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血洗”恒大管理层 2.7亿年薪打工皇帝被免职

2022年07月26日 00:52 次阅读 稿源:凤凰网科技 条评论

不多不少整整4个月后,一笔离奇失踪的134亿存款去向终于水落石出。7月22日夜间,恒大集团公布了恒大物业134亿元存款质押被相关银行强制执行事项的初步调查结果:134亿元扣除第三方费用其余部分已经回流至中国恒大,涉事人总裁夏海钧、CFO潘大荣等6名员工被免职。

从打工皇帝到许家印最信任的人,这6人中夏海钧无疑是名气最大和权责最大的一位。先不论这笔钱从恒大物业流入中国恒大过程中的监管责任,事实上去年以来,夏海钧已经消失在人们视线中近1年时间。

夏海钧去哪儿了?

打工皇帝

2017年对于恒大集团是特殊的一年:这一年许家印在业绩会上信誓旦旦恒大谈A股上市问题以及进军世界百强企业的壮阔宏图。

当红经济学家任泽平也是在这年加盟恒大,无论是否是因为1500万的天价年薪还是像他后来解释,抱着学习态度才是真正目的,恒大的一系列动作对外界释放的信号都是这家企业欣欣向荣的大好景象。

后来人们逐渐才发现任泽平的网红光环遮住了背后更庞大的身影。2017年福布斯发布的《香港上市中资股CEO薪酬榜》上,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以2.7亿的薪酬荣登榜首,被称为“打工皇帝”。

从不多的对外资料中勾勒出夏海钧相对简单的人生履历:东北人,1964年出生于哈尔滨,先后毕业于中南大学、暨南大学 ,获金属材料专业学士、工商管理硕士(MBA)、产业经济学博士学位、高级经济师。

在2007年入职恒大之前,夏海钧任职中信华南集团东莞公司,据说做得风生水起,口碑很好,但与许家印并没有什么交集。

意外的是,许家印似乎认准了这位“空降者”,在极短的时间内,夏海钧成为恒大除许家印外最有权势的人,当然更重要的头衔是“老许最信任的男人”。

一份内部流传的恒大高管招待细节也侧面印证了这样的猜测。

这份名为《恒大集团各级领导客史记录总表》的文件在网络上流传。表格里,恒大各个板块的领导们日常出行的爱好、习惯、忌口、枕头、甚至吃的零食,都被助理们悉心编辑成表。

在这份表里,夏海钧是许家印之后的TOP2。他在恒大内部的地位和权力可见一斑。

而事实证明,夏海钧也确实不是等闲之辈。2008年恒大冲刺香港上市失败,营收一度只有25亿,但在夏海钧的操持下,恒大营收困境反转,2010年一举突破百亿元,达到了203亿元。到2016年,恒大集团以3733亿元的收入,坐上了地产一哥的宝座。

但夏海钧在恒大多年,真正让他出名的,是他的年薪。

2017年,福布斯发布的《香港上市中资股CEO薪酬榜》上,夏海钧以2.7亿的薪酬荣登榜首。2020年,夏海钧的年薪超过所有高管,当年薪酬合计约2.05亿元人民币。

同样是2020年,龙湖集团首席执行官邵明晓的薪资是8010万,融创行政总裁汪孟德是3951万,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更是只有1247万。

从2011年到2020年夏海钧10年共分得薪酬15.69亿元,平均年薪酬约1.57亿。如果再加上股票,这个薪酬更加惊人。

有意思的是,许家印在恒大领取的年薪仅25万左右,相当于一个普通打工者的年薪,仅仅是夏海钧的1/10000,当然这并不影响许家印通过分红获得了500亿。

粗略计算,即便夏保持2亿的年薪不变,也需要250年才赶得上他的老板。

一年套现12亿,背叛还是背锅?

