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高管解读财报:iPhone受宏观经济影响不明显

2022年07月29日 21:25 次阅读 稿源:新浪科技 条评论

苹果公司今天发布了该公司的2022财年第三财季业绩。报告显示,苹果公司第三财季净营收为829.59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814.34亿美元相比增长2%;净利润为194.4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17.44亿美元相比下降11%。其中,苹果公司第三财季大中华区净营收为146.04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147.62亿美元,同比下降1%。

访问:

苹果在线商店(中国)

财报发布后,苹果管理层召开电话会议,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首席财务官卢卡·马斯特里(Luca Maestri)和投资者关系(高级)总监Tejas Gala参加会议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实录:

Evercore分析师Amit Daryanani:我有两个问题。先请问卢卡一个毛利率的问题,你似乎暗示公司在第四财季的毛利率会出现环比130到140个基点的下降,可否谈谈造成毛利率变化的积极和消极因素有哪些?尤其是汇率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卢卡·马斯特里:我们对第四财季的毛利率展望为41.5%-42.5%,环比出现下降的原因有你提到的汇率问题,也有各产品销售占比方面的原因,而后者可以通过杠杆调节得到部分程度的化解。我们预计汇率对于(毛利率)环比变动的影响为50个基点,这个数字跟去年同期相比大致类似,但是其实(外币兑美元)汇率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30个基点,所以汇率问题对我们显然有影响,不过我们的应对还是非常有效的。

Amit Daryanani:还有一个问题问给蒂姆,目前市场对于宏观经济前景,高通胀冲击和消费需求放缓有很多担忧,不过我们在苹果公司的财报和展望中似乎没有看到太多这方面的影响,请问公司是否看到衰退和通胀担忧造成了对消费需求的影响?另外,公司穿戴设备销量出现的下降是否可以理解为消费趋软的最初迹象?

蒂姆·库克:我不是经济学家,所以我只能从公司业务的角度来试着回答你的问题。宏观经济方面的不利因素确实对公司第三财季的业绩表现造成了一些影响,其中一个非常明显的因素就是汇率,卢卡也提到了,汇率拖累了营收300个基点的增长。

按产品类别来看,除汇率之外,第三财季iPhone受到的宏观经济影响不明显;Mac和iPad受到供应不足的影响非常大,所以没有足够的供应量来判断真实的需求情况;另外如你和卢卡所言,可穿戴设备和家用产品确实受到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服务业务方面,有部分业务确实受到了影响,比如数字广告业务受到的影响非常明显。可见公司各个部门受到的影响是不一样的,而考虑到这一财季公司所经历的众多挑战,我们对于能够取得的业绩还是非常满意的。

Piper Sandler分析师Harsh Kumar:作为投资者,我们很感谢公司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能取得这么优秀的业绩。公司服务业务的季度营收已经达到200亿美元‍左右,而且公司每年都会在其中添加更多有趣的,具有变革性的功能,包括支付等。我一直努力想为公司服务业务的增长建模,但都没有成功,可能是因为苹果的服务业务已经相当成熟了,所以可否请管理层给投资者一些关于如何理解该业务增长模式的建议‍?

卢卡·马斯特里:公司提供的展望只针对本财季,不过在考虑服务业务增长的时候,有几个驱动因素可以考虑。一是装机量,装机量是该业务增长的引擎,这个数字在持续增长,在各个国家地区,各个服务门类中都达到了历史新高,这是非常重要的成绩。二是用户参与,我们的用户参与度不断提高,交易帐号,支付帐号,付费用户不断增长。三是服务的广度和质量也在增长。这些因素都将驱动公司服务业务的长期增长,而且回顾过去几个季度的增长率,数字都是不错的。当然,也存在宏观环境对于服务业务的影响,如蒂姆所言,数字广告业务就受到了该因素的影响,疫情对公司部分业务增长的影响可能比较难于计算,因为我们不断经历管控和放开的过程,所以没有稳定的可对比指标。总体来看,我们对于公司服务业务的增长前景还是非常乐观的。

Harsh Kumar:公司所关注的收购目标,尤其是在服务领域的目标,其资产估值在过去18个月的时间里出现了下降,所以请问目前是否有开展收购,以提高服务业务增速的计划?

