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陪聊”调查,角落中的隐秘生意

2022年05月29日 22:15 次阅读 稿源:财经E法 条评论

2013年,美国导演斯派克·琼斯(Spike Jonze)的电影《她》上映,影片讲述了一段发生于未来的“人机恋”——心思细腻的信件代理写手西奥多刚与妻子离婚,还没走出心碎的阴影。之后在与人工智能萨曼莎的交流过程中,他心中的伤痕渐渐被萨曼莎迷人沙哑的声线抚平,并与虚拟的她发展出一段奇异的恋情。

访问:

阿里云服务器精选特惠:1核1G云服务器低至0.9元/月

如今,电影中的场景正成为现实。近年来,陪聊服务在网络空间悄然兴起,用户花几十元或几百元下单后,就可以获得“聊天”“哄睡”“分手挽回”“情感代追”等服务。很多人向“陪陪”(陪聊者)倾诉交流、吐露心声。

财经E法近期调查发现,在发展初期,于角落中生长的陪聊行业缺乏监管,接单群中充满“污麦”“裸聊”“磕泡泡”等种种“特殊单”,后因平台的打击,行为有所收敛,但涉黄现象并没有杜绝。一些店铺打着“绿色陪聊,拒绝低俗”的口号,涉黄陪聊转为更隐蔽的方式。

01

被包装过的“陪陪”

近日,财经E法在淘宝输入“陪聊”进行检索,但未出现任何搜索结果,只有输入“陪”“树洞”等关键词,一家家带二次元头像的陪聊店铺才会出现。类似的信息也存在于闲鱼和微博等社交平台。

搜索“陪”字,就会出现一些陪聊店铺
搜索“陪”字,就会出现一些陪聊店铺

根据财经E法的了解,陪聊服务分为文字、语音条、连麦、视频四类,价格依次递增,顾客可以选择半小时、一小时、包天甚至包月服务。夜晚11点过后,价格翻倍。此外,“陪陪”还可以提供哄睡、叫早、陪玩等服务。

“陪陪”一般分为金牌、镇店、男女神、首席四个等级,等级越高,声音越动听。顾客可以选择“盲盒”,即随机抽取一个等级的“陪陪”接受服务。

一家陪聊店铺的点单价目表
一家陪聊店铺的点单价目表

在下单时,顾客可以向店铺提出自己的要求。就音色方面,女“陪陪”有萝莉音、御姐音、少女音,男“陪陪”有正太音、青年音、大叔音。此外,顾客还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就性格特征、幻想形象、聊天内容等其他方面提出更细致的要求。

为更深一步了解陪聊行业的生态,财经E法给一家陪聊店铺发送了应聘请求。过了一段时间,店家将财经E法拉入审核群中,要求填写圈名、星座、特长、接单类型等资料,另外,还要求发送15秒语音条和三张接单照片到群中。

从应者发送到审核群内的照片和语音看,来应聘的绝大部分是20-30岁的年轻人。店铺拒绝招收未成年人,且禁止群成员之间互加好友和聊天,违规者不予录用。

财经E法第一次填写资料并提交审核后,并没有成功。就群里的情况来看,能够成功通过审核者很少。之后,一位名为与卿的“陪陪”向财经E法指出了审核不通过的原因——“不是因为声音,是你的简历填得不行。”

在与卿的指导下,财经E法重新填写了一份简历。原来,因为激烈的竞争,店铺对“陪陪”的工作量有一定的要求,因此来做陪聊的目的不能写“好奇”“无聊”等等,而要写“来赚钱的”。

比起新人,店铺更愿意接收有经验的“陪陪”,但如果新人想通过审核,可以自己编造经验时长、在哪些店铺工作过、最大续单金额等信息。与卿让财经E法将自己的一笔收款记录提供给店铺,向其谎称是以前的续单截图,因为之前所在店铺不想透露真实信息,所以将付款方打上了马赛克。

除了经验,形象也很重要。与卿表示,店家希望“陪陪”的形象更精致,并让财经E法在网上搜索了几幅美女帅哥的照片,审核时表示这是自己的照片即可。财经E法在操作过程中发现,店家其实对使用虚假照是持默许态度。几番修改后,财经E法通过了审核,成为了一名正式“陪陪”。

