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延期入职到解约赔偿:等待小鹏汽车的60天

2022年05月21日 22:29 次阅读 稿源:财经汽车 条评论

“小鹏汽车被曝解约20余名应届生”,手机弹窗出现这条消息时,毛亮还住在离小鹏汽车广州总部附近的城中村出租屋——这是他此前为入职小鹏汽车专门租的,但现在用不上了。

访问:

阿里云复工专属福利首购1元起

5月19日,广州一名大四毕业生表示,自己去年通过校招获得了小鹏汽车的offer,并签署了就业协议。但今年5月公司HR通知称,因为业务调整,不能提供就业岗位,将按照就业协议赔偿违约金5000元。

该名毕业生称,像他一样被解约的学生有20多名,HR给出的理由各种各样,比如学校不行,或是不太适合等等。

和这20多人相比,毛亮是更早被小鹏汽车解约的应届毕业生之一,也本应是更早一批入职的应届毕业生之一。他2021年底从海外院校毕业,按照和小鹏汽车的两方协议,本该在今年春节后入职。

但春节过后不久,小鹏汽车HR告诉毛亮,入职要延期了。

从2月到3月,毛亮一直沉浸在HR那句“延期入职”的幻想里,直到3月底,幻想破灭。“由于组织架构调整,我们没有适合您的岗位,只能跟您解约。”HR对他说。

无独有偶,同样身为造车新势力的理想汽车(NASDAQ: LI)也在今年5月上旬被爆出与应届生解约。有媒体报道,5月11日,理想汽车开始取消部分2022年毕业生的聘约或对其转岗,主要涉及产品和企业系统、智能驾驶中的传感器开发三个部门。


对和应届生解约一事,无论是小鹏汽车还是理想汽车,公开回应的理由均为“业务调整”。

对此,小鹏汽车回应称,近期,由于部分部门岗位调整与绩效优化,涉及了少量应届毕业生和相关员工的调整,会继续沟通,妥善处理。

小鹏汽车方面表示,随着智能汽车业务的高速增长,小鹏汽车及生态企业持续加大人才和研发投入。2021年初至今,新增员工超10000人,其中已入职的应届毕业生约1600人,待入职的应届毕业生约900人,预计在今年7月规模到岗。


每年毕业季,似乎都是“最难就业季”。智联招聘《2022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显示,2022届我国高校毕业生预计1076万人,同比增加167万人,规模首次突破1000万人。这还不算那些海外留学的归国毕业生。

临近毕业被用人单位解约,疫情有阻隔了距离,焦虑被无限放大了。

雪崩来临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对劲的?对毛亮们来说,是被通知延期入职或者被解约的那天;对车企来说,是4月的疫情、腰斩的销量以及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和芯片短缺。

“入职极慢,解约极快”,车企招人也纠结

春节刚过,毛亮便在广州寻觅合适的房源。最终,他在小鹏汽车广州总部附近的城中村落脚,租期六个月,每月租金2800元。

接到延期入职通知时,毛亮刚收拾好自己的新家。“统一等到七月份入职。”小鹏汽车HR在电话那头说完,毛亮盯着对面墙上刚装好的投影幕布思索着。

他不理解,明明几个月前拿到offer时,HR还在不断催着他在2021年12月入职,如今怎么就不着急了?

尽管不解萦绕心头,但毛亮依旧抱着最糟糕的打算——最晚7月入职 (不过,他当时没意识到最糟糕的是被解约),也做着最积极的努力——和HR沟通能否尽量提前入职。

实际上,毛亮也在纠结要不要放弃眼前的offer,寻找新的工作。彼时的他没有收入,但房租还要按月交,继续等下去只能坐吃山空;但他转念一想,小鹏开出的薪资待遇还不错,也许可以先打点零工或者让家人支援一下,撑到7月入职,“先苦后甜”。

但延期入职的日子一天没定,毛亮就一天心里没底。在那段漫长的日子里,毛亮靠着积蓄、家人的支援和“总会入职”的信念坚持着。平时,他也会找点兼职做,以降低房租等固定生活成本。

在与小鹏汽车HR的反复沟通中,毛亮意识到,车企或许比他更纠结。“他们根本没想明白要招我进去做什么。”

