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的“灵魂永生”:一半炒作 一半忽悠

2022年07月25日 14:14 次阅读 稿源:锌财经 条评论

人类可以实现永生吗?想象一下,当你的肉体因为衰老/疾病/意外而死亡,在一瞬间大脑连接到网络,你的所有记忆、思维被传输到一个虚拟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你不会老也不会死,能够通过电话或视频通话与现实世界中的亲人保持联系。

访问:

Parallels Desktop 18 今年首次促销:限时75折

将人的意识通过数字化存储以实现理论上的“数字永生”,这样的“脑机接口”真的存在吗?

7月19日,世界首富、硅谷钢铁侠、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在Twitter和狗狗币联合创始人比利•马库斯互动时公开表示:自己已经将大脑上传到云端,并与自己的虚拟版本交谈过。

作为世界首富、科技界首屈一指的巨鳄,马斯克的发言瞬间引爆了全球媒体、用户的激烈讨论。

比利•马库斯回复马斯克:“Twitter上到底是真实的你,还是在云端虚拟的你?这两者有区别吗?”围观的网友们也纷纷调侃马斯克:“早就感觉是虚拟的马斯克在操控Twitter账号,不然一个亿万富翁哪有时间天天上Twitter。”

而马斯克关于“脑机接口”的概念也在大洋彼岸的互联网圈反响巨大。360创始人周鸿祎在微博表示:“脑机接口一旦把人连上网,就像开启了‘潘多拉魔盒’,就很有可能会引来一些人研发并利用网络攻击技术,来入侵你的大脑。那时候我们是不是还得研究人脑的防火墙和人脑的杀毒软件?还得用我们的人脑安全卫士给他查杀一遍。”

看上去“脑机接口”成为一个热议话题,涉及互联网科技领域的大佬纷纷表达自己看法,但是距离真正实现它,还差得很远。

炒作Neuralink

说起“脑机接口”,很容易和“意识上传”概念混淆,但这是两种并不相同的概念。

“意识上传”是把人类脑部的所有东西(包括意识、精神、思想、记忆)上传至计算设备(如电脑、量子计算机、人工神经网络)上;而“脑机接口”则是指人类大脑与外部设备之间创建的直接连接,实现脑与设备的信息交换。

简单来讲,“意识上传”不在乎肉体是否存在,而“脑机接口”是想找到替代肉身的承载物。而对于现在水平的科学技术而言,“意识上传”至今还是属于一种科幻技术,而“脑机接口”已经进入临床阶段。

早在几个月前,马斯克已经就“脑机接口”发表过自己的看法。

2022年3月,马斯克在接受Insider的采访时就曾表示:“对研究肉体的永生不感兴趣,因为人类存活太久会让社会陷入窒息。”在马斯克眼中,最好的永生方式就是将人格意识“下载”或“存放”在机器人上,这样就可以实现另一种“永生”。

而四个月后的现在,马斯克旧事重提,让“脑机接口”概念迎来了全球性的曝光和空前大众讨论度,直接让大批人脑工程概念股在7月19日大涨,有个股直线封板。而背后最大的受益人,还是他自己的公司Neuralink。

2016年,马斯克与其他八名联合创始人成立的Neuralink,就是一家研发植入式脑机介面技术的公司,迄今已经公布多项成果。2021年,Neuralink完成C轮融资,筹得2.05亿美元(约13亿人民币)巨额资金。

据了解,Neuralink研发出来的最新一代无线脑机接口设备,仅有硬币大小却装有1024个针型电极,能穿透大脑皮层,记录并操控神经活动。

Neuralink的猴子实验

Neuralink的猴子实验

去年4月,Neuralink公布3分28秒的视频,一只9岁的猴子在颅骨植入芯片设备,通过芯片猴子只需在大脑中想象操作杆该怎么移动,就可以全凭意念玩乒乓游戏。目前Neuralink已经向FDA申请人体实验许可,将芯片植入人脑。

利用自己在Twitter的影响力,强行带动股市也是马斯克的惯用手段。从特斯拉、比特币、狗狗币,再到如今的“脑机接口”Neuralink。比起人类未来的“生死存亡”问题,马斯克更在意舆论给自己带来的收益。

