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ing 敏捷研发

汉语编程:针对恶意攻击的回应

2007年10月22日 11:31 次阅读 稿源: 条评论
汉语编程自诞生之日起一直埋头专注于自己的工作,虽然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绩,却也从未想过要拿出来炫耀,一直以来都很低调。只是随着汉语编程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完善,凭借着得天独厚的语言优势和自身优点,以及一些小小的成就,得到了媒体和网友的广泛关注,在圈内也产生了不小的反响。
近几年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许多媒体都广为关注汉语编程,我们在此也就不细数说了。网友对媒体关于汉语编程的报道反映更是强烈。无论支持汉语编程也好,反对汉语编程也罢,都会激励我们进步,我们都表示感谢。10月17日,一个叫徽剑的网友,以“汉语编程-汉芯之后的中国软件界大骗局”为题,抨击汉语编程是中国的又一个汉芯。我们看在眼里,对此却一笑置之。无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虽遭诽谤,可我们现在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不是默认了网友的言论,而是我们没有时间去辩驳。因为我们知道,汉语编程的路还很长很长,我们没有必要消耗那么多的时间去争辩。我们唯一的回应办法就是,让时间和实践去证明汉语编程的一切一切。


在此摘录一位汉语编程的热心网友的博客文章,语言虽然有些情绪化,但在某种程度上能代表部分汉语编程支持者的心声。无论支持与否,我们都真切的希望大家能理性面对,共同为国产软件语言的崛起呐喊、助威。

笑看灰剑断,喜把汉鞭扬

——对徽剑“骗子言论”之驳斥

   作为一个汉语编程爱好者,看了徽剑无中生有的文章,禁不住往外喷饭。忙碌之余,又不得不以笔代刀,对徽剑之流进行“刮骨疗毒”。

一、徽剑之人,如裹布之脚

二、徽剑之文,如裹脚之布

三、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没有深入的调查研究,就没有很权威的发言权

四、谁是受骗者,谁是受益者



一、徽剑之人,如裹布之脚

首先要解释一下,什么是裹布之脚,就是旧社会的老太婆,从小就裹了又裹,包了又包的,那双畸形的又脏又臭,见不得人的“三寸金莲”小脚!

我认为,徽剑之人,如裹布之脚,有以下根据:

   1、灰剑此人,在他的帖子[徽剑IT点评:汉语编程,汉芯之后的中国软件界大骗局]的开篇,就来了这么一句,“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徽剑前几天接到一电话,是北京一家公司打过来的,大谈推广汉语编程,要跟徽剑的公司合作在深圳推广,于是徽剑查了一下资料,发现这两年所谓的汉语编程这场闹剧居然愈演愈烈,于是徽剑不得不出来揭露下。”这是在故意制造谣言,为他的进一步对蓄谋已久的,对汉编的毁谤,做一个小小的铺垫。因为是网络发帖,他是基本可以捏造事实的,基本可以毫不负责的,他没有既没有报告自己的姓名也没有报告对方的姓名,他既没有报告自己的公司名称,也没有报告对方公司的名称,他既没有谈话的真实录音,也没有谈话的文字记录,他就这样在他的帖子中,胡言乱语一通。他说的“前几天接到一电话”,这就是捏造。看完他的那个帖子的人都知道,他所搜索到的,所引用到的文字,从体现出来的时间历久性和材料丰富性来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三天五天了。他所准备的时间,少则半月,多则一月,具有长期跟踪,长期潜伏,关键时刻,出手搏击的特征。从他的那帖子的题目,“汉语编程,汉芯之后的中国]软件界大骗局”,这样的针对性和尖锐性来看,显然也不是“一个电话”就能激得起他这么大的反应的。而且现在本公司里谈业务,是很少用电话的,基本都是用QQ或TQ,这也与本公司的事实情况不相符。他在那个帖子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有欲置“汉编”于死地而后快,谁也不会相信,素不相识的“一个电话”就能迫使他这样进行“绝地反击”。而且他说,“于是徽剑不得不出来揭露下”,但是,从他的帖子通篇来看,却不是他“揭露”,而是别人早就写好了“揭露”的帖子,只等他去复制过来,粘贴过来,引用引用,堆砌堆砌,润色润色,解说解说,就行了。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吗?他要写的,别人都替他写了?他要说的,别人都替他说了?他要做的,别人都替他做了?