使用网络照片后,财经E法应聘成功
使用网络照片后,财经E法应聘成功

通过审核后,店家介绍了该店的“分成模式”。首单收入,“陪陪”分四成,店家分六成;续单收入,“陪陪”分六成,店家分四成;顾客打赏,“陪陪”分七成,店家分三成。为防止“陪陪”私吞顾客转账,店家会随机下单测试。

越高等级的“陪陪”越能获得更多订单。如果想升级为更高等级,“陪陪”每一期赚取的额外利润需达到店家设定的标准。额外利润,是指店家在顾客续单时分到的四成收入。所有应聘成功的“陪陪”一开始会进入内群,如果一期的额外利润没有达到店家的要求,就会被清退到外群。按照规则,订单会优先分配给内群的“陪陪”,而外群能分得的订单很少。

在规则的要求下,“陪陪”会有不小的压力。

在进入接单群之后,财经E法发现,不仅照片可以用假的,等级也可杜撰。即便顾客下的单指明要最高等级(首席)的“陪陪”,被分到的也很有可能不是这个等级的。接单群内实行的是“抢单”模式,“陪陪”会在店家发的订单下回复“1”,谁回得最快,单子就是谁的。

顾客也拥有试音的权利。不同的“陪陪”会被拉进群中发语音和照片,顾客可自行挑选。

不管什么等级,谁回复得快,订单就是谁的
不管什么等级,谁回复得快,订单就是谁的

在接单群中,顾客的要求五花八门,既有“奶狗”“御姐”这样的性格想象,也有“聊北上广规划”“回答爱情是什么”这样具体又奇特的要求。有时,店里实在没有符合要求的“陪陪”,店家便会要求大家“装一装”。

虚拟的要求,投射的是真实的渴望。

在陪聊服务中,“陪陪”好像被简化成了一张属性列表,包括声音,样貌、身材、职业、年龄——虽然种种属性均可能被伪造。“陪陪”还可以在朋友圈营造人设,使自己更具吸引力。

恰如电影《她》中的人工智能萨曼莎一般,稀疏的社交线索,令顾客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陪陪”的声音上。在寂寞的夜晚,话筒中漂浮着的除了“陪陪”的声音,还有顾客那些装不下的想象和情感。

02

提供“情绪价值”

颜兮是一名26岁的兼职女“陪陪”,入行接近三年,平时从事咨询工作。她热爱文艺,最喜欢的书是海明威的《乞力马扎罗的雪》,在豆瓣拥有3000个粉丝,还在网易云音乐拥有自己的读诗播客。

颜兮入行陪聊,是因为被豆瓣中一个话题的回复戳中了,话题的名字叫“你在什么奇怪的地方工作过?”。有人回答在“叫早小铺”,下面有人问,为什么不用闹钟?答主回复:“人类真的好孤独”。

颜兮服务过30元一单都嫌贵的顾客,也接过年薪百万元顾客的单子。她最深的感受的是, “无论高低贵贱,孤独面前,人人平等”。

颜兮曾遇到一位患严重抑郁症的男顾客,他下单只包天,要“陪陪”整天都陪着他。这位顾客说,自己是一位作家,每天都会下不同的订单,只为听不同人的故事。在听完颜兮的故事后,他开始讲自己的经历。据他说,自己的父亲是个一辈子都很清廉的官员,却被人陷害入狱。讲到动情处,他接连抽泣,颜兮也跟着他一起哭泣。

接受采访的“陪陪”有一个共同的体会,购买陪聊的顾客有不少可能有心理问题。而留学生是一个重要的顾客群体。

颜兮遇到过一个顾客,对方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生。她打电话给颜兮的时候说,自己要去自杀了,吓得颜兮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又有一次,这个顾客一边哭一边写作业,跟颜兮说第二天一早要开车去拉斯维加斯,豪赌一把。

颜兮有一个令她印象深刻的顾客。这个男孩在英国留学,他在陪聊方面“很抠”。男孩有睡眠障碍,买的是哄睡服务,却不愿付翻倍的价格,也不愿意按高等级给颜兮续单。他央求颜兮可怜他,因为他白天上学,放学打工,晚上睡在餐馆里,没什么零花钱。但最后,他续了颜兮三个月的单。

颜兮喜欢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她觉得,做陪聊既可以帮助自己赚到零花钱,也可以让自己抚慰别人。

