32岁就出任英特尔最年轻的副总裁;40岁出任英特尔首任CTO职位,负责打造了英特尔酷睿(Core)和至强(Xeon)等核心芯片产品。2009年,基辛格离开英特尔,出任EMC总裁兼COO,2012年出任云计算和商用软件公司VMWare的CEO。在他领导VMWare的八年时间,公司营收规模增长了一倍。

基辛格官宣回归出任英特尔CEO的当天,英特尔股价飙升了8%。基辛格首次公开阐述公司战略转型,英特尔股价再次飙升了6%。投资者当初对基辛格带领英特尔转型的期待可见一斑。此外,基辛格还把VMWare的CTO拉文格(Greg Lavender)带入了英特尔出任CTO,负责推动英特尔的技术研发创新。

英特尔今年3月提交的监管文件显示,基辛格去年(从2021年2月开始计算))的薪酬总额高达1.786亿美元;其中包括100万美元的基本工资、175万美元的现金奖金、510万美元的非股权激励奖金、超过1.4亿美元的股票授予以及2910万美元的期权授予。

此外,基辛格还有40万美元的其他薪酬,包括25.7万美元的住宅安保、5万美元的交通费以及68.5万美元的养老金与抵押收入。不过,需要强调的是,基辛格的期权与股票授予都是与业绩和股价增长所挂钩的。

显然,为了能将基辛格请回公司,英特尔开出了无法拒绝的合同。他的这一薪酬已经相当于英特尔员工薪酬中值的1711倍。相比之下,司睿博转正英特尔CEO的第一年(2019年),薪酬总额为6700万美元(其中股票授予价值6170万美元),是英特尔员工收入中值的695倍。

基辛格当然不是每年都能拿上亿美元。他今年的薪酬总额是2630万美元,其中包括125万美元的基本工资、357万美元与业绩挂钩的现金奖金以及2150万美元的长期激励股权授予。和其他同等规模的巨头企业相比,这一薪酬大致处在中间水平。

那么,基辛格在VMWare的时候挣多少呢?根据VMWare此前提交的监管文件,基辛格最后一年CEO的薪酬总额是1654.2万美元,其中包括88.5万美元的基本工资以及1565万美元的股票授予。这一薪酬水平相当于VMWare员工薪酬中值的115倍。而他此前一年的薪酬总额是4254.9万美元。其中包括100万美元基本工资、251万美元的现金奖金以及4000多万美元的股票授予;相当于VMWare员工薪酬中值的306倍。

股价低迷拿不到钱

可以看到,基辛格加入英特尔所获涨薪的最大部分就是那笔高达1.4亿美元的股票授予,这相当于他在VMMare至少五年的薪酬。英特尔对此解释说,“薪酬委员会在确定这笔一次性股权授予的时候,考虑到了基辛格离开VMWare所放弃的薪酬价值、他独有的技术能力、目前人才市场寻找高管的激烈竞争、公司正在转型的广度、以及创造股东价值的重要性。”

实际上,今年3月英特尔提交监管文件时,基辛格的天价薪酬就引发了巨大争议,招致了股东的不满。这主要是因为英特尔目前的股价和业绩并不能让股东满意。

英特尔2021财年的营收仅仅增长了1%,而股价甚至还较上年同期下跌了18%。由于全球PC市场需求放缓,供应链不确定性增加,英特尔第二季度业绩指标都低于市场预期水平。而且,随着过去几个月美国股市持续下跌,英特尔也未能幸免,今年股价累计下滑了27%,正处在52周低点。

市场竞争状况也不容乐观。AMD在服务器芯片市场以销售额计算的占有率已经超过了16.5%,比上年同期增加了5.7个百分点。另一方面,英特尔又一次产品延期了,服务器芯片Granite Rapids的发布从2023年推迟到2024年。AMD CEO苏姿丰2021年的薪酬总额“仅为”2950万美元,但她在2019年拿到了5853万美元(其中包括5300万美元的股票授予),成为当年的“打工皇帝”。