    2、试问一下,为什么“前几天接到一电话”就能激起他这么大的愤怒?要置“汉编”于死地呢?我认为,这与他的畸形心理有关。他在帖子中有这么一句,“徽剑以一个拿到(说混到也可以)的系统分析员证书的编程者的亲身体验”,在他帖子下方的跟帖中,还有这么一段,“唉,费了我一晚上的劲,现在还没缓过来。顺便对hanyubiancheng说一下,本人徽剑也是专家,拿到的计算机证书是《系统分析员》证,据说在很多地方这证相当于副高级,也就是高级工程师(副教授)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差点没吐了,我想起汉芯也是几个院士做的鉴定,拿的是纳税人的钱啊”。大家可以看到,他是一个握有“英编”证书的人,而且是一个堪比“专家”堪比“副教授”的狂人,又如何受得了“汉编”对他的刺激,对他的煎熬呢?当他看到“汉编”技术一天天成熟,“汉编”的宣传一天天红火的时候,他还能坐得住吗?他不跳出来“坚决反对”,那才怪呢。

   3、他是一个见不得阳光的人,也只能在网上,发发帖子,发发牢骚,造早谣言,除此之外,他就做不到了,一他没有那个胆量,因为他吃不起官司,二他没有那个能量,因为他不敢当庭对质!他总是躲躲藏藏,包包裹裹。如此而已!比如,他那个帖子的开篇,还有这样一句,“所以看完本文,特别是程序员朋友,如果您认为徽剑说的有理,请将本文多多转发到各种论坛,揭露这场骗局。”,他不但自己要积极毁谤,还要请别人,“特别是程序员朋友”,当然是指“英编”的“程序员”了,替他在到各个论坛转发,帮他“揭露这场骗局”。他不知道,他这种做法,本身就是一场骗局!因为他对“汉编”的认识,是相当肤浅的,也是相当片面的,更是极其歪曲的。他对“汉编”所下的结论,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在他的那个帖子中,对“汉编”的发展历史和现况,应用领域,以及已经取得的成果,一字未提,或故意“一字不提”。他这样一个偏执的人,又如何能够做到公正?他做不到公正,那还指望他不进行“歪曲”吗?

    4、综合上述三点的分析,所以,我对他的人格评价,就是五个字,“如裹布之脚”!


二、徽剑之文,如裹脚之布

   裹脚之布,很明白了,就是旧社会的老太婆,裹脚用的那个又脏又臭又长的布条。

  为什么要说他的那个帖子,“如裹脚之布”呢?因为

   1、先说其帖之“长”。他的那个帖子,洋洋洒洒,超过万言。他想制造一种“逼人”的“气势”,可是,看看那些大段大段的各种各样的引用,复制来的,粘贴来的,就占到了一半左右。再将他自己所写的文字,揉杂其中,结果是“气势”大减,同时也大大丧失了可读性和可信性。

   2、再说其帖之“臭”。他在那帖,共分五大部分。

其第一部分,说是汉编,闹得沸沸扬扬,却根本没有找出为什么闹得沸沸扬扬的原因。大家要知道,“汉编”是在“英编”的夹缝中求生存,如果不是受到“英编”分子的打压,攻击,诋毁,“汉编”一个巴掌,能拍得响吗?能闹得沸沸扬扬吗?因为有广大的编程爱好者,却不怎么懂英文,当然要拥护“汉语编程”了。因为有拿着“副教授”证书的人,当然要拥护“英文编程”,也就要诋毁“中文编程”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是希望水到渠成好呢?还是像他那样极力阻碍好呢?我认为,还是水到渠成的好。瓜熟,蒂自然就落。

其第二部分,说是汉编,“其实是一个大骗局”,而真正的证据一个也没有,都是弄了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仍然处于网络争论状态的一些帖文,来充当他的“证据”。既没有“被骗”的当事者站出来说话,也没有“被侵权”“被剽窃”的当事者站出来说话,皇上不急,他这个太监倒急了,依然决然地要站出来“揭露这场骗局”了。他这不是自己在闹自己的笑话吗?

