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闯进每日优鲜 见到讨债讨薪和继续坚守的人

2022年07月30日 00:49 次阅读 稿源:亿邦动力网 条评论

烈焰照耀着喜马拉雅,雪山像披肩一样搭在身上,皓白,安谧,明澈,如同从天堂坠落的钻石。突然,一声巨响,倾泻而下,雪崩了。用放大镜,拉长时间线,你将会看到,坠落!坠落!向下坠落!直到众人惊声尖叫。

7月29日,中午三点多,北京朝阳区,十多位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身心俱疲,等待处理结果。彻底失速后,一位购买了礼品卡的女士告诉亿邦动力,没想到啊,每日优鲜都能出事。

就在昨天,来自不同业务部门的员工公开爆料称,每日优鲜“原地解散”。

尽管每日优鲜官方回应称,公司仅仅是暂停了极速达业务,而次日达、零售云和智慧菜场依然保留运转。然而,它的股价重挫,市值距巅峰期跌去约99%。不论在资本市场,还是生鲜电商领域,这都堪称一场罕见的雪崩。

每日优鲜创办不到八年,先后拿到11轮140多亿元融资,曾经的中国生鲜电商第一股,见证过生鲜电商领域太多的波澜与起伏。它的股东阵容也堪称豪华,既有科技巨头腾讯,也有华尔街之狼高盛和老虎基金。

一年前,付博望加入每日优鲜的采购团队,那时公司刚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既然都上市,应该走了一些流程,经营状况都公开了,不会那么快就挂掉。“这就是当时我对它的理解。”付博望说。

雪崩并非毫无征兆。去年夏天,每日优鲜还有4000多人,而一年后的今天,只留下800多人。不断流失的员工,频繁更换的商品,以及微妙而隐秘的细节,都是征兆的一部分。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又加速了雪崩的进程。

现在的问题是,每日优鲜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它会不会是更大雪崩的前兆?这次事件之后,生鲜电商向何处发展?难道它只能是巨头肉搏的游戏?

01

裁员、搬家与欠薪

十多天以前,秦殊涵从媒体上看到,每日优鲜的法人由董事长曾斌变更为孙玉英,创始人兼CEO徐正也从董事名单里猝然消失了。

秦殊涵是每日优鲜上市前引进的高管,主要负责拓展新业务。在媒体报道之前,他并不知道每日优鲜要更换法人和董事。不止秦殊涵,几乎所有的高管事先都不知情,连负责行政的总经办,也不知道这事儿。

媒体报道后,官方给出的答复简单明了——为了提高公司运营效率。“那之后,就感受到一些异动,因为正常来讲,这些消息不至于被封闭的这么死。”秦殊涵告诉亿邦动力。

从去年底开始,每日优鲜现金流紧张的消息就一直在传播,但没有人知道窟窿到底有多大。至少在今年3月以前,被劝退的员工还能拿到N+1的赔偿。随后,补偿开始取消。6月以前,团队出去吃饭还能以团建名义报销餐费,此后就需要业务主管自掏腰包了。

四月底,张林接到HR通知,公司业务调整,希望他办理离职,公司会给予N+1的补偿。那时候,他为这家创业八年的公司工作了三年多。

每日优鲜办公室里很多东西都被打包堆在一边
每日优鲜办公室里很多东西都被打包堆在一边

5月10日,张林拿到了4月的工资。按照协议,赔偿将在6月28日之前打到他卡上。不过到了6月27日,他接到HR的口头通知,赔偿暂时付不了,要等到7月28日。

在此期间,每日优鲜匆忙从望京万科时代中心撤出,搬到近二十公里外的顺义,博润科技园。搬到顺义以后,初期在一个临时场地办公,面积较小,员工分成三班,轮流到公司坐班,其他时间在家办公。

搬家和缩减办公场地,对应着接连不断的裁员和业务撤换,背后是即将枯竭的现金流。多位员工猜测,公司可能希望裁员和搬家省出一部分钱,缓解现金流的危机。搬到顺义博润科技园以后,每年可以给公司省出2000多万租金和办公费用。

远水救不了火,但员工并不知道危险正在逼近。每月10日,每日优鲜会发放上个月的工资。到了7月10日,原本该发放6月的工资,HR组织大家开会,直接通知发薪日由10日,调整为28日。

而此时,不少同事已经两个月没领到薪水,三个月没交社保。那段时间,大多数人居家办公,处于松散的状态。对于发薪日的调整,张林和同事很无奈,但也只能接受。他还抱有希望,毕竟新办公室还在装修中,菜场、零售云和便利购等业务还可以变现。

多位员工告诉亿邦动力,尽管现金流紧张,每日优鲜一般会优先解决前置仓的费用,尤其是配送员的薪酬。“每次融资进来,都先要解决前置仓的费用,让货能进出仓库,让周转起来再说。”一位采购员工称,“现在等于连前置仓的费用也没有了。”

