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推特“传奇并购”:下一站,法庭!谁占上风?

2022年07月11日 08:36 次阅读 稿源:新浪科技 条评论

据报道,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已经表示,有意放弃以440亿美元收购Twitter的交易。目前,这家社交媒体公司的命运将取决于一场可能史诗般的法庭之战,这其中将包括长达数个月的昂贵诉讼,以及双方精英律师之间的高风险谈判。


最终的问题在于,马斯克将被迫继续推进他此前同意的收购,还是会被允许退出收购,并支付十位数的分手费。

大多数法律专家认为,Twitter占据了上风,部分原因在于,马斯克在收购Twitter的协议中几乎没有附加任何条件,而Twitter也下定决心推动这笔交易的完成。

然而,马斯克长期以来一直表现冲动,行走在政策边缘,并获得了一批顶级银行家和律师的支持。相比于与全球首富以及他的忠实支持者进行旷日持久的公开争吵,Twitter可能更倾向于寻找一个能迅速推进、相对平和的解决方案,一方面让公司保持独立性,另一方面避免让公司陷入脆弱的财务状况。

当地时间上周五,马斯克的代理律师、美国世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迈克·林格勒(Mike Ringler)告知Twitter,马斯克将放弃这笔收购。他表示,Twitter没有向马斯克提供,如何衡量不真实帐号数量的详细信息,违反了与马斯克之间的收购协议。此外,马斯克也不相信Twitter公开披露的虚假帐号数据。

Twitter董事会回应称,该公司打算继续完成这笔收购,并将在特拉华州衡平法院提起诉讼,迫使马斯克继续遵守之前的协议。

双方争端的核心是马斯克今年4月与Twitter达成的并购协议条款。根据协议,他有权在支付10亿美元分手费的情况下放弃交易,但必须有某些特殊的前提条件,例如他无法获得债务融资。协议还要求,Twitter应该提供马斯克完成这笔交易所需的数据。

马斯克要求Twitter对其平台上的垃圾帐号进行详细说明。整个6月份,马斯克和Twitter的律师一直在争论,Twitter应该提供多少数据来满足马斯克的要求。

在马斯克放弃收购Twitter之际,科技公司的估值也出现了大幅下滑,包括他的主要业务和主要财富来源特斯拉。马斯克没有对媒体的相关问询做出回应。

Twitter坚持认为,关于垃圾帐号数量的数据是准确的,但拒绝详细说明平台如何检测和统计垃圾帐号。这主要是由于,Twitter使用了非公开的信息,包括用户的电话号码和其他有关他们身份的数字线索,来判断某个帐号是否真实。Twitter发言人拒绝透露,Twitter计划何时提起诉讼,以迫使马斯克继续完成收购协议。

斯坦福大学会计学和公司治理教授大卫·拉尔克(David Larcker)表示:“结果可能是,法庭认为马斯克可以放弃交易,也可能是,他必须完成交易,而法庭可以强制执行。或者也可能会有某种折中方案,双方重新就收购价格进行谈判。”

对Twitter来说,完成与马斯克的交易非常关键。Twitter在科技公司估值乐观时与马斯克达成了收购协议。然而近期,由于广告业务的经营压力、全球经济动荡以及不断上升的通胀,Snap和Meta等科技公司的估值已经暴跌。自交易宣布以来,Twitter的股价已经下跌了约30%,远低于马斯克给出的报价每股54.20美元。

也有法律专家认为,马斯克纠缠垃圾帐号问题可能是一种策略,目的是迫使Twitter回到谈判桌前,以获得更低的收购价格。

在双方谈判过程中,也没有任何其他潜在收购方扮演“白衣骑士”的角色,与马斯克竞争。这使得马斯克的报价就是Twitter能够获得的最好报价。

Twitter的王牌是协议中的“特定履约条款”。根据该条款,Twitter有权起诉马斯克,迫使他完成交易或为交易支付费用,只要他获得的债务融资不受影响。以往也曾有过这样的强迫收购案例:2001年,泰森食品公司试图放弃对肉类加工商IBP的收购,称IBP存在财务和会计违规问题。然而特拉华州一家法庭裁定,泰森食品必须完成这笔收购。

