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之父”离职,华为跨过生死线了么?

2022年05月28日 00:32 次阅读 稿源:虎嗅网 条评论

近日,被誉为“鸿蒙之父”的王成录被曝已从华为离职。5月23日,王成录的个人微博显示已经取消了华为公司认证。而天眼查数据显示,王成录已经成为深圳开鸿数字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深开鸿”)核心团队的唯一成员,其个人简介中的一段话做了解释:“2022年5月,曾主导鸿蒙系统开发的王成录博士离开华为,下一站为深圳开鸿数字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深开鸿) 。”

访问:

阿里云“无影云电脑” 支持企业快速实现居家办公

访问:

华为商城

公开信息显示,深开鸿成立于2021年8月26日,并于今年1月份完成了天使轮融资。天眼查的股权穿透显示,深开鸿的背后股东包括华为、中软和中投等机构,实际控制人是中软国际CEO陈宇红。


在华为众多的业务部门负责人中,王成录的存在感并不算突出,但与之相对应的是,除了当下最受关注的鸿蒙系统外,他还曾主导方舟编译器、EMUI的研发,可以说王成录的职业履历贯穿了华为消费者软件部门的整个发展历程。

如今这位元老级人物的离职难免引发外界的讨论,尤其是在Harmony OS 3.0延期后,外界更加关心这一系统是否会由此产生变数。

不过,这场人事变动虽然看似突然,但其实早有征兆。去年10月22日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王成录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彼时他的职位已经变为华为AI与智慧全场景业务部总裁,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则由龚体接任。

而离开华为的王成录也并未远离鸿蒙,多方消息显示,他的下一站将加盟深圳开鸿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继续主持OpenHarmony的开发工作。

自2019年华为开发者大会上亮相,鸿蒙就承载了外界太多的期待与质疑。在手机业务受挫后,鸿蒙不仅承担了过渡期留住用户的重任,更是担负起了华为面向IoT的战略重任。

去年3月份,王成录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2021年最重要的任务是“让鸿蒙生态的市场份额达到16%,生态繁荣的分水岭这道坎,一定要跨过去。”

那么,王成录离开之际,鸿蒙跨过了那条生死线了么?

一年跨越生死线

华为消费者业务 AI 与全场景业务部副总裁杨海松此前曾在采访中表示:“鸿蒙系统要做的就是用 1 年的时间,走完别人 5 年走的路。”

如今看来,王成录做到了。

由于芯片断供、Google移动服务套件停用等问题,华为手机的出货量自2020年起遭遇断崖式的下跌。而此前定位于“未来物联网接口”的鸿蒙系统也在2020年仓促上马,从IoT设备端迅速向手机端拓展。

鸿蒙系统的任务只有一个:在出货量大规模缩减的情况下,保证用户不再流失。

这一时期王成录团队的进展堪称神速。2020年9月,华为在开发者大会上发布HarmonyOS 2.0操作系统的预览版,3个月后发布开发者Beta版本。

去年6月2日,HarmonyOS 2正式上线,这意味着搭载HarmonyOS的手机已经成为面向市场的正式产品。

从HarmonyOS 1.0到正式版的HarmonyOS 2,王成录团队需要解决许多问题。与一般手机操作系统不同,鸿蒙首先是面向IoT的操作系统,它的首要目标是用一套系统满足各种硬件设备。

而到HarmonyOS 2正式版发布时,鸿蒙系统已经具备了作为手机系统和IoT连接中心的基本框架。

比如多种设备之间通过HarmonyOS 2实现基于分布式软总线、分布式设备虚拟化的硬件互助、资源共享,在应用和设备的开发层面实现一次开发、多端部署的同时,支持多种终端设备按需求弹性部署,并能够适配不同类别的硬件资源和功能需求。