不如发放offer时那般着急,HR收到毛亮的提前入职请求后,进度几何全靠毛亮主动催促。“能不能提前,提前多久也不给句痛快话。我从2月问到3月,刚开始说2月底会有答复,拖到3月说在走流程、等审批,3月下旬还是说审批中,4月肯定能入职。流程这么慢,我看他们部门根本不缺人。”毛亮向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表示。

实际上,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也意识到了企业在招人方面的矛盾与纠结。

“去年遇到的很多挑战,都是管理跟不上造成的。如何在快速奔跑中保持效率,避免陷入混乱,是小鹏汽车接下来要解决的重要问题。”3月的第一天,何小鹏曾向媒体这样说道。

而何小鹏口中的保持效率,被更多地解读为“随时上岗,立刻出活儿”,但这对工作经验几乎为零的应届毕业生小白来说并不友好。因此,像毛亮这样的求职者便成为最容易被企业抛弃的人。

“小鹏真的说解约就解约,要给赔偿金解除offer了。”3月底,午睡中的毛亮被HR打来的解约电话吵醒,挂了电话,他向好朋友发了这段话。

他没心思愤怒,更没心思去想如何争取到更多的赔偿金,在他的潜意识下,“找工作是最要紧的。”

“自从被告知解约后,小鹏汽车的工作效率反倒提高了很多。”毛亮说,后续他和HR的沟通顺畅了很多,速度也快了不少,“基本上第二天就能反馈。而且对方还特别积极、特别主动。”用毛亮自己总结的话就是“入职极慢,解约极快。”

被解约的不止应届生,还有刚入职不久的人。

在职场社交平台上,有网友称自己1月下旬入职小鹏汽车,不到一个月就因为“降本增效”的理由被裁员。另一位被认证为小鹏汽车的员工发帖称,入职不到一年,在2月下旬被谈话并签了离职协议。“同部门也有好多校招被裁的。”

快速扩张的“后遗症”

去年,车企招人有多着急?看看增长的员工数量就知道了。脉脉人才智库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21年新增职位量最多的新经济行业排名中,新能源汽车行业位居第二,新增职位量同比增长365%。


以新造车三兄弟“蔚小理”为例,各家车企过去一年的员工数量翻了两至三倍。

2021年底,蔚来汽车(NYSE:NIO/09866.HK/NIO)拥有15204名员工,相较2020年底(7763人)翻了一倍。理想汽车员工从2020年底的4181人增至2021年底的11901人。要知道,2018年时,理想汽车的员工还只有1593人。三年间增长了近十倍。截至2021年底,小鹏汽车员工数量超过1.39万人,2020年底这一数字还是5084人。

人员增加,成本自然跟着上升。

理想汽车财报显示,2021年职工薪酬总计34.8亿元,同比提升237%,人均薪酬成本超29万元。

职工薪酬也体现在研发费用和三费(销售、一般和管理费用)里。小鹏汽车财报显示,2021年研发投入41.14亿元,同比增长了138.4%。三费方面投入了53.05亿元,同比增长了81.7%;蔚来2021年全年研发费用为45.919亿元,比上年增长84.6%。三费方面投入了68.78亿元,同比增长74.9%。

对于费用的增加,蔚来汽车解释称,主要原因是研究和发展职能的人员费用增加,以及新产品和技术的设计和发展费用增加;销售及服务职能的人事费用增加,与销售及服务网络扩展有关的费用增加等。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人才是第一资源。虽然成本不断上升,亏损逐渐收窄,但“造车三兄弟”至今并未正向盈利。

在毛亮接到延期入职小鹏汽车的通知时,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发现,小鹏汽车的港股股价已经震荡下跌了两月有余。

2021年10月至12月,小鹏汽车港股股价一路上行,12月初到达218港元/股的高位。但此后一路震荡下跌,截至5月20日收盘,小鹏汽车股价跌至97.2港元/股,半年间市值缩水超2000亿港元。与此同时,小鹏汽车美股股价也下跌了54.5%。

4月,毛亮拿到了小鹏汽车的解约赔偿金,结束了60天的漫长等待。

另一边,在小鹏汽车试用期将满六个月的王同学也在4月接到了裁员通知。“在小鹏的试用期快结束了,却被通知部门有个裁员名额,这个名额落到了我头上。”

同样是4月,理想汽车开始被传出裁员。有网友在职场社交平台表示,理想汽车的裁员计划已经写入其CEO李想今年二季度的OKR(目标和关键成果)中。5月,这场风波扩散到了应届生中。