其第三部分,说是汇编都是英文的,其他变成汉语有什么用。他否定“多极化”,坚持“单极化”。他要凭他罗列出来的那几条理由,汇编是英文的,其他也必须是英文的,就要歪曲掉“汉语”在计算机编程语言领域进行应用的作用和意义。

其第四部分,说是“汉语编程”很好(很容易)创造出来,但是却没有是用。从这个部分开始,就与他前面说的第二部分,开始自相矛盾了。既然他自己说,汉编,很容易创造出来,那为什么他自己又下断言,“汉编”不是创造,“汉编”是“剽窃”,“汉编”是“骗局”呢?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他既然说,“汉编”创造了出来也没有什么用,那他为什么不让“汉编”当生者自生,当灭者自灭呢?何至于让他迫不及待地要跳出来“揭露一场骗局”呢?“汉编”创造了出来,有用,还是没用,不是有广大的用户,有广大的客户,有庞大的市场,在做裁决吗?何至于让他这只螳螂,也想爬过来,阻挡历史的车轮呢?

其第五部分,“中国人编程难的问题和出路在那(哪)里”。他需晃一“剑”,施放烟雾,大力提倡“汉化”,要大家对于编程,知其然不知起所以然,能编出程序来就行,至于背后,有没有暗门,至于内部有没有木马,他也只字未提,或故意“只字不提”。且,他在上边第二部分,极力认定“汉编”就是汉化,因此而极力反对,而这里却又极力提倡“汉化”,鼓励“汉化”,又一次打了自己的嘴巴了。大家看看,在他的一个帖子中,一而再,再而三地,打他自己嘴巴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所写的帖子,有是什么样的帖子呢?他的笔头很烂吧?他的文章和臭吧?我说的,没有错吧?

   3、再说其帖之“脏”。他的帖子,从头到尾,离不开这四个字,“汉芯事件”。他死活,要把“汉芯事件”与“汉语编程”,捆绑在一起。极力的要把前者的“骗局”结论,强行套在后者的头上。就是俗话说的,乱扣屎盆子。大家说,他的帖子,脏不脏啊?我说,他的帖子,能不脏吗?用一个既成的事实,来绑定一个未知的事实。要想陷害,必须先栽赃,他可是真的,做到了这一点哦。

   4、综合上述三点的分析,所以,我对他的帖子评价,就是五个字,“如裹脚之布”!