在HarmonyOS 2.0发布后,华为在短时间内向各移动终端推送正式版升级。截至2021年12月,华为旗下支持鸿蒙系统的移动设备已多达141款。

“如果老用户升级到鸿蒙后,体验非常好,他可能会留下来。只要这两年时间抢下来,我们的硬件可能就回来了。” 王成录和他的团队所作的就是让华为在解决硬件问题之前,仍具备搭建一个完成生态的能力,这是王成录给华为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

在完成HarmonyOS 2的迭代工作后,华为还需要在短时间内为这个新生的系统吸纳足够的开发者参与到应用开发工作中。需要说明的是,在HarmonyOS 2发布时,iOS的应用开发者数量是2400万,Android应用开发的数量是2000万。

为此,华为在去年7月的Harmony Connect伙伴峰会上首次发布了Hormony OS职业认证,助力开发者实现职业进阶。两个月后,华为又发布了可广泛部署于服务器、云计算、边缘计算、嵌入式等各种形态设备的欧拉操作系统,通过一套操作系统结构,兼容多样性设备。

这些面向开发者的服务平台让HarmonyOS 2在发布后的数个月内凝聚了超过120万名的开发者,帮助鸿蒙成为全球用户增长速度最快的操作系统。

此前,余承东曾透漏目前搭载Harmony OS的华为设备已达到2.4亿部,华为终端全球月活用户数7.3亿,生态设备发货量1.5亿部,生态合作伙伴超过2000家。这已超出去年王成录提出的3亿台设备的目标。

虽然手机业务仍受到掣肘,但对于当下的华为而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半杯未满

在今年的4月28日,华为正式推出了HarmonyOS 3开发者预览版,发布会上余承东表示,当下的万物互联仍存在较多局限性,例如数据孤岛效应凸显,而鸿蒙的加入则给设备之间的“智能化连接、协同”创造了一种可能。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华为针对开发推出了Harmony设计系统、方舟开发框架3.0、方舟编译器3.0、DevEco Studio 3.0等,这些开发工具套件能够让开发者实现更高效的端到端HarmonyOS应用和服务的开发。

比如在过去,华为在框架层为HarmonyOS的应用程序提供了Java/C/C++/JS等多语言的用户程序框架和Ability框架,以及各种软硬件服务对外开放的多语言框架API;同时为采用HarmonyOS的设备提供了C/C++/JS等多语言的框架API,不同设备支持的API与系统的组件化裁剪程度相关。

而现在,开发者可以根据不同设备灵活选择工具套件,完成操作系统组装。当然,相比于IOS和Android庞大且成熟的开发者团队而言,鸿蒙目前百万级别的开发者仍难以在短时间内补足应用方面的劣势。

尽管华为对开发者已经表现得足够友好,但IOS和Android经营十余年形成的强大壁垒还是难以说服开发者们向鸿蒙分摊精力。

而华为的应变之道就是不断降低开源的门槛。王成录曾透漏过一个观点:华为分析了过去二十年PC与移动产业的生态发展历史,发现16%的市场占有量是个分水岭,能超过16%的生态基础就能取得成功而不被市场淘汰。

可能是基于这一考量,华为在2020年和2021年分两次把HarmonyOS的基础能力全部捐献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并由后者整合其他参与者的贡献,形成OpenHarmony(开源鸿蒙)项目。

对此,王成录曾解释道,华为此举是为了各家能够平等地在开放原子基金会获得代码,生态企业可以更好地根据自身的诉求做产品。同样,华为也是从开放原子基金会拿回代码,再叠加华为产品特性来做产品。

不过,尽管华为已经通过第三方机构让鸿蒙实现完全开源,但这还不足以支撑其他手机厂商选择通过OpenHarmony去打造自家系统,因为目前的OpenHarmony并没有Java程序的支持,也自然不可能支持Android。

对于第三方手机厂商而言,手机系统没有Android应用的支持是不现实的,尽管目前华为开发者官网种已经开源了数十个Demo,但这些大多都基于常见的应用场景,还远称不上是成熟的开源系统。

