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3月已4位 又一AI“大牛”回高校任教

2022年07月29日 21:20 次阅读 稿源:中国科学报 条评论

又一产业界“牛人”回归高校,这次是商汤科技前执行研究总监、计算机视觉领域专家代季峰。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官网显示,代季峰的名字于2022年7月出现在该系信息认知与智能系统研究所在职教师之列,任副教授。而清华大学也是他的母校:代季峰分别于2009年和2014年先后在清华大学获得自动化专业学士学位和博士学位。

访问:

Parallels Desktop 18 今年首次促销:限时75折

据接近代季峰的相关人士透露,他的回归举动与个人学术追求有关,而非传言中的“套现离场”:一则高管手中期权一般都要按限定条件行使;二来现在商汤科技的股价正处低位,现在套现并不明智。


代季峰 图源:清华大学

85后“学霸”,一路开挂

《中国科学报》通过求证了解到,代季峰是妥妥的85后“学霸”:他出生于1987年11月,2009年从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毕业时,GPA排名2/160+。

从在清华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开始,代季峰的科研生涯就一路开挂。致力于物体识别与深度学习领域研究的他,曾于2012年至2013年间以访问博士生身份,前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视觉、认知、学习与自主机器人中心”(VCLA实验室)深造,与著名人工智能科学家朱松纯、吴英年一起工作。

2014 年从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教授周杰课题组毕业后,代季峰顺利入职微软亚洲研究院(MSRA),并在此后的5年在MSRA视觉计算组担任首席研究员、研究经理,而该组由不久前因病离世的计算视觉领军人物孙剑领衔。

2019年9月,代季峰跳出MSRA,加入商汤科技。对于这一变动,代季峰曾主动回应并非是为钱。

“MSRA里骨干员工的工资是不低的。我自己是到了一个阶段了,不想只做纯科研了。”代季峰称,他感到在MSRA组内培养的人才都已成长起来,平时在“讨论出idea、头脑风暴、写论文”之余经常“有好多空余时间不知道干嘛”,因此想在继续从事基础科研的同时,试着去做些业务,“扩大自己的skill set(技能树)”。因此,他选择加入商汤,希望“从业务中找到些重要的科研问题,启发做好的基础科研”。

当年在回应此事时,代季峰还很自谦地称:“我不是什么‘大佬’,真大佬估计都在笑话”。

代季峰曾连续三年参加本领域权威COCO物体识别竞赛(2015-2017),获第一名两次,第三名一次。其学术代表作是在2016年作为第一作者开发了R-FCN物体检测算法,成果发表在机器学习和计算神经科学的国际顶会NIPS上,引用数超过5300。此后,他于2017年发表在计算机视觉国际顶会ICCV上的“可变形卷积网络”(Deformable ConvNets)也广受关注。

Google学术显示,代季峰的论文引用总次数超过20500次。在学术兼职方面,代季峰担任 IJCV的编委会成员和 AAAI 2018的高级程序委员,也担任过CVPR、ICCV、ECCV、ICLR 等会议和 TPAMI、IJCV、CVIU、TIP、TMM等期刊的审稿人。

2019 年获选“2019 年度智源青年科学家”。 在商汤科技工作期间,代季峰曾担任本田-商汤自动驾驶研发项目的技术负责人。

目前,代季峰的研究重点是用于高级视觉的深度学习。

5月以来,还有3位“大牛”回归科研

近几年,从产业界回归高校院所的科学家不在少数,尤以AI领域居多。

7月18日,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AIR)官方网站更新信息,宣布前华为公司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事业部自动驾驶系统CTO、首席科学家陈亦伦正式加入,任AIR智能机器人方向首席专家。

值得一提的是,AIR的掌舵人张亚勤(2019年12月)、首席科学家马维英(2020年7月)也是近两三年才从产业界回归到学术界的。

陈亦伦的加盟,也是一个主题为“回归”的故事:陈亦伦博士毕业于美国密西根大学电子工程系,本科及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