三、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没有深入的调查研究,就没有很权威的发言权

下面是他的第一部分的完整帖文——

   先来看新闻,2007年09月《通信产业报》以“汉语编程异军突起民族产业出黑马”为题发表了一篇文章。开头是这样:“当今世界,科技突飞猛进。网络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思维,成为人们学习和工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们点击鼠标进行学习、工作和接收外界信息的时候,计算机程序设计语言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使用国外的编程语言,人们已经习惯了用C语言、JAVA等计算机语言编写应用程序,实现人与计算机的完美对话。但是朋友您知道吗,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计算机程序设计语言——汉语编程已经问世,而且已经在诸多领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然后文章介绍了汉语编程:“汉语编程萌发于1984年,1994年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汉语程序设计语言,不是对计算机语言的简单汉化,也不是为某种软件制造一个中文环境,而是中国人自已掌握全部源代码,使用汉字信息指令,从计算机底层入手,使计算机的中央处理器(CPU)能够处理存储器中的汉字词典,从而实现计算机对汉字程序的识别,不受现行操作系统控制的技术系统,且完全拥有独立的自主知识产权。”(呵呵,这段话里面的问题就先不说了)在文章的末尾,还上升到了民族大义的高度:“我们曾经因为闭关锁国错过了工业革命的巨轮,也曾忙于阶级斗争,而错过战后新技术发展的浪潮。如今,我们有了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计算机语言,其核心技术无可挑剔,且优势日益明显,我们不能再错过最好的发展时机。汉语编程是民族的,是国家的,中国这个有着5000年深远文化的泱泱大国,理应把它好好利用起来,发展和振兴我国民族产业,为中国人民所熟知和使用。”徽剑在收集到的另外的资料还有这样报道:“近日,用汉语编程实现的数据库开发环境将通过江苏省科技厅的验收。按照进程,汉语程序设计语言数据库开发环境项目完成后一年,项目承担方——南京汉语编程有限公司将以汉语编程数据库教育版为推广重点并进行其他工程开发。项目完成后两年,汉语编程数据库标准版将以OEM方式与国内PC制造商捆绑销售。项目完成后三年,将推出汉语编程数据库企业版参与政府、企业、部队信息化建设,部分替代进口产品。江苏省科技厅将对该项目投资三百万元。同样看好汉语编程的还有重庆市科委,他们的预期投资是上千万。汉语编程作为重大科技发明发现正在申请重庆市的国家级项目。重庆药监局正在应用汉语编程开发的数据库实现对所有下属药店的监管。目前这个项目完成了大部分,6月底将最后完工。”当然徽剑在报道中也找到了不同的声音:“从2001到2002的两年间,北京市科委对汉语编程项目进行了5次评审。评审的结果是,超过50%的专家并不认可汉语编程的可行性,元易达没有能在北京市科委立项。元易达于是坚持“农村包围城市”的市场开发路线。当年对北京元易达公司进行评审的时候,原中国科学院计算机软件研究所研究院员仲萃豪这样评价,“用汉语编程语言开发数据库,这条路是相当艰巨的。汉语编程现在还只是一个小玩意。”看完这些,有人会问,到底这个汉语编程是怎么回事?到底有多大价值?对未来的发展有如何贡献?那么好,下面就来分析。这几年以来,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汉语编程闹得沸沸扬扬,大有我中华民族之骄傲,如果不加紧实行汉语编程,中华民族就要消失了。徽剑本对于汉语编程不以为然,一直没有理会。对比去年的汉芯事件,徽剑认为,所谓的汉语编程只不过是另一场汉芯的重演而已。所以看完本文,特别是程序员朋友,如果您认为徽剑说的有理,请将本文多多转发到各种论坛,揭露这场骗局。

——大家看出来他的症结没有?要不,还是让我来给大家讲讲吧。

   1、他把一名记者对汉语编程的“粗浅”理解,转嫁到汉语编程公司的头上,说汉语编程公司在“自己吹自己”,把一名记者,在发稿时的那种,对汉语编程的成功实现后,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了新的希望,说成是汉编公司在“自己抬高自己”。他分不清,什么叫新闻稿,什么是公司宣传资料。他更分不清,什么叫“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2、他把“汉语编程”的某个项目,在评审中的坎坷经历,拿来当笑料,拿来“以点盖面”,“歪曲”整个“汉语编程”这门计算机程序设计语言。他刚刚还嘲笑记者的言论,却立马又“宏扬”专家的言论。专家认为是“小玩意”,他也立马应声说“是小玩意”。他认为,记者的话,就是粪土,而专家的话,就是金条。总之,他根本就没有真正地去做调查,他东引一段,西引一段,就以此为根据,开始做出论断,要“揭露这场骗局”了。他也不想想,他自己都还在五里雾中呢。他没有调查,就做出结论,这样的结论,谁相信呢?你相信?除非你是跟他一样的“副教授”级别的“人物”。我不是那样的人物,所以,我不信。

   3、他在中间还有一段引用,涉及到江苏省科技厅对项目的验收问题。他究竟是想质疑呢?还是想诋毁?如果是想质疑,怎么不直接去找江苏省科技厅“论理”?非要在网上发帖子,做务虚的事呢?他要是想诋毁,那也得有人证物证啊?不然,怎么能站得住脚呢?到头来,载跟头的,还是他自己哦。

下面是他的第二部分的完整帖文和我的逐段剖析——

  1、——我们知道一个骗局“汉芯事件”, 2003年2月,在摩托罗拉公司做测试的工程师陈进,将一片从美国买来的MOTO-free scale 56800芯片,雇请民工磨掉原有标志,然后加上自己的“标识”,变成了所谓“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汉芯一号”,申请了多项专利,并借此当上了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院长、博导以及“长江学者”。汉芯事件一大特点就是拿一块别人的芯片,简单修改一下,然后包装成自己的成果。这种如果是商业上,只要不侵犯别人权益也就无可厚非。但是作为科技开发就不同,讲究的是原创和事实。我们来对比下汉芯和汉语编程,我们会发现他们有惊人的易曲同工之妙。

