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孙正义的投资策略,他为何再次成为了大输家?

2022年08月03日 14:40 次阅读 稿源:凤凰网科技 条评论

北京时间8月3日消息,去年年初,孙正义(Masayoshi Son)通过视频电话向员工发表了讲话。当时,创业公司的价值正在飙升,但软银集团没有对这些公司进行足够的投资。根据软银前员工的回忆,这位日本亿万富翁在演讲中说,他的高管们需要说服更多的公司接受他们的投资。

作为软银CEO,孙正义建立了一个电子表格,上面有软银潜在投资目标的电话。他还放宽了内部规定,以便进行快速投资。这些前员工说,这种环境让他的一些员工感觉自己就像销售人员。

鉴于他的投资历史记录上除了成功之外还包括最近令人尴尬的失败,孙正义承诺在投资方面更加克制,但是软银的文件显示,他和他的团队去年通过软银最新巨型基金向183家公司投资了380亿美元。这创下了有史以来风险资本投资者在一年时间内的投资纪录。而且,孙正义依旧是在创业公司最贵、估值最高时入的股。

如今,随着科技股的暴跌,软银的亏损也在不断增加。软银持有近300家私人公司的股票,尚未对其中的许多公司进行减记处理以反映股市的下跌。如果计入对这些公司的价值减记,软银的亏损将增大。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对于64岁的孙正义来说,这种场景似曾相识。在过去一代人的时间里,每当出现重大市场波动时,他都在股价最高点大举投资,令科技行业眼花缭乱,然后在随后的下跌中遭受巨额亏损。

“当他相信某件事就是未来的时候,他会押上一切,”加里·瑞斯彻尔(Gary Rieschel)表示,他曾在上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帮助领导孙正义的创业公司投资,还曾在软银董事会任职,“我认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金融信息提供商FactSet的数据显示,尽管孙正义在投资上表现不佳,但作为软银的创始人、29%股份的持有者,他这些年来也取得了几次巨大的成功,这让他有足够的资金来投资,也让他有理由期待下一个重大成功即将到来。

软银将在8月8日发布新一季财报,旗下两只愿景基金预计将新增数十亿美元亏损。在截至3月31日的财年中,这两只基金共亏损270亿美元。软银文件显示,自2017年以来,愿景基金已经向创业公司累计投资了逾1350亿美元。

195E8E1C4A796D70CB13E2893FDB6A01C41E5DAD_size38_w608_h679.webp

愿景基金的季度盈利/亏损

创业公司一直是软银最新关注的焦点。该集团过去以大胆押注Sprint、阿里巴巴集团等公司而闻名,其股价也因孙正义大手笔投资的成败而上下起伏。

虽然孙正义总能在遭遇挫折后卷土重来,但他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副手越来越少、公司一直在淘汰过去带来丰厚收入的业务。软银愿景基金负责人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在上月卸任,此前其他多位高管已经辞职。同时,软银一直在逐步减持所持阿里和一家日本手机运营商的股份。

激进押注梦想

眼下,软银对旗下两只创业基金愿景基金一期和二期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自软银发布上一份财报以来,这些基金所持上市公司股票的价值合计下跌了大约90亿美元。

软银前员工和分析师们称,他们的一个主要担忧就是愿景基金二期。这只基金在投资上本应要比一期更守纪律,获得了软银的560亿美元投资承诺。一些分析师说,他们担心该基金的损失可能会像高增长的科技股一样严重,这些股票自市值触顶以来已经下跌了大约60%。

“我对愿景基金二期的担心要远多于一期,而且我对一期的很多投资都不太有信心。”研究公司Lightstream Research创始人兼分析师加藤美升(Mio Kato)表示。他认为,该基金的亏损是“不顾事实,十分激进地押注梦想”的策略造成的。

孙正义已表示,他乐观地认为这场风暴将会过去,随着科技行业的发展,软银将在未来变得更强大。

目前,软银正在大幅削减对创业公司的投资。“我们希望积累大量现金,”孙正义在5月份软银财报中附带的一段录制视频中说,“我们在投资新资金时会更加谨慎。”