而如果OpenHarmony无法获得更多厂商的接入,那么王成录提到的“16%的分水岭”在华为芯片问题解决之前,仍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此次王成录的离职后加盟的深开鸿,正是一家聚焦于OpenHarmony二次开发的科技企业。这家公司的官网介绍显示,深开鸿以成为智能物联网操作系统领跑者为战略目标,基于OpenHarmony聚焦智能物联网操作系统(KaihongOS)的技术研发与持续创新。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公司与华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天眼查数据显示,深开鸿的第一大股东为鸿聚创新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由中软国际CEO陈宇红个人控股,华为一直是中软国际的第一大客户。第三大股东为哈勃投资,为华为旗下的投资基金。

因此,王成录的离职似乎并不是简单的人事变动,更像是华为为了寻求合作伙伴而主动放出的一员猛将。

鸿蒙的野心,还会实现吗?

对于王成录的离开,一位业内人士向虎嗅表示:“几乎不会对鸿蒙项目团队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鸿蒙的战略规划依旧会沿着既有目标执行。”

该名业内人士认为,从鸿蒙生态层面来说,这两年各生态企业之间的人才流动很频繁,很多高端人才与核心生态企业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合作,大家尝试不同的“组合”,或许能够碰撞出更多新的火花。

话虽如此,但仍有部分人认为王成录的突然离职还是会给鸿蒙带来影响,尤其在Harmony 3.0延期的背景下,业界更加对鸿蒙的未来表现出担忧,集中表现在Harmony“去Google化”还能否顺利进行。

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王成录曾向媒体表示,“今年10月,鸿蒙第三阶段的开源代码会上线,来自AOSP社区的、由Google贡献的代码几乎没有了。”

王成录的表态让鸿蒙一时间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而直到今天完全实现“去Google化”的Hormony系统依然没有问世。不过,近期有消息曝光称,华为将于6月召开的开发者大会正式发布Hormony 3.0 Beta版本。

那么,这一版本会达成“去Google化”的成就吗?答案可能并不乐观。

知乎数码大V @blindpirate曾对Hormony 2.0 Beta版本的代码进行分析,统计数据显示至少56%的AOSP代码是Google提交的,这还没有算其中非Google.com邮箱的Google提交。

对此,一位Android开发工程师也向虎嗅表示,“去掉Google贡献的代码可能性不大,因为Google承包了AOSP中虚拟机和HAL层的大部分代码。”

当然,也有一种解读是,王成录所指的只是开源那部分不含有Google贡献的代码,而不是整个系统不含有Google贡献的代码。从这个角度讲,也的确说得通。

另一项值得关注的则是鸿蒙的“车机计划”。华为近两年在车载业务上付出的努力有目共睹,而王成录在华为车BU部分中也发挥着关键作用,早在鸿蒙系统推出之前,华为首款智能车载系统Huawei Hicar的发布会就是由王成录主持的,在Harmony 1.0发布后,王成录也多次表示未来车载将是鸿蒙系统中的一个核心环节。

从实际表现来看,HarmonyOS-Automotive是完全合格的,这款车机OS已经在问界M5上证明了鸿蒙车载系统的可靠性,此外华为与北汽、小康、长安等也早已达成深度合作,未来HarmonyOS-Automotive将陆续在国产车上登陆。

而王成录的离开,是否会对华为车机系统造成次生影响?仍尚待观察。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随着HarmonyOS和OpenHarmony的持续迭代,鸿蒙生态的边界也在不断扩张,以如今鸿蒙的体量来看,个人乃至团队的变动几乎不会对鸿蒙产生任何影响,真正能够影响到鸿蒙的只有华为对它的定位,究竟是短期的救命稻草?还是长期的战略转型起点?

如果是后者,那么华为未来势必要在数据库、编译器乃至编程语言等基础软件层面投入更多的力量,在这一假设下,鸿蒙所带来的影响要远远超过这个系统本身。

对文章打分

“鸿蒙之父”离职,华为跨过生死线了么?

39 (81%)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