蒂姆·库克:我们一直在关注这方面的机会,以及收购对于公司战略的影响,不会为了买而买,或者为了提高营收水平而买,我们的收购一定要有利于公司战略。目前我们的收购目标主要还是专注于小型的IP或者团队,但也不会排除任何其他机会,我们一直在关注市场的动态。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Erik Woodring:第一个问题问给蒂姆,市场上有这么一种看法,那就是如果回顾过去,可以发现iPhone产品呈现三年一周期的规律。今年是支持5G网络的iPhone产品发布的第二年,去年实现销量的增长,今年预计也能实现增长,这可能意味着随着升级购机率的下降,公司每年会面临增长压力。但是你的谈话似乎没有暗示放缓的迹象,其他品牌用户转而购买iPhone的数量也有两位数增长,可否谈谈有哪些因素驱动了iPhone销量增长的持续?

蒂姆·库克:驱动销量持续增长的原因是产品及其创新因素,当然也有其他方面关键变量,包括卢卡刚才提到的装机量规模快速增长,你提到的换机用户的两位数增长,直接刺激了装机量的增加。我们继续在iPhone渗透率非常低的一些重要地区拓展市场,在开场白中,我们提到了公司在印度尼西亚、越南和印度做得很好,iPhone也往往是公司在这些市场的增长引擎,特别是为苹果全线产品创造市场的初期。从装机量到换机用户数量,再到销量的地理分布,我们确实在关注多个方面的情况。

对我们来说,保持高水平的客户满意度和客户忠诚度还是最重要的,我们非常高兴看到,目前客户对于最新一代iPhone产品的满意度达到98%,这是支撑销量增长的重要条件。5G进一步推动了销量增长,虽然这种高速网络的渗透率在某些地区有非常高的覆盖,但在全球范围内看仍然比较低,所以我认为有理由保持乐观。

Erik Woodring:卢卡,进入第四财季,可否谈谈服务业务中哪些部分会出现变化?哪些子业务可能出现加速增长或增速放缓?还会有两位数的增长吗?

卢卡·马斯特里:我在前面的谈话中也提到了,预计第四财季的增长率会低于第三财季的12%。需要记住的一点是,其中会有600个基点,也就是同比6%的外汇影响,对我们而言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另外,俄罗斯的业务对第四财季的数字也还有影响。蒂姆提到的一些薄弱环节,最主要的是数字广告业务,我们需要解决。同时,公司服务业务一年前的增长基数很大,因此实现第四财季的增长也比较有挑战性。今天没有具体的数字可以提供给大家。当然,我们还是预计会出现增长。

Arete研究分析师Richard Kramer:蒂姆谈到了苹果移动应用业务过去的增长,显然公司采用的隐私新政重塑了整个移动广告市场,如何评价公司作为一家网络广告公司的作用,以及如何帮助开发者实现app和广告方面的商业变现?

蒂姆·库克:我们认为隐私是一项基本人权,因此,在隐私方面的所有功能,我们都努力让用户自己做出决定,决定是否分享自己的数据,这就是公司推出应用程序跟踪透明性和一系列其他功能的原因。让用户拥有自己的数据,做出自己的选择。就销售广告而言,我们在苹果应用商店中提供了搜索广告业务,这是用户发现小型和大型开发者的一个很好方式,这是我们起到的作用。

Richard Kramer:卢卡,公司如何提升苹果产品的可负担程度?我们知道最近公司推出了先购买后付款的服务,以满足目前宏观经济情况下全球部分用户的财务压力。公司会否将目前只在美国市场推出的一些付款方式,推及到其他市场,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

卢卡·马斯特里:没错,产品能不能让消费者买得起,多年来对我们来说一直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先购买后付款是我们的最新做法,而从根本上说,我们致力于提供两种主要的可负担性计划。一个是分期付款计划,分期付款计划在全世界各地范围内越来越普遍,不仅在美国,而且在大多数市场,尤其是新兴市场,降低可负担的门槛非常重要。还有就是以旧换新,公司在多个市场都以旧换新服务,我们将不断改进服务质量,争取在其他市场做得更好。这一点非常重要,苹果产品的残余价值是我们用户享有的一大优势,旧设备拿到公司的零售店参加以旧换新,卖价比其他平台更高。我们需要提高这种意识,在全世界推广这项服务。分期付款和以旧换新,对提高负担能力非常重要。

瑞士银行分析师David Vogt:回到宏观需求信号和供应链的问题。我听说有几家美国电信运营商的部分客户无力支付账单,而管理层在前面的讲话中提到第三财季出现了创纪录数量的换机用户,可否介绍一下这方面的具体情况?客户因通货膨胀而遇到的财务困难是否有连带效应?