5月11日晚,理想汽车公开回应称,由于业务调整,部分岗位被关闭,涉及部分今年尚未入职的校招生。至于涉及到的校招生比例有多少,理想汽车表示具体人数暂不方便告知。

而在回应前一天,理想汽车刚刚发布了一季度财报:2022一季度实现收入95.6亿元,同比增长167.5%,经营现金流量18.3亿元,同比增长98.0%,连续八个季度经营现金流量为正;现金储备511.9亿元。

一位曾服务于理想汽车的招聘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过去一年,在新能源行情一片大好之下,理想汽车规模的快速扩张带来了内耗和部分员工效率低下的问题。他透露,此番调整主要是部分员工无法匹配组织发展的要求了,这也是按照工时和绩效对员工进行优胜劣汰的原因。“高层希望团队和架构更有效率,所以进行梳理。”

遥想去年底今年初,车企的信心仍在。就像小鹏汽车HR今年年初宽慰毛亮的话一样:“你可以放心,我们不会因为组织架构调整就裁员的,我们现在还在招下一批应届生。”

未曾挂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与心急如焚找工作的毛亮一样,车企在面对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和芯片等关键零部件短缺等问题上同样焦头烂额。此外,叠加三月暴发的新一轮上海疫情影响,车企们的头更大了。毕竟,上海是长三角汽车产业链“链主城市”,全国第一大集装箱港口。

面对新伤旧疾,车企们不仅要医内,还要医外,可医外谈何容易。

4月14日,何小鹏公开喊话,若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无法顺利复工,国内所有的整车厂5月都将面临停工停产的风险。

电池原料中,核心原料的价格则从去年涨到今年。以碳酸锂为例,2021年1月碳酸锂的价格大概是5万元/吨,今年1月已经快到40万元/吨,一年的时间涨了将近八倍。镍、钴等稀有金属价格也大幅上涨。如今的价格虽然不再继续高涨,但也依旧徘徊在50万元/吨上下。

至于芯片短缺问题何时能好转,就连全球汽车零部件巨头博世也不乐观。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在5月的新闻发布会上坦言:“这个月芯片依然供不应求。希望今年下半年芯片供应能有好转,明年可以有根本的好转。”

实际上,很多车企以为自己能扛一阵子,谁也没有想到妥协竟来得如此之快。

受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影响,3月有近20家新能源车企宣布涨价,涉及车型近40款。

3月18日晚,小鹏汽车官宣,从当月21日起涨价,补贴前售价的上调幅度为1.01万-2万元不等。3月23日上午,理想汽车宣布,4月1日起,对理想ONE的售价进行调整,将由目前的33.8万元上调至34.98万元,上涨1.18万元。此前声称暂不涨价的蔚来,也在4月开始调价。而特斯拉更是在一周内三连涨,单次涨幅高达2万元。

随后,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公开表示,受疫情影响,自3月份以来,该公司位于吉林、上海、江苏等多地的供应链合作伙伴陆续停产,由于上述原因,近期不少用户的车辆会推迟交付。同时,原本计划于4月发布新车的理想,也因为北京车展延期而推迟。

蔚来汽车发布的数据显示,4月,其交付新车5074辆,位居当月新能源汽车销量排名第四名,和第一名的零跑汽车销量(9087辆)差了近一倍,创下其今年以来月度交付量新低。

不只是蔚来,销量腰斩成为4月车市的真实写照。中汽协数据显示,4月中国汽车产销分别达成 120.5万辆和118.1万辆,环比下降46.2%和47.1%,同比下降46.1%和47.6%。

这一结果不光是汽车生产端承压造成的,消费市场的低迷情绪也给本就艰难的车市浇了一盆冷水。

达摩克利斯之剑依旧高悬,那些被解约的个体的命运,只能自己扛下去。“22届应届生5月被小鹏解约,已经错过了春招,现在还有哪里可以投递吗?”在职场社交平台上,网名为“迷惘的大海星在改简历”的网友发出了这条帖子。

讲完自己的经历,毛亮又看了一眼“蔚小理”的校招进展:小鹏汽车已经停止招聘,蔚来汽车在补招33个岗位,理想汽车还有333个岗位在招。

(以上受访者均为化名)

对文章打分

从延期入职到解约赔偿:等待小鹏汽车的60天

7 (87%)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