起起伏伏

孙正义在上世纪80年代初创立了软银,通过各种各样的投资发展壮大。在上世纪90年代末的互联网泡沫中,他向创业公司投入了大量资金。他曾表示,对雅虎公司等市场赢家的押注让他一度在世界首富上的位置上待了几天,但是后来,软银股价在互联网泡沫破裂时暴跌99%。

随后,孙正义通过转而押注日本的高速互联网卷土重来。在软银的一项营销活动中,身着迷你裙的女性在东京街头分发调制解调器。接着,他又转向了移动电话行业,在2006年通过高杠杆举债收购了沃达丰集团的日本业务。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由于债务问题引发担忧,软银股价暴跌。

但是,软银再次触底反弹。这一次,该公司受到了早些时候对阿里异常成功投资的成果和对沃达丰日本业务收购最终取得成功的提振。

2017年,孙正义推出了体量高达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一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私人投资基金,其中包括来自沙特阿拉伯和阿布扎比的资金。孙正义曾表示,他的决策很大程度上受到了他的直觉的影响。他为科技行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大笔资金,对创业公司的投资常常远远超过它们的要求。

然而,失败接踵而至。愿景基金一期在现已资不抵债的融资公司Greensill Capital、现已破产的建筑创业公司Katerra和一家承诺配送由机器人制作的披萨的公司上总共损失了数十亿美元。

愿景基金最受瞩目的失败当属办公空间创业公司WeWork。当初,孙正义带着这是一家颠覆性科技公司的想法,向该公司投资了100多亿美元。2019年,在WeWork IPO流产后,软银为WeWork提供了资金进行救助,对该公司的估值暴跌390亿美元,导致孙正义向广大投资者道歉。

“我犯了一个错误,”他在2019年11月的季度业绩报告中告诉投资者,称这是“一个非常严厉的教训”。

当软银在大约同一时期启动愿景基金二期时,孙正义说软银这次会谨慎小心。他对员工们说,这一次,愿景基金将注重利润,而不是追求伴随着巨额亏损的高速增长。由于无法赢得外部投资者的支持,愿景基金二期只获得了软银的投资。

在完成该基金首批投资的电话会议上,孙正义对一家公司的员工进行了严厉批评。而在以前,这家公司的特点曾被他大加赞赏。据参加电话会议的前员工说,他担心这家名为Alto Pharmacy的公司花费太多,不需要像以前那样快速增长。最终,他同意了对Alto的投资。软银宣布在2020年初领投了对Alto的2亿美元投资。目前,Alto仍然是一家私有公司。

2020年,随着孙正义将目光投向软银帝国的其他地方,包括他同意帮助建设印尼新首都,软银对创业公司的投资步伐缓慢。他还转向了快速上涨的纳斯达克,利用期权对大型科技股进行了大量押注。在股价短暂下跌后,软银报告称,公司在这笔复杂的交易中损失了大约54亿美元。

好了伤疤忘了痛

到2020年底时,成长型股票取得了蓬勃发展,软银开始获利。软银对外卖公司DoorDash和韩国电子商务公司Coupang的两笔早期投资在顶峰时期产生的账面利润合计超过350亿美元。

软银前员工称,这些盈利结果让孙正义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创业公司身上,他希望愿景基金二期开始投入远远更多的资金。

孙正义对员工们说,他对老虎环球基金等投资对手以及与其竞争的对冲基金的增长感到担忧。他们的行动更加迅速,押注的范围也更广。软银需要做得更好。

他开始更多地亲自参与愿景基金二期的投资,并为员工建立了一个更快投资的结构。在一份大型电子表格中,孙正义和他的副手们将潜在的创业公司投资项目分发给了擅长不同投资类别的个别员工。

2.webp

愿景基金投资快速增长

软银在电子表格中记录了潜在投资公司的电话,并在每周的电话会议上展示给愿景基金员工。一名前高管表示,这个过程有一种“为美元拨号”的感觉。还有人把它比作《大亨游戏》里的推销清单,该电影讲的是一群焦虑的房地产推销员。

