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又想把ARM卖给三星 过得了反垄断这关吗?

2022年09月22日 19:54 次阅读 稿源:观察者网 条评论

在美国GPU巨头英伟达收购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安谋(ARM)失败后,ARM的母公司软银没有放弃将其“套现”的想法。据“彭博社”9月21日报道,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计划10月访问首尔,讨论ARM和三星电子之间的潜在伙伴关系。

“彭博社”报道截图
“彭博社”报道截图

据韩国媒体报道,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21日表示,孙正义将于10月到访,期间可能向三星“提出提案”;在8月获韩国政府特赦后,李在镕迅速访问多国,此次在英国回答了记者的相关问题。随后,孙正义证实了该消息,并表示:“我期待着三年来第一次访问韩国,希望与三星讨论战略联盟问题。”

此举引发了韩媒猜想,三星与其他企业联合收购ARM。此前就有媒体报道,李在镕和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格尔辛格(Pat Gelsinger)5月30日的会议上极有可能讨论了联合投资ARM的问题。

不过,虽然韩国确有芯片设计能力的需求,但是有业内人士向“韩国商业报”表示,三星目前与多家芯片设计厂家合作,而一旦收购ARM,其他芯片设计厂家可能担忧商业机密泄露而终止与三星的合作,给三星带来至少短期内的麻烦。

此外,英伟达收购ARM失败的案例历历在目。当时,英伟达提出以660亿美元收购ARM,但是遭到行业以及多国市场监督机构的质疑与反对,最终于2月8日彻底“告吹”。

英伟达对于ARM的收购属于“纵向收购”,即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之间的并购行为。通常来说,相比同类企业间的横向并购,纵向收购受到反垄断机构的阻力更小。但ARM公司在移动终端领域的强势地位,还是引起了各国反垄断机构的警惕。据知名IP数据分析机构IPnest的2022《设计IP报告》,ARM占据了半导体IP市场40.4%的份额。而在某些细分领域,其份额达到垄断地位。

ARM处理器的市场份额(图源:太平洋证券2020年11月研报)
ARM处理器的市场份额(图源:太平洋证券2020年11月研报)

由于软银与购买芯片的公司没有竞争关系,当它于2016年收购ARM时,并未及其行业或监管机构的警惕。然而,英伟达显然不一样。业界当时普遍认为,英伟达收购ARM将破坏其开放性和中立性。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显然听到了英伟达竞争对手的呼声。在2021年12月,它宣布正在通过行政诉讼阻止英伟达收购ARM,理由是合并后的公司将有手段和动机扼杀下一代创新技术,同时有可能帮助英伟达不公平地削弱竞争对手。而ARM总部所在的英国也担心总部撤离,以“国家安全”为由反对该收购。

根据中国《反垄断法》及相关规定,如果涉事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营业额超过100亿元人民币,无论是否牵扯到中国企业,都要纳入中国的反垄断监管中。因此,不论是ARM本身还是任何有能力收购之的企业,都需经中方审批才可能收购,尤其考虑到中国是ARM最大的市场。

除了三星,曾经反对过英伟达收购的美国芯片巨头高通也在5月表现出收购ARM的兴趣。不过,在看到英伟达收购过程中的反垄断阻碍后,高通提出了新的想法——与其他公司一起组团收购,以保持ARM在行业中的独立性。

然而,即便是多家企业联合收购ARM,也困难重重。“韩国商业报”报道业内人士分析,多家企业共同参与收购也没有解决垄断等问题,且还需多家企业之间协调好利益分配问题;此外,随着“挑战者”RISC-V架构的兴起,企业正在减少ARM的使用。

这或许也是软银所担心的。虽然ARM的利润在2021年增长了35%,达27亿美元,但是最近几个月全球芯片行业面临普遍性的降温。英国分析机构“Global Data”的分析师利尔·瑞德(Lil Read)指出,“尽管ARM是一家非常重要的世界级公司,但它在未来5年将面临RISC-V的生存威胁,尤其是在急需半导体的大国中国。”虽然RISC-V还在起步阶段,“年仅”12,但是其生态发展呈现明显加速态势:华为、阿里巴巴、中信、谷歌,甚至尝试收购ARM的因特尔都将一只脚踩进“RISC-V阵营”。

RISC-V国际基金会高级会员名单
RISC-V国际基金会高级会员名单

而软银除了担心ARM的未来,本身也在计划“瘦身”。在疫情和中国反垄断的冲击下,软银愿景基金2021年亏损了274亿美元,约为其总管理规模的15%。在截至6月30日的第一季度中,软银愿景基金又亏了220亿美元。今年夏天,软银愿景基金多次抛售其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从23.7%减持至14.6%。此外,他还在尝试出售“SoFi”和堡垒投资集团股份,同时开始裁员。媒体分析认为,面临较为恶劣的市场环境,孙正义正在试图将软银愿景基金转型为一个纯投资机构。

在出售ARM失败后,软银正在尝试将其上市。在被软银私有化退市之前,ARM平均的企业价值倍数(市值除以营收)在12倍到22倍之间。根据此比例和ARM 2021年的收入,ARM市值约为320亿至590亿美元。这不及其此前对英伟达的售价,而低端估值还不足以弥补软银愿景基金过去一年多的损失。

ARM原本计划只在纽约上市,但是在英国前首相鲍里斯·约翰逊 (Boris Johnson)的多次交涉,尤其是各种补贴和研发补助的“糖衣炮弹攻势”下,软银本考虑恢复其退市的纽约和伦敦“双上市”。约翰逊的下台中断了沟通渠道,不过新上任的特拉斯正在筹划重启谈判。

除了市值和市场的不确定,软银还需处理其中国的合资公司安谋中国的一系列问题。从2020年直到今年4月底,软银集团都一直与安谋中国陷入“夺权”之争,终以软银罢免ARM中国董事长吴雄昂告终。

5月中旬,软银集团CEO孙正义透露,ARM上市的最大障碍之一是安谋中国的治理问题。他当时提到,安谋中国已完成工商变更,吴雄昂已经出局,随着安谋中国步入常态化管理,今后软银将对安谋中国进行彻底审计,为ARM上市扫清障碍。

曾有外媒提到,在吴雄昂阻挠下,安谋中国的财务无法被审计,这成为ARM在美国上市的一大阻碍,也是罢免风波在英伟达收购失败后再次爆发的诱因。

对文章打分

孙正义又想把ARM卖给三星 过得了反垄断这关吗?

4 (67%)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