夏海钧去哪里了?这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

最近关于他的新闻还是去年10月份,恒大总裁夏海钧在香港讨论重组和资产出售。12月16日的保交楼大会上,恒大全体高管均出场了,但没有看到夏海钧的身影。

市场传闻夏海钧一直在香港,帮助许老板协调境外债权人和筹资。也正因为如此,最近恒大的内部会,包括几次重要的保交楼大会,夏海钧都没参加。

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夏海钧在资本市场上频频现身。2021年6月,恒大陷入资金链困境。7月-8月间,在困境即将大白于天下前夕,夏海钧选择的动作颇有几分“弃船跳海”的味道。

资料显示,夏海钧于2021年7月至8月期间分批卖出三批恒大债券,分别为面值2800万美元于2025年到期的8.75%优先票据、面值5000万美元于2023年到期11.5%优先票据,以及面值5000万美元于2022年到期11.5%优先票据。

上述债券的平均价格为原值的约35.9至52.4%,清仓后合计仅收回约5652.0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66亿元),投资亏损约7147.9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62亿元),亏损幅度近56%。

同时,2021年8月11日,夏海钧还以平均7.3026港元/股的价格出售1000万股恒大物业股份,持股比例从0.61%下降至0.51%。此外,夏海钧还以平均14.18港元/股的价格,出售300万股恒大汽车股份,持仓比例从0.15%降至0.12%。

物业和汽车股份共计套现10.155亿港元(约合人民币8.272亿元)。加之以上三批集中减持,夏海钧共套现接近12亿人民币。

仅从商业逻辑来讲,夏海钧此举道义上确实不够义气,却是可以理解的减损行为。但是也有人猜测这是作为许家印“白手套“的隐秘操作。理由也很简单,这么密集和庞大的坚持行为,在没有许家印的授意下不可能顺利进行,包括这次恒大物业134亿元存款流进中国恒大的操作。

具体来看,该134亿存款涉及三组存单质押,具体包括20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87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及27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

其中,20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最先系于2020年12月期间,恒大物业的子公司以定期存款为一家第三方公司提供,使该第三方公司获得银行贷款,所得资金(扣除费用后)透过其他第三方间接转至中国恒大。

这笔贷款本来在2021年3月到期并已偿还,相关存单质押也被解除,但就在2021年3月,恒大物业的子公司以定期存款为另一家第三方公司提供20亿元存单质押担保,使该第三方公司获得银行贷款。所得资金(扣除部分费用后)透过其他第三方间接转至中国恒大。

2021年1月、7月及8月期间,恒大物业的子公司以定期存款为多家第三方公司提供两组存单质押担保,使第三方公司获得银行贷款。第一组80亿元,相关贷款于2021年7月期间偿还,质押已被解除。第二组87亿元。相关资金透过中国恒大联营公司转至中国恒大。

最后是2021年6月期间,中国恒大直接向第三方借款,借款金额为人民币27亿元,用于支付对恒大物业的子公司应付款项,恒大物业子公司同时以等额定期存款提供存单质押担保使该第三方获得银行贷款——恒大物业就这样从收款方变成了担保方。

虽然涉事金额巨大,但在恒大对涉事高管口气和做法都算“客气”。

中国恒大执行董事夏海钧及潘大荣,以及子公司恒大集团执行总裁柯鹏参与了上述违规事件安排。鉴于此,董事会决议要求三人辞任集团职务。

恒大集团新任行政总裁、执行董事肖恩对此总结道:“在2020年12月至2021年8月期间,当时集团面临巨大的流动性压力,在集团有关高管的授意安排下,恒大物业以存单质押担保方式,通过第三方,分三次向中国恒大集团提供了这笔大额资金。”

他强调:“这笔资金被用于集团的运营和偿还集团境内外债务,暂时没有发现个人侵占资金、中饱私囊等情况。”

至此,恒大再无夏海钧。但无论如何,夏海钧在恒大的15年已经获得其他人几辈子都无法获得的财富,这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房地产企业高管收入的天花板,或者说,神话。

对文章打分

许家印“血洗”恒大管理层 2.7亿年薪打工皇帝被免职

40 (85%)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