——这一段,基本全是废话,他要攻击的是“汉编”,他却搬来一个屎盆子“汉芯”。他的目的,就是要把“汉芯”的屎盆子,扣在“汉编”的头上。可以肯定看出,他的用心,是相当的不良的。

  2、——报道这样说:“汉语程序语言是在1993年由北京百乐航天应用技术公司汉语工控部的沈志斌发布的,最初为PC1.0版,是一个16位版本,只能在MS-DOS环境下运行。2000年,沈志斌组建了北京元易达公司,专门从事汉语编程的产品开发。经过近十年的发展,汉语程序语言目前最新的版本为2.03,能够在WINDOWS9X/NT环境下运行。”一开始的时候,徽剑也没明白这到底是什么语言,还以为这真是汉语编程的原创,只是觉得有些别扭,一来是觉得“汉语编程”的软件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版本一直不变,是否让人难以理解?而且其开发界面极其难看,用反汇编软件居然发现汉编编译器主程序文件居然使用的是微软的VC运行库,这里让人极其不解,既然汉语编程都到了可以汉语汇编的程度,为什么编译器还要用VC来开发?

——他引用的这段报道,没有说明是什么时期的,因此,他也说不清楚,“这么多年”,究竟是多少年。而所谓“版本一直不变”,他也没有进行调查,只从网络免费下载的版本,就轻易地做出了结论。至于编译器的制作,他也没有问问,当初在单片机时,用的是什么编译器,而如今在个人机,特别是在WINDOWS 操作系统下,如何制作编译器,才能兼容这个广泛应用的平台。总之,他总是喜欢妄下断言。

  3、——最近在铁血社区看到一篇文章,才完全证实了徽剑的猜测。从词典看某“汉语编程”与Forth语言http://bbs.tiexue.net/post_2304429_1.html看完了文章上面的图片对比,相信只要有编程基础的人士都可以明白,这完全是彻头彻尾的剽窃。一个把开源代码复制过来,加以简单修改,然后包装成自己的原创。这里很抱歉一开始的时候,徽剑对于这种叫Forth语言确实孤陋寡闻,徽剑正想自己动手比较的时候,有一位网友做了好事,先比较了下:原帖链接(http://www.xycq.net/forum/thread-152078-1-1.html),作者来个分析:“汉语编程目前能够下载到的版本为2.03.1920,由于只使用一个版本的汉语编程,后面的描述中就省掉版本了。在铁血网中的帖子有一个简单的比较,用的是一个叫win32forth的forth实现,在其主页Download’s中可以得到两个不同的版本,一个是4.2build671,另一个是6.12.00是目前最新的稳定版。在铁血帖中提到过wincon.dll这个文件,我也是从这个文件入手的。”于是该网友用VC6中的Depends查看三了个wincon.dll的结果。发现入口非常相似,也就是有可能是差不多的文件。于是该网友考虑了将三个DLL进行互换。“将三个dll文件复制到一起,先将三个文件复制到win32forth4.2中,分别使用三个dll后启动WIN32FOR.EXE的结果发现“汉语编程的wincon.dll文件能够被win32forth4.2正常使用,而且读出来的数值与汉语编程环境下一致,都是10895。由于接口改变,4.2和汉语编程的wincon.dll都不能在6.12中使用了。而win32forth4.2版与6.12版的wincon.dll文件都能够在汉语编程环境下使用,而且读出的值都与原环境下一致。综上情况,汉语编程与win32forth在wincon.dll文件上保持了相当好的兼容性,如果说二者一点关系都没有,形成这种结果的几率不知道能有多大。”更为搞笑的是,当该网友试着将汉语编程程序和win32forth4.2目录下的这个同名文件WINCON.DLL删除时居然发现汉语编程与4.2的提示基本一致(徽剑测试时除了标题的两个字母大小写不同外其他一致)。该网友不禁问:“这也是巧合吗?一个号称汉语的居然冒出一句英文的提示而且还跟别人的如此相似,而且是"Missing procedures!"这种计算机程序中少见的用词以及少见的标题栏中用标点。”“将汉语编程的win32chp.dll文件复制到win32forth4.2文件夹下并命名为win32for.img,当然之前要备份好原来的win32for.img文件;将汉语编程的ckernel.ovl复制到win32forth4.2文件夹下。然后找一个16进制编辑器,打开win32for.img文件,从偏移4(也就是第5个字节)开始,连续4个字节修改为D5 11 92 01,保存。双击win32for.exe,”徽剑看到的是居然看到的是带着win32forth 4.2图标的汉语编程。最后该网友总结到:“说到底,汉语编程应该是这么来的,由于win32forth的源码是公开的,汉语编程利用其源代码将win32forth字样抹去,并且修改了识别词库文件的标志(将win32forth的D5 11 92 01修改为DA B7 6E EF),编译出可执行程序。然后又根据需要,汉化及添加、修改了词库形成了现在用汉字和一堆全角符号编程的汉语编程语言。可以说汉语编程为了掩盖其与win32forth的关系,将符号修改的很彻底,也不管那一堆全角符号用起来多么古怪。”“如果继续研究下去,我想还会掌握更多的证据,甚至有希望根据wincon.dll和winapi词数找到汉语编程使用的那个版本的win32forth,不过目前我觉得这些证据已经足够了,已经不需要再浪费时间了。”最后作者得出结论:“其实汉语编程就是win32forth的一个修改版,实现的功能基本上都是win32forth实现的。把这个东西吹嘘为民族的希望,汉语编程需要带的ckernel.ovl和win32forth 4.2需要带的kernel.bin文件都是词库(其实就是编译过一次的字节码)的要求,比如要是用汉语编程的编辑器winedit.dll替换成win32for.img的话就不需要带ckernel.ovl了。注意观察一下汉语编程的各个程序,都是由同名的一个exe文件和一个dll文件组成的,那个dll文件并不是真正的win32格式的dll文件,而是与win32forth 4.2的img仅差一个标志的一种格式;而那个exe文件其实都是可以互换使用的,当然跟win32forth 4.2互换都没有问题。”看到没有,一个骗子。一个跟汉芯一样的骗子。