陈亦伦 图源:清华大学

除了在华为的高管职位,陈亦伦还曾任大疆创新机器视觉总工程师、景焱智能技术副总裁、美国伊顿公司技术专家与项目群负责人等职位。不过,在工业界的他也没有停下学术的脚步:他曾发表论文30余篇,同行引用2000余次,发明专利16项。

在加入AIR之前,陈亦伦主要负责华为高阶自动驾驶技术解决方案设计,并从0到1主导完成了华为第一代自动驾驶系统的全栈研发。

5月30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官方公众号更新,称已聘任周伯文为电子工程系长聘教授、清华大学惠妍讲席教授。此前,周伯文的身份是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技术委员会主席、京东云与AI总裁、京东人工智能研究院创始院长,是京东技术体系的最高负责人、京东AI的开路人。


周伯文 图源:清华大学

周伯文在AI学术领域也声名远播:他是IEEE Fellow、中国人工智能学会会士,还曾获得2020年吴文俊人工智能杰出贡献奖,是AI领域的国际性领军人才。学术方面,他已在国际一流期刊及顶级学术会议上发表上百篇论文,拥有近二十项专利,多篇论文被国际学者他引过千。

2021年11月,周伯文被曝出已正式从京东离职;2021年12月,创立衔远科技。

另外一位曾任职京东的高管、加拿大皇家科学学院和加拿大工程学院的双料院士裴健,也于5月官宣加盟美国杜克大学任教。


裴健 图源:杜克大学

与周伯文不同,裴健与京东集团的“蜜月期”不长。2018年1月,裴健入职京东任集团副总裁,但仅1年多之后,裴健在京东的职位就转为兼职状态。

裴健是数据科学领域的国际知名学者,也是在数据挖掘、数据库系统和信息检索方面是学术界被引用次数最多的作者之一。

因其在数据挖掘基础、方法和应用方面的杰出贡献,裴健曾获得数据科学领域技术成就最高奖ACM SIGKDD创新奖和IEEE ICDM研究贡献奖。美国杜克大学教授陈怡然透露,为把裴健引入杜克大学,学校方面“数顾茅庐”,前后忙活3年多。

AI落地的故事不好讲了?

2020年7月,字节跳动副总裁、AI Lab主任马维英离职,加入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2021年8月,字节跳动AI Lab 总监李磊离职,加入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UCSB);2021年11月,前蚂蚁金服副总裁、蚂蚁AI首席科学家漆远重返学界,加盟复旦大学,任复旦大学AI创新与产业研究院院长……

大牛们纷纷“回归”,是AI产业化落地的故事讲不下去了吗?

瞄准AI视觉感知识别创办了“中科视语”的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王金桥不以为然。“事实上,AI的落地即将走出‘死亡之谷’。”

他向《中国科学报》解释说,AI的落地是一个项目甚至产品交付的过程,它涉及多维度、多方面,要考虑实际场景本身的约束、考量效率的提升,有时甚至需要因控制成本而损失精度;而AI的科学问题更专注于问题本身,是在给定条件下在理论上探索如何用数学的或者优化的方法去解决问题,这类研究则往往不必去深入探究它的工程化和性价比。

“有的科学家可能更专注问题的‘科学性’,这类科研往往可能更‘纯粹’;但也有科学家喜欢解决实际问题。”王金桥认为,这其实是各自研究品味的取舍:“正如我们看到有科学家从企业回归实验室,也有科学家从实验室进入工业界。”

“当然,也有一些其他情况。”王金桥对《中国科学报》说,一些是因为感受到在产业界的压力较大,没有时间去陪家人,或者在转型的尝试中,技术与场景的融合没能特别成功,或是感到需要进一步研究探索,所以选择回归。

对文章打分

近3月已4位 又一AI“大牛”回高校任教

13 (81%)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