购买陪聊服务的人,哪怕多么成功,都必然有缺陷。男“陪陪”布丁把陪聊服务总结为提供“情绪价值”。他说,“陪陪”的服务就是抓把土,把缺陷填了,起码让顾客感受到有个补充。关心、鼓励、支持、理解、信任、关注、崇拜,都是“陪陪”应该着重提供服务的点。

有时,在共情的过程中,连“陪陪”自己都会坠入这种难解的感情中。兼职陪聊的与卿容易对顾客产生怜惜之情。一次,她跟一个同为医学生的顾客聊了很久,她体贴他在家养病,没有让他按高等级的价格续单,而且只要他发信息,她都会秒回。

在一次聊天的过程中,与卿对跟这位顾客开玩笑,“以后你不会再点别人聊天吧?”顾客回答,“不会了”。结果第二天在另一家店,她看到那个顾客在点别的“陪陪”,一瞬间她觉得很幻灭。“他不给你花(钱)也会给别人花的,你不要他的钱,又能怎么样呢?”

03

隐秘的“特殊单”

沙哑的声音、发酵的情绪、孤独的夜晚,这些元素叠加在一起,很容易让“陪陪”和顾客彼此都卸下防备,产生依恋感,堕入迷幻的感情体验。陪聊行业一开始惹人注目,便是因为其中似真似幻的“虚拟恋人”服务。

与卿说,其实没有那么多的顾客具备消费实力,一般的顾客下单都出于猎奇。店里的大单,都是“虚恋单”,都是“搞对象搞出来的”。

财经E法观察发现,当有人向陪聊店家提出要享受“虚拟恋人”服务时,店家急忙要求撤回,但撤回后,服务照旧能提供。为了躲避监管,店家通常还会禁止“陪陪”在群中闲聊,只允许接单。

颜兮透露,虽然店家明面上禁止“特殊单”,但一些与“陪陪”建立稳定续单关系的顾客依然会提出一些特殊需求,比如“辱骂单”“裸聊单”“男同单”等,甚至发展到线下的性交易。“特殊单”价格更高,满足了某些“陪陪”想赚快钱的需求,也能够增加店家收入,所以店家对此一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颜兮认为,陪聊服务涉黄,部分原因在于,有不少顾客就是为了寻求色情服务。颜兮曾经接过一个单子,电话打过去时,男顾客正在自慰。她不接,男顾客就给她发其他女性的裸照和视频,并出言侮辱,“装什么装?”

颜兮喜欢为顾客念诗哄睡,但有些顾客并不买账,他们认为,不是应该叫老公吗?不是应该像女朋友一样吗?这样干巴巴读诗有什么用?

一些“陪陪”对有涉黄需求的顾客表示反感
一些“陪陪”对有涉黄需求的顾客表示反感

陪聊圈中不乏出手阔绰的“金主”。颜兮声称,圈内有一位浙江富商的女秘书,已下单 100 余万元。她给一个男“陪陪”下单20余万元,打赏了 13 万元,后来干脆将其包养。还有一位顾客,每个月会给一个女“陪陪”打赏5万多元,已连续为她下了60多万元的单子。

昱彦是一名顶级男“陪陪”,他本职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圈里人对他的评价是,“擅长拿捏人性”。

比起顾客,“陪陪”要清醒得多。话筒中看似火热的絮语,背后都是冷静的计算。如何和顾客进行“推拉”,慢慢建立亲密关系,再过渡到“虚拟恋人”阶段,甚至让顾客“上头”,是顶级“陪陪”一门手艺。恰当的时机、恰当的分寸、恰当的过渡,都需要精准把握。

财经E法曾加入过一个陪聊经验线上分享会,昱彦在会上分享了他的经验。一次,他接了一个女顾客的单子。刚开始,女孩在向他倾诉感情痛苦,历数其中的爱而不得,声泪俱下。昱彦耐心宽慰,逐渐获得了女生的信赖。女孩觉得昱彦像他的人生导师,甘愿为他续单。

后来的几天中,女孩的心结得到了宽解,聊天的热度渐渐淡去。但女孩在聊天过程中无意间提起,她是在某平台上看到陪聊有“虚拟恋人”服务,挺想体验一下。

昱彦“瞬间就明白了”。为避免尴尬,昱彦继续用正常的语气与女孩聊天,中间适当插入少量暧昧,并不忘搜集女孩的信息。他逐渐勾勒出了女孩的画像:一位老师,家中有别墅,开玛莎拉蒂,有一定财力,对性充满好奇,但又羞涩。