亿邦动力走访发现,7月26-27日,北京几家前置仓陆续收到消息,从28日开始,接下来三天仓库停业盘点货品,不再接新的订单。在此之前,几家配送站就已出现货品短缺,站长只能标注售罄,减少接单。

02

绩效、帐期与日渐短缺的商品

现金流紧张,首当其冲的是商品。

2021年11月,多位采购员工发现,他们接到的催款请求比以往更多,而且超出帐期的现象也越来越普遍。一位粮油采购员工告诉亿邦动力,他对接的品牌供应商当中,当时就出现欠款六百多万元的客户。

但那时,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或许只是临时周转困难。“公司内部,员工的信心还是有的,所以那个时候,我们还是比较支持公司的政策,对我们业务端而言,就是要尽可能的协调供货商,给公司供货。”该员工称。

如果签了合同,供应商就会按照帐期交付,一旦出现到期无法付款,就会挤占供应商的货款。如果供应商无法及时收到回款,会影响他们的采购。

2021年底,重新签合同时,每日优鲜把帐期从2个月调整为3个月。调整完帐期以后,有些品牌不再给每日优鲜供货,每日优鲜只能寻找替代品。而大部分供应商,经多方协调才得以解决,有些甚至是高管亲自出马。

供应链具有一种连锁效应,账期拉长,供应商减少,每日优鲜的货源出现紧张,采购的成本就会上涨,进一步压迫现金流。现在,这层效应之上,有叠加了绩效考核的因素。

2019年底,每日优鲜调整组织架构,原先的四大区域(华中、华南、华北和华东)被总部中台弱化,北京开始将部分职能收归总部。调整完组织架构以后,业务团队的OKR与用户增长、复购率、毛利率等多个指标相关,采购员工的绩效跟销售额和毛利挂钩,不同品类有所不同。

张林负责粮油的采购,交易流水、客单价和复购率都比较高,单月销售额7000多万元,毛利为20%左右。由于货款拖欠和帐期延长,一部分品牌不再给每日优鲜供货。

今年春节过后,由于货源出现剧烈变动,采购不能完成此前定下来的指标。公司开始调整员工绩效计算方式,在计算个人绩效的同时,也会乘以部门绩效。多位员工反馈,新的绩效方案,实际上相当于变相降低收入。

一位员工说:“比如员工绩效1.2,但是小组绩效是0.5,那最终绩效只能是0.6,实际上就拿的少了。”结果是,人员开始流失。而人员的流失,由进一步影响到采购业务。

延迟支付、拖欠货款和人员流失,让商品出现短缺。今年以来,“多搞多弄多进货,谁能进就多进谁”,一位采购员工告诉亿邦动力,每个采购都有10家左右的供应商;当采购离开的时候,对供应商是一个严重的警示信号,“这就很值得警惕了”。

供应商提供的每日优鲜方面给出的货款结算协议
供应商提供的每日优鲜方面给出的货款结算协议

在每日优鲜位于顺义区的新总部,多位供应商对亿邦动力表示,目前每日优鲜方面给出的货款结算策略是,在原先欠款的金额上以半价实际折算,然后再以分十期的方式分批次偿还。

一位商家发给亿邦动力的文件显示,协议将全部的货款偿还金额拉长至10个月,自协议签订之日起甲方每个月需偿还十分之一的货款,直到第10个月全部结清为止。

但对这样的结算方式几位供应商并不认可,并且怀疑其有拖延之嫌。“现在连首期的货款都拿不出来,再者说分十期都不知道最终货款算完会拖到什么时候。”

03

三大业务调整,每日优鲜向何处去?

7月28日,每日优鲜官方回应媒体报道,称并非解散,而是暂时关停极速达业务,对人员也进行调整。

每日优鲜三大业务板块,分别为前置仓、零售云和菜场业务;其中前置仓为主营业务,该业务还包括便利购与每日一淘两条业务线。按照每日优鲜的说法,这次调整主要涉及前置仓旗下的极速达,其他业务并无受影响。

据《财经》报道,2021年每日优鲜次日达业务仅占整体收入约15%。一位每日优鲜采购人员告诉亿邦动力,次日达业务的供应链实际上多数属于京东;用户从每日优鲜APP下单,有些订单由京东拣货,由京东快递和“通达系”配送。

配送站称正在盘点商品
配送站称正在盘点商品

2020年10月,每日优鲜曾与京东超市达成合作,由后者为每日优鲜次日达提供高品质商品。业务调整以后,如果每日优鲜发力次日达,必然与京东超市、天猫超市、饿了么、美团到家展开激烈竞争。

垂直平台品类较为单薄,获客成本总体偏高。一位每日优鲜员工告诉亿邦动力,她曾策划过一场农产品的活动,产品由知名农产品品牌提供,活动投入30多万,销售额也只做到30多万。