软银没有像愿景基金一期那样在少数几个领域开出巨额支票,而是广泛地撒钱。它的押注涵盖医疗保健、物流、商业软件和视频游戏领域。该基金基本上是对创业公司的未来进行广泛押注。

软银前高管称,许多变化都是积极的。他们说,孙正义经常受到员工支持或反对一项投资的观点影响,不太可能像以前那样向创业公司投入比这些公司的要求还多的资金。与风险投资领域的许多投资者不同,软银团队避免深入涉及一个目前表现不佳的领域:加密货币。

再次疯狂投资

但是,员工们对其他变化的看法就不那么积极了。面对来自其他投资者的竞争,软银减少了对创业公司创始人和公司背景的调查,以快速完成交易。

愿景基金员工依靠少数几个信号就迅速行动,在尽职调查和估值方面不那么谨慎。其中一个信号就是:如果至少有另外两家顶级风险投资者支持一家公司,愿景基金就会鼓励对这家公司的投资。

愿景基金二期在2021年投入巨大,平均每隔一天就投资一家创业公司,速度甚至超过了一期的最快投资年份,而后者的规模几乎是它的两倍。同时,40亿美元贷款为愿景基金又增加了一层风险,这种风险对于风险投资基金来说是不常见的,因为这些基金通常没有债务。

高管们对加速投资感到越来越失望。愿景基金前高管们透露,一些人对这种销售文化感到愤怒,另外一些人则觉得他们可以在与之竞争的风险投资公司那里赚得更多。

多位软银顶级投资伙伴已经离开,包括迪普·尼沙尔(Deep Nishar)、杰夫·豪森博尔德(Jeff Housenbold)和埃尔文·图(Ervin Tu),这导致软银美国投资团队出现真空。知情人士称,孙正义的高级副手马塞洛·克劳雷(Marcelo Claure)在薪酬纠纷后离职。

暴跌开始

去年秋天,当美联储暗示将加息时,科技股的估值开始下降。根据软银发布上一次财报以来的股价表现,软银对仓库机器人公司伯克希尔-格雷公司(Berkshire Grey)的7亿美元投资已缩水至不足1.5亿美元。伯克希尔在2021年初上市。

软银还牵头向在线心理健康创业公司Cerebral投资了3亿美元。自那以来,Cerebral在开具阿德拉(Adderall)等处方药的方式上受到批评,引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的调查。Cerebral表示,公司没有违反法律。

一旦软银对其投资组合中数百家仍未上市的公司进行重新估值,更大的痛苦可能就会到来。这一重估过程进展缓慢,通常依赖于这些公司筹集新一轮融资。

软银最大的投资项目之一就是“先买后付”公司Klarna Bank AB。一些投资者认为,这家瑞典创业企业可能会成为未来的PayPal,后者正从银行手中抢走业务。

根据研究公司PitchBook Data的数据,Klarna转向了快速增长,亏损不断扩大,但是到2020年底时,其估值达到100亿美元,几乎是2019年春季的三倍。

孙正义当时渴望深入金融科技领域。时任软银COO的克劳雷将他介绍给了Klarna CEO塞巴斯蒂安·西米亚特科夫斯基(Sebastian Siemiatkowski)。知情人士称,软银在2021年上半年向Klarna投资了17亿美元,对Klarna的平均估值约为350亿美元。他们说,软银当时还同意让愿景基金二期再向Klarna投资20亿美元。

随着股市开始动荡,软银改变了计划。克劳雷于2022年初离职,软银取消了对Klarna的追加投资。

今年早些时候,烧光软银现金的Klarna试图以更高的估值筹集资金,结果发现市场情绪已经发生了变化。根据今年6月的报道,Klarna希望获得的估值不断下降,从大约500亿美元降至150亿美元。今年7月,包括红杉资本在内的现有投资者在一轮投资中对Klarna的估值只有67亿美元。

红杉资本合伙人、Klarna董事长迈克尔·莫里茨(Michael Moritz)表示,估值下跌“完全是因为投资者突然以与过去几年相反的方式投票”。

知情人士称,软银拒绝参与这轮融资。(作者/箫雨)

对文章打分

揭秘孙正义的投资策略,他为何再次成为了大输家?

4 (67%)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