——大家看出来他的症结没有?要不,还是让我来给大家讲讲吧。这一大段,是他的帖子的主要部分,也是核心部分。按理说,他是一个“副教授”级别的人,应该有他自己的独到的观点和看法,但是令人失望。他几乎全部是引用别人的东西。他自己只是从中,和了和稀泥,这稀泥,被他和了之后,是越和越稀啊。

   A、既然他说,美国的,是源代码开放的,那又怎么一口咬定,中国的,就是“完全是彻头彻尾的剽窃”?这在法律上讲,不能构成什么事实。否则,美国人不来打官司,还等你这个“中国人”,站出来替美国人抱不平吗?

   B、他又说,“复制过来,加以简单修改,然后包装成自己的原创”,可是我没有看到他,罗列出哪些是复制的,哪些是修改的,简单,又简单到什么程度,复杂,又复杂到什么程度。包装,又是怎么包装的。他作为一个“系统分析员”,有证书的,堪比“副教授”级别的人。怎么能够人云亦云,自己不去做更加深入的调查研究呢?怎么都是主观的,片面的,臆测地对待这样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呢?他竟能如此,轻轻松松地,就下了一个结论,“完全是彻头彻尾的剽窃”,这“完全”二字,是这么轻易说出口的吗?口馋未干的幼儿,也不会像他这样,满口胡言乱语啊。

   C、他又说,“徽剑正想自己动手比较的时候,有一位网友做了好事”,这就怪了,他想说什么,别人早就说了,他想做什么,别人早就做了。只等着他,信手拈来就行了。咄咄怪事啊。

   D、既然他说,美国的,是源代码开放的,那他为什么又紧紧抓住“相似性”,大惊小怪呢?什么什么是一致的,什么什么是通用的,什么什么是相似的,什么什么是这里改了改,那里抹了抹。他却没有想想,美国人是面向全世界开放了这个源代码的。为什么没有其他人,其他国家的人,也这样改了改,抹了抹,然后重新包装呢?是没有能力呢?还是不大愿意呢?如果是说不大愿意,我不会相信。否则,美国人开放源代码,就失去了任何开放的意义了。如果说没有能力,这我相信,因为“副教授”级别的人,面对这些美国人开放的源代码,也无能为力啊。这一大堆源代码,摆在他面前,就跟一堆废物,没有什么区别的。