实际上,基辛格并没有拿到上亿美元,因为股价低迷直接影响到了基辛格的收入。基辛格那1.4亿美元股票授予并不是无条件直接授予,而是与英特尔未来五年的股价表现绑定的。英特尔解释说,由于股价持续走低,甚至比基辛格上任的时候还低,他目前还没有拿到任何的股权授予。

但即便是不满基辛格天价薪酬的股东也不得不承认,现在是英特尔更加需要基辛格的领导才能,才会不惜重金将他从VMWare挖来。而且,英特尔的扭转计划也并非一两年就能够完成,基辛格才刚开始工作一年。

基辛格上任之后提出了数百亿美元的扭转战略,包括分别投资200亿美元在亚利桑那和俄亥俄州建厂,并在积极规划欧洲工厂项目,计划推动英特尔接受其他芯片企业的代工订单。这对原先坚持IDM模式的英特尔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业务转型。

按照基辛格的规划,英特尔有望在2025年之前实现10%的年销售额增长。但另一方面,短期的业绩依然面临压力,而且随着加大资本支出,当前财年可能会出现超过10亿美元的负自由现金流。此外,英特尔今年刚刚宣布斥资54亿美元收购以色列特种工艺制造商高塔半导体(Tower Semiconductor)。

打工皇帝拿天价年薪

当然,高管薪酬过高引发不满的问题并不是英特尔所独有。当企业业绩出色,股价走强的时候,股东或许并不在意高管的天价薪酬,认为这物有所值;但当企业业绩陷入停滞,市场竞争实力下滑,股价表现低迷的时候,投资者们就会关注起高管的天价薪酬。

据股东维权机构As You Know统计,去年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公司中,有16家公司的股东都投票反对高管的薪酬标准。游轮公司Norwegian Cruise业务在疫情期间遭受了沉重打击,但这并不影响该公司CEO德尔里奥(Frank Del Rio)在2020年拿到了3640万美元,同比增长了一倍以上。

今年以来,AT&T、通用电气、飞利浦等诸多巨头公司的股东都对高管的天价薪酬说了不。通用电气CEO卡尔普(Larry Culp)去年拿到了7300万美元,58%的股东投票反对他的薪酬标准。就在上周,飞利浦股东投票反对向CEO授予180万欧元(约合189万美元)的奖金,因为飞利浦的股价还不到去年同期的一半。

由于近期亚马逊财报令人失望,股价出现显著回落,亚马逊的活跃投资者也呼吁在5月25日的股东大会上反对新CEO杰西(Andy Jasse)去年高达2.12亿美元的薪酬(其中基本工资只有17.5万美元,绝大多数都是股票授予)。杰西在去年正式接班贝佐斯,出任亚马逊第二任CEO。

不过,去年的打工皇帝还不是杰西。Discovery CEO扎斯拉夫(David Zaslav)去年的薪酬高达2.46亿美元,其中包括300万美元的基本工资和1.9亿美元的期权授予。相比之下,苹果CEO库克去年的薪酬总额为9870万美元,其中包括8230万美元的股权授予、1200万的非股权奖金和300万美元的基本工资。

贝佐斯、扎克伯格、佩奇与布林等科技巨头创始人基本不拿公司薪酬,他们的天价财富几乎完全来自于所持巨额股份的急剧增值。马斯克的巨额财富同样主要来自他所持的特斯拉股份,来自他与特斯拉董事会达成的与股价挂钩的期权授予协议。随着特斯拉从几百亿美元市值的小公司变成一家市值一度破万亿美元的全球巨头,马斯克的个人身价也从200亿美元急剧膨胀到突破2000亿美元的全球首富。

但基辛格、杰西、库克等“打工皇帝”不同,他们并不是企业创始人和大股东,管理着市值数千亿甚至上万亿美元的成熟巨头企业,董事会批准的股票与期权授予是他们财富来源的最重要部分。担任苹果CEO十年之后,库克目前个人身价已经超过了15亿美元。

访问购买页面:

英特尔旗舰店

对文章打分

英特尔的“救世主”,工资太高了吗?

8 (8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