马斯克的“科技帝国”

虽然利用自身影响力和舆论,去炒作新概念新风口,但是也可以从其中看出马斯克“科技帝国”的完整脉络。

马斯克说:实现永生更好的办法,就是将人格意识“下载”或“存放”在机器人上。于是特斯拉在2021年推出了四足人形机器人“擎天柱”的新概念;2022年,马斯克数次高调宣布机器人在特斯拉的重要性,并表示未来机器人将比特斯拉的汽车业务更重要、更值钱;预计2023年,“擎天柱”机器人将会量产上市。

当机器人已经具备批量生产能力后,马斯克迫不及待掀起“脑机接口”新概念,预先对全球网友来了一波用户教育,并让大众对“永生技术”产生极大的好奇和向往。

与此同时,马斯克的SpaceX也不停歇,在2022年已经多次联合NASA共同完成载人火箭发射,并计划在9月29日之前完成Crew-5发射任务,这是一次前往国际空间站的载人航天任务。

Crew-5火箭

Crew-5火箭

不经意间,马斯克完成了一整套“科技闭环”:当人类年迈/病重/濒死状态下,通过Neuralink“脑机接口”,将大脑上传到特斯拉机器人,然后乘坐SpaceX离开地球前往火星,作为机器人在火星上的适应性更强,就能无视火星恶劣环境,达到移民火星的目标。

梦想是美妙的,而现实却很骨感。“脑机接口”作为科技闭环最关键的一点,现在的科学技术刚刚步入科研临床阶段,主要方向是帮助残障人士,借助可穿戴设备进行康复医疗、娱乐互动的体验。

而完整的“脑机接口”必须要完成三个过程:从大脑中获取信息、重建人工大脑、实现意识上传。并且大脑约有1000亿个神经元,通过1000万亿个连接彼此沟通,每秒彼此间发送1000次信号。这就相当于每一秒我们的大脑中就发生了一千万亿次事件。

目前为止,我们连第一步的无法完成,这注定“脑机接口”是一个“赛博朋克式”的科技幻想。

竞争者众多

同样Neuralink的问题也足够多。

先是自身问题,马斯克与其他八名联合创始人共同创建了Neuralink,截至目前已经有6位联合创始人出走。其中,Neuralink最关键的类脑芯片项目负责人保尔·梅罗拉(Paul Merolla)也在今年6月离职。

这幕狗血剧简直是特斯拉的翻版:特斯拉的最早创始人是马丁·艾伯哈德(Martin Eberhard)和马克·塔彭宁(Marc Tarpenning),马斯克投资入主特斯拉后将其辞退。

内忧之后,则是外患。当Neuralink刚刚完成动物实验时,一家澳大利亚初创公司Synchron,已经抢先一步完成人体实验,将脑机接口设备植入了4名澳大利亚患者的体内。

此外Neuralink还将面临中国挑战。

国内首例脑机接口动物实验

国内首例脑机接口动物实验

6月25日,我国自主研发的国内首款介入式脑机接口在北京成功完成动物试验。据澎湃新闻报道:此次试验的介入式脑机接口由南开大学人工智能学院教授段峰团队牵头,与上海心玮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研发。

同样受马斯克言论影响,A股人脑工程概念股在7月19日持续走强:科大讯飞、北大医药、复旦复华等股价拉升上涨。原本小众冷门的人脑工程赛道,也被越来越多的资本注视到。

在未来,数字世界将会成为时代的主流,不管是“脑机接口”还是“意识上传”,我们可能会成为第一代实现永生梦想的人类,数字世界将建立承载人类思想的平台。

但虽然科学无国界,但关于到未来科技的“永生技术”还是需要掌握在中国手里。而马斯克和Neuralink,也势必会迎来中国科技力量的直接对抗。

相关文章:

马斯克:已将大脑上传到云端 并与自己的虚拟版本交谈过

对文章打分

马斯克的“灵魂永生”:一半炒作 一半忽悠

7 (7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