   E、他又开始妄下结论了,“一个骗子。一个跟汉芯一样的骗子。”我就不明白,一个“副教授”级别的人,怎么就这样轻浮呢?别人的帖子,是从相似性方面进行分析的,他为什么不从另一个角度,进行分析呢?比如,究竟是壳子相同,而内核不同,还是壳子不同,内核相同呢?如果说是“汉化”,那就应该是壳子不同,而内核相同。如果是创造,就应该是壳子相同,而内核不同。作为一个“副教授”级别的人,看问题,不能总是看壳子吧?总应该研究研究内核吧?按理说,也应该有这个“能力”的哦。可是,他没有这个能力。他看不到内核,他也打不开内核,他怎么能看到内核呢?比如,美国人的堆栈,与中国人的数摞,究竟是一回事,还是两回事。他没有做调查研究,哪里来的发言权呢?他不知道,美国人发明的堆栈,有溢出的毛病,有寻址的弊端,而中国人发明的数摞,不存在溢出的毛病,也没有寻址的弊端。这究竟是如何解决的。等等等等。好多好多,核心的问题,他从来不去关心。却总是对文件名,文件夹,这些东西,特感兴趣。可见,他并不是真的到了“副教授”的级别,他那个“系统分析员”的证书,正如他自己所说,的确是“混”来的。


四、谁是受骗者,谁是受益者

   关于“汉编”是真是假,以及“英编”与“汉编”的口水仗,由来已久。最早可以上溯到2003年前后,那时候,国家专利局,刚刚颁发“专利授权证书”,没多久,就开始了,“英编”否定“汉编”,“汉编”迎战“英编”。“英编”分子,攻击“汉编”的手段,有两个:一是极力诋毁,然而,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毕竟历史的车轮,是滚滚向前的。二是玩弄工具,什么反汇编啊,什么线程跟踪啊,什么文件替换啊,也弄不出个所以然来。他说“汉编”是“汉化”,我让他“汉化”一个,他却做不到。他说“汉编”是“剽窃”,我让他用原版的,也做个“三维动画”,他也做不到。他说“汉编”是“骗子”,我让他指出谁被骗来,没有证人,他就是诬陷,他胆发寒了,腿发软了。我说学汉编的人,不懂英文,也能编自己的程序了,他说“你们在骗钱,你们的腰包鼓了”。我说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都有机会成为程序员了,他说“你那是大搞炼钢炼铁,大搞全民编程。”看样子,这样的交锋,将会永远持续下去。我们应当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伴随着一次交锋,我们也一次次更加壮大。对手给我们指出的缺点,我们都将逐步地加以改正,加以完善。我们不怕交锋。我们善于交锋。我们将很快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相持。最终必定会进入战略反攻。到那个时候,就是真正的“汉编”的天下了!

总的来说,“英编”自始至终,都一口咬定,“汉编”是“剽窃”,“汉编”是“骗子”。可是,这么多年来,从来就没有“被剽窃者”站出来伸张,也没有“被骗上当者”站出来伸冤。倒是接受“汉语编程”培训的人,越来越多。有军人,有学生,有广大勤奋好学,积极向上的社会青年。各种有益的活动,每年都要举办。各种新闻媒体,几乎天天都有正面的客观的报道。最主要的是广大客户,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已经成了燎原之势。这就是用事实说话,比打口水仗,要有效得多哦!这对于“汉编”来说,就是无声的支持和无声的援助。而对于“英编”分子来说,就是无声的耳光,无声的巴掌。



新闻来源:汉语编程的BLOG(Sina)
Coding

活动入口:

Coding敏捷研发 - 研发产出提升20% 5人以下小团队免费

走进Verisign - 互联网根服务器的管理者/.com的守护者

对文章打分

汉语编程:针对恶意攻击的回应

1 (33%)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