了解到这点后,昱彦知道时机已经到了,开始在这方面发起“进攻”。不出昱彦所料,他的暧昧攻势刺中女孩需求。之后女孩一直续单,从包天发展到包周,再到现在要求与他线下见面进一步确立关系。

昱彦总结,要想续出大单,切忌操之过急。他表示,在试音群一上来就曝漏点照、腹肌照,“太酸了”,得建立自己的风格,要欲言又止、故作矜持,学会挠顾客的痒处,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挠下去。“总之,这个东西就是似挠未挠这个状态最好。它很微妙”。他强调,这是需要研究的。要想装得像,百度也好,看小说也罢,“陪陪”得去观察语言的表达、声音的状态,看真实的恋情是怎么发生的。

在陪聊服务中,昱彦始终没有忘记他的目的。他建议其他“陪陪”让顾客半小时半小时地续单,因为半小时的聊天时间过得更快、价格也更高,比包天的收入高多了,就像“软刀子割肉”,可以价值最大化。

只要钱到位了,涉黄同样可以。一次他接一个“男同单”,听说了对方的需求后,昱彦立马回复,“加钱,300元”。

一位女“陪陪”曾经在一篇报道中总结:有感情的“陪陪”都赚不了钱,能赚钱的“陪陪”都无感情。昱彦一句“加钱”显得冷酷又现实,不断敲打着这份虚拟感情的本质——交易。

04

涉黄如何定性?

有一些陪聊订单借助境外网络空间完成,而且更加肆无忌惮。在Twitter输入“陪聊”,就能出现不少结果,不少店铺将自己的QQ二维码或微信号放在推文中,供顾客扫码点单。

财经E法根据提示扫码后,向店铺发送了添加好友的请求,但店铺并没有通过,只是以非好友聊天的形式与财经E法发送消息。店铺对点单表示欢迎,并表示:“绿色单和有颜色的皆可”。


境外陪聊店铺明确表示可接“颜色单”

比起国内陪聊订单的半小时消费起步,这里的陪聊服务缩短至10分钟,而定制语音条只有6分钟。

财经E法扫码入群后发现,群里存在大量定制剧情的音频压缩文件,可以找管理员购买。其中甚至包括不少未成年人洗澡、自慰等色情内容。期间,不断有人通过扫码加入群中。

还有一些店铺在Twitter放置了自己的Telegram链接 ,接受下单和应聘。在应聘群中,来应聘的“陪陪”需要表明自己能接什么类型的单子,能否接受“娇喘”“裸聊”“自慰”等。接单群中,单子大部分为“涉黄单”,顾客大部分为男性,但也有女性。顾客会提各种要求,年龄、身材、裸露程度等,甚至有顾客会提出需要录屏。

事实上,由于部分陪聊服务涉黄,淘宝早在2016年就已经屏蔽了平台内键入“陪聊”后的搜索结果。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如果陪聊服务仍然有涉黄现象,淘宝应该进一步增加对相关搜索关键词的屏蔽,继续加强监管。另外,按照电子商务法的规定,淘宝需要掌握平台内经营店铺的真实身份信息,防止店铺逃避责任。

朱巍认为,陪聊是“陪陪”与顾客的点对点服务,具有很强的私密性。如果没有明确的涉黄聊天内容、通话记录作为证据,执法机关很难介入,也不能证明店家对此知情。

财经E法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后发现,目前关于“裸聊”的已判案例中,“裸聊”被用来来诈骗受害人钱财,但裸聊只是实现犯罪的手段,还未有法院直接对“裸聊”本身进行判定。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院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认为,“陪陪”与顾客进行线下性交易是毫无疑问地卖淫嫖娼,应该受到治安管理处罚法惩罚。可线上有偿的涉黄聊天、甚至裸聊,却很难定性。如果将“裸聊”界定为“卖淫嫖娼”,但很难说双方之间发生了性关系,只能说达到了感官上的满足;如果将其界定为“传播淫秽物品罪”,但双方一般不存在将淫秽的图片、录音、视频等广泛散布的行为。

也有观点认为,对陪聊中的涉黄行为,应以是否牟利做为判断标准。如果以牟利为目的,则涉嫌组织淫秽表演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文中所涉“陪陪”皆为化名)

对文章打分

网络“陪聊”调查,角落中的隐秘生意

9 (82%)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