蒂姆·库克:从全球市场的角度来看,在第三财季的iPhone销量数据中,我们没有看到宏观经济不利所带来的影响,我不是说没有影响,只是数据中没有体现。不过可穿戴设备业务,家用产品和附属产品的确受到了影响,这两个业务要区分开来。

David Vogt:公司Mac业务受到供应链严重制约,管理层如何思考市场整体对Mac业务和供应链的影响?因为我听起来感觉像是Mac业务表现不佳完全是因为供应链的问题,但我们显然也看到了个人电脑市场放缓方面的情况。大约90天前,管理层表示对新的M2芯片充满信心,认为在整体市场可能出现下滑的情况下,苹果公司依然可以保持增长,这种想法有变化吗?公司不同于市场的增长驱动力有哪些?

蒂姆·库克:是的,我不想对第四财季做什么预测,不过在上个财季,上海疫情影响了我们的供应链,公司失去了Mac设备的主要供应来源,整个季度或是降低了出货量,或是完全停产,对Mac业务产生了非常大的冲击。坦率地说,我们很高兴这些产能在第三财季末得到恢复,但是产量还是少了10%,而且我也有理由认为这个降幅是由供应链紧张造成的。当然,也有汇率方面的原因,虽然全球各国货币兑美元的汇率表现不一。另外,俄罗斯业务也有一些影响。我能告诉你的就是以上这三个原因。

关于测试需求的问题,除非供应是充足的,否则我们无法准确地了解需求情况。我们对第三财季需求的估计就同实际情况相去甚远。之前的M1,以及最新M2的推出,表现都非常不错,将为返校季提供非常强大的产品,请大家拭目以待公司在本季度的表现,10月份财务报告中会有体现。

Cleveland研究分析师Ben Bollin:想请蒂姆更为详细地谈一下产品供应方面的不利因素,你刚才提到说第四财季的供应挑战会变小,可否请你介绍一下合适能够实现各个产品线的供需平衡?供应不足的情况将如何,以及何时会影响零售渠道的补货?

蒂姆·库克:供应紧张给我们带来的影响在第三财季略低于40亿美元,而我们此前的估计是40到80亿美元。供应紧张的原因主要是该财季大部分时间里的疫情管控,造成了包括工厂停产或者只有部分产能投入生产等情况。还有一小部分原因是芯片短缺,芯片短缺对公司业绩已经产生了几个季度的影响。展望未来,我们也不会预测芯片短缺什么时候会结束,但第四财季的情况应该会比第三财季要好,疫情管控造成的影响也会小很多。

Ben Bollin:公司在推动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业务发展方面的策略是什么?在内容和其他方面有哪些机会?

蒂姆·库克:苹果应用商店中目前有超过14000个增强现实套件应用程序,为数百万iPhone和iPad用户提供难以置信的增强现实使用体验。我们所从事的创新业务,就是不断探索全新或者新兴的技术。

美银美林分析师WaMSI Mohan:卢卡,你刚才提到第四财季的同比增速会比第三财季高,9月份的整体收入同比增速有所加快。能否实现正常情况下70亿美元的环比增长?会不会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影响或者推动第四财季的营收变化?我知道汇率部分有600个基点的同比影响。

卢卡·马斯特里:如我们此前所言,由于不确定性的存在,公司不提供展望。不过这里可以介绍几个数据。其中一个就是你提到的汇率部分有600个基点的影响,粗略计算一下,影响的金额约为50亿美元,另外还有俄罗斯和正常季节性因素的影响。如蒂姆刚才所说,我们的供应紧张水平将低于第三财季,但仍将继续存在。在这三个方面的不利因素下,依然能取得增速加快的表现,非常不平凡。

Wamsi Mohan:蒂姆,跟进一个宏观环境影响可穿戴设备业务的问题。可穿戴产品可能是公司所有产品中平均单价最低的,那么宏观环境对其他产品会有怎样的影响?为什么投资者不认为这是一种谨慎的假设,其中一些——一些犹豫可能是宏观环境驱动的,特别是当它涉及到你的高ASP产品?