然而,法律裁判与实际情况之间往往存在差异。一场诉讼可能会花费数百万美元的法务费用,并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解决。这将给本已紧张不安的员工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对交易的分歧往往会以和解或重新谈判价格而告终。2020年,奢侈品巨头LVMH试图放弃以160亿美元收购蒂芙尼的交易,但最终以便宜4.2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收购。最近退休的特拉华大学公司治理教授查尔斯·埃尔森(Charles Elson)表示:“这是经济交易中的讨价还价之举,一切都是关于价格。”

较低的价格有利于马斯克和他的财务支持者,尤其是在Twitter财务状况不佳的情况下。但Twitter已经明确表示,希望迫使马斯克遵守440亿美元的出价。

对Twitter来说,最糟糕的结果是交易破裂。马斯克需要证明,Twitter存在实质、故意违反协议条款的情形,但很少有收购方能做到这点。马斯克声称,Twitter隐瞒完成交易所需的信息,此外还错误地报告垃圾帐号的数量,而该公司提供的误导性统计数据掩盖了业务的严重问题。

在特拉华州法院,试图放弃收购的收购方只有一次成功地辩称,目标公司业务的重大变化导致了交易无法继续。2017年,医疗集团费森尤斯卡比尝试以3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制药公司艾克隆。在双方签署协议后,艾克隆的盈利下降,并面临举报称,公司有意规避监管要求。

不过,即便Twitter能证明,公司没有违反收购协议,特拉华州法院仍可能允许马斯克在支付损失赔偿后退出收购,就像2008年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试图合并化工公司亨斯曼和瀚森的交易一样。(交易最终失败,双方以10亿美元的价格和解。)

强迫收购方完成一笔收购是个复杂的执行过程,法官可能不希望命令收购方去做无法履行的事情。考虑到马斯克藐视法律限制的过往履历,在这笔交易中,这种风险尤为严重。范德比尔特法学院教授摩根·里克斯(Morgan Ricks)说:“对法院来说,最糟糕的情况是它发布了一项命令,但马斯克却不服从。他们必须弄清楚该怎么办。”

马斯克通常依靠一个小圈子来经营公司,包括火箭公司SpaceX,但他已经聘请了庞大的法律团队来管理对Twitter的收购。除了他的个人律师亚历克斯·斯皮罗(Alex Spiro)之外,他还聘请了世达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世达律师事务所是顶级的公司法律所,拥有在特拉华州法院处理相关案件的丰富经验,包括之前LVMH与蒂芙尼之间的并购案。

Twitter方面也已经聘请了两家律师事务所,包括威尔逊律师事务所和盛信律师事务所,来管理这笔交易。威尔逊律师事务所是Twitter的长期法律顾问,在风险投资和技术交易方面经验丰富。盛信律师事务所总部位于纽约,在一般企业并购方面拥有更多的经验。

如果Twitter同意重新谈判收购价格或接受交易失败,可能会面临更多法律问题。无论是哪种情况,股东都可能提起诉讼,而Twitter此前已经因为这笔交易而面临几起股东诉讼。今年4月,有分析师认为,马斯克的出价过低。如果Twitter同意进一步调低收购价格,股东可能不会同意。

另一方面,交易失败可能会导致马斯克受到额外的法律审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5月份宣布,正在调查马斯克买入Twitter股票的举动,以及他是否以适当的方式披露了对于这家社交媒体公司的意图。2018年,监管机构指控,马斯克在Twitter上发布虚假声明,称已经获得了将特斯拉私有化的资金。这是一种证券欺诈行为。最终,马斯克和特斯拉以4000万美元的费用与监管机构达成和解。

世达律师事务所已经退休的并购律师罗纳德·巴鲁什(Ronald Barusch)表示:“归根结底,并购协议只是一张纸。如果收购方临阵退缩,这张纸可能会带来诉讼。然而,靠诉讼完成不了交易,而是会让你长时间头痛,并留下一家受损的公司。”

对文章打分

马斯克推特“传奇并购”:下一站,法庭!谁占上风?

2 (67%)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