另一大业务菜场,按照徐正此前的说法,菜场业务就像是线下菜市场领域的淘宝,为商户提供电子支付、线上营销SaaS等。截至2021年9月30日,每日优鲜已签约18个城市的73个智能生鲜市场,开始运营52个智能生鲜市场。不过,改造菜市场需要时间和资金,预计很难短期内看到效果。

第三大业务零售云,主要为中小型商超提供一整套数字化管理工具、运营方法论和供应链。2021年4月,每日优鲜成立零售云事业部,下设产品部、研发部、人工智能算法部、客户成功部、项目交付部、销售部。

一位每日优鲜高管告诉亿邦动力,零售云事业部高峰期达到100多人,现在只有20多人;此前多次裁员,几乎是无差别裁员。

零售云是相对独立的业务,成立了子公司,一直在寻求单独融资。该人士称,受眼下事件影响,零售云如果没有融资就很难维持下去,但现在这个环境之下,融资会比较麻烦。

04

见证过公司的辉煌

也亲眼看见它天天衰败

7月28日的见面会,曾斌和徐正并没有露面。外界对此的猜测是,创始团队跑路了。亿邦动力向徐正求证,答复是没有跑路。

一位与徐正熟悉的人士告诉亿邦动力,徐正的出现,其实并不能解决问题。他说,徐是一个讲义气的人,也是一个很仗义的老板。“没有任何一个创业者,会希望自己的公司倒掉,以这样的形式跟大家说再见。不过走到这一步,真是令人唏嘘。”

亿邦动力采访每日优鲜员工,多数人还是相信徐正想把公司做好。一位采购员工称,他曾做过一份乳制品的商品规划,送到徐正的办公桌,结果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可能在大众市场上卖的很好的一些东西,他并不觉得这东西有多好。”

不过,更多人印象深刻的则是这个眼下与过去强烈的反差。2018-2020年是每日优鲜快速发展的三年,那时候每日优鲜从外面挖了很多员工,多数人的薪酬在原来的基础上涨25%-35%。在那个狂飙的年代,这样的薪酬并不算最高,但也处于中等偏上。

孙俪曾在一家头部零售企业工作,手上有不少大品牌资源。2021年春天,每日优鲜涨薪40%,把她从原来的单位挖过来。她看了平台上所有的商品,看到很多重要的品牌并没有进入,觉得自己可以做一些补充。

公司快速发展的那些年,徐正和创始团队也表现得较为慷慨。2019年是每日优鲜的高光年份,营收达到创下新高,亏损收窄。年底的晚会上,内部拿出几十台苹果手机抽奖,创始团队一口气发了几万元的红包。

那时候,所有的人都沉浸在成功和喜悦当中。而现在,时光飞逝,一切归于平静。

采访的时候,张林说他刚从仲裁机构回来。混迹了几个互联网创业项目之后,他如今略显疲态,不想再挤进大厂小厂去内卷,想回到传统行业和二线城市。“互联网整体的一个根本问题,还是在于盈利情况太差,全都靠资本投资。”他说。

孙俪已过不惑之年,正在准备干点什么。不久前,她刚跟闺蜜深入交流过一次,对方从乙方跳到甲方,被劝退后创业做抖音,做水果赔了钱。最近,她的闺蜜——北京姑娘——准备去浙江湖州发展,做童装直播,湖州织里是中国重要的童装产业带。

下午五点,顺义博润科技园,斜阳正扫过每日优鲜的办公室。在那里,亿邦动力见到一位工龄3年以上的业务主管,坐在自己的电脑前敲代码,他还坚信自己的业务能做下去。他见证了自己公司的辉煌,也亲眼看见公司在一天天衰败。

很多东西似乎都早被密谋筹划好了。6月,他跟北京总部的500多名员工从望京搬迁到顺义,通勤时间增加一个小时。园区距离最近的地铁站,骑单车需要10分钟,走路需要20分钟。自那时起,他已怀疑公司在变相裁员。

“因为通勤时间增加了,还是这么偏僻的地方,跟望京相比差太多,也是在变相劝退。”他说。两天前,晚上7点37分,公司以治理新办公室空气为名,在飞书群通知500多名员工周四、周五居家办公。28日,他们就通知裁员的事情。

几年前,很多人因认可每日优鲜的品控,加入了这家公司,他们相信自己正在做最酷的事情。如今,甚至连彼此道别的机会都被剥夺了。一位待了几年的员工接受亿邦采访时,一位设备租赁商敲门走了进来,指了指还剩在墙上的投屏电视,示意准备拆走。

“这么着急就要拆吗?”员工说道,但并未起身阻止。

(付博望、秦殊涵、张林、孙俪等为化名)

访问:

京东商城

对文章打分

我闯进每日优鲜 见到讨债讨薪和继续坚守的人

5 (71%)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