蒂姆·库克:我从可穿戴设备,家用和附属产品展开来谈一下。这一类产品销售所面临的不利因素是复杂的,包括汇率,供应紧张,以及俄罗斯业务的影响,当然这些不利因素在其他产品的销售方面也存在。除了这些因素之外,还有某些家用和附属产品发表时间不同的问题,比如上一财年的第三财季,我们发布了物品追踪器AirTag,而今年没有相关发布,所以无法做对比。除了这四个因素,还有宏观经济环境的冲击,至于是不是价格的问题,我无从知晓,只是从我看到的数据能做出这些判断。

摩根大通分析师Samik Chatterjee:我想先问一个关于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问题,蒂姆之前提到说公司还没有看到宏观情况对于iPhone业务的实质影响,请问中国这一轮疫情对于需求有怎样的影响?

蒂姆·库克:中国部分城市的疫情确实对于消费需求产生了一定影响,不过这些城市的需求在第三财季末,疫情结束之后出现了反弹,尤其是在接近618购物季的那段时间,总的算下来,反弹的需求量还是没有之前下降的那么大,所以净增是负的,但是反弹还是非常明显的。我记得没错的话,防控措施是6月初开始放松的。

Samik Chatterjee:公司过去几年的运营支出每年都有两位数的增长,考虑到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公司如何考虑未来的运营支出增速?有没有哪些领域会缩减开支?

蒂姆·库克:我们秉承的是在低迷期坚持投资的理念,继续招聘新员工,继续在各领域进行投资,当然我们也会考虑环境的现实,投入方面更加慎重。

花旗银行分析师James Suva:我正在通过我的iPhone 13 Max Pro给管理层提问。请问在疫情开始两年半之后,用户在升级购机或者换机周期方面有没有什么变化?

蒂姆·库克:无论在什么时间,升级购机或者换机周期都很难精准计算。我们最主要任务依然是制造大家都喜欢的产品,而且用户也愿意通过以旧换新的方式去购买。这也是我们执着于疯狂创新的原因,给用户打造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

James Suva:卢卡,一个关于毛利率的问题。展望未来,除了供应链问题、加快发货以及其他情况,你认为第四财季会是汇率最糟糕的一个季度吗?会是所有不利因素聚集的一个季度吗?还是说会由于公司合同采购方面的投入,可以令让这些不利因素的影响出现延迟?谈谈长期的趋势和影响毛利润的长期因素。

卢卡·马斯特里:我们的展望还只限于第四财季。未来的毛利率变化总会有一些不受公司控制的因素,这一点我们需要一直留意。其中之一就是外汇环境,对第三财季和第四财季都产生了影响,强势美元对我们来说是不利的。如你所知,我们有套期保值计划,帮助我们减轻了部分影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保护就会逐渐消失,情况也会变得更具挑战性。我们会继续关注汇率的变化。另一个对毛利润有影响的因素是产品和服务组合,不同业务的利润率水平不同,这也是我们需要长期关注的事情。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不断开发用户喜爱的产品和服务,不断取得成功。过去的一年经济形势非常困难:疫情,通货膨胀,加息,但是公司毛利润依然取得显著增长。大宗商品的表现还不错。除了一部分芯片的价格压力,其他都还不错。

Cowen & Company分析师Krish Sankar:也是一个关于宏观环境的问题,公司提到了对数字广告业务的冲击,我想知道如果宏观环境继续恶化,管理层是否担心付费订阅用户和应用商店付费购买数量的增长受到影响?服务业务的哪些子业务基本不受影响?比如先购买后付费,还有什么其他服务?

蒂姆·库克:这些在卢卡给出的第四财季展望中都有体现,第四财季的总体营收增速会比第三财季快,但服务业务的增速会放缓。数字广告云在第四财季还会持续增长。

Cowen & Company分析师Krish Sankar:跟进一个问题,第三财季中国疫情期间,公司零售店的营收是否收到影响?游戏下载量是否有增长?

蒂姆·库克:第三财季中国市场的服务业务表现非常好,取得高于公司整体平均增速的两位数增长,6月份创下月度营收新高。

对文章打分

苹果高管解读财报:iPhone受宏观经济影